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45章 卷四:她跟婆婆小姑子打架!
    “方惋你不要脸!”文萱在打方惋耳光时还附送了这么一句话。这一巴掌是出自文萱的手,但方惋绝不是那种挨了巴掌就吓得大哭的人,只见她脸色一变,抬手就往文萱脸上挥去……

    “啪——!”一记脆响,文萱被这一耳光扇得头晕目眩,恼羞成怒的她,尖叫一声往方惋冲上来。

    赵鹏宇早就放开了拽住方惋的那只手,方惋见文萱还要撒泼,下意识地闪开她臃肿的身体,但是,也就因为这样,文萱臃肿肥胖的身体刹不住车,冲进了方惋身后的池塘……

    “啊——!”文萱尖叫着掉进了池塘!15e8V。

    “文萱!”

    “老婆!”

    “萱萱!”

    几声惊叫相继响起,邱樟他们全都过来了,而走在最前边的邱淑娴那张脸简直就像是要杀人一样!

    池塘并不深,成年人掉进去,水只到胸部,但文萱是吓坏了,站在池塘里不停地尖叫,大哭,赵鹏宇跳下去了,一个劲地安慰着自己的老婆,那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真让人反胃。

    文萱的外婆站在池塘边上焦急地招手:“萱萱别哭啊,快点上来,水里很凉啊!”

    邱淑娴沉着脸,愠怒地问:“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你们竟然打架?互相打耳光?你们……你们是想气死我啊!”

    文萱被赵鹏宇从水里扶起来,文治平和邱淑娴急忙过去帮忙将文萱拉起来,她一百几十斤的体重让人很吃力,一直都在哭,浑身都湿透了在发抖,看上去也是十分的狼狈,她的家人自然会特别宝贝她。

    “呜呜呜……妈,方惋不要脸,她……她对鹏宇……你们没看见吗?她调戏鹏宇!”文萱瑟瑟发抖地说出这些话,委屈极了。

    “你胡说什么!”文治平威厉的呵斥,狠狠地瞪着文萱。

    “我没胡说!我就是看见她调戏鹏宇我才忍不住打了她,可是她也打我了,还把我推下池塘里……呜呜呜,我不管,你们要为我做主……呜呜呜……”

    “什么?她推你?”邱淑娴这下可是气到极点,怒气汹汹地对着方惋大吼:“你好狠的心,竟然推我女儿,你是不是疯了!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狐狸精,就跟你妈一样地讨厌!”

    邱淑娴是气急之下口不择言,不但骂了方惋,还连带着方惋的母亲也一齐骂了,这可是触到了方惋的死穴!

    邱淑娴的巴掌朝着方惋的脸落了下来,却在半空中被方惋牢牢地抓住了,愠怒地盯着邱淑娴,缓缓地沉声道:“你刚才说什么?”

    邱淑娴一时间傻了,她没想到方惋竟敢反抗,她更没见过方惋这种狠厉冰冷的眼神,但她也更加气愤了:“方惋,你……你放手。我是你的长辈,你竟敢……”

    “竟敢什么?你的意思是我就只有挨打挨骂的份儿?如果我反抗、顶嘴,就是大逆不道吗?你是我的长辈,你怎么说我都行,但是我不准你侮辱我妈!”

    “你……你……”邱淑娴恼羞成怒了,狠狠地甩开方惋的手,一扭头看着文治平:“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认定的儿媳妇,看看她多嚣张,欺负了文萱还不知悔改!”

    方惋一声冷笑:“呵呵……我调戏赵鹏宇?怎么你觉得他够资格让我调戏吗?至于你女儿,她是不是被我推下池塘的,她自己心里最清楚了!到底是谁欺负谁,你搞清楚了再骂!”

    “你……你还狡辩!”邱淑娴拔高的声音尖锐刺耳,面部表情也格外地凶狠。

    “够了!都不要说了!淑娴,你教训方惋也别扯到她妈妈头上,人都已经走十年了!”文治平的火气也被激起来,他最忌讳的就是看见家庭不和。

    “呜呜呜……爸爸,你怎么可以还维护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啊……”文萱哭嚎着朝方惋冲过来,揪住方惋的衣服,而邱淑娴也在这个时候抓住了方惋的头发。三个女人就这么扭打在一起。

    “我打死你这个狐狸精!”

    “我今天非教训你不可!”

