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43章 卷四:戳中死穴!
    这一晚,文焱又不能回家了,他除了要在医院守着付金水,还需要安排好人手负责轮流看着付金水。如果人可以不睡觉,文焱真恨不得自己能24小时都守着付金水直到将这个人送上法庭。目前刑警队里能让文焱放心的人只有老周。因为在毛大志担任队长的时候,老周没有参与那一次押送付金水的行动,当时他是在另外的任务中受伤,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后来康复之后文焱便跟郭局提出让老周调去文职。

    一文了除前。文焱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他知道老周是警队里的神枪手,老周的嫌疑也是最小的一个,调去文职是幌子,目的是要将老周做为他的一招杀手锏,在关键的时刻派上用场。这个打算,连老周自己都不知道,直到他前几天接到文焱派给的任务,他才明白原来自己并没有被现任的刑警队长看成老废物。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老周年轻的时候在毛大志的爷爷手下当过兵。文焱因此又对老周多了几分信任,现在看守付金水的任务将会由文焱和老周为重心。

    局里对于文焱的这次行动相当满意,之前的那些批评和骂声也转变为对文焱的肯定和赞美了。对于这些,文焱真没半点兴趣,他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不管别人怎样质疑和猜测甚至是贬低他,他都不会动摇。宠辱不惊,准确地把握好自己的定位,不会因为领导说了几句好听的话而轻飘飘的。他自己明白,接下来才是最艰难的时刻……要保住付金水,要审问,关押,一直到将付金水送上法庭,宣判,送进监狱,这个过程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毛大志出事就是在他将付金水送往法庭的途中。

    付金水的中弹那一枪没有打中要害,医生为他处理好伤口之后,文焱将人带回警局。刑警队里戒备森严,全都因为付金水的落网而变得异常紧张。

    ========================================

    深夜,审讯室。

    眼前这个男人脸上有着浅浅的络腮胡子,跟文焱见过的资料上的付金水有那么一点不一样。但是五官轮廓却是能辨认的。付金水之所以要蓄胡子,也是为了掩人耳目,可是显然他这胡子蓄的时间不长,如果等胡子长一些,那才是真的不容易认出来。

    相由心生,付金水长得就是一副凶相,大脸像柿饼,扁扁的鼻子,高高的颧骨,嘴巴又厚又大,左边眉毛上还有一道明显的刀疤。他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凶徒,不只是涉及到走私贩毒等,他的双手也是沾满血腥的。这样的人落入警方手里,那简直是大快人心,大多数人都是高兴的,只除了某些会因为付金水落网而担心自己暴露的人。

    文焱就坐在距离付金水只有几米远的地方,看着这个被警方通缉了两年的人,如今戴着手铐在他面前,文焱心里诸多复杂的情绪……他难免心中兴奋,但也会感到头疼。抓到付金水,真的就能挖出关于犯罪集团的一切核心秘密吗?能从付金水那里得到有用的消息吗?文焱不能确定。

    付金水那双眼睛里露出的目光有种嗜血的冷,他知道自己面前的人是谁,更知道就是因为这个人的计划而让他没能顺利地逃脱。

    虽然付金水这一次是被当场抓获,可他仍然不打算开口,从进来开始,一句话都没说过,伤口的痛,他也不会出声。

    局里对这件案子十分重视,除了文焱,现在跟他一起审问付金水的人还有副局长赵礼仁。

    赵礼仁可没文焱那么有耐性,迫不及待地问了付金水一连串的问题,结果都只换来付金水的嘲笑,一句话实在话都没有。

    如何让人招供,如何撬开对方的嘴,这是警察最为头痛的问题了。副局长也是因为太心急而没顾得上一定的策略,这么按照寻常的审问方式,付金水当然不可能开口的。

    付金水那张凶神恶煞的脸上尽是嘲弄,他是在藐视警方,不把警察放在眼里,他好像就是那么肯定自己最后会没事的,就像上次那样,他还没上法庭就被人救走。

    付金水表面上看是个莽夫,但文焱不那么认为。一个能在警方的通缉下逃窜两年都不被抓住的人,如果这次不是因为雷庆华被害,付金水要为雷庆华报仇,只怕他还不会现身,还会继续潜逃……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呢。

