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42章 卷四:付金水落网!
    今天是警方对曾燕24小时监控的最后一天了,轮到文焱和朝霞两个人蹲守。

    警方要决定对某人进行24小时监控并不是一件轻易而居的事,首先需要的是足够的警力。刑警队一共只有9个人,他们也不是只办付金水一件案子,所以即使把9个人全都调动起来,也还是不可能持续多天对曾燕进行24小时监控。人手问题十分棘手,并且身为刑警队长,他的决策是监控曾燕,几天都没收到效果,用领导的话说,这就是在浪费警力。

    经过这几天的监视,警员们表面上虽然不说什么,但其实心里都不禁在埋怨文焱做错了决策,他们是越来越没信心了,甚至在想,付金水也许已经溜走了。

    付金水没有去找曾燕,这有些出人意料。他回本市之后就只在农村出现过一次,那次文焱带着属下去没抓到人。付金水就像遁地了一样,没人知道他的踪迹。文焱也明白,虽然目前还没察觉局子里谁才是可疑的内鬼,但很可能他们的一切举动早就被付金水知道了,所以他们才会徒劳无功。明知道内鬼就在身边,却又不能让对方现形,还要照常办案,谁该干什么,文焱只能酌情分配,不能因为其中某个人可能是内鬼而不要警员参与行动。孤胆英雄那是电视剧,其实真正要办成事是需要团队合作精神的,文焱很明白这一点。所以在分配工作和排班的时候也都尽量地公平。

    今晚是文焱和朝霞在曾燕家附近蹲守,而看守所里负责看守癞子的人是黄建州和小欧。原本看守所里是有专人看守的,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文焱还安排了人每天晚上轮流去看守。

    警局一边是防着付金水去找癞子报复杀人,一方面文焱还在监视曾燕,这么双管齐下,付金水想要达到目的走人,似乎是不可能的了……然,世事无绝对。不到最后关头,谁都不敢掉以轻心。

    看守里,关押癞子的小黑屋外,两个警员正在斗地主,这夜深人静的,干熬也太无聊了,他们总得找点什么来打发时间。

    “哈哈,一对王炸!给钱给钱!”黄建州兴奋地拍拍手,另外一位输了的人很不服气地在掏腰包。

    “真邪门儿,连输好几把了……”小欧在唠叨,很不情愿地拿出一张十块的钞票。

    “哎呀,小欧,你怎么像个娘们儿一样输了还唧唧歪歪的,来来来,继续继续。”黄建州又开始洗牌了。

    小欧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这一晚上我就没赢过几把,谁会爽啊,钱都输了还不准我发发牢骚啊。”

    天警监的办。黄建州也不生气,讪笑着一边发牌一边说:“不要这么快泄气,再玩几把。”

    小欧将牌拿在手里一瞄……呵,一对王炸!还有四个老K。小欧顿时来了精神,转忧为喜,心想啊,这一把怎么都该赢了吧。

    就在小欧喜形于色的时候,忽地,头顶上的灯光闪了闪,紧接着四周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

    “靠,关键的时候停电吗!”小欧愠怒地低吼。

    “可能又跳闸了,我出去看看。”黄建州用手机电筒照明,抹黑往门外走去。羁留室外边就只剩下小欧一个。

    “喂,黄建州,你那快点儿!”小欧的声音里带着焦急,他到不是急着斗地主,而是这羁留室里关押着癞子,那可是雷庆华被谋杀一案的嫌疑犯,千万出不得任何闪失。

    羁留室外边也响起了人声,小欧听得出来是同事的声音,想必也是过来检查是否跳闸的。

    门口隐约的光亮中走来一个身影,黑漆麻糊地看不清楚对方的脸,小欧下意识地以为是黄建州回来了。

    “怎么搞的,还没来电,不是跳闸的问题吗?”小欧这么问,却不见来人回答。

    “喂,建州,怎么不说话啊你……”小欧后边的话还没说出来,他心里已经升起了异常的警觉——这人不是黄建州!

