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44章 卷四:方惋被人打了!
    文焱通宵审讯之后,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最近他过的是日夜颠倒的生活,即使身体素质很好,但这种高度紧张的日子也太折磨人了。隵菝残晓

    从文焱出来执行任务担任刑警队长开始一直到现在他都是没有松懈过自己,他像一根紧绷的发条,一只不停在转动的陀螺。要说办案查案,他是整个警队里效率最高,做事最多的一个,要说精神压力,他背负着双重的重担,即是在执行首长交给他的任务,还要兢兢业业地当好一个尽职尽责的刑警,他的所有艰辛都只能自己吞进肚子里,没有人可以吐露心事,没有人可以为他分担,因为他,是一个特种兵,执行的任务是国家高度机密,包括他的身份也是如此。

    身体的疲劳和精神负担,在全力查案的同时还要防着身边的内鬼,这种巨大的压力足以将一个人压得喘不过气来。如果只是一般的警察,只怕早就熬出毛病来了,也亏得文焱在部队里十年的锤炼才铸就了他强悍的体魄顽强意志。越是在这里待得久他就越是明白当初提出让特种兵来执行这个任务的国家领导是何等的高瞻远瞩用心良苦。

    特种兵最能让敌人感到可怕的并非是他们的作战能力比普通军人更加恐怖,而是因为特种兵那种几乎可以用“BT的强悍”来形容的意志力。谁能知道文焱这警界之星的头衔下,实际是过着连普通人都不如的日子。累得最多,休息最少,能对一切不该说的事情守口如瓶,即使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也是如此。

    文焱的手臂被他自己的脑袋压得酸疼,他才从桌子上抬起头来,脖子也开始疼了,肩膀也酸……舒展了一下筋骨,脖子左右晃动了一下,只听得骨骼咯咯作响的声音……

    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了,他睡了三个小时。看见手机上有方惋的短信,她问他是不是今天没空回家。

    文焱心里涌起几分歉意,是的,他昨天还在电话里对方惋说他今天能陪她一天,但是计划跟不上变化,谁知道昨晚上会抓到付金水呢。这一天都过去一大半了,他也应该给方惋打个电话……

    “不来接我了?我自己先过去?”方惋的脸都皱成酸菜了,真是要她一个人去面对啊,不过还好,文焱只是晚来,不是不来。

    “嗯,知道了,我会准时到,我也会向外公他们解释一下你会晚到。”

    今天这家宴却不是在邱家也不是在方家,而是在某酒店里。

    花园式的酒店是富人的天堂。一座古色古香的小庭院里,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参天古木掩红映绿,碧绿的池塘里,一条条红色的鲤鱼在穿梭嬉戏,池塘边上是一排凉亭,也就是餐厅最为抢手也是最贵的就餐位置。

    在充满了古韵的院落中,对着一池的碧水清幽,看着鱼儿欢快地游来游去,周围如诗如画的景致让人感觉像是穿越了一般,在这种地方用餐,当然能让人有个愉快的心情,即使菜还没上来,只是这么坐着就已经是种享受了。

    方惋一进来就喜欢上了这极富诗情画意的地方。能在这么美得地方吃上一顿晚餐,那该是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啊……如果邱淑娴不那么有意无意地投来冷眼,方惋会觉得这是个美妙的夜晚。

    邱樟对方惋的印象不错,虽然只是见过一次,但在邱樟心里已经能看出方惋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不像许多同龄人那么柔弱娇惯,她勇敢,有胆识,有思想,不是一个随波逐流的人。这是邱樟最欣赏方惋的一点,跟文治平的想法到是不谋而合。

    邱樟仍旧是不改他的老顽童作风,穿着花俏艳丽,坐在餐桌旁边和女儿女婿热聊着。兴许是年纪大了脾气缓和不少,邱樟现在跟文治平见面也不似以前那么生硬了。这两个老男人的岁数只相差十几岁,但文治平还要叫邱樟岳父,这是文治平比较尴尬的一件事。而邱樟和文治平一样火爆脾气,以前两人没少别扭,这次经过了从美国养病回来的邱樟,显然是温和了许多。

    邱樟老两口,邱淑娴两口子,方惋全都一一问好了,也解释了文焱要晚一点来的情况。因此,邱樟将晚餐的时间延迟了,等文焱来了再上菜。这段时间一家人就在这儿一边喝茶一边赏风景,到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方惋坐了一会儿就感觉到十分拘束,长辈们聊来聊去都是晚辈的事情,事业,家庭,孩子……方惋已经被追问过一遍又一遍关于她怎么还没怀上的这个话题。文焱不在,全都是她一个人应付,坐着都感到辛苦啊……终于瞅准了一个机会,方惋溜去池塘边看鱼了。

    一边走一边还时不时回头看着凉亭里,见外公他们没有再喊她,她才能放心了。

    “呼……”方惋站在池塘的栏杆边上,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心想啊,文焱你快点来吧!

