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52章 卷四:想要立刻见到他!
    文焱从付金水那里得到的线索,对他这次任务有着相当重要的价值,经过他的反复观察,付金水很可能真的没有见过HZ犯罪集团中那七个创始人。付金水只是还交代了,每个创始人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门徒,也就是接班人。通常他们七个不露面,深藏在幕后,而他们的接班人则会遵从他们的命令去办事,成为他们的代言,招兵买马,将他们的目标任务收纳为HZ的成员,以此类推,就像金字塔似的,层层叠加,大部分的人都不会知道七个创始人的真面目,极少一部分人会见过这七个人的门徒。所谓的核心成员,不过是安抚他们的话而已,像付金水也是核心成员,但他知道的也有限。

    HZ为什么要除去付金水,因为是从他那里开始暴露的,两年多之前他落入警方手里,因被他的案子牵涉出的其他HZ的成员有好几个都落马了,并且这个组织引起了警方的注意,知道付金水他们不过是些小虾米,真正的大鱼还潜伏得很深。这使得犯罪集团暴露了,HZ是不会放过付金水的,势必要铲除这么一个祸害、败笔。

    文焱在第一时间就报告给了首长,同时他也从首长那里知道了,林云芝仍然是没有消息……

    方惋在章卉家门口已经守了一上午都不见她出来,不禁有点纳闷儿了,难道说章卉今天不去公司,不出门了?方惋跟周佳薇通过电话,周佳薇说不知道章卉会不会出门去,说章卉一上午都在家里摆弄花花草草,看上去没有要出门的意思。

    这才过去几小时,没关系,方惋有的是耐心和时间,她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准备了,买了一些干粮和水,今天就跟章卉耗上了,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是不是在家一天不出来。

    方惋没有将自己和赵鹏宇发生的矛盾告诉周佳薇,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方惋坐在这车子里,目光一直盯着周家的别墅大门,可脑子里却是浮现出自己那晚在俱乐部看到赵鹏宇的情景……当时的她还不敢去想赵鹏宇真的跟章卉之间有什么问题,但是现在,方惋经过了昨天在花园酒店里池塘边的那一幕,她能确定的赵鹏宇一定心里有鬼,否则怎会威胁她不准说出他进电梯的事。除了是跟章卉有关,还能是什么?当时在赵鹏宇之前进去电梯上了十八楼的人就是章卉。

    方惋心里除了对赵鹏宇的厌恶,还有许多感概,只觉得婚姻、男人,真是让人摸不透的存在。像赵鹏宇那么表面老实的男人,实际上却是有着一颗极度肮脏龌龊的心,男人啊,要是真的铁了心跟外边的女人有染,他会用你万万想不到的方式,像赵鹏宇,只是从棋牌室出来抽根烟而已,就已经做了某种见不得光的事了,回到棋牌室还能若无其事地坐在妻子身边陪她打牌……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世界上原来是有那么多的肮脏与丑陋,太多的人表里不一,道貌岸然,曝露在被人眼中的不过是一张伪善的面具,一旦这张面具被撕开一角,你会发现,曾经对这个人的认知是多么的肤浅。人心险恶。这就是方惋越来越深刻的体会。每个人都有秘密,赵鹏宇有,章卉有,周佳薇有,杜伊航有,沈坤有……那么方惋身边的人呢?她不由得会联想到……文焱有秘密吗?父亲方奇山有秘密吗?甚至是早早就离她而去的母亲,有秘密吗?发小康佟,他以前有秘密吗?

    不……不能这么想!方惋敲敲自己的脑袋,告诉自己千万不要神经质,怎么能怀疑这几个人呢,他们都是她的亲人,爱人,是她心底最温暖的角落,即使外面的人再怎么险恶,她的这些亲人爱人都会是纯粹的,善良的,哪里可能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一边啃着饼干一边留意着周家,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依旧是没有动静。后来方惋接到周佳薇的电话,说她的母亲今天不出门了,在家开始炖汤,说是今天要亲自下厨做饭晚……16XgS。

    方惋无奈……白忙活一天。方惋打道回府了,一路上她都在思索某些问题,越想越是感觉到哪里不对劲。脑筋是用来动的,越动越灵活。方惋一路这么琢磨着,真的被她想到了一个忽略的问题……

