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41章 卷四:情人是妹夫?
    文萱原来是章卉的牌友之一,她是文家的女儿,外公是新联公司的董事长,丈夫也有自己的公司,前段时间才从北京搬回来,生意上的重心将会转移到本市。她也算是阔太太,能认识章卉并不奇怪。

    这一间俱乐部里不只是有棋牌室,还有桌球室以及其他的休闲娱乐项目。在棋牌室和桌球室交界的那一片区域是休息区,有电脑可以上网,坐在窗边还能欣赏夜景。

    周佳薇一行人走进了某一间棋牌室,等待在里边的还有另外两位中年女人。文萱和她丈夫赵鹏宇看来是经常一起的,刚一坐下来就有人在调侃说文萱是不是这次也会让她老公先过几把牌瘾。

    文萱挽着赵鹏宇的手,两夫妻挺亲热的,她会让赵鹏宇先打一会儿,然后她一坐下去就会打到最后。赵鹏宇扮演的角色就是专门来为老婆的赌资掏钱的。其他两位太太的老公有时也来,但不会待太久,他们就是敷衍一下老婆之后就会溜,不会像赵鹏宇这样时常会陪伴着文萱直到牌局结束。13acV。

    “文萱,你们小两口就别只顾着秀恩爱啦,真是想我们都嫉妒死啊!”其中一位太太坐在桌子边上拍拍麻将,意思是让大家快过来开局了。

    文萱胖乎乎的脸蛋上露出奖赏似的笑容:“老公,你先去吧。”

    “嗯……好。”赵鹏宇老实巴交的,老婆怎么说就怎么做。

    周佳薇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对这一切充耳未闻,她不喜欢牌局,但是没办法,母亲有时会拖着她一起来。原因很简单,章卉这个人十分钟爱打牌,她不缺钱,但她却介意输赢,手气不好的时候她会郁闷,会让旁边的人帮她打几把换一换手气,周佳薇就是充当这样的角色。

    四个人往桌子四个方位一坐,牌局这就开始了。

    守在外边休息区里的方惋找了个有利地形坐下来,目光一直都留意着棋牌室的方向。闲着也是闲着,这儿还能上网,多坐一会儿也没关系。

    方惋看这里环境还不错,挺清静的,窗外的夜色正好,如果这时候还能来上一杯热腾腾的咖啡,那真是十分惬意的。不过这大晚上的,方惋不喝咖啡,点了一杯热奶茶。

    萱来之她识。方惋的脑筋已经习惯了去思考,即使是这么闲暇地坐着,她也会自然而然地在脑海里浮现诸多问题。一遍一遍地过滤着关于章卉的资料,一遍一遍地回想着章卉的一举一动到底还有哪些不对劲的地方。

    与此同时,章卉那一间棋牌室里正热火朝天,有人连着两盘都胡了大满贯,开心地大笑开心地收钱,章卉脸色不好看,正好这时她接到一个电话。

    “李总……下一季的销售计划……那个广告的代言人已经确定了。嗯……是的……请等一下。”章卉站起身来对周佳薇说:“过来替我打一会儿,我接个客户的电话。”这话不只是对周佳薇说,也是对牌桌上的人说。

    “呵呵……章董又请杀手锏来了。”文萱胖胖的肉脸上保持着笑容,眼底却是闪过一丝不屑……章卉就是爱玩这套,连输几把就要换人来打。

    章卉装作没听到文萱说话,一边往外走一边还在讲电话。

    文萱坐在赵鹏宇身边早就心痒痒了,桌子上的战局那么激烈,赵鹏宇输了不少,她更加跃跃欲试了,还安慰赵鹏宇说,等她上去就会把输掉的钱都赢回来。

    赵鹏宇确实是个典型的“妻管严”,哪能听不出文萱的意思呢,很识趣地站起来说:“老婆,你打吧,我出去抽只烟。”

    “好好好,让我来,你休息休息……”文萱笑得灿烂,兴奋地坐下来,心思都放在麻将上了,哪里还管赵鹏宇抽烟不抽烟。

    ======================================

    外间休息区里。电话响起的时候,方惋看见来电显示,心里一喜,不自觉地就扬起了嘴角,接起来,听见文焱熟悉的声音传来,她的情绪一下子就转到他身上去了。

    “老公,你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我看见你留的纸条,我把冰箱里的剩菜都吃了。”

    “那你……你现在要不要过来跟我一起喝点东西,坐一坐?”方惋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轻快,她是觉得在这样环境幽雅的地方,如果能有文焱在身边就好了,两个人喝着热奶茶谈谈心聊聊天,欣赏夜景,多浪漫啊……

