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39章 卷四:口水流了一地!
    由于最近连续几场夜雨,使得气温明显地下降了不少,人们的穿着比较混乱,有的不惧冷空气,只穿一件长袖,而有的人已经裹上了厚厚的毛衣。这种天气其实对于方惋这一行来说,是具有一定优势的。出去办事的时候可以将衣领竖起来再围一条围巾,这样就能将脸挡住一半了,再戴上一只黑色粗边眼镜框,把头发垂下……如此一来,就算是方惋的熟人见了她也不一定能很快认出来。

    方惋已经从周佳薇那里得到了一些关于她母亲的资料,现在方惋要做的事就是跟踪对方,看看她都接触些什么人,做了什么事……

    周佳薇的母亲,章卉,继承了亡夫生前的一切,目前她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平时除了打理公司就是去参加一些富人圈子里的聚会、派对以及牌局。章卉很爱打牌,她的牌友当热也都是上流社会里的人士。其中以阔太太们居多,也有少数几个是男人。

    方惋从早上就开始在周佳薇的家门口盯着,看着章卉的车从别墅出来,方惋一路尾随她到了公司,中午吃饭的时候又看见章卉跟秘书一起去了餐厅,到了下午,章卉去了一间美容院,方惋也跟着进去,为了查到线索,她只能忍痛在这种高级美容会所里做一次护肤保养了……

    跟了一天,从章卉的行迹来看,完全看不出她对身边出现的男人有何异常举动。不管是年轻的也好,年老的也好,章卉几乎都是不变的态度,方惋没有发现章卉对谁表现出花痴状,更没有异常的肢体接触。方惋了解到,章卉在公司里,员工们私底下都叫她冰山。因为她很少笑,总是一副冷冰冰的面瘫脸,对人严苛,对工作要求极高。章卉在人们眼中不但是个女强人,她也是一个很洁身自好的女人,用老一辈的话来说就是,她很守妇道。丈夫死了好几年,她都是一个人熬过来的,没有再婚。以她的条件来说,她要再婚很容易,也有不少人介绍对象,甚至还有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想要来讨好她,但是她都没有接受过。用古代的标准来说,像章卉这种女人简直就该为她立个“贞节牌坊”来供人景仰膜拜。方惋暗暗觉得,周佳薇说的话真的可靠吗?该不会是搞错了什么吧?章卉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偷偷养小白脸的女人啊。

    这么一个口碑好,生活检点,冷静精明的女强人,这种女人真的会因为外人而去改遗嘱吗?会把原本该属于自己女儿所用的财产平白无故地分给别人一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说她是脑子进水吧,她一个女人能够在丈夫死后,把公司经营得比以前还要好,这就说明她是有相当能力和理智的人,想要蛊惑她,怕不是容易的事。方惋到是有点好奇了,能把章卉迷惑到去修改遗嘱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方惋跟着章卉进了美容院,虽然这里消费高,但是为了查线索,她也只好忍了。于续气实几。

    章卉是这里的高级VIP,享受的是特殊待遇,她在一个单独的小房间里做美容,而方惋只能在大厅里。

    方惋哪里心思做面膜,注意力都盯着不远处那道小门,看看有没有什么异状发生。方惋的脑子里不时冒出些稀奇古怪的想法……章卉甘愿守寡,丈夫死了也不另找男人,会不会是因为她喜欢女人?

    由于以前遇到过沈坤那种事,方惋现在的“思路”变得更宽了,还能想到这一层上去。

    方惋躺在美容床上,感到十分不耐,她以前没有做过护肤保养,现在让她躺在这儿一动不动的任由美容师摆布,往她脸上涂着那种黏黏糊糊的东东,一会儿就开始觉得脸部在紧绷,面膜开始变干。方惋估计,当自己做完面膜的时候差不多章卉也该出来了吧?

    想法是不错,但是方惋没料到的是,她脸上的面膜还没全部干呢,章卉已经从里边出来了,并且章卉还重新化过妆,整个人看起来起码年轻了十岁。

    方惋一惊,猛地从美容床上坐起来,顾不得脸上的面膜了,伸手就扒下来。

    “小姐……小姐您这是怎么了?”美容师惊愕地看着方惋。

    方惋一边用纸巾擦着脸一边问:“刚刚那位太太经常来你们这里化妆吗?”

    “嗯?”美容师不解地看着方惋,显然是觉得方惋太奇怪了。

    “呵呵……我是觉得她的妆挺好看的,你们这里的技术真不错。”方惋连忙补充两句,见美容师的脸色也缓和多了。

    “那位太太是我们这里的高级VIP,经常来化妆……我也为她化过……她的皮肤不好打理,但是每次还要求很高,让我们把她化得越年轻越好……”

    “这样啊……呵呵……不好意思,我临时有点急事,这面膜就不错了,钱我照付。”方惋急忙去收银台结帐……直觉告诉她,章卉是要去见什么!

