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46章 卷四:女人,你好甜!(加更)
    如同雨点般绵密的吻落在她脸上唇上,他的急切如骤雨,他的狂野胜过海浪的呼啸,他疯狂而粗鲁的吻,失控一般刮过她的唇齿,他的吻充满了惩罚的意味,仿佛她是一个背叛的恋人……方惋被庄擎翼这疯狂的举动惊呆了,脖子被她抓得发疼,舌头好像要断了一样,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同绵唇吻这。前一刻,方惋还差一点在他温柔的目光中失神,他说的某句话还让她想起了曾经那个温暖的少年,但现在,他的举动彻底将她惊醒了!不……这个拥有着与康佟相似脸孔的男人根本就是一只饿狼,一个恶魔!

    “唔唔唔……唔……”方惋死命地挣扎,但她的力气抵不过这男人的蛮力,她不喜欢被这野兽般的男人亲吻,她无法将他当成是康佟,即使是一秒也不行!

    “嘶……”男人在迷乱中尝到了唇间的血腥味,是她咬了他。

    幽暗的眸光中泛起一股狠色,男人不但没有放开,反而更加抱得紧了。心中暗暗一声咒骂“shi/t!她的味道怎么会这么好!”

    他刚开始只是惩罚她,想吓唬她,但是没想到现在却变得不肯罢休了,舍不得放开这诱人的清甜。15e8V。

    方惋羞愤难当,她能感觉到他身上那种浓烈的侵略气息,他该死地竟然会这么可恶,她咬了他的舌头都没能让他松口,反而感到有什么东西在铬着她……可恶,这男人被咬了都还会有那种反应,怎么他不是应该痛得大叫着退开吗!BT!但这些话方惋只能在肚子里使劲呐喊,嘴巴全被他堵得死死的说不出一个字……

    方惋怒了,气得冒烟儿,羞得发颤,盛怒之下猛地抓住男人的腰……在这一秒,他清晰地感到一种莫名的欣喜,以为她这是在迎合他,他这才知道原来他是这么渴望着只小野猫能温顺一点,就像现在这样抱着他的腰,承受他的吻……他忽然变得温柔了,轻轻含着她的唇瓣,细细地辗转碾磨,心头漾起陌生又熟悉的喜悦,享受着属于她的清甜……这令人迷醉的味道,上一次他就该尝到的,果真比想象中还要甜美百倍……

    “女人……你真甜……”他含糊的低喃,只是,他高兴得太早了!

    “嗯——!”男人一声闷哼,触电般放开了方惋,痛苦地弯着腰捂着某处……

    方惋嘴角还残留着一丝血迹,是她咬破了他的嘴唇流下的。方惋清冷的目光里透着寒意,抬手一抹嘴角,愠怒地冷笑:“流氓!这就是你对我耍流氓的下场!”

    庄擎翼从来没吃过这种闷亏,额头上冷汗涔涔,青筋暴跳,咬牙切齿地看着方惋:“你……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你……你踢了我的命根子,还……还那么使劲地擦嘴,你敢嫌弃我的吻……你……”

    不这么说还好,现在的方惋是被气昏了头的,偏偏庄擎翼要撞在她枪口上。方惋呵呵呵呵地笑起来,只是这笑声格外阴冷:“我怎么了?难道我就天生一副该被人欺负的命么?我才刚被一伙人欺负了才跑这儿来撒气的,你还要再欺负我一次!你活该被踢!我告诉你,你的吻,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也永远不可能代替得了我的朋友!”方惋说着又冲着男人的屁股踹了一脚,嘴里还冒出她那句经典语录——“看我口型,歌屋嗯……滚!”

    庄擎翼的肺都要气炸了!被个女人踢了前边又踢屁股,长这么大,还没像现在这么丢人过!