    电话那端,文焱沉默了数秒之后才低声说:“我来不了,现在我要去跟同事交/班了。一会儿你自己回家的时候小心开车,注意安全。”

    “交/班?去哪里交/班啊?”方惋下意识地问出口,随即立刻反应过来自己不该这么问的:“呵呵……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问的,你当我没说啊。快去工作吧,我坐一会儿就回去。”

    文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他知道方惋现在一定是很失落的表情,但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他的工作也是他的任务,注定了他会比一般的警察要忙得多,许多事都需要他亲自去办。他已经连续几天监视曾燕,今天是他原定计划里的最后一晚,过了今晚他就撤回这种24小时式的紧密监视,对于方惋刚才的邀约,他只能抱歉了。

    “惋惋,明天我会陪你一整天。”文焱轻声地说着。

    方惋能感受到他话里的歉意,她的心也不由得一软:“你是怕我会生气吗?所以才这么说?”

    文焱沉默,等于是默认。

    方惋忍不住噗嗤一笑:“你这块硬石头也会怕我生气啊……别以为我不记得了,明天是要陪外公吃饭嘛,你当然要陪着我了。”

    听见她笑,文焱知道她没事,不会生气,他也就安心了,但随即又想起一件事……

    “惋惋……你这两天有没有去紫金华庭?”

    “呃?紫金华庭……没去,怎么了?”方惋不解,为何文焱突然冒出这个一句话。

    “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文焱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林云芝的事。林云芝坠河,这件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他现在告诉方惋,对方惋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方惋跟文焱通过电话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消失过,老在想,这男人现在时常也会主动打电话给她,会在乎她生不生气。被人重视的感觉真好,尤其是,当对方是自己钟意之人。明天,他说会陪她一整天,太难得了,她一定要好好地享受这一天,首先得让自己精力充沛吧,那么现在就应该回家去睡个美容觉,不能熬太晚,否则明早起来有黑眼圈就不妙了。

    嗯,就这么办!方惋决定不在这里瞎耗了,文焱不来和她一起,她一个人在这儿也没什么意思,好无聊。

    就在方惋刚刚喝完最后一口奶茶准备走人的时候,蓦地,她看见从棋牌室的方向走出来一个人……是章卉。

    方惋立刻来了精神,条件反射地跟了上去。见章卉走进了电梯,而电梯则是往上行的,停在了十八楼。

    方惋没有跟上去,因为这只有一部电梯。

    十八楼?方惋不由得纳闷儿了,这里是十二楼,大楼的最高层就是十八楼,再上去就是天台了。方惋立刻返回收银台,询问了上边几层楼是什么地方,得到的答案是……上边几层是办公楼。

    办公楼,不是酒店,况且现在这时段,办公楼也早该全关了。章卉不可能在上边跟人约会的。

    方惋的心情有点烦闷了,看来今天她真的白忙活一天,还是回去洗洗睡吧!

    方惋抬手按了电梯,看着电梯慢慢地下到这一层,方惋正准备进去,眼角的余光旁边过道出来一个男人往这边走来……

    那男人目不斜视,一直盯着电梯,像是十分焦急。方惋无意中瞥了他一眼,然后又正视着前方。但是,就在方惋怔忡了两秒之后,她忽然转身走向了过道的窗户,急忙将自己的围巾往脖子上一搭,摸出手机装作在接电话的样子,实际上还回头偷瞄着……那个男人进电梯去了,显然他没留意方惋的举动。

    当电梯门一合上,方惋忙不迭地又冲回来,惊悚地望着上边那红字的数字……13楼,14楼,15楼……电梯还在往上!方惋的心都揪紧了,呼吸变得急促,死死盯着红色的数字直到……电梯停在了十八楼!

    方惋感觉自己脑子有点懵,只是巧合吧?方惋急忙又按下了电梯,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当什么都没看到就最好了……方惋走进了电梯,到了一楼她都还在发呆……

    方惋神情怪异地走出大门,上了自己的车,直奔家里而去。一路上方惋都在告诫自己,千万不要胡思乱想,一切荒诞的念头都要打住打住!想法是不错,但是她脑子里无论如何都无法挥去的是那个乘着电梯去十八楼的男人,那张脸……不是别人,正是文焱的妹夫,赵鹏宇.

    不……不可能的,文萱和赵鹏宇不久前才有了孩子,夫妻恩爱着呢,再说了,赵鹏宇才不过三十岁而已,章卉都已经是快奔五十的人了,怎么可能会有歼情?方惋不断在心里重复这些,她不敢往下想……查查查,到头来查到自家人身上?不……绝不要这样!(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