    焱讯桌执即。方惋的手搭在栏杆上,微微伸着脖子往下看,鱼儿们一群一群地簇拥着,多欢快多自在啊,如果现在是大白天出太阳的时候一定会更美的。16017419

    方惋看得入神,浑然未觉身后有个男人的身影在接近,当她惊觉有人靠近时,蓦地一惊,回头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竟然是……赵鹏宇。

    方惋顿时僵住了,如果换做平时,她一定会很自然地打招呼,但现在,她却觉得有点不自在了。只是这的感觉立刻被她用笑容掩饰了过去,冲着赵鹏宇点点头:“妹夫,你也来看鱼吗?”

    赵鹏宇没有回答,脚步不停地朝这边走过来。

    赵鹏宇居然不理会她打招呼?方惋不禁错愕,感到有点不对劲,赵鹏宇脸上的表情怎么看起来像歼笑?

    “大嫂,我不是来看鱼,我是来看你的。”赵鹏宇冒出这么一句话,目光直视着方惋,意味不明。

    方惋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反感,这人怎么说话的呢!

    方惋清冷的目光不躲不避,淡定地看着他:“呵呵……妹夫,你都叫我一声大嫂了,我也不跟你客套,只不过,我这个人没什么幽默细胞,开不起玩笑,真是不好意思。”说完便不再理会赵鹏宇,迈开步子打算离去。方惋不想跟赵鹏宇说话,潜意识里她对于昨天见到的事还是有所顾忌的。她不打算问赵鹏宇,是因为她不想惹麻烦上身。

    赵鹏宇那张平淡无奇的面容上掠过一丝冷意,冲着方惋的背影说:“昨天在俱乐部里看着我进电梯的人是你吧?”

    咚咚咚——!方惋的心脏猛烈地抽搐了几下,脸色骤然变了,脚步也随之停了下来,但在回头之际,她脸上的惊愕换成了微笑,神色自若地对赵鹏宇说:“没错,是我,怎么了吗?”既然被戳穿,她便不打算回避了。她原本是想避开他,可他却要故意挑起这个话题。

    赵鹏宇站在池塘边的栏杆处,背对着凉亭里的人,面朝方惋,表情十分怪异:“当时我没认出你,后来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自己在电梯那里遇到的人很面熟,所以我刚才会说,我过来不是看鱼,是看你。我想象一下,现在的你也是围着围巾的,如果再戴上一副眼镜,那还真是跟昨天我遇到的人一模一样了。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你昨天不跟我打招呼呢?你不可能没认出我吧……”

    方惋沉静的面容上看不出太多的异常情绪,实际上她心头早已是掀起了波澜,只不过在摸不清楚对方虚实的时候,她是不会曝露自己的。

    方惋呵呵地笑着说:“彭宇妹夫,你眼力真是不错……其实我这个人记性不是特别好,我们又只见过一次,所以一开始我还不敢确定是你,我反应迟钝了,想跟你打招呼的时候你都已经进电梯了……”

    “是么?那……你有没有看见我进电梯之后是去了几楼?”

    “没有!”方惋毫不犹豫地回答……有时候,她必须要睁着眼说瞎话,这是她必须的一种保护方式。

    但赵鹏宇却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冷笑一声,眼眸里露出狠意,定定地看着方惋,忽然,他的手动了……下一秒,方惋已经被他拽了过去!

    方惋猝不及防,被赵鹏宇抓住了腰间的衣服,也因为这里的地面不平,她被他拽这么一下就站立不稳,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前倾,正好,赵鹏宇的背抵着栏杆,他在故意往后仰去……

    “你疯了吗?你放手!”方惋急了,可赵鹏宇比她更急,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你,死死抓住她腰间的衣服不放,这个姿势,远处看去就像是方惋在调戏赵鹏宇,而他只能被逼得往后躲。

    赵鹏宇脸上浮现出歼诈的笑容,这哪里还是那个老实憨厚的男人啊,这是个极度狡猾切卑鄙无耻的人!15cRt。

    “方惋,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将昨天看到我进电梯的事说出去,我会让你在这个家里再也呆不下去!”赵鹏宇说出这番话之后,脸色一变,变成惊恐的表情,大喊起来:“别这样,大嫂!”

    “你……你TM的要干什么!”方惋怒火冲天,忍不住爆粗了,举起手就朝他脸上挥去,然后,有个气急败坏的女人赶到了,怒气汹汹地拉过方惋的胳膊,只听——“啪”一声脆响,方惋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