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38章 卷四:老公你温柔一点!
    林云芝生死未卜,而付金水也下落不明。只知道他潜回Z市了,却没能抓到。对方不只是一个凶残的狂徒,也是一个具有反侦察能力的狡诈份子。他知道怎样跟警方周/旋,也知道警方某些做事手法,抓到他,极为不易。

    在文焱担任刑警队长之前,毛大志还是队长的时候,抓到付金水,却因为在押送去法院的途中遭到拦截,被付金水的同伙救走了他,自那之后,付金水就越发小心谨慎,躲避着警方的追捕,这一次,他之所以会冒险潜回Z市,文焱的猜测是对的——付金水的洁白兄弟雷庆华死了。警方还没公布此案为谋杀案时,付金水就已经知道雷庆华的死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自杀。

    雷庆华是付金水最重视的人,虽然这些年来两兄弟很少联系,也对外隐瞒着关系,偶尔见面时还会因为某些事而吵架,但这不能影响两人从读书时就建立起来的深厚情谊。付金水不会让雷庆华白死,即使是冒险,他也要回来将那个害死自己兄弟的人解决了。

    ================================

    文焱监视曾燕已经有两天了,没有异常。警局里关押着癞子,也没有异常。那么付金水到底去哪里了?他回来却没有动静,是在等机会还是另外有事要办?文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某些思路想错了?难道还有哪里是付金水会可能出现的地方被他疏漏了吗?15an3。

    文焱的工作进入了高度紧张的状态,天亮时分才回到家里,倒床就睡,而方惋也因为接到生意了,要开始忙碌,今天起个大早,没有吵醒文焱。

    虽然方惋也有点遗憾昨天没能跟文焱一起吃饭庆祝一下,不过她明白他的工作特殊,时间不是那么自由的,她只希望他别太劳累了,看着他忙,她总是会忍不住担心他的身体。

    最近两口子都喜欢给对方留纸条了,出门时如果对方不在家或者还在睡觉。

    这不,方惋就发现客厅里放着文焱写的纸条,是他先前回来的时候写的,因为看她在睡觉,没有打扰。

    “惋惋,明天是星期六,我们要跟外公吃晚饭,你先把时间空出来一下。”文焱这一手好字,每次都能让方惋羡慕不已。

    说起外公,方惋脑子里又浮现出那个穿着花俏的衣服像个老顽童似的长辈。虽然只见过一次,但方惋对外公的印象还不错啦,只除了外公在逼问他们生孩子的时候……

    其实自从上次去了邱家之后,外公打过几次电话来让文焱过去吃饭,每次都因为文焱走不开而作罢,这次文焱也不好再推辞了,把原本就很紧凑的时间再挤一挤。

    看见纸条上他依然称呼惋惋,她就觉得好窝心好甜蜜,昨晚他又没回来睡,现在一回家就倒在床上睡着,他是有多累啊,怕又熬夜了吧。方惋这么一想就心疼,舍不得立刻就走,还得进卧室去看看他才行。

    方惋悄悄地凑到床边,看着他睡熟的样子,不自觉地会在心里叹息……如果他不是警察,如果他真的只是新联的大少爷,他就不用像现在这么累,用不着熬夜到天亮才回家睡觉。她不知道他在办什么案子,可她能察觉出来最近几天他的心情比平时更沉重,他一定是压力很大吧。只可惜,她不是警察,更不是他的手下,不能为他分担。

    这个男人啊,是不是太有责任感了一点?你别太过卖力行吗?偶尔稍微给自己放松一下不行么?这些话,方惋只能在心里说说,她明白,正是因为文焱的与众不同,因为他的刚正和责任感,他才会更加具有男人的魅力,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她。假设他真的只是一个懒懒散散成天只知道贪图享受的富二代,她只怕是连正眼都不会瞧的。方惋和文焱都有一个共同点——喜欢对方的正义,欣赏对方的能力、因为有了这些,他们才显得那么有默契,有共同语言。

    好性感的嘴巴,好想亲一下……方惋心里在嘀咕着,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摒住呼吸,慢慢地凑近他的唇,亲到了亲到了……

    “啊——!”方惋一声轻呼,整个人已经被拽到床上,跌进他温热的胸膛。

    “敢偷亲我?什么时候学的这一招啊……”男人沙哑的声线钻进她的耳膜,透着她熟悉的隐忍。

    方惋羞窘,脸蛋埋在他胸膛里,闷闷地说:“你装睡……讨厌……”

    “嗯?讨厌?真的吗?”男人邪邪地一笑,低头撩起她的衣角:“我饿了,想吃早餐。”