    章卉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就是化好妆的,只不过很淡,却也称得上是大方得体。可是她从美容院出来的就不一样的,化的妆显然是年轻女子才会选择的粉红色系风格。粉红的眼影,腮红,唇色是流行的糖果色,拉长加宽的眼线掩饰了她的鱼尾纹,并且还贴上了假睫毛……这跟她之前那种端庄成熟的风格有着明显的区别,就像是一个恋爱中的女人,一个要去跟情人约会的女人……

    方惋小心翼翼地开着她的迷你Q/Q,保持着一定的车距,跟在章卉后边。章卉这次是进了一间餐厅……方惋看看时间,六点了。

    难道说,章卉就是来餐厅跟人约会,所以才特意打扮一番的?方惋这么想着,脚步已经迈出去,跟进了餐厅……

    这里不是别处,正是世纪星酒店的餐厅。五星级酒店啊,这里好贵的!方惋肉痛,但她还必须得进去坐着,不然怎么能知道章卉是来见谁?15cQ6。

    方惋选了个不打眼的角落坐下来,围巾遮住半边脸,偷瞄着章卉的方向。服务生走过来,见方惋一个在这里鬼鬼祟祟的,虽然感到有点怪,但还是很有礼貌地询问方惋需要点什么餐。

    方惋假装翻看着菜谱,心想啊,这儿是高消费,她才不要点贵的东西,看看什么便宜一点就要什么。

    “麻烦你,先给我一杯白开水。”方惋在说出这个话的时候明显看到服务生的脸色有一点僵。

    “另外我还要一碗……馄饨面。”方惋指着菜谱上“特色小吃”那一栏。

    服务生再次露出礼貌的笑容:“这位女士,请问您还有其他需要吗?”16017334

    “没有了。”

    “。。。。。。”

    服务生在转过身的时候实在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女的有毛病吧,来这占个位子就为吃一晚馄饨面?那么寒酸就别来这种地方啊!

    方惋才不管别人什么眼光,她就是只要一碗馄饨面。要不是因为她确实是饿了,她不会在这里点东西吃,在这里吃一碗馄饨面的钱,在外边能吃好几碗呢!

    方惋留意着章卉的举动,浑然不知其实她自己的一举一动落入了别人眼中……

    方才来点餐的服务生被人拦下,特意询问了方惋点的什么菜。在得知她只是点了一碗馄饨面的时候,这个人,莫名地露出了笑容。看起来方惋是一个人来的,很好……看来,这是从天而降的机会。

    “董事长,邓厨师已经做好了您今晚的晚餐,您看是不是现在就去试菜?”助理恭敬地在询问穆钊。

    穆钊微微一抬手,示意那位服务生下去,然后对助理说:“你去告诉邓厨师,我现在就用餐,让他把菜送到……那一桌……”穆钊的手指向了方惋所在的位置。

    助理不由得一惊,董事长居然要在这里跟方惋用餐?这……如果被记者拍到,又会有新闻话题了。

    “董事长,其实……您何不将方小姐请到贵宾间里?”助理小心地瞄着穆钊的脸色。

    “不必,方惋她不会喜欢那样的特殊款待,我今晚就在这里用餐。”穆钊依旧是那一副云淡风轻的口吻,只是他眼里的那种异样的欣喜和期待,却是让熟悉他的人暗暗心惊。那个方惋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董事长另眼相看?助理不明白,他也不需要明白,他只需要照做。

    方惋一边留意着章卉,一边摸着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心想啊,一碗馄饨面,怎么还不来呢?正当方惋饿得发慌,忽见有好几个服务生往这边走来……

    一道一道精美的菜肴放到方惋面前,就像是艺术品似的好看,让人见了忍不住会口水直流,方惋也不例外,狠狠地吞着唾沫,忍住肚子里的馋虫,很是不解地问:“你们……搞错了吧?我只是点了一碗馄饨面而已。你们快点拿走……拿走!”方惋苦着脸,心里哀嚎,干嘛送错了地方呢,害她口水都流了一地!

    服务生全都只是礼貌地笑笑就走了,然后方惋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穆钊不等方惋说话就坐下来,优雅地将杯子里的餐巾铺开来,神情怡然地微笑着说:“方惋,相请不如偶遇,你既然来到我的世纪星酒店,就顺便跟我一起试试餐厅的新菜式。”(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