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33章 卷四:老公,我想你
    桌上的饭菜还有锅里的猪骨汤,这是文焱的心意,是他的疼爱,虽然他没能和方惋一起吃,但是她也能吃得津津有味,因为心里暖融融的,享受着这种被他重视呵护的感觉。越来越觉得跟他是夫妻了,心底滋生出的一种淡淡的依赖。

    习惯了躺在他身边入睡,习惯了呼吸里有他的味道,方惋觉得这个夜晚特别难熬,床边空荡荡的,枕头显得太宽了,她只能抱着泰迪熊入睡。但她控制不住会去想,他现在在做什么呢?是在局子里审问疑犯还是去外边蹲守了?秋夜的气温很凉,他穿的衣服够不够厚啊?他肚子饿了会吃东西吗?他有没有想她?

    方惋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尽想着跟他有关的事情。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会不由自主地频繁想起他,会替他担心,会关心他。这些都是以前没有的,而现在却是做得那么自然。

    方惋微微蹙着眉头,清透白嫩的脸蛋上露出几分纠结的神情,对着憨态可掬的泰迪熊喃喃自语:“熊熊,我很想他……想打电话给他,但是又怕会影响他的工作。如果他有空,如果他也想我,那么,他是不是应该打电话给我呢,而他没有打,也许正在忙着……可我是真的想听听他的声音再睡觉啊……熊熊,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方惋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模样多么可爱,一个人的时候,她就会不自觉地流露出天真单纯的一面,跟她的泰迪熊说话,这种习惯已经持续很久了,从她第一天收到这个礼物的时候开始。泰迪熊是陪着她长大的伙伴,是她晚上睡觉时的依偎。16014645

    每个女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孩子,不管你是十六岁还是六十岁。不管你是萝莉还是御姐,不管你平时是成熟干练还是青春活泼,在某些独处的时候,你内心的那个小孩就会跑出来了,你就会做一些看上去有点幼稚有点傻的事。这不可笑,因为只有在心底存有一点童真的人才会是善良的。

    方惋不知道别的警察的妻子会不会也像她这样的,连打个电话也要有所顾忌。兴许是因为她自己是私家侦探,在某些方面深有体会,所以她更知道文焱的工作有时是不能被打扰的,特别是想现在这种情况,他都已经留了纸条说他晚上不回家,很可能是有要事在身,她打过去会不会刚好就坏了他的事?

    方惋捏着电话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先发个短信去试试。

    “亲爱的,我……”方惋才刚打出这几个字,顿时一愣,自己怎么变得这么肉麻了,一开口就是亲爱的?

    方惋把这几个字删了重新打字,还没等她写完信息,有个电话打进来了……是文焱。

    方惋心里一喜,急忙接起来,心想啊,还真是心有灵犀!

    “你……还没睡?”文焱的声音很轻很低,明显是故意压着的。当然了,他这是去上厕所的时候打电话的,还在执行监视曾燕的任务呢。

    方惋开心地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欣喜,他的声音怎么能这么好听呢,像大提琴的低鸣一样。

    “我睡不着。”方惋很老实地说。

    “为什么会睡不着?”文焱在问出这句话时,心底隐隐有着期待,想要听到她说出那句话。

    方惋如果现在照照镜子就能看见自己的表情多有趣,明显刻着“恋爱”两个字!

    “那个……我……你做的饭菜很好吃。”方惋憋了一会儿就挤出这么一句。

    “嗯?就这样?没有别的话跟我说了吗?”文焱轻扬的尾音能听出他似乎在引导着方惋说什么。

    “那你这么晚打电话来,只是想看我睡着没有吗?”

    “你别转移话题,现在是我问你。我的时间很紧,你如果真的没话说,那我就挂电话了……”文焱佯装严肃地说。

    方惋一听,急了:“别挂别挂……我是有话说。”

    电话那头,文焱哑然失笑,他又得逞了。

    “我……我……我想你!”方惋终于说出口了,只是却也急忙挂了电话,脑子里一片空白,耳根发烫,小脸涨红,活像是情窦初开的小丫头似的,心如鹿撞,噗通噗通跳得好快啊!

