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40章 卷四:对她痴迷!
    对于一个吃货来说,面对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却不能大快朵颐,这简直就是一种催心的折磨啊!方惋虽然好像立刻就将这些菜吃进肚子里去,但是,她没有忘记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这是五星级酒店餐厅,就连一碗馄饨面都要几十块钱,更何况是这一桌子的大餐!龙虾、牛柳、鹅肝……等等一系列让人垂涎欲滴的食材做成的昂贵佳肴,只是看着就忍不住食指大动了,还有那两只又肥又大的鲍鱼……噢,MGD,忍,我忍,我要忍……方惋不断在心里告诫自己,不可以嘴馋。本来就欠穆钊的人情了,如果还要再白吃他这么丰盛的一顿,她会更加觉得不自在的。

    方惋尽量让自己的目光不要去瞄桌上的菜,静静地看着穆钊,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穆董,真是不好意思,我已经点了一碗馄饨面,那就够我填饱肚子了。”

    穆钊似是早就料到方惋会这么说,他也不急,只是颇为惋惜地说:“这些菜,是一位姓邓的厨师做的,他是我们酒店的大厨,今天的新菜式都是出自他的手,既然方小姐连尝一尝都不愿意,说明这些菜在卖相上就已经失败了,不能勾起客人的食欲,那我也就不必再试吃了,我这就叫人把菜撤掉……”

    方惋闻言,嘴角一阵抽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她不是没胃口吃,她是不想白吃一顿。跟穆钊又不熟,她怎么能让他请一顿昂贵的大餐呢。

    “呵呵……穆董,你刚才说那个姓邓的厨师是一位白白胖胖的大约四十岁额头上有一颗黑痣的男人吗?”

    “对,没错。莫非你认识?”穆钊状似好奇地问。

    方惋点点头,笑得有几分无奈:“那个是我好朋友的舅舅。”

    “哦……原来如此。你放心,既然是你朋友的舅舅,那么……这些菜不能勾起你的食欲,我也不会为难那位厨师的。”穆钊说着就抬起了手,看样子是要示意服务生过来。

    “等一等……”方惋及时叫住了穆钊,瞄了一眼桌上的菜,然后再从自己包包里摸出她全部的现金。

    方惋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穆董,这些菜不用撤了,我们一起吃吧。这一餐就算是我请你的。感谢你上次帮我处理了那件事……呵呵,这一千块钱你收下,虽然有点少,就当是你给我一个折扣啦。”她不想因为自己而给莫小蕊的舅舅造成麻烦,虽然穆钊嘴上说不会为难厨师,但方惋还是认为既然是莫小蕊舅舅做的菜,她不吃的话,穆钊撤下去倒掉,就是对厨师的不尊重,做菜的人肯定会很难过的。

    穆钊看着自己面前的钞票,再抬头看看方惋,他的脸色先是有点沉,但随即又哑然失笑,居然没有推辞,愣是把钱收下了……他早就知道那位姓邓的厨师是方惋的朋友莫小蕊的舅舅,他就是故意那么说的,现在,效果达到了。

    穆钊削瘦的面容上有着明显的赞赏之色,如长辈一般慈爱地说:“每次见到你,都能让我感到意外的惊喜,真不知道你的父母是怎样把你教导得这么好,这么特别。只不过,如果你不跟我计算得这么清楚,我会更高兴。”穆钊当然是指的方惋硬要塞钱给他的事。

    方惋闻言,晶亮的眸子一暗,娇俏的脸蛋上泛起一抹失落,淡淡地说:“我母亲她……已经……”

    穆钊那只抓着餐巾的手骤然握紧,眼底的痛色一闪即逝:“方惋,不好意思,我不该提到你的母亲。不过,其实我想说的是,很早以前,我也认识你母亲,她是一个善良的好女人,如果她看到现在的你,她一定会为很欣慰的。”

    方惋不由得错愕:“你认识我妈妈?”

