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29章 卷四:温柔的宠溺
    听见方惋说出她要炒菜,林云芝幸灾乐祸地笑了。她就是故意要让方惋出丑的,故意用那些话来激方惋。如果她是用方惋跟其他人比,方惋不会这么冲动,但偏偏尹梦璇是文焱的初恋情人……

    林云芝那张妖艳的红唇肆无忌惮地笑,拉着尹梦璇就往外走:“我们出去喝茶,这里就交给方大小姐了,一会儿等着尝尝她的手艺。”

    “姐……这样不太好吧,我什么都没帮上……”尹梦璇有些尴尬地被林云芝拖出去了。

    佣人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向都不下厨的方惋怎么今天会想要亲自做菜?虽然也听得出来是林云芝激人,但是以方惋的聪明,不会看不出林云芝故意的啊。佣人哪里会知道,就是初恋与现任的问题,爱情那东西就是充满了太多不确定因素,即使你是个聪明伶俐的人,也会在某些时候被冲昏头的。

    花园里,闹闹和文焱在玩儿,这小家伙可开心了,他能感受到文焱对他的疼爱,他喜欢骑在文焱脖子上被举得高高的,伸手去摸树上的桂花……

    文焱喜欢小孩子,喜欢闹闹这么乖巧又可爱的小不点儿粘着他。他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方惋在听到闹闹打电话说额头受伤了,她会那么紧张地赶过来。闹闹这孩子太招人疼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身为母亲的林云芝对闹闹不好,从林云芝回家来就没见她抱一抱闹闹,而闹闹也明显害怕林云芝。15951919

    时间有限,文焱知道一会儿吃过饭就要走,他也想能多陪陪闹闹,让这孩子多一点快乐。

    电话铃声传来,文焱一怔,这声音不是他的电话,是方惋的,放在椅子上没拿走。

    文焱拿起来一看,是方奇山打来的。犹豫了一下,文焱还是接了起来:“爸……”

    “文焱啊,我在买卤味,你问一下惋惋,她想吃排骨还是猪脚……呵呵,她以前最喜欢吃这一家的卤味,我开车经过这里就买一些回去。”

    “爸,方惋她在厨房帮忙去了,您等一下,我现在就去问她。”文焱一边说一边往里边走。

    “什么?惋惋去厨房?”方奇山的声音陡然间拔高,显得十分紧张。

    “文焱,你快去厨房看看,惋惋她如果只是帮忙洗洗菜还行,但是千万不能让她炒菜啊……她……她不可以炒菜,知道吗,不可以的!”

    方奇山这也太紧张过度了吧,文焱觉得就算是父亲惯着孩子也用不着这样啊。

    文焱心里虽然那么想,但嘴上还是很礼貌地说:“爸,您不用这么担心吧,没事的。”

    “谁说没事啊,惋惋自从十年前亲眼目睹那场火灾之后就患上了恐火症,她母亲就在那次遇难的!文焱,你别磨蹭了,赶快去厨房啊!”

    恐火症?文焱心里猛地一抽,来不及多想,下一秒,拔腿就冲进了厨房……

    文焱没有看见方惋,只见佣人一脸惊慌地站在那里,手指向生活阳台的方向。

    犹如电影里的慢镜头,文焱一步一步地走过去,映入眼帘的,是阳台上一个小小的身影……方惋蹲在地上,炒菜的铲子掉在她面前,而她只能抱着头蜷缩在角落里。

    她在发抖,混乱而惊恐的意识将她吞没,嘴里还在不停地喃喃自语……听不清楚她在念什么,依稀能听见一个“火”字。她的额头全都被汗水打湿了,这不是因为热,而是她吓得浑身冒冷汗。惨白如纸的脸容,浑浊的眼神里满满全是恐惧。

    她好像一只惊弓之鸟,她没办法让自己不去害怕……火,就是方惋致命的弱点。

    文焱想不到这前后不过十几分钟,先前还跟他有说有笑的女人现在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这瑟瑟发抖的身子拥进怀里,文焱紧紧抱着她,低头小声在她耳边轻轻地说着:“别怕……我在这里。”除了这个,文焱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来安慰,心疼她的遭遇,更心疼她明明知道自己有恐火症这种心理障碍还要跑来炒菜。如方奇山说的,洗洗菜还行,炒菜,对于患有恐火症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文焱对于恐火症,并不陌生,在部队的时候,曾见过几个患有恐火症的新兵,即使是男人,患上那种心理障碍也会变得比狗熊还弱。视火焰和高温物体为魔鬼,吓得尖叫、逃窜、甚至痛哭,难以控制情绪,这些都是有可能发生的。连旁人看了症状发作的人也会感到恐惧不已。