    “砰砰砰——!”连续三声闷响,是消音手枪!小欧惊悚了,癞子被枪杀了吗?几乎就在这同一时刻,小欧掏出了枪对着那黑影。

    “不许动!”小欧的一颗心狂跳不止,大惊之下,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掏枪了,直觉告诉他,这个黑影很可能就是付金水!13acV。

    黑影对于小欧的警告完全不搭理,冷笑一声,“砰——!”小欧的胳膊中枪,痛得他几乎当场昏厥。

    “呵呵……警察,不过如此。”说话的人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小欧强忍着钻心的痛,奋力追出去,但是他中枪的伤口实在太痛了,并且正好伤到血管,黑暗中,地上潮湿的一团就是他流的鲜血……

    “付金水来了!抓住他!”小欧用尽所有的力气在呐喊,他不知道这么做有没有用,但是当下,除此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只是这样喊几声都已经气若游丝……

    外边有人听到小欧的喊声,全都慌了,手里的电筒到处晃悠,即是在寻找这慌乱中的人哪一个才是付金水,却也是在害怕自己会被付金水那个凶徒伤到……不是每个警察都有配枪的,看守所里这值夜班的人也不是个个有枪,遇到这种情况,身上没带枪的人当然会慌张了。

    闯入看守所的那个黑影就像是丝毫不受停电的影响,他能看得清清楚楚,能在朝着癞子开枪之后还对小欧开枪打中他的胳膊,不得不说,这实在太神奇了。

    其实很简单,他只需要在拉闸之后立刻戴上一副夜视镜,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这个人对于看守所相当熟悉,从断电到小欧发现他,只不过是两分钟的时间而已,可见来人是做足了功夫的。

    看守所里乱套了,拿手机拿电筒拿出一切可以照明的东西来,照的却都是自己认识的同事的脸……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全都晃神了,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撞。

    这些事情都只是发生在极短的时间里,当有人将电闸拉上去之后,混乱黑暗的空间一下子恢复了照明……

    好像电影里的慢镜头,好几个人都奔向看守所的大门……因为他们看见有一个人正在往大门跑出去!

    那人奔跑的身影很快,眼看着就要逃走了,却在这时候听到一声枪响——“砰——!”

    画面就定格在这一刻……奔跑的身影倒下,随之大家都看到了站在那个身影前边不远处的地方,有个人正用枪指着,那枪口还在冒着丝丝白烟。

    中弹的男人在合上眼睛之前,心有不甘地望着渐渐走进的人影,眼眸里充满了震惊和自嘲……“你……你……想不到我还是栽了……好一招声东击西……”

    没错,这个在最关键时刻开枪的人就是文焱早就安排好的,只不过这个人前段时间刚从医院出来,原先被调去文职,前几天才又被文焱调回来刑警队的,就连队里的其他几个警员都不知道这件事。这个人也是文焱暗藏的杀手锏——警队的神枪手,老周。

    因为老周打中付金水,这一次,付金水是插翅难飞了!

    呼啦一片围过来好些人,看守所的人和黄建州都跑过来了。

    老周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那蓄着络腮胡子的男人,冷冽如刀的眼神,一字一顿地说:“付金水,文队长说你会来,你还真来了。这一次,你再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幸运!”

    付金水锁骨中弹,血流不止,气若游丝,在听到老周这么说了之后,他更是一股血气翻腾,胸口一甜,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叫救护车。”老周这话是对黄建州说的。

    黄建州惊魂未定,拿着电话的手还在发抖,急忙拨通了120……

    老周的目光扫了一眼面前的人,眉头一皱:“怎么不见小欧?你们全都出来做什么,快回到自己岗位上去!”严厉的呵斥声,将这一群大男人吓了一跳。老周,警队里的神枪手,资历深,老刑警了,看守所的这群男人在他面前只是晚辈。

    就这样,被警方通缉了两年的付金水,终于在警方手中落网,当时那种千钧一发惊心动魄的刺激,深深地印在了当场的每个人心里。能在晚上,光线不充足并且是突发的情况下开出那如同神来之笔的一枪,老周的枪法真不是吹嘘的。

    付金水这么容易就落网了吗?其实一点都不容易。从文焱开始监视曾燕的时候起,他就已经在布这个局了。癞子才是谋杀雷庆华的人,文焱猜测付金水潜回来的目的就是为给雷庆华报仇,文焱怎么可能放着癞子那么一个鱼饵不用而把精力花在监视曾燕这事上呢?他不过是做做样子的,让付金水以为看守所那边疏于防范,以为文焱的注意力都放在曾燕,付金水就偏偏不去曾燕那里,直接来看守所杀癞子。而被关押在那个房间里的人,癞子,事先文焱早就让癞子穿上了防弹背心,即使癞子刚才被付金水打了三枪也不会死。

    整个计划大都是在文焱的预料中进行的,事情都在文焱掌控之中,只除了小欧受伤一事。亏得文焱够小心谨慎,除了他自己,只有老周才知道他是这么策划的。

    付金水受伤,送去医院了。文焱在接到老周的电话时,心头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今天这一仗赢得太漂亮了!在警局里有内鬼的情况下还能抓住付金水,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而文焱,他做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