    文焱还在握着电话发呆,耳畔回响着她刚才的那一句“我想你”……这么简单的几个字也能拨弄着他的心弦,让他有种犹如初恋情怀一般的新鲜和悸动。似乎,空气都没那么冷了,心里的思念也得到了回应,这个夜晚因为有了她的这句话,他的疲倦也消减了大半。

    这夫妻俩原本都不是爱把甜言蜜语挂在嘴边的人,对于别人来说很平常的“我想你”,就能让他们感到无比的温暖甜蜜。现在,她也睡得着了,而他也可以安心工作。

    文焱和磊子蹲守了一夜,但是曾燕家没有动静,到了第二天早上,又有其他的同事来接替他们了。

    付金水当然不是那么好抓的,否则也不会成为让警方头疼的人物了。最近因为雷庆华的案子牵扯出了付金水,所以局里的人全都紧张了起来,看上去一个个都挺卖力的,也没有异常举动,文焱安排给他们的工作也都有在认真做,就连那个被文焱打过的建州也变得勤快了许多。目前还没发现谁可疑,看来,局里的内鬼藏得很深啊……上还这里被。

    文焱交/班之后回到家里,方惋还在睡觉,抱着她的泰迪熊,一只腿儿压在熊身上,嘴角还在流着口水……

    文焱轻手轻脚地上床,将那只泰迪熊拿开,方惋迷迷糊糊之中感到怀里空了,眉头一皱,挥动了一下手臂,又抓住了某样东西,她这才安心地睡去。她不知道自己抓到的就是文焱,手搭在他腰上,脸还在他怀里一拱一拱的。

    文焱低头看着自己胸前,被她的口水弄湿了,他也不觉得脏,继续抱着她。熬了一个通宵,他只想美美地睡一觉。

    方惋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眼前是男人结实的胸膛,她的身子镶嵌在他怀里……一觉醒来他就在了,这感觉只能真好,好温暖好舒服,很想就这么赖着不起来了,可是,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她今天还要去侦探社呢,昨天有老主顾说了今天会给她介绍生意来的,答应了人家就不能言而无信啊。

    方惋凝视着文焱熟睡的面容,痴痴地看着,忍不住伸手去摸摸他的眉毛……又浓又黑又有型,还有鼻子,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呢,这嘴唇,粉粉的,薄薄的,这下巴,完美的轮廓,真想凑上去咬一口啊……15c8J。

    咕咚……方惋吞了吞唾沫,忍着没把他弄醒,悄悄地从他怀里溜出来,下床……

    方惋梳洗好之后准备出门,但是又想起,是不是该跟文焱说一声呢?昨天他都有留纸条说明自己的行踪,她也应该这么做吧。

    “老公,我去侦探社了,你睡醒了给我电话,顺便祈祷我今天能接到生意。”方惋快速写下这一行字,看了看,自我感觉还是比较满意的。

    方惋现在重回老本行,第一件事就是要时常到侦探社去守着自己的大本营,期待早点有生意上门。

    侦探社已经在风瑾的帮忙之下打扫得干干净净,就连门口的招牌都擦得亮亮的。

    方惋来的时候看见门口放着几个花篮,看上边的标贴,是她以前的老主顾送来祝贺她的。其中就有某一个令她印象深刻的委托人——沈太太。沈坤的老婆。

    重新当回侦探,这个事,方惋并没有大肆宣扬,只是跟一些她认为还不错的老主顾说了一下。那些人大都是很有钱的主,介绍来的也都不是普通人,自然价格方面就不用担心了,方惋知道他们都出得起钱,接一单这样的生意,远比其他的侦探接普通的单子要强很多,当然了,难度也会是非同一般的,但是方惋一直都做得很好,目前为止,她还没有过失败的记录。不知道今天下午来的那一位雇主会介绍来怎样的生意,希望一切顺利吧,方惋太需要钱了,她需要让自己有能力为闹闹创造一个好的成长环境,还有她的父亲……她始终在想着,有一天父亲和闹闹离开了紫金华庭,她要靠自己的能力养活他们,给他们衣食无忧的生活。

    方惋下楼去车里拿东西,嘴里还在不停地叨念着:钱啊钱,狠狠地砸向我吧!钱啊钱,让一大堆一大堆的钞票来得更猛烈些吧!

    碎碎念完之后再哼个小曲儿,方惋看起来心情还不错,脸上挂着笑意,吹着口哨走出了楼梯口……

    当方惋走近自己的迷你Q/Q车时,歌声蓦地停止了,脸色也瞬间变得难看……那个站在她车子旁边的男人不正是法拉利墨镜男么?他在哪里鬼鬼祟祟地做什么?

    方惋又见到这张脸了,但是因为知道这人不是她的发小,她现在心情不像第一次见到那时候的激动。看着男人走开,方惋板着脸走过去,正要打开车门,忽然发现车子的后轮胎瘪下去,上边有明显一道刀口。轮胎被人放气了?方惋惊了一下,然后立刻反应过来,猛地回头冲男人的背影大喊:“你站住!”(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