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34章 卷四:她被流氓亲了!
    方惋这一声愠怒的低吼,成功地让男人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对上方惋凌厉的目光。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的,怒视着男人:“法拉利,你刚才在我车子旁边鬼鬼祟祟地做什么?”

    穿着咖啡色休闲西装的男人,眼底掠过一丝诧异,勾人的丹凤眼斜斜一挑,性感的粉唇里吐出几个字:“你刚才叫我什么?”

    方惋一愕,随即冷笑一声:“我叫你法拉利啊,上次你不是用车门把我撞了么,不好意思,你给的名片我早就扔了,不记得你的大名,只能叫你法拉利了。”

    “。。。。。。”16007714

    男人那张颠倒众生的容颜上终于不再平静了……好啊,这女人居然将他给的名片丢了,要知道,换做其他人的话,早就会将他的名片当宝一样收着,而她却扔了,这让一向都具有优越感的他,无端地冒起一股无名火。

    “既然名片也扔了,你叫我做什么?我跟你不熟,没时间和你闲扯。”男人说完就转身要走,蓦地肩膀上多出了一只女人的手。

    “想走,没那么容易,是不是你把我的轮胎弄坏的?”方惋清冷的眼神里饱含着怒意。

    男人扭动脖子看着肩膀上的手,眸光一暗,猛地一把抓住了方惋的手腕,不屑地嗤笑:“我看是你脑子坏了才对,你又没亲眼看见我动手,凭什么说你的轮胎是我弄坏的?”

    “不是你还有谁,刚才我就看见你在我车子旁边!你是不是故意整我,所以才要弄坏我的轮胎!”方惋忍着手腕上传来的疼痛,心里暗骂,可恶,这男人力气好大!

    男人眼底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复杂神色,不怒反笑,冲着方惋抛个迷死人的媚眼,笑得异常勾魂:“小姐,像你这种泼妇一样的女人,我是不可能故意整你的,因为,故意就代表是会在意,而你,我真看不出哪里值得我在意。请别再那边发狂想症了,我只说一次……不是我。”

    方惋心里的火苗在乱窜,这个男人居然说她是泼妇?上次被他撞到的事她还释怀呢,现在他弄坏她的轮胎还反过来骂她?真以为她是软柿子好欺负啊?

    方惋喷火的眼神死死瞪着眼前这个妖孽,不怒反笑:“呵呵……说我泼妇?你抓着我的手,就不怕我撒泼吗?”

    男人嘲讽道:“我认为,我不抓着你的话,你会更疯。”

    “好啊,我就疯给你看!”方惋怒了,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另外一只手冲着男人的脸挥出了拳头!

    一声惊呼,不是男人在叫,而是方惋……她现在两只手都被对方抓住了。

    在方惋惊愕的眼神中,男人欺身上来,一下子与她贴得密不透风,她的手被紧紧拽住,两条腿也被他的腿抵住,她失去抵抗力……方惋又惊又怒,她自己很清楚,寻常的男人,以她的身手能对付两个没问题,但这个“法拉利”好恐怖,方惋感觉他的力道与速度能跟文焱媲美了。

    “你……放开我!”方惋强忍着心头的愤怒和震惊,用眼神化作利刃狠狠地戳向对方,但是,显然他的脸皮厚道了相当的程度。

    男人的俊脸凑近了方惋的腮边,嗅了嗅,邪恶的眼神打量着她,陶醉地说:“嗯,不错,是纯天然女人香,不是香水的味道……身材嘛,勉强过得去,真看不出来,你长得跟干煸四季豆差不多但实际上还挺有料。”他一边说还一边故意磨蹭着她,隔着衣服,他的胸膛紧贴着她,惹得她一阵阵轻颤,越发想要挣脱,就越激起他的征服欲。

    方惋浑身都僵硬了,连呼吸都不敢用力,羞愤得想咬人!他贴得这么近,她被他占尽了便宜,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你……流氓!滚开!”

    “流氓?嗯……你这么说到是提醒了我,其实,我就是个流氓,谁让你要招惹我的,有便宜不占多可惜。”男人说着,低头在方惋耳垂上吻了一口,,然后再吻上她的玉颈……

    “啊——你滚开!混蛋!下流无耻王八蛋!”方惋惊叫,她无法忍受除了文焱之外的男人跟她这么亲密,暴怒的情绪冲开来。

    “小野猫,你很辣……”男人含糊地低语,媚笑连连,狂野的眼神里汹涌着浓浓的暗火,流连在她白嫩的颈脖和锁骨,两只手还紧紧钳着她,让她无法挣脱他的禁锢。

    “混蛋,你一定会后悔的!”方惋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几个字,狂乱的情绪在汹涌……恨自己太大意了,怎么会遇到这个魔鬼样掠夺的男人!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这个女人勾起了某种兴趣,居然会失控地对她产生了反应,他很清晰地感觉到身体在磨蹭着她的时候是多么的愉悦,即使都还穿着衣服,但那种别样的刺激已经足以让他蠢蠢欲动。

    本以为他要继续侵犯,方惋还在想着要怎样脱身,但忽然间他停下来,像触电一样弹开,脸色十分难看地冲着她吼:“你离我远一点,别再来惹我,否则别怪我强了你!”

