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28章 卷三:一边是老婆,一边是旧爱(加更!)

邪性警司,强抱你 第128章 卷三:一边是老婆,一边是旧爱(加更!)

    深褐色的墨镜遮住了女人的半边脸,看不到她眼里是什么神色,只是看见她微微勾着唇角,似是在笑,那么浅浅的弧度已是有着惊人的美,樱桃小嘴,巴掌大的鹅蛋脸,润白如凝脂的肌肤,天鹅一般的玉颈……即使不能窥探墨镜下的全貌,但就只是这些便足矣让人暗暗赞叹了。方惋还没认出来眼前的女人是谁,因为上次在医院只是匆匆一瞥,之后在家里的相框中看见的也只是尹梦璇读书时的照片。

    只有文焱才清楚,这个据说是林云芝妹妹的女人,不是别人,就是尹梦璇!并且,文焱在十年前就知道尹梦璇是家中独女,怎么会是林云芝的妹妹呢?

    天知道文焱是耗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此刻的激动,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尹梦璇。而她也好似不认识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林云芝显得很是热情,亲昵地搭着伊梦轩的肩膀又补充了一句:“这是我妈妈的干女儿,尹梦璇。你们叫阿姨就行了。闹闹,快点叫人啊!”这话看似是对闹闹说,也是对方惋和文焱说的。

    原来是林云芝的妈妈认得干女儿,难怪方惋没见过,难怪文焱都不知道了。

    闹闹不敢不听妈妈的话,弱弱地叫了一声阿姨。

    方惋没留意身后的文焱有何异常,径自抱着闹闹去花园了,对于林云芝的妹妹,方惋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更不会叫阿姨。在方惋心里,爱憎分明,她跟林云芝之间的关系好比水火,怎会对林云芝的妹妹客套。

    林云芝心里暗骂方惋不给面子,两人关系僵,方惋不搭理也不奇怪,但文焱又是怎么回事,也不跟人打招呼。

    文焱站在原地没动,尽管此刻心头巨震,他仍然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将自己的情绪压制住,他没有忘记这是在方家,他的妻子是方惋。虽然尹梦璇的出现让他措手不及,但是看起来她精神状态比上次见到的时候好了许多,这样他就会放心一些,至少,说明她的生活还不错。他没有忘记上次她满身是伤地出现在他面前,而这一次,她是完好无损的,头发衣服都很整齐,戴着钻石项链和戒指,嘴上还涂了淡淡的唇彩……这样的尹梦璇,才是文焱乐于见到的。既然她都已经有家室,他就希望她能过得好。始终记得,上次在医院临别时,她说:“今后你要好好地生活,把我没能实现的那份幸福,一齐幸福着。”褐墨肤蛋巴。

    如今,她也走出阴霾获得幸福了吗?文焱无声的眼神看向她的墨镜,他知道,她会懂他想要说的话。

    “尹……”文焱嘴里刚发出这个字,尹梦璇却装作没有听到,不着痕迹地别开了视线。

    文焱顿时愣住了……她什么意思?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认识?

    尹梦璇小声跟林云芝交谈着,没有露出任何异样。文焱的神色有点冷冽,俊脸暗沉,站起身来,去花园里找方惋和闹闹了。

    文焱是不认为他和尹梦璇的事情有什么值得隐瞒的,都是十年前的事了,即使那时候他们曾是一对,但自从上次知道她已嫁人,他也再无任何奢望,今天再见她,他的心情在短暂的激动之后也克制了下来。本打算坦然面对的,既然尹梦璇是林云芝的妹妹,说不定以后还会见到。他不喜欢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的,但尹梦璇的态度却显示出,她的想法跟文焱不一样。

    花园里,闹闹在跟姐姐告状呢,小手指着那一处,是他摔倒的地方。

    方惋一看就来气,这棵桂树下边是刚被人挖过的吧,翻起了一块石头,没掩好,难怪闹闹会绊倒了。

    方惋找来铲子,将石头盖平,让这里看起来整整齐齐的,闹闹再来玩也不会有事了。

    文焱看着不远处那两个一大一小身影,听着空气里传来孩子开心的笑声,看方惋蹲下身子抱着闹闹亲亲,简单纯美的画面却是最能触动人的心房……孩子,如果他也能有一个这么可爱乖巧的孩子,那该有多好啊,他一定不会像林云芝那样……想到闹闹先前见到林云芝回来了,吓得躲进方惋怀里,可见林云芝对孩子一定是差到极点,才会让一个本该是最喜欢赖着妈妈的小孩子对她避如蛇蝎。

    这些事,方惋都没有跟他说过,而他也没有问过。今天亲眼见到方惋与林云芝之间有着明显的不对劲,还有闹闹的事,文焱忽然觉得,自己对方惋是否是太忽略了呢?她的家庭,她和林云芝,她和闹闹,这些他都没有去了解过,在结婚的最初,他压根儿没有料到有一天他会像现在这样想要去了解她更多,包括她的伤痛。

