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47章 卷四: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加更!)
    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往往是源于双方都不肯妥协。假如方惋是个软弱的女人,她就会逆来顺受地忍受着那些冤枉和刁难,只要她肯低头,肯妥协,邱淑娴或许还不会像今天这么过份。但就是因为方惋的硬气,她只要站在有理的一边就不会刻意委屈自己去向人低头,而邱淑娴就是要显示出自己的威性,想要方惋怕她,想要方惋像个软柿子那么随便她捏,这样她就会舒服很多。说白了就是谁强过谁的问题,婆媳间的争斗通常基于这一点。

    方惋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加上她有底气,站在“理”字边,越是被人打压,她越是不会低头。邱淑娴就偏要她低头……硬碰硬的结果就是这样了。

    文萱在看见方惋和赵鹏宇那样的姿势站着,加上赵鹏宇喊的那一句:“不要这样,大嫂!”当然就会让文萱误会了。她以为有人调戏他老公,一气之下动手打人,她没有错。而方惋立刻还她一巴掌,方惋也没错。邱淑娴看见自己的女儿掉进河里,并且说是方惋推进去的,还听到女儿说方惋调戏赵鹏宇,邱淑娴维护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她没错。三个女人扭打在一块儿,方惋的脸被抓伤,头发被扯,还被连带她母亲都一齐被骂,她不堪受辱,推了文萱,摔了邱淑娴,她也没错……文焱赶来,看见自己的母亲被方惋摔到地上,他身为人子,怎可能在这种时候弃自己的母亲于不顾?他让方惋道歉是想息事宁人,他也没错。

    追根究底,祸源出在赵鹏宇那个歼诈小人!

    人是矛盾的动物,尤其是在面对感情的时候……某个人你迫切地想要见到却又会因为种种原因而害怕见到。有时不是因为你心虚,而是有太多的纠结横在你和他之间。剪不断理还乱。方惋和文焱现在就是这种心情。想见对方,想问问对方怎样了,但是,今天发生的事,谁都没办法释怀。不是要追究谁对谁错,而是想到家里的不和,她和他的心里就会莫名生出一堵看不见的墙……

    想见,但最好是别现在见。只怕见了不但不会有温情,只会加剧思维的混乱,最好的办法就是……各自冷静。

    方惋独自一个人回到家里,空荡荡的屋子,跟她想象的一样。他果然是还没回来,兴许现在还守在邱淑娴床前吧。

    方惋犹豫了很久,要不要给文焱打电话,可是每每一想到他在池塘边上冷冷地对她说着要她向邱淑娴道歉,她的手指就像是僵住了,按不下手机的按键。她没生文焱的气,想一想如果换做是她看见自己的亲人被文焱摔到在地,而当时又无法澄清事实的时候,她也会要求文焱道歉的。怪只怪,一边是他的老婆,一边是他的母亲,无论他站在哪一边都讨不了好。

    算了吧,今天或许他不会回来了,应该是会在文家过夜。这样也好,她现在不想面对他,她只有满肚子的气愤和委屈,如果他现在回来,只怕两人说不上几句就会开始吵架。

    两口子到这种时候了还能心灵相通,其实文焱也是这么想的。

    文家的客厅,文焱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抽着闷烟,望着周围熟悉的一切,人却产生了一股茫然无措的情绪——该留下来还是该回去他和方惋的小窝?

    此时此刻,无论是想到哪种选择都会让他头痛不已……好累,好烦躁。太多的事堆积在心头了,他所担负的任务已经够他操心的,现在家里也不得安生了,他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快要脑炸,装不下这么多的混乱,精神压抑到了极致,好象要一下子把所有的问题全都解决了,只可惜……神仙难断家务事。更何况他既要处理家事还是兼顾国家委派的任务!

    烦恼,痛苦,难过,憋闷……无数负面情绪奔涌在身体里,硬是把文焱这么坚如磐石的特种兵被逼得受不了了……

    不留下,也不回家!去警局办公室里睡。这就是他的选择。

    人呐,哪怕再强悍的人都会有想要逃避某件事的时候。文焱现在只想要让自己能喘喘气,情绪这么差,他不想面对母亲,也不想面对方惋……他如何能对方惋说要她去向母亲磕头认错?母亲在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下的最后通牒一样。他夹在母亲与方惋中间,该何去何从?