    庄擎翼艰难地直起身子,伸手想要去抓方惋,但是很快又弯腰下去捂着前面,俊脸都皱成一块儿了,看样子是被方惋伤得不轻。

    “你滚不了?行,你不滚,那我就先失陪了,流氓!”方惋昂首阔步地往自己车子停靠的方向走去,一边还在不停地擦着嘴唇。

    庄擎翼看着方惋离去的背影,完美无缺的面容上,先前那愤怒的神色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连他自己也不懂的复杂情绪……

    =============================

    文家。

    邱淑娴从医院回来了,她的腰上贴了膏药,医生说让她近期要注意护理,她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啊……

    一家子人都被折腾得够呛,一路上邱淑娴就没停过嘴,文萱和赵鹏宇也都已经回家洗过澡换过衣服了,现在两口子看起来精神奕奕的,文萱骂起人来更是毫不含糊。

    老爷子邱樟和老伴儿没有跟过来,老两口回家去了,对于今天这顿家宴,大失所望,想都想不到会是这么收场的。饭没吃成,每个人都是揣着一肚子的气走了。邱樟恼的不是方惋的脾气,而是他发现了家里存在着很严重的问题。一个家庭不和睦,受伤的会是每一个人。邱樟失望的是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像泼妇一般对方惋又打又骂,而方惋那一招过肩摔也不轻松。长辈和晚辈之间的矛盾激化,邱樟看出来问题在哪里了……从邱淑娴的话里能听出来她对方惋的母亲有着很深的忌惮,难道那就是矛盾的根源吗?邱樟什么都没问,也没说,跟老伴儿一起闷闷不乐地回家去了。

    文焱和文治平是最受罪的,守在邱淑娴床前,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可她和文萱却都还在喋喋不休……

    “你们父子俩……今天该看见方惋的真面目了!我们文家这是遭了什么孽啊,娶个这样的媳妇进门!我这个做婆婆的都要被她欺凌,文萱还被她打耳光!鹏宇还被她调戏!这个狐狸精……文家邱家的脸都让她一个人丢光了!”

    文萱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看着文焱:“三火!你老婆太过分了,这次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她欺负我不要紧,可她不该调戏我老公,这种不要脸的女人,狐狸精,你当初为什么要娶她啊!”

    文焱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他忍了许久的火,终于是在这一刻迸发了出来!

    “妈,妹妹!你们张口闭口都在骂狐狸精,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们嘴里说的那个人,她是我的妻子,她不是路人甲,不是跟我毫不相干的人,你们到底有没有把今天发生的事情搞清楚?我不信她会调戏鹏宇!”文焱阴沉的脸色,让邱淑娴和文萱不禁同时一怔,她们也反映过来自己说的话有点让文焱难堪,但是这不代表她们真的会觉得自己不对。

    “鹏宇,你过来!”文焱将旁边那个闷葫芦男人往跟前一拽!

    “你说,到底怎么回事!”文焱冷厉的口吻比冰刀还冻,蓄满了力量的拳头紧紧攥着,一双眼睛似是要喷出火来,谁见都会觉得他很凶。16022345

    文萱挺身护在丈夫面前,冲着文焱嚷嚷:“三火,你干嘛对鹏宇这么凶啊,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赵鹏宇缩着脖子,躲在妻子身后,怯生生地望着文焱,再看看文萱,再看看邱淑娴,还有一直都没做声的文治平……他心里在盘算着千百种说辞,但最后他只得皱着眉头摆摆手:“没有……大嫂她没……没把我怎么样……她只是跟我开……开玩笑而已……”

    就这吞吞吐吐的样子,结结巴巴的,反而更加让人认为他是为了息事宁人才不说实话,更认为是方惋真的调戏了他。

    邱淑娴气得直捶胸口:“你们听听……鹏宇这孩子这么老实,自己受了委屈还在帮着方惋说话……文焱,你是我儿子可我也不得不告诉你,我也听说了一些方惋的事,外边好多人都知道她的大名,都说她行为不检点,我……我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那个就是我的儿媳妇!抛开鹏宇这件事不说,方惋打文萱的耳光,把文萱推进池塘里,这是我亲眼见到的!还有,你不是也看见她摔我了吗?”