    “。。。。。。”

    三个女人一台戏,方惋被邱淑娴母女揪住,其余几个人怎么劝都没用,两个女人不松手,打、掐、抓、扯……女人惯用的招数全都使出来了。邱淑娴更是抓住方惋的头发不放,文治平急得团团转,但又不敢太用力拉扯邱淑娴,怕她会将方惋的头皮扯掉。

    方惋心里涌动着无数的火苗,就算是再怎么理智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无法再控制自己了,气愤达到了顶点,从她身体里爆/发出一声激怒的暴呵:“你们放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狐狸精!你还敢嚣张!”文萱死死拽着不放手,方惋的脸都被她掐伤了。

    邱淑娴更是一连串地怒骂没停口,不只是骂方惋,还骂方惋的母亲……

    “你妈专门勾/引男人,你也是……不要脸的践货!”

    又是这种话!方惋忍无可忍了,脑子里一片轰鸣,她现在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只剩下冲天而起愤怒……愤怒!那个该死的赵鹏宇,还有眼前这两个疯婆子一样的女人!

    “滚开!”方惋一脚踹在文萱身上,两只手用力将那肥胖的身子推出去,然后身子往前一弓……

    “哎哟!啊——!”邱淑娴一声惨叫,她已经被方惋一个过肩摔给撂倒在地。

    “老婆!”

    “女儿!”

    “妈!”

    最后那一声“妈”,是刚刚赶到的文焱!

    场面顿时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方家的人全都忙成一团了,哭声和怒骂声混合在一起……

    邱淑娴坐在地上不肯起来,又哭又闹,老公儿子女儿女婿还有她老妈,全都围着她转。

    方惋就这样孤零零地站在一边,紧紧咬着下唇,攥着拳头,看着眼前这一出闹剧,罪魁祸首,那个虚伪而卑鄙的赵鹏宇还在继续扮演着大好人,而她,就被骂是狐狸精,连带着她死去的母亲都被骂了个遍。

    文焱来的时候就看见方惋将邱淑娴摔倒地上……那是一个十分成功的过肩摔,但摔的是他的母亲他怎可能无动于衷!

    “方惋!”文焱森冷的目光里含着沉痛责备,厉声说:“你会的那点花拳绣腿,冲着我来就好,为什么要对我的家人出手?”男人这低沉的语气,饱含着万般无奈与痛心,他知道一个过肩摔对于像邱淑娴这样年过五十的人来说会有多难承受。

    方惋的怒,不但没有消除,反而还更加烧得旺了,而文焱的态度就像是一块冰,落在她心上,身体里,冰与火的交织,这种折磨让她感到无比地痛苦。全世界都不站在她这边么?她成了罪人么?就连这个与她同床共枕的男人也在责怪她么?

    “方惋,你怎么这么狠啊!”外婆都忍不住红了眼睛。

    “方惋,这是你婆婆啊……唉……”文治平终是一声叹息,责备的话也说不出来了,但这一声叹息却比刀子还挖心。

    方惋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在大家眼里,她有没有调戏赵鹏宇已经不重要了,她有没有推文萱也可以不算,但她就是成了一个让大家不再敢靠近的人了。

    “方惋,跟妈道歉。”文焱冷凝的眼神盯着方惋,眉宇间夹杂着痛苦。他说出这句话,也会痛心,可是,在眼下这情况,他不能不给家人一个交代啊。

    方惋原本还想解释的,但人都有种逆反心理,在被人冤枉的时候,在感觉到即使满身长嘴都说不清的时候,她除了愤怒还能有什么?

    方惋微微仰起下巴,强行将眼底的雾气憋回肚子里去,喉咙里艰涩地发出声音:“我……没有错,我不道歉。”

    方惋望着文焱那张熟悉的脸,可她受不了他冰冷而带着责备的眼神,她也是怒火中烧,赌气地,索性什么都不想说了……这样的情况,就算她说是赵鹏宇在搞鬼,那也没用,何况文萱还冤枉说是被她推进池塘的。而文焱看到的就是邱淑娴被摔倒在地。

    这一切特么的就像是一场设计好的闹剧!

    “你……”文焱想不到方惋会是这样的态度,其实他让她道歉,也是在给她一条退路,一个台阶下,至少从他的角度来讲是这样的。

    “哥……过来把妈抱去医院啊,你还跟那个死女人说什么啊!”文萱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喊文焱。

    文焱一惊,急忙转身去抱邱淑娴。

    “啊——痛——”邱淑娴不知是屁股还是腰摔到了,在文焱将她抱起来的时候,她就叫得更惨了。

    “妈,忍着点,我们现在就去医院……”文焱抱着邱淑娴往外走去,文萱和文治平,赵鹏宇,外婆都跟去了。

    整个过程里,唯独只有邱樟一个人全程像看戏一样地坐在旁边的大石头上,也不知道这老头儿究竟在想什么,怎能如此镇定异常。但现在要送邱淑娴去医院,他也起身走了。邱樟自始至终没有责怪方惋一句,可是他也看得出来,今后方惋和邱淑娴、文萱夫妇之间的间隙,只怕是难以消除了。

    望着远去的身影,方惋耳边清静了,闹剧终是退场,但她也感到了无边无际的荒凉而寒冷……他就那么走了,没有回头看她一眼。他一定以为她是胡乱对邱淑娴发脾气吧?他心里现在即使想起她都会厌恶吧?这一场风波,要怎么平息?