    逃避,只是这一晚,让他狂乱的心绪稍稍安宁那么一刻也好。明天睡醒再决定怎么做吧。

    ================================与矛方今邱。

    半小时后,文焱出现在了警局附近,开着车慢慢地前行,马路两边都是摆宵夜摊子的地方,前边拐角进去再行一段路就是警局,在这里甚至能看到他的办公室窗口。

    宵夜摊上的店主伙计们都在热情地招呼着路过的人,大大方方地在为自己招揽生意,让周围都显得很热闹。然而,有一间摊子却与众不同,它没有人在跟前大声吆喝着生意,但它的几张桌子全都坐满了人。这摊子的老板很安静,反而会让人不由得去注意了一下,有意无意地瞄上几眼。

    文焱这不经意的一瞥,晃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为摊子上坐着吃宵夜的客人端酒过去。那个女人有着一张典型的东方特色的面容,小巧而精致的五官诠释出淡淡的古典美,透着几分令人怜惜的娇柔,这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即使她不化妆也能显露无遗。再配上她玲玲有致的身材,她的出现,才不过两天,但是在这宵夜区已经博得了一个“夜西施”的称号。那些喝得面红耳涨的客人们显然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趁着她前来上酒的机会,故意摸她的手,摸她的腰,甚至在她屁股上拍一下……而她,始终保持着不变的微笑,只是,如果能有谁仔细看去,就会知道她眼底含着怎样的痛楚与隐忍。

    当她被一个色迷迷的客人拽住手不放,她只能赔笑央求,小心翼翼地哄着,但客人依旧是不肯就此罢休,居然伸出手去摸她的胸……

    “啊……”她一声惊呼,绝望与愤怒一齐袭来,但就在这时候,一只男人的手,强健的手,蓦地从天而降,在那只肥腻的咸猪手差一点就抓到女人的胸脯时,稳稳的,被人拽住了。

    “妈的!谁TM管闲事,找死啊!”客人怒吼着抓起啤酒瓶就往文焱头上砸去!

    “哎哟!”客人一声哀嚎,捂着肚子像杀猪一般叫起来……被文焱踢一脚,那滋味不是一般的痛!

    “还愣着做什么!给老子上啊!”这男人冲着自己的几个兄弟嚷嚷,但是却不见有人动。

    其中有一个机灵点的小伙子认出了文焱,连忙朝文焱点头哈腰地说:“呵呵……文队长,您别见怪,我大哥他刚出来没几天……不知者不罪嘛……呵呵……”16017436

    另外一个小混混也凑到被踢的男人耳边说着悄悄话,不外乎就是说文焱是刑警队长,让那人别惹事。

    文焱冷眼看着那个刚才对他挥瓶子的男人,冷冽得似冰的语气说:“刚出来没几天就这么嚣张,当众调戏良家妇女还企图蓄意伤人,袭警,你是想再二进宫?”

    “二进宫”的意思大概就是第二次进去监狱。实际上那男人早就是二进宫了。

    被踢的男人忍着痛,恶狠狠地盯了老板娘一眼,却再不敢闹事了,只好招呼兄弟们离开。

    “就这么走了?吃东西不用付钱的么?”文焱阴沉冷厉的声音叫住了这几个人。

    立刻有人将几张百元大钞放到桌子上,灰溜溜地闪了……

    他们这一走,这摊子上也算清静了。

    文焱看着几个大男人走远,他才缓缓地转过身,垂头看着眼前这个眼睛红红想哭却又死死忍住的女人,说不出他是气还是怜,亦或是两种情绪都有,牙缝里咬碎的字句一点一点溢出来……“尹梦璇,你到底在搞什么?为什么会到这里摆宵夜摊子?”

    没错,这个被客人吃豆腐忍气吞声的女人就是尹梦璇。文焱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跟她的再一次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下。间隔三次的见面,一次比一次更加令人意外和心疼。

    尹梦璇脸上很勉强地牵牵嘴角,朝她请的伙计招招手:“你过来收拾一下这里。”

    “来咯!”