    她是想到,既然赵鹏宇知道了她那晚见过他进电梯,很可能他会将这件事告诉章卉。好在他们并不知道她是私家侦探,但是,他们一定会很小心谨慎,也许近期不见面……方惋想到这里就感到一阵纠结,如果赵鹏宇和章卉为了掩人耳目,最近都不见面了,那么她还怎么能找到证据揭穿他们呢,只是说看见进了电梯,这远远不够成为两人偷情的证据。章卉今天之所以没有出门,说不定就是故意的……

    方惋心里窝火啊,明知道赵鹏宇跟章卉有问题,可就是一时间找不出令人信服的理由,这么一来,她拿不到剩余的酬金,这还是小事,最重要的是她拿不出证据的话,就无法揭穿赵鹏宇,无法为她自己洗去那天的冤屈和耻辱。

    令人心烦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方惋的车开到半路就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说林云芝已经有几天没有回家了。方惋听得出来父亲在电话里的语气很沉重,她虽然跟林云芝是水火不容,可是,毕竟林云芝现在还是父亲的妻子,是闹闹的母亲,方惋狠不下心坐视不理。

    ===================================

    半小时后,方惋出现在了紫金华庭。

    方惋一走进花园就看见父亲的背影,他头上的白发比上一次见到的时候更多了,背脊也似乎佝偻了一些,这些迹象都表明,父亲更苍老了……其实才五十多的人啊,怎么老得这么快?在几个月之前,她跟文焱结婚那时候,父亲看起来精神状态还挺好的,怎么才过去几个月,父亲就像是年过六十岁的人一样……

    是因为父亲跟林云芝生活在一起很不开心吗?方惋心里揪得发疼,鼻子有点酸,却还是打起精神,面带微笑地走过去,轻轻地唤了一声……“爸爸。”16434146

    方奇山转过身来,黝黑的面容上露出慈爱的笑容,依旧是温暖人心的表情,但是,方惋能感觉到父亲眉宇间藏着的忧心哭苦涩。

    “惋惋,坐。”方奇山和女儿坐在花园里的凳子上,父女俩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么坐下来单独谈心了。

    方奇山向方惋说了关于林云芝失踪的事,他的意思是在考虑要不要报警,为了这个,他已经两天没睡好,十分烦恼,犹豫不决,所以才会把事情告诉方惋。

    林云芝平时也不是每晚都回家的,有时去外地出差,有时说跟朋友一起去什么地方玩,或者是不声不响地就一整晚不回来。这些年,方奇山对于林云芝这种行为早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因此前两天他没有在意,也没打电话。可是到了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林云芝不但连个音讯都没有,并且方奇山打她电话也不通,以前就算林云芝出去玩,电话还是能通的,这一次,方奇山感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

    可是林云芝的身份是香域集团的董事长,如果他贸然去报失踪,只怕消息传出去,会对公司造成极坏的影响,无奈之下,只好找方惋商量商量。焱那们次了。

    方惋听完父亲所说,她也开始凝重起来,似乎林云芝这一次连续几天不见人,跟平时的一些情况有所不同。

    方惋望着父亲日渐消瘦的面容,疼惜地说:“爸爸,您别太担心,至少现在我们没有接到什么坏消息,我这就回家去跟文焱说说,咱们先不报警,但文焱是警察,我们就当是家事,先听听他的意思。您看这样行吗?”

    方奇山点点头,他也觉得这样是可行的,女婿就是警察,先不立案,听女婿的意见再做打算。

    方奇山心底其实有个最大的隐忧就是怕林云芝的失踪跟她背地里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有关……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是要来了吗?香域集团是否已经走到了末路?这个不像家的家,是要散了吗?方奇山不怕失去现在的地位和富裕的生活,他只想要方惋和闹闹能够平平安安。如果林云芝倒了,香域集团垮了,他跟林云芝还是法律上的夫妻,他是怎样都难以逃脱干系的,即使他真的没有跟林云芝同流合污,但是,警察会信他么?法律会信他么?公众会信他么?这三座大山足够将他压扁了……

    方惋离开紫金华庭就去找文焱了。昨天的事,她想来想去也觉得逃避并不是办法,经过一夜的沉淀,她认为是该找他谈一谈了。一晚的时间,够他冷静的吧。是的,才一晚,她感觉那是已经过了好久好久,压制在心头的思念到了极限,想见他……(一会儿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