    站在客厅的侧门,前边是花园,后边是客厅。花园里是方惋和闹闹,身后不远处沙发上是尹梦璇和林云芝。文焱感觉自己的心境此刻出奇地平静,前方是他现在的人生,后方是他那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他要怎么做?这答案几乎是没有悬念的。方惋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不论是身还是心,跟她在一起,有默契,有激情,有趣味。而尹梦璇,真的只适合当作一场梦,来得无踪影,无得无声息,他捉摸不透,把握不住,那就像是海市蜃楼般飘渺。即使过去十年,他依旧是挥之不去这种感觉。

    不要犹豫,朝着前方有太阳的地方走,那才是他应该做的。

    文焱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过来,看向方惋的目光里不由得又多了几分温和:“为什么这么放心我?我不信你真的没有察觉。”

    如果是别人,或许会对文焱这话感到没头没脑,但方惋却是没有惊讶,反而是笑米米的望着他,奖励似地给他一个亲吻,略显得意地说:“没错,我是有发现你不对劲,刚才我从客厅走出来,而你却在原地发呆,我就知道那个女人跟你之间有点什么……不过嘛,我不会在这种场合突然给你难堪的,我相信你有分寸,你也不会让我难堪。看吧,我没料错,你果然出来了,没有在里边趁我不在就那个啥……”方惋冲着文焱挤眉弄眼,小小的得意。

    文焱心里抽了抽,有点疼,但更多的是悸动,握着方惋的手,眼底摒去一抹犹豫之色,低沉的嗓音缓缓地说:“那个女人,就是你上次在医院看到的,也就是我以前放在相框里的那个……尹梦璇。”

    “呃?”方惋一下子惊愕了,原来是她!戴上了墨镜,所以她没能认出来,但文焱太熟悉了,当然能一眼认出。

    方惋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里露出复杂的神色……这也太巧了吧,居然会是林云芝的干妹妹?这都什么事儿啊,来这一趟竟然遇到自己老公的初恋情人,并且还是她爸爸的老婆的干妹妹?严格算起来,是……是一家人?

    噢……天啊!方惋甩甩头,敲了敲脑袋,纠着小脸瞪着文焱:“你说,我是不是特傻?那可是你的初恋情人啊,我刚才还那么大方,那么放心地让你留在里边,我……”14VOK。

    来了来了,酸泡泡又在开始冒了。

    文焱真是哭笑不得,方惋这架势是在后悔她自己的大度吗。

    “好了,别郁闷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没有被其他人抢走。其实,我告诉你,女人适当的大度一点,会让男人更加有自省的空间,比如你刚才的做法就很好,所以我才会站在这里。还有啊,尹梦璇她早就已经结婚了,我没告诉你吗?”文焱这循循善诱的口吻,有点像老师教学生。

    初恋情人已经嫁作他人妇了?呵呵呵呵太好了!方惋心里暗暗欢呼,没那么酸了,一颗提着的心也安放到肚子里,表扬似地说:“当过兵的就是不一样啊,明白人!”

    方惋在说这话的时候可不知道文焱其实是现役特种兵中校,而她自己更是军嫂。

    三人在花园里有说有笑,期间还接到方奇山的电话,说他刚开完会,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方惋不禁心里暗骂,林云芝那个可恶的女人,把爸爸留在公司开会,自己先溜了,还好这会议结束得不算太晚。

    方惋还想陪闹闹玩一会儿的,忽听林云芝在扯着嗓子喊:“方惋,你到是进来厨房帮帮忙啊!”

    方惋脸上的笑容僵了僵,不过随即也觉得帮忙是应该的,佣人只有一个,怕是忙不过来。

    让文焱带着闹闹玩,她进去厨房了,走的时候手机还留在椅子上。

    尹梦璇在厨房里帮着洗菜,方惋一进去,林云芝就在门口阴阳怪气地说:“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现在的年轻人啊,娇贵得很,还是我梦璇妹子温柔又贤惠,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煮得一手好菜,不像某些人,成天就只知道吃现成的,谁娶了谁倒霉,连菜都不会炒,还硬是给自己找个借口说什么恐火症……”

    方惋本来正在洗菜,听到林云芝这意有所指的话,她整个人的脸色陡然间变了,胸口猛地抽痛,蓦然回头,凛冽如冰刀的目光紧盯着林云芝:“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15951902

    林云芝嗤笑一声,挑衅地看着方惋:“怎么了大小姐,恼羞成怒了?啧啧……真不知道文焱是怎么受得了你,连菜都不会做的女人也能叫女人吗?我是你的长辈,说你是为你好,看看你这副态度,真是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惯着你……”

    “我呸!”方惋毫不犹豫地呛回去,此时此刻她又脑子浆糊了,谁让林云芝拿她跟尹梦璇比啊,那不是诚心刺激她么?这一刺激,方惋就豁出去了!

    “不就是炒个菜吗?我今天就炒给你看!林大婶!”方惋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两句,瞬间就傻了……(今天两万字已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