    男人这莫名其妙的一顿吼,临走时还狠狠地瞪了方惋几眼,她不知道他的余光瞄向的地方是她的手……那一只戴着婚戒的手。

    方惋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男人已经上了车,开着那辆法拉利绝尘而去,望着车子消失的方向,方惋气得头昏脑胀,不服气地咒骂了几句,怀揣着一肚子火上楼去了……15akW。

    今天真是不走运,遇到一个色狼加神经病,明明是他非礼她,结果他还理直气壮地吼她,叫她不准再出现在他面前。神经,谁喜欢看见他啊,像是随时会发病的狗一样,她下次见到也要远远地绕道走,惹不起就躲!

    方惋在气头上,没有去想那个男人开着豪车却怎么出现在这样老旧的住宅区,她一边换轮胎一边不停在咒骂,换完了轮胎之后她的衣服也脏了,出了不少汗,脸也花了,一身的狼狈,气冲冲地回到侦探社,连续吃了两只雪糕才算是稍微缓和了一点情绪。

    一看见桌子上那张相框里的照片,阳光少年的面容,联想到刚才遇到的男人,明明是很相似的脸,可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亏她在第一眼见到时还以为是她的发小,康佟,这真是对康佟的一种侮辱!

    杀千刀的男人,她先前跟他贴那么紧,想躲都躲不开,最让她羞愤难当的是他居然有反应了……方惋心烦意乱,使劲搓着自己的头发,想要将这恶心的一幕从脑子里赶走……赶走……

    门铃响了,方惋一愣,连忙起身去门背后,从猫眼里望一望……嗯?怎么不见人的脸,只见有人用手捧着一个大花篮。

    方惋犹豫了一下还是开门了……

    “请问你是?”方惋刚一开口,对方也跟着说:“恭喜方大侦探重新开张,生意兴隆!”

    说完才将花篮拿下来,映入方惋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俊脸。

    “苏振轩?怎么是你?快进来坐!”方惋惊喜地招呼着,没想到苏振轩会送花篮来道贺。

    苏振轩神色有异地看着方惋:“你……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啊,只是刚才遇到一个……”方惋气恼地说着自己先前遇到的神经质男人,只是省略了自己被人亲耳垂和亲脖子的那一幕。惋愠成步么。

    苏振轩疼惜的神情里透着一丝淡淡的宠溺,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在方惋脸上擦着。

    “呃?”方惋有点不好意思,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你不知道自己的脸花了吗?不要动,我被你擦。”苏振轩温柔的语气比春风还要和煦,亲和的眼神,清秀白净的俊脸上噙着浅浅的微笑,动作很自然,就像是做过千百回的了。

    “我只顾着生气了,没照镜子……”方惋讪讪地笑笑,难怪苏振轩进门时看她的眼神那么奇怪,原来她是花猫脸了。还好是他先来,如果是熟人带着雇主来,她可要出洋相了。

    苏振轩看着方惋生动的表情,只觉得心情大好,但他也会为方惋感到不平,被人划破轮胎,这种事确实挺气人:“方惋,以后换轮胎这种事打电话叫人来就好,不用自己那么辛苦的。”

    方惋不以为意地说:“没事没事,我又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女人,我可以自己换,不想麻烦别人。其实……应该是那个法拉利赔我轮胎再帮我换上的,可恶,卑鄙无耻下流的王八蛋!上次就不该轻易放过他,早知道他的节操这么无下限,我就会留着名片,好好敲他一笔!”

    方惋见苏振轩这样面带微笑地看着她,不由得一怔:“不好意思,你来给我送花篮还要听我发牢骚。”

    苏振轩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不说了,我才没那么啰嗦呢,我告诉你啊,今天我可能会接到一单生意哦……”说到这里,方惋的脸上有了笑容。

    “可能?那是生意还没上门?”苏振轩刚一说完,门铃又响了。

    方惋心里一喜,看看时间,正好两点钟,对方真是准时啊!

    来人就是方惋曾帮她调查过她前任老公偷情一事的老雇主,沈太太。方惋本该是笑脸相迎的,但是,在看见沈太太身边那个女人时,方惋顿时僵住了……是熟人。说起来还是方惋的对头。也就是第一个散布谣言坏方惋名声的,一年多之前在酒吧里想要强行霸占风瑾,却又被方惋坏了好事的那一位富豪千金!(推荐我的完结文《总裁的新鲜小妻子》在简介旁“其他作品”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