    文焱对于副局长的审讯方式只能暗暗摇头,但人家毕竟是领导,他在审问付金水,文焱暂时就在一旁听着。

    这都过去两个小时了,赵副局长就没一点进展,面子上也挂不住啊。烦恼地挠挠头发……实际上也没多少头发了,头顶那一片快掉光了。

    “唉,有点头疼,我吃药……文焱,你来。”副局长终于肯休息一下了,从衣服口袋里摸出随身携带的药,喝口水,静观战况。

    是的,这就是等于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是心理战,是警方与罪犯之间的心理较量。

    文焱是出了名的臭石头,但今天他可没有拿出臭石头的脾气,一反常态,居然拿了一根烟走到付金水面前。

    文焱将烟凑到付金水的嘴边,主动为他点上,俊脸噙着笑容,和颜悦色地说:“来上一根吧,长夜漫漫,免得你早早地打瞌睡了。”

    付金水嘴里叼着烟,看向文焱的眼神却是格外凶狠,他心里其实在说:你TM的是想折磨老子一晚上都不准老子睡觉!

    没错,文焱今晚就是跟付金水耗上了。等着跟付金水正面交锋的一天,他等得太久,几个月的时间对他来说比几年还要漫长。

    文焱对付金水的目光恍若未见,他自己也点上一支烟,像老朋友一样的口吻对付金水说:“咱们可算是神交已久,今天终于见面了,说说你的感觉。”

    文焱果然是有他自己的一套,不会像一般刑警审讯的时候那么办事,而是先从与案件无关的话题说起,像熟人在聊天一样。实际上,他的笑容比刀子还可怕。

    付金水戴着手铐坐在一张特制的椅子上,狠狠地吸了几口烟,就跟老烟鬼在过烟瘾似的,然后才用手夹着烟,瞄了文焱一眼,冷笑一声:“呵呵,感觉?你们就别白费心机了,有本事就直接把我送上法庭宣判,我敢回来就没想过活着离开!”

    副局长和文焱不禁同时对望了一眼……付金水总算是开口了,哪怕不是招供,但好歹是打破了僵局。

    付金水一脸不屑地看着文焱,他觉得自己能猜出文焱接下来要说什么,无非就是警察最爱说的那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警方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将你送进监狱,只要你好好合作就能获取减刑”等等之类的言语,付金水几乎都会背了。对他来说,这些全都是废话,文焱无非就是再重复一次废话罢了。

    付金水满以为自己很了解警察的办案方式,但他不知道的是,文焱根本就不是普通的警察,他是特种部队中校,他来当警察也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没人摸得清他的套路。

    文焱脸上笑意未减,吞吐着烟雾的嘴唇里淡淡地溢出几个字:“付金水……我忘了告诉你,癞子他没事,因为穿了防弹衣,所以……你那三枪是白开了。”13acV。

    这话一出,付金水瞬间僵住了,他想不到文焱会这么说,而他心里最惦记的就是这件事,但文焱却说癞子没事?

    付金水死死瞪着文焱,那双眼睛像要喷出火来,手里的烟头被他重重掐熄,面部表情变得格外狰狞,终于是从他胸口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为什么……老天爷不开眼啊!为什么癞子没死!他杀了我哥,他为什么还不死!为什么!”

    这暴怒的嘶吼,连审讯室外的人都能听见了,可见文焱的话对于付金水来说是怎样的打击。

    每个人都有死穴,付金水的死穴就是他的结拜大哥雷庆华!付金水会冒着生命危险回来,就是已经下了死的决心,他不怕死,但他死都要先把癞子解决了!可现在文焱却说癞子没事,付金水顿时就被掐住了死穴,紧绷的神经在顷刻间崩溃!

    相比起付金水的激动,文焱显得异常冷静,悠闲地抽着烟,他仿佛可以预见,付金水的心理防线被冲开了,接下来,录口供的事应该不会太难。

    这大半夜的,但文焱却是精神十足,泡了一杯浓茶,这一夜,够他忙的了。

    ====================================

    方惋今天起得很晚,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她以为文焱早该回来了,但是跑到他卧室一看,没人。

    这都快中午了还不回来吗?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今天会陪她一天,晚上还要去跟外公一起吃饭吗?难道又是因为工作耽搁了?方惋心里不踏实了,她听文焱说起过,今晚吃饭不只是外公外婆在,还有文治平和邱淑娴……还有文萱和赵鹏宇两口子。如果没有昨晚在俱乐部的事,方惋也不会纠结,但是现在她想到晚上就会在家宴上看到赵鹏宇了,她会莫名地紧张,如果文焱今晚不能来吃饭,她将一个人去撑场面吗?(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