    “是的……不过,只见过几次而已。”穆钊又加了这么一句,但是他在说这个话的时候却是垂着眼帘,让人看不清他眼底隐藏的悲恸。

    原来穆钊以前见过她的母亲……他这么说,无形中就增加了与方惋之间的距离,也使得方惋没那么拘束了。

    “我们开动吧,菜都要凉了。”

    “嗯……开动。”方惋心想啊,她反正都花了钱,不算白吃了,那么,何必再客气,不吃就是对不起自己那一千块钱了。

    方惋一旦想通了敞开肚子吃,那就不会再有所顾忌,因为现在这一桌子菜是她付过钱的,心理上轻松了,吃起来也很爽。说实话,莫小蕊的舅舅厨艺真棒,方惋一边吃一边点头,脸上还洋溢着满足的笑容,这么丰盛而又美味的食物,吃进肚子里就是一种享受,整个人的心情都会跟着变好。

    穆钊吃得很少,他跟方惋刚好相反。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斯斯文文的,优雅得体,不愧是身具艺术家气息的成功商人,处处地方显示出他的绅士风度,时不时地为方惋服务。帮她递纸巾,拿酱料,倒水……说他像个慈祥的长辈吧,可他看方惋的眼神分明不是一个长辈会有的,那种异常的灼热,隐隐透着痴迷,仿佛在透过她去看另外一个人,去追寻他远去的回忆……

    方惋虽然吃得很爽,但她的注意力没有离开过章卉那一桌,她当然不会忘记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吃,只是次要的,关键还是要放在正事上。

    就在方惋心里不断地琢磨猜测章卉约谁一起吃饭的时候,她见到了一个让她极为纳闷的身影……居然是周佳薇。

    方惋的满腔热情顿时就熄灭了,搞了半天她是白忙活?章卉约的是自己的女儿,这还有什么线索可查。周佳薇跟章卉有说有笑的,看得出来这是一对关系和睦的母女俩,可真是如此吗?如果真和睦,周佳薇就不会找私家侦探查自己老妈了。可见周佳薇也是十分擅长于伪装的。瞧这母慈女孝的一幕,谁会想到母女之间有那么大的间隙。

    方惋有些憋气,狠狠地咬着嘴里刚塞进去的鲍鱼,越想越是感觉不舒服,拿出手机就给周佳薇发了个短信过去……

    “喂,你不是在耍我吧?”

    周佳薇收到这条短信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方惋为何这么说呢?周佳薇下意识地往四周看看,果然看见了方惋……周佳薇明白方惋的意思了,随即也发了一条短信过来:“你还真以为钱那么好赚吗?如果你能轻易看出什么,我还用得着找你?我吃完饭要跟我妈妈一起去打牌,之后她就结束今天的行程,没你什么事了,你走吧。”

    周佳薇发完短信立刻删掉了,然后又继续若无其事地跟章卉聊天。

    方惋拿起杯子咕咚咕咚灌了几口水,吃得差不多了,肚子很撑。加上她的工作今天也算告一段落,那么,该收工回家咯。

    这一次见到穆钊,与他一起吃了饭,方惋还听他说起以前他跟她的母亲是熟人,这就让方惋和穆钊之间亲近了一些。再加上穆钊这个人确实有他独特的人格魅力,方惋也觉得他没那么讨厌了,就当他是一个普通的长辈吧。

    方惋走的时候,穆钊送她到了门口,亲切随和地跟她道别,目送着方惋离去的背影,穆钊脸上的笑意渐渐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沉复杂的神色。心里涌动着难以释怀的情绪……秦桦啊秦桦,你的女儿没有你在身边也能成长得很好,我真是羡慕方奇山,为什么他总是能比我有福气呢?

    方惋的车子刚启动就从倒车镜里看见了周佳薇和章卉母女,她们也吃完出来了。巧的是,她二人的车走的路线是跟方惋一个方向。13acV。

    方惋对此不甚在意,就如周佳薇所说,她要跟章卉一起去打牌,这就排除了章卉晚上去约会的可能了。方惋不禁有点挫败……先前还觉得章卉像是要跟情人约会,现在看来,她估计错误了。难道是自己的脑筋退化了不好使了吗?嗯,得回去再仔细研究研究章卉的资料,看看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于个满子自。方惋的车子在前头,周佳薇和章卉同乘一辆车,在后头,但很快就将方惋的车子超了。当经过一间休闲俱乐部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方惋也正好开着车从后边路过。本来是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但是方惋的视线里蓦地出现了两个熟悉的人……

    停在俱乐部门口的一辆车里走下来一男一女,正跟周佳薇母女打招呼……方惋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那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文焱的妹妹文萱和她丈夫赵鹏宇。

    方惋心里一紧,不由自主地将车停靠在路边,然后将黑边镜框戴上,把围巾往脖子上一抹,小心翼翼地跟随在周佳薇一行人身后。

    方惋也说不清楚自己怎么就会跟来的,只是凭着一股莫名的直觉就来了。她的敏感,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方面是,她灵敏的感觉能够帮助她在调查线索时少走些弯路,但坏的方面是……她这次接到的生意实在是她的劫。只是现在,没有谁意识到这一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