    方惋浑身酥软地躺着,她当然看得出来他眼里那越来越旺盛的火焰是什么,每次被他这么盯着她都会觉得自己像要烧起来了一样。

    “老公……你不是熬夜了吗,你应该好好休息才对。”

    文焱强健的身躯覆在她身上,虽然她还穿着衣服,但他仍然能感受到她迷人的曲线,还有她狂乱的心跳。

    文焱的大手不安分地在探索着,惹得她微微轻颤,呼吸逐渐急促,清澈的眼眸也开始泛着迷离的光彩。

    “你不知道我体力过人吗,我是熬夜了,但我完全可以好好地疼爱你一番再休息,难道你质疑我的能力?”他又露出惯有的邪笑,轻轻含着她的耳垂,细细碾磨着,玩耍着,像个调皮的孩子。

    “唔……”方惋一声嘤咛,两只手不由自主地抱紧了他的要,这无疑是在应允了他,鼓励着他。

    “那晚我不在,你不是说很想我吗……有多想?现在就用行动告诉我……”他的声音里有种魔魅般的蛊惑,不仅能让她的脑袋停止思考,还能将她身体里的某种火焰点燃,潜伏的渴望,不再压抑,在他的引导下,对他的思念,她可以尽情地释放。

    “唔……老公……”方惋微微张开的红唇里溢出羞人的声音,她先前只是想偷亲他一下而已,现在却还负责当他的早餐了……不过,顺便她也拿他当早餐。

    “老公……你……怎么可以这么强啊,是不是当过兵的男人都这么厉害?唔……”

    “嗯?你说什么?难道你还想试试别的男人厉不厉害?”文焱眸光一暗,方惋又是一阵求饶:“不是啊……我不是那么意思……啊……你别这样……呜呜呜……老公,我说错了还不行吗,我只要你一个人就好,老公……”

    文焱可喜欢听她这么说,喜欢看她被他征服的娇媚之态,那会让他更加兴奋。他享受着她的甜美,他就像是怎么都要不够似的,他只想要将独自霸占她的美好:“我不准你去想其他的男人是不是像我一样厉害,你的心你的人,都是我的……是我的……”男人在最后的这几声低吼中变得狂野粗鲁,她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被他捏碎了……

    片刻之后,方惋气喘吁吁地躺在他身边,小声地嘀咕着:“老公……你对我温柔一点不行么……我又不是真的想别的男人……”

    文焱在激情过后冷静了不少,看方惋被他折腾得没了力气,他也觉得歉意,自己先前是怎么了,只不过是听见她问了一句“当过兵的男人都这么厉害吗?”他就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太激烈了一些。现在想想,她只是无意中这么一说,是他反应过度了。

    文焱揽着方惋的身子,轻轻地在她额头印下一吻:“嗯,温柔……这个东西嘛,我会考虑一下……”

    “。。。。。。”16007845

    方惋真是拿这男人没办法了,但心里又隐隐地喜欢他的霸道和粗鲁,谁让自己的心被他俘虏了呢,听到他说不准不准怎样,她居然一点都不反感,还在心里偷笑。

    “你在笑什么?”文焱在她耳边问。

    “咳咳……我笑有个人越来越紧张我了,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他就不准不准,那是不是以后上街我都不能看帅哥了?”方惋仰着小脸,不怕死地问。

    “那我能看美女吗?我能想着别的女人是否跟你一样地能让我感觉舒服吗?”

    “不能!”方惋想都没想就立刻回答,惹来文焱一阵轻笑,深眸里竟然流泻出点点宠溺:“你啊,就是一只小醋坛子。”云未水了生。

    “呵呵,彼此彼此!”方惋冲着他笑得可乐呵了。

    这大早上的一番运动之后,文焱才算是安心睡了,方惋则要出去办正事。好想就这么赖在他怀里直到中午下午,但方惋还有着属于自己的原则,既然收了别人的钱就要做到最好,尽快完成这单生意。

    方惋在出门之前又给文焱留了一个纸条——“老公,我出去办事了,冰箱里还有你那天做的菜,还能吃,你中午将就一下。如果你想我,就给我电话。”最后这句是方惋犹豫了一下才加上去的,脸上还噙着笑容。

    恋爱的感觉真好,就算是结婚之后才开始恋爱,也总好过不恋。如今,她和文焱两情相悦,不管忙不忙,两人的感情是越来越深了,但又不不会过多的干涉对方工作上的事。既亲密又给了彼此空间,刚才缠绵过,现在她要打起精神出门。她总觉得自己的身体里还蕴含着文焱方才给她的力量,也许今天她出门去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