    文焱现在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方惋一直都不肯下厨做饭的原因。恐火症属于心理病,多数是由于曾受到过相关的刺激和伤害而形成的一种条件反射。一般来讲,对他人不具备危害性,但患有这种病症的人往往对于火焰和具有高温的东西会存在着一种恐惧感,就跟恐高类似。所以,即使可以使用看不见火焰的电磁炉炒菜,方惋也是无法完成的。

    如果不是现在亲眼看到,文焱真的难以相信,表面上那样泼辣又坚强的方惋会患有恐火症。文焱只知道方惋的母亲是死于火灾,但他并不知道方惋当时会在现场。对于那次的惨状,文焱直到现在都还记得的,因为他也曾在现场看见。

    十年前……那时候方惋才十三岁啊,亲眼目睹火灾事故的发生,并且在事故中失去母亲,这种刻骨铭心的痛苦,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怎能承受得起,肯定是会留下心理阴影的。十年,她就被这病症折磨了十年啊……

    “火……火啊……”方惋嘴里含糊不清地冒出这些断续的音节,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地拽着文焱的衣服,但即使是这样,她还是会觉得害怕,脑子里全是一片赤红的火海……

    方惋刚才就是想试着炒菜,试着打开了一下燃气炉,结果就成这样了。她的病症一点都没有减轻,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怕火。

    文焱心如刀绞,方惋这是为什么啊,明知道自己有恐火症,不可以碰厨房里的某些东西,可她怎么还要逞强?

    她现在虽然没有痛哭流涕,但她这么一直发抖,像失魂一样的,更让人感到揪心。14VP1。

    文焱的一只手轻轻捧着方惋的脸,抬起她的下巴,让她能与他对视,用他坚定而温暖的眼神抚慰着她狂乱的意识。

    “惋惋……不要怕,你看清楚,我是文焱啊,是你的老公,我来保护你了……乖,看着我,什么都不要去想,你只需要想着我就行了……”男人温柔如水的声音里包裹着浓浓的疼惜和爱怜,就像大人哄小孩子一样的。他的温柔是春风化雨,细细密密地降落在她脑子里那一片可怕的火海,一点一点地浇熄,滋润着她被恐惧吞没的意识。

    方惋呆呆地看着文焱,这熟悉的眉眼,熟悉的目光,还有他身上熟悉的男子气息,这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而贴近,这样看着他,她脑子里关于火灾的场景在渐渐远去,混乱的意识慢慢地回落,眼里的惧意也在减退……

    好半晌,方惋略为清醒,才从喉咙里挤出哽咽的音节:“我……我……对不起,我不该自不量力,对不起,我没办法炒菜,林云芝说,怎么会有男人愿意娶我这个不会做菜的女人当老婆,还说那个梦璇……很会做菜……我就……就冲动了,对不起啊老公,我做不到……”

    方惋结结巴巴的还不容易才表达出来,文焱心里越发地疼,难怪了,原来是林云芝故意激方惋。

    方惋满怀歉意,真的感觉自己很没用,连做菜都不可以,只是打开燃气炉就已经让她吓得跑开了,现在还让文焱看到她这么狼狈软弱的样子……

    见说妖文见。文焱微微摇头,强而有力的手臂稳稳地将女人轻盈的身子抱起来,俊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眼底闪烁着一抹令人动容的神采:“别说对不起,也不要因为不下厨而自卑。”

    文焱一边说一边抱着方惋走出了厨房,正好,林云芝和尹梦璇坐在客厅看着这两口子出来。

    文焱森冷的眼神看着林云芝,目光里蕴含着几分阴沉,冷冽的声音说:“不做菜有什么关系,我到是认为,方惋根本不用去跟谁比,她身上有的许多东西都是别人没用的,足够弥补她不下厨的弱点了。还有,你说的那种男人,一定不包括我在内。如果现在重新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会娶方惋这个不会下厨的老婆。以后,不管是在任何地方,她都不需要炒菜做饭。”霸道与宠爱交织的一番话,文焱说完就往楼上走,他要让方惋休息一下。

    方惋惊呆了,文焱竟然这样跟林云芝说话?方惋傻乎乎地望着文焱,她完全沉醉在他刚才所说的那番话里,沉醉在他此时此刻这柔情似水的眼神里,那种熟悉的温暖,是宠溺吗?这一次她没有看花眼对吗?真的是宠溺?

    方惋的心情由雨转晴,他的力量和鼓励,能将她头顶上的乌云走驱赶,难以置信这些话是从文焱嘴里说出来的,如此出乎她意料地窝心,照亮了她的整个天空。是啊,她何需要为林云芝的话介怀,只要文焱不嫌弃她就行了。这个男人才是她的丈夫啊,是她要陪伴一辈子的人。

    林云芝的脸色难看至极,尹梦璇却是一句话都没说,隐藏在墨镜后的双眼,看不到她的任何情绪,只是,她抓着抱着的那只手,在微微收紧……(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