    方惋只觉得自己与文焱的距离瞬间变得遥远而模糊……他刚才的态度,还有离去时的身影。一家人?什么才是一家人?在他心里,真的有将她看成是一家人吗?被摔的是邱淑娴,他那样的孝子怎么会不管不顾呢,当然是要先顾着自己的老妈了。这是无可厚非的吧,可怎么就是让人感到万分无奈。

    明明她才是最倒霉最冤枉的那一个,明明这一切的起因都是那个杀千刀的赵鹏宇!现在她却成了文家的罪人,文萱掉进池塘,邱淑娴被她摔在地。今后,她还能安宁么?赵鹏宇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故意要拽着她,让人误以为她在调戏他?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心里有鬼!

    方惋不知要如何排解自己心头这漫无边际的怒火,她拨通了莫小蕊的电话,但是对方的手机提示“无法接通”。苏振轩的电话打过去虽然是通了但他说自己正在忙着化验,问方惋什么事,她匆匆地回答说没事,之后就挂电话了。风瑾到是很爽快地接电话了,可风瑾住在学校里,离这儿有些远。

    她还能找谁倾诉呢?方惋觉得自己必须要发泄一下,否则她会崩溃的!

    “喂……庄郁,你在哪里?如果你现在有空就去海滨酒店附近等我,就上次我们碰头那里。”方惋霹雳啪啦地说完,那冲天的火气简直能红透半边天了!

    庄郁在电话里只是嗯了一声就挂电话了。方惋当时也没细想那么多,她在气头上,只想要狠狠地发泄心中的愤怒,什么冷静理智那些全都统统滚蛋吧!

    半小时后,海滨酒店附近。

    这个天气,虽然夜空有一轮明月高悬,但晚上在海边是会有些冷,海风呼呼地吹过来,咸湿的空气里夹着冷意,钻进皮肤,钻进身体,侵略着你的每个细胞,就算穿得很多也还是难以抵挡这寒意。但方惋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她就是要让这海风将她身体里的火气赶走。天冷比不上她的心冷……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文家的人遗弃的,他们都在忙着照料邱淑娴吧,还有假装可怜的文萱和赵鹏宇。呵呵……谁还会想到过问她一声呢?即使文治平和邱樟也都很喜爱她,但毕竟他们跟邱淑娴更亲啊,她一怒之下给邱淑娴一个过肩摔,哪怕她有理,但在那时候,别人看来,她也是不应该的吧。

    方惋才刚到两分钟就听到身后有车子的声音,转过头就看见庄郁的车停在前边不远处。她冲着车子招招手,示意庄郁过去。

    车里走下来一个男人,模糊的脸看不清,但他却是向这边走来了。

    方惋已经转头面向大海,攥着两只手,深深地呼吸……呼吸……将身体里的那些愤怒的情绪全都聚集在一起,然后扬起头,用尽全身的力气咆哮……

    “啊——!啊——!!啊——!!!”方惋一连吼了几声,撕裂而变调的声音听起来格外苍凉,饱含着她的满腔愤怒还有悲恸。不是每个人的冤枉都能被洗清的,更多的时候是明摆着不是你的错,但最后你却成为了别人眼中错的人。公平这东西只是一种梦想而已,没有绝对不偏心的人。

    奋力地嘶吼还是不够,方惋叉着腰,嘴唇不停在动……

    “M的,王八蛋赵鹏宇,我跟你没完!卑鄙下流无耻!人面兽心!”

    “你TM的伪装得真好!骗过了所有人!”

    “文萱你个睁眼瞎!你老公那副又矮又锉的鸟样也配被我调戏吗!长得比歪瓜裂枣还要烂,扔垃圾桶都没人捡!”

    “邱淑娴,我上辈子杀了你全家吗你要把我当仇人一样!骂我就算了还骂我妈!你跟你女儿一齐上我也不怕你们!两个泼妇!”