    事情是怎样,文焱脑子里已经能描绘出个大概了,他虽然不清楚具体的细节,但是他只要能肯定一点就够了……

    “妈!方惋不是外边传闻的那样,她没有不检点,你不要因为对她有偏见就把她想象成那么坏。她和鹏宇在池塘边究竟是怎么样的情形,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我相信方惋不会调戏鹏宇。”文焱这话是对邱淑娴说的,但是他的目光却是瞥着赵鹏宇……他这个老实巴交的妹夫,为何今天却让他有了一种陌生的感觉。

    邱淑娴一听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儿子,你居然说我对她有偏见?亏你还是当过兵的,现在还是刑警队长,你清醒一点行吗?你是我生的,你怎么就胳膊肘往外拐!你别再维护那个不要脸的女人!”邱淑娴怎会当着大家的面承认自己就是对方惋有偏见呢,她只会认为自己是对的。

    文焱的眼睛在喷火,即使是自己的母亲他也难以忍受这一声一声对他妻子的诋毁,只有他才知道方惋究竟有多纯洁!

    文焱狠狠地咬着牙,因情绪激动而激烈起伏得胸膛里震碎了的声音在说:“妈,我再说一次,外边的传闻都是假的,她不是别人说的那样不检点!方惋跟我结婚的时候她还是处/女!”

    “。。。。。。”

    最后那两个字,文焱说得特别重,包裹着他的愤慨与心痛从牙齿缝里挤出来。

    如果不是太过激愤,他怎会在家人面前提及这种字眼,如果不是因为母亲与妹妹她们的言词让他都感到屈辱,他怎会把这两个字用那么大的声音喊出来!

    房间里出现了一霎间的寂静,静得连呼吸都能听见。

    邱淑娴惊愕地望着儿子,她想不到方惋和文焱结婚时还是处,而她更意外的是儿子居然会大声吼出来。即便是一家人,她也不由得脸上一热……

    “砰——!”文治平猛地拍桌而起,愤愤地说:“你们都说够了没有!一个一个都当老子是死的吗!淑娴,文萱,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跟市井泼妇一样了?就是因为你们没有把方惋当成一家人,所以才会发生今天这种事!扇耳光,打架,扯头发……这些你们都是从哪里学来的?鹏宇都说是误会了,你们还要咬着不放!文萱,你敢对着老子发誓是方惋推你的?你们这是在针对方惋吗?不如说你们是在针对老子!现在可好了,一个家闹得乌烟瘴气,你们心里舒服了没?”

    这头怒狮发起火来,大家都安静了。

    一家人俨然分成了两派……邱淑娴和文萱连成一条战线的,她们俩之前就不待见方惋,今天更是认为方惋真的调戏了赵鹏宇……这才是事件的起源。

    邱淑娴被文治平吼得一愣一愣的,她的火气不减反涨:“好啊,你们两父子都去维护她好了,我告诉你们,今天的事儿没那么容易完,如果方惋不亲自来跟我磕头认错,以后就别想踏我文家的门!”

    邱淑娴恨恨地说完就钻进被子去了,再不理会任何人,独自生闷气去了。而文萱就挽着赵鹏宇,嘴里唠唠叨叨地转身离开了。没有母亲的帮腔,文萱才不会傻得对上自己的父亲和哥哥……弱势嘛。

    除了赵鹏宇心里在笑,其余每个人都是心情沉重。邱淑娴撂下这狠话,也就等于是跟方惋彻底撕破了脸。她到是觉得撕破脸了没什么不好,至少她不用再假装了,看不顺眼就是看不顺眼。

    赵鹏宇没想到自己即兴的一场表演会收到这样的效果。他在拽住方惋的时候本来还在想,如果被凉亭里的长辈们看见就最好了,应该会过来问他们在干什么,他会以此威胁方惋,告诉她,如果她愿意答应守口如瓶,他就会解释说是自己不小心绊到她的脚,如果她不肯答应,他就会说是她调戏他……可他没想到会恰好被刚从洗手间出来的文萱看见,并且跑过来打了方惋,好戏就那么开始了。而今后假如方惋再说出关于那晚见到他进电梯的事,将不会再有人相信,别人只会认为她是在伺机报复赵鹏宇!

    这一招忒狠毒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就是用来形容赵鹏宇这种人面兽心的混账!

    赵鹏宇这么想是没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方惋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弱者,她有能力反击的。今天这件事她受了天大的冤枉,她原本不想再查章卉的事了,但现在她改变了主意。她要继续查下去,一定要揭穿赵鹏宇的假面具,让大家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不要脸!(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