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31章 卷四:不要怀疑我们家方惋!
    难怪尹梦璇要一直戴着墨镜,原来她是不想让人看穿她的狼狈和窘迫。她手腕上的伤也确实是新的,这些都显示出她的生活依旧是没有改变,什么幸福,不过是无奈之下才扯起来的幌子而已。

    尹梦璇的脸色比纸还白,氤氲着雾气的双眸里盈动着点点晶莹,掩饰不住的慌乱:“我……我真的没事。”

    文焱犀利的眸子紧紧锁住她这张憔悴而惊慌的脸,压低了声音问:“上次你身上的伤是谁打的?这别人还是你老公?这一次,你手腕的伤又是谁造成的?是你自己吗?”

    尹梦璇急得说不出话来,她知道文焱有多精明,现在被他发现了,只怕是很难搪塞过去了。

    尹梦璇这张绝美得令人惊叹的脸蛋上泛起一丝苦笑,近乎于乞求地说:“文焱,别问了……这些年,我都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人生是没有后悔药可是吃的,我只能认命了,而你,真的不要为我担心,我死不了的……放我走吧,我早就说过了,我幸不幸福真的不要紧,我能撑下去的。”

    尹梦璇越是想急着溜掉,越会让人感到心疼,她的话里刻意避开谈她的老公,这说明她心虚,也听得出来她长期忍受着痛苦。只是死不了就行了吗?是对自己的婚姻生活有多么的失望灰心,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文焱能肯定的是,尹梦璇的处境是长期在家暴中。

    “你老公是谁?你究竟嫁给谁了?他是经常打你吧,为什么你不报警?我就是警察,如果你愿意,现在就可以报警!”文焱深眸里的疼惜之色夹杂着愤怒,他希望尹梦璇能勇敢一点站出来,否则,她回家里还是会面临家暴,苦日子不会结束的。

    听文焱这么一说,尹梦璇更加惊恐了,连连摇头,奋力挣脱开他的手,慌慌张张地说:“我……我老公是……”尹梦璇欲言又止,下意识地回头看见保镖走过来了,吓得她急忙改口:“你别管我的事,我不能报警的……我要回去了,保镖还在等我。”

    尹梦璇如同惊慌失措的兔子一样跑了,钻进车子里,头也不回,好像文焱说的话有多么恐怖……实际上就是如此。尹梦璇自己知道,如果报警,她将会比现在还惨……13acV。

    文焱站在原地看着尹梦璇的车子消失在他的视线,心情复杂,紧握的拳头久久没有松开……长期忍受家暴的女人,有多惨?文焱只是想想就会觉得胸口泛堵。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尹梦璇那单薄娇弱的身子被男人狠狠地揍,打得头破血流,将会是怎样的情景?她该有多痛呢,她身上的伤会有多少?她的心早就伤痕累累了……

    尹梦璇的老公究竟是谁,为什么会让她怕成那个样子?文焱上次在医院见过尹梦璇之后,回局里也查过资料,但是却没有收获。这就说明尹梦璇不是在国内登记结婚的,而她现在的户籍也不是属于中国,而是属于美国。兴许是个老外,并且是一个脾气坏到极点只知道欺负女人的老外。

    家暴这种事,十分棘手,当事人不愿意报警的话,在我们国内是很难处理的。文焱一个人在这边干着急也没有用,只希望尹梦璇能主动为她自己打算一下,离开那个充满暴力的家,她才会有幸福可言。这一次,尹梦璇又是匆匆而别,依旧没有留下任何联络方式,甚至连她家住哪个方向都不知道。但这次至少文焱知道了尹梦璇是林云芝的干妹妹,想必林云芝该知道一些关于她的事。

    可是当文焱问起林云芝的时候,他又失望了,林云芝说,她只知道尹梦璇结婚了,但没见过尹梦璇的老公,更没听到提起过。林云芝能提供的,只有尹梦璇的手机号码……但文焱即使拿到了也没有打。因为他会想到,既然尹梦璇的婚姻存在家暴问题,那么,如果他贸然打电话去,被她老公知道的话,很可能误会她,到时候等待她的又该是拳头了。

    尹梦璇就像一个谜,又像一团雾,没人知道她什么时候出现,她去向何方。她是一只高贵的金丝雀,但也是一只受伤的金丝雀。

    方奇山回家来之后,方惋没有说起自己今天在厨房的事,只说帮忙洗菜了,但是方奇山却从佣人口中得知了方惋的异常,他的担心还是发生了,所幸的是当时有文焱在,方惋才能尽快地恢复情绪。方奇山对于文焱这个女婿,满意度是百分之两百,他想,这一定就是自己做得最正确的决定了,将女儿嫁给文焱,果然就如当初他所预料的那般,文焱是真正的男人,有责任心,品质优良,方惋能被文焱保护着,做父亲的那颗心,总算是可以踏实一些了。