    “最可恶的是文焱!庄郁我告诉你,那个混蛋居然让我道歉!他没看到我被人冤枉,被人打耳光,他妈妈和妹妹还一起打我!他们才是一家人,我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外人!什么家宴,哼,以后我再也不会去了!啊啊啊啊——气死我啦!”方惋在拼命呐喊,喉咙都快吼破了,眼角有晶莹的泪滴滑落。

    奇怪的是,身后的男人好安静,悠闲地揣着手,神情怪异看着方惋。

    “庄郁,你怎么不说话啊,我这么委屈,你是我的好哥们儿,你怎么都不说话安慰安慰我啊庄郁……庄……”方惋蓦地回头,惊悚地看着眼前的人:“怎么是你?”惋脸附在晕。

    眼前的男人哪里是庄郁,而是那个上一次轻薄了她的流氓!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我说的话你全都听到了?”方惋惊骇地盯着这张熟悉的脸。她无法忘记这张与她的发小相似的脸,但她知道,这个男人是流氓。

    男人无谓地耸耸肩,俊邪的面容上露出痞痞的笑容:“看来,你对我印象很深刻啊……”

    “。。。。。。”

    方惋狠狠地瞪他一眼:“刚才从车里下来的人是你吗?你干嘛开庄郁的车,我还以为是庄郁!你不知道偷听人说话是很不道德的行为吗?”

    男人抬眸望望四周,嗤笑一声:“这里是海滩,又不是私人场所,怎么能叫偷听?再说了,我这也是当一回好人,你不是在电话里说让庄郁来这儿见面吗,我是听出你心情不好,想着来安抚一个可怜的女人,谁知道竟然会是你。早知道我还不来呢。”

    “什么?电话?你是说……我打电话给庄郁的时候,是你接的?”方惋惊愕地指着他,回想起电话里“庄郁”只是嗯了一声,确实很奇怪,现在明白了,原来当时不是庄郁接的电话,而是眼前这个痞子男。

    “没错,就是我。你打电话的时候庄郁还在洗澡,他一泡就是一个小时,我估计他还在浴缸里。”

    “你……你跟庄郁有那么熟吗?你是谁?”方惋气呼呼地看着这个男人,心里那个窝火啊,先前自己那一副火冒三丈的样子全都被他看去了,而她却无可奈何,时光又不会倒流!

    男人的脸色一沉,很是不悦地说:“你的脑子是纸糊的吗?我给你的名片你真的没仔细看过?”

    “没有。”

    男人恨恨地咬牙:“你记住,我的名字叫——庄擎翼。”

    “装情义?哈哈……哈哈哈哈……那你不如就叫虚情假意好了!”方惋指着男人的脸笑起来。忽然发现在心情极度憋闷的时候有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可以嘲笑一下也不错。

    庄擎翼居然没发火,看她笑了,他那双幽暗不明的眼眸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揣在裤袋里的手摸出了一个白白的东西……

    “都已经这么丑还哭,更丑!擦一下吧,不然我会想吐。”庄擎翼手里拿着纸巾递给方惋。

    方惋的笑声戛然而止,呆呆地望着男人的脸,嘴唇哆嗦着,好半晌才挤出几个字:“你……你说什么?”

    “都已经这么丑还哭,更丑!”这句话让方惋心头巨震,怎么会这么巧?庄擎翼不是康佟,不是她的发小啊,怎么会说出相同的话?方惋不会忘记自己以前最爱哭了,而每次她哭的时候,那个温润如玉的少年康佟,都会拿出手绢为她擦眼泪,每次都会满是心疼地说“都已经那么丑了还哭,更丑!”,而她,每次都会钻进他怀里享受着他的温暖呵护……虽然过去十年了,可她没有忘记那句他说过好多次的话。

    月色下,庄擎翼的面容显得有些梦幻,他脸上的每一分轮廓都极尽完美,给人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恍惚间仿佛是神祗降临人世,连他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几分飘渺:“我说了什么特别的话吗?你从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很奇怪,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16022345

    或许是月光太美,或许是心灵太空寂……此时此刻的方惋犹如受到蛊惑一般,接过他的纸巾,却没有在擦眼睛,而是怔怔地望着庄擎翼,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温柔如水,他现在的气息好温暖,就像是记忆中那个少年重生了。方惋如梦呓般低喃:“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他离开十年了。只可惜……只是像而已。你,不是他。”

    庄擎翼的脚步自然跨上前一步,妖魅到极致的脸庞凑近方惋:“他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是。”方惋毫不犹豫地回答。

    庄擎翼的眼底涌起嘲弄,嘴角轻轻一勾:“呵呵……你确定吗?如果真的很重要,你怎么会结婚呢?你不是应该等他回来吗?”

    “我……我……”方惋的脑子一片空白,男人的脸越来越靠近,他嘴角漾起的弧度就跟康佟笑起来是一模一样的!

    “我不信你还能对一个十年不见的人有感情……现在,我允许你把我当成他,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纯情……”庄擎翼话音一落,捧起方惋怔忪的脸颊,重重地吻了下去……(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