    “我们今天早一点收摊。”

    “好嘞,老板娘!”

    “。。。。。。”

    尹梦璇交代了回头对文焱说:“刚才……谢谢你。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什么事,改天我再告诉你吧。”

    她还是跟他这么生疏,她还是不肯向他坦诚她的委屈。文焱前两次见到尹梦璇都是有保镖在的,还有豪车,俨然就是阔太太啊,为什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这么巨大的反差,就算他跟她从前只是普通朋友也不可能不好奇,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过这种生活。像刚才那样差一点被人欺负了去,要不是他及时出现,她会怎样?文焱想想就窝火。

    文焱和尹梦璇就这么沉默着对望,仿佛周围的人和事物都不在了……

    “老板娘,钥匙给我啊……”伙计的声音惊醒了失神的文焱,尹梦璇也急忙从口袋里摸出钥匙给他。

    然后文焱就看见那小伙子拿着一些锅碗瓢盆儿走向了旁边那一条小巷子。

    文焱心里一动,狐疑地问:“怎么他往那里走?难道你摆摊这些东西都是放在后边?”

    尹梦璇苍白如纸的面容上露出纠结的神情,嘴角噙着苦笑,点点头:“是……我在后边租了一间房,当是仓库,也是我现在住的地方。”

    文焱静静地看着她,眼中几度暗潮翻涌,酸疼的心,很难受。呆滞了好半晌才默默地动手帮她收拾桌椅板凳,一言不发的,脸上尽是一片深沉。

    “文焱……你这是做什么?你别……别这样啊,你走吧,我自己来就好了。”尹梦璇说着就伸出手去拽文焱,想要阻止他。

    文焱倏然抬眸,深邃如寒潭的眼眸凝视着尹梦璇,没说话,但那眼神的含义却胜似千言万语。他怎能袖手旁观她的落魄?除非他从不认识她。

    尹梦璇哆嗦着嘴唇,想要说点什么却又无从说起,唯有……慢慢地放开他的手,眼睁睁看着他像一个服务生一般地在帮她擦桌子,帮她收拾这一切。

    他的背影,比十年前更加宽厚健壮,他整个人都比十年前更加具有男人味,他是一个有个性有霸气有狠劲的男人,这些都是他无比伦比的魅力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他一定不会知道尹梦璇此刻有多想要冲上去抱着他,依偎在他宽阔的后背,但她就是死命地忍住……她不能再要得更多,刚才他都已经出手为她解围,她怎能再去抱他?

    三个人将摊子收拾好了,东西全都拿到了尹梦璇的出租屋。宵夜摊子后边是一排楼房,几乎都是用来租给这附近做生意的人了。尹梦璇要想摆摊就得找个就近的地方安置。

    小小的出租屋,一室一厅。客厅里摆满了东西,冰柜,菜篮子,桌子凳子,餐具……15cRK。

    连个沙发都没有,简陋得很彻底。即使客厅里乱糟糟的,可是尹梦璇的卧室挺干净整齐。当文焱一看见卧室里粉红色的床铺和窗帘时,顷刻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他想要忘记的某些事情,却如埋在泥土的瓦砾,被风一吹就显现了……记得十年前那一个夜晚,尹梦璇将她自己交给他,那是他和她的第一次。少男少女懵懂的情事,就在一个粉红色的房间里发生了……

    文焱不知自己呆立了多久,只听耳畔一个柔情似水的声音在呼唤:“文焱……文焱你坐啊。”

    坐……这儿能坐的,干净整齐的地方只有卧室的床。

    “喝水。”尹梦璇将手里的杯子递给文焱。

    不知是文焱失神还是她手滑,杯子就那么掉下来了,水全都洒在了文焱裤子上……

    “啊……”尹梦璇急忙伸手去为文焱擦拭,一时不察此时有多怪异的气氛……文焱咬着牙,脸都憋红了,尴尬地抓住尹梦璇的手……他被水打湿的地方是他的胸,而她擦拭的时候正好就会隔着衣服碰到他胸前的民感步位……(一万四更新已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