    方奇山平时也不多喝酒,但今天他看见文焱和方惋一起回来,他高兴,吃饭的时候多喝了几杯,文焱陪着,可是没有喝太多,对于酒,文焱是很节制的。因为他怕自己在酒后会说出一些机密,所以,不管在什么场合,他喝酒顶多是浅尝即止。

    文焱的顾虑绝对是有道理的,所谓酒后吐真言,这话可是经验之谈啊。像方奇山今天喝得不少,饭后和文焱在书房里聊天,说到某些话题时,难免有些把不住口风……

    “女婿啊……你……好样儿的,我没看错人!我就知道你能保护惋惋,所以……所以我才要让惋惋嫁给你!”方奇山拍着文焱的肩膀,脸红红的,舌头都有点打结了。

    文焱心头不由得一紧……方奇山的话听起来有点怪怪的,可文焱一时也没想得太透彻。

    “爸,您要不要回房间休息?我看您喝得差不多了……”

    方奇山两眼一瞪,抓着文焱的手更用力了:“谁说我喝多了,我没有!”怪梦墨原之。

    方奇山迷蒙的眼神忽地透出一股异样的精光:“……你……你答应我,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她是无辜的,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参与过……女婿啊,只有你们文家才能保护我的女儿……你可能让我失望……”

    文焱一惊,方奇山这番话的含义就值得深究了,难道说他早就知道些不同寻常的事?难道他将方惋嫁进文家是为了替她求得一个安身之所?是因为会有危险来临吗?什么样的危险?

    文焱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方奇山,琢磨着自己的岳父到底喝醉到什么程度了?

    “爸……您在说什么啊,说方惋没参与过什么事情吗?为什么说只有文家才能保护她?爸……爸……”文焱唤着方奇山,直觉告诉他,方奇山藏着不少事啊。

    方奇山半眯着眼睛,摇头晃脑的呢喃:“林云芝……这个女人如果以后被你们警方抓了,你们也别……别怀疑我家惋惋……她什么都不知道……”

    “爸……您说清楚一点,爸……”文焱还想问出点什么,但是方奇山已经坐在椅子上歪着脑袋打起了呼噜。

    文焱心里又惊又气,无奈地看着方奇山就这么睡过去了。让他惊诧的是,方奇山居然说林云芝如果以后被警方抓……这就证明方奇山知道林云芝在做某些见不得光的事。气的是,方奇山没说完就睡了,文焱无法探知更多。

    今天来这一趟方家,发生的事不少,而文焱最大的收获应该就是他在林云芝的电脑里植入了病毒。

    文焱将这件事上报给首长,他们都希望能从林云芝的电脑里发现一些有用的东西,但显然,这个女人远比他们想象的狡猾,暂时还没能从电脑中得到有价值的信息。

    林云芝这个嚣张跋扈尖酸刻薄的女人,实际上她的日子也不好过,表面的风光无限,跻身上流社会一等富豪之列,但是,相比起某些可怕的人物,她只是别人一根手指就能捏碎……

    漆黑的夜里,林云芝独自一人睡在床上,她才不会去管睡在客房的方奇山,那个男人年纪大了,不能满足她,对她来说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静谧的空气里,突兀地响起一阵电话铃声,林云芝懒洋洋地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

    “谁啊……这么晚了……”林云芝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睡意。

    “我是HZ。”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很粗的声音,一听就不是本声,而是经过了变声器处理的,听着让人浑身都不舒服。

    HZ?林云芝一听,顿时吓得睡意全无,猛地睁开眼睛,满脸尽是惊恐之色,结结巴巴地说:“你……你……”

    “你丢失的U盘,BOSS已经拿到,你应该知道,擅自录下BOSS的声音,会有什么样的后果。BOSS让我告诉你,如果想要将功折罪,你就替BOSS办好付金水的事,他已经回到Z市。这是你最后一次立功的机会,如果你不能做到,那就自行了断。”这声音以极快的语速说完就挂电话了。

    林云芝痛苦地捂着头,心神巨震……该来的还是要来,BOSS果真不会放过她的。

    HZ,就是付金水所属犯罪集团的代号,只有内部成员才会知道。但即使是内部成员,互相之间大多数都是不认识彼此的,就算你此刻面前站着一个HZ犯罪集团的同僚,你也不会知道人家跟你是同属一个BOSS旗下。每个成员都只能跟BOSS单向联系,会接到BOSS的指示,却没几个真正见过BOSS本人,林云芝也只是跟BOSS通过电话,根本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谁。(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