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53章 卷四:火热勾缠
    由于付金水的落网让警局里的人纷纷开始紧张起来,文焱也不例外,他的首要任务就是要保证付金水这一次能够被安全地送到法庭,再不能像上一次毛大志押送时出现意外了。无论如何,付金水都应该接受法律的审判而不是被HZ的人以清理门户的方式干掉。警局里所有的监控设备全都重新检查过了,确定没有损坏的,还有因为付金水的特殊性,他将会在明早就被送往看守所,不会再关押到跟癞子相同级别的房间,付金水的待遇会比癞子还要高一个规格,会被送到看守所里最严密的近似于“安全屋”的地方。那种小黑屋里四周都是铜墙铁壁,厚厚的铁门上只有一个小口子能用来送饭。

    付金水的饮食将会有专人负责。经过了上次付金水闯入看守所欲杀癞子的事之后,看守所里里外外的软件硬件都升级了,包括工作人员也增加了不少。总之,付金水俨然已经成了重点保护对象,不但如此,他的案子还将是进入司法程序最快的,就在近期就会安排他上庭!到时候将由文焱亲自押送,他还会指定不同押送路线来迷惑HZ的人,务必要将付金水送到法庭。

    =======================================

    方惋的车子在警局门口停了好半晌,她在琢磨着该跟文焱怎么说呢?昨天的事,双方都很默契地在回避,现在她突然想要见他,会不会显得没面子?

    面子这东西吧,人人都会有所顾忌的,方惋昨天事后没有打电话给文焱,不是因为她不想,而是她也在盼着文焱能主动,总觉得事情不是她的错,她为什么要先打电话去呢?她受了委屈,理应他先来安慰才对。

    可是,面子问题又怎能敌得过心底那一股热切的思念呢。想见他,不想继续等下去,更不想再过一个夜晚……想他今夜能够回家睡觉。

    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会为对方而收敛自己的脾气,会试着退让一步,不想闹僵了。这么想着,方惋心里会好受一点。

    电话里传来他熟悉的声音,方惋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文焱,你……你什么时候下班啊?你在警局吗?”方惋有点紧张地问,她在期待着他说现在就下班了,期待着可以跟他一起回家。

    “我今天……不能下班了。明天早上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今晚要在警局里守一夜。”文焱低沉的嗓音略显沙哑,心情却是有几分愉悦的,方惋能主动打电话,

    方惋失望地叹了一口气:“又不回来啊……”

    对此,文焱也是无奈,明早就要送付金水去看守所,今天晚上他必须留在警局坚守阵地,以防意外发生。肩膀上的担子很重,不是他不想回家去好好睡一觉,而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只有等明天付金水去了看守所,文焱才能稍微轻松一点。

    方惋虽然很想念文焱,但她更心疼的是他的工作忙成这样……他一定很心烦很劳累吧,在这种时候,她是不该再提昨天那些不越快的事情取增加他的烦恼,可是……林云芝的事呢?如果不说,还要再继续拖?她不是没想过自己去查查林云芝的行踪,但是,毕竟林云芝是香域集团的董事长,她的失踪非同小可,假设她已经处在危险中,当然是找警察更及时了。

    “文焱,其实我……我有件事想跟你说。我跟我爸爸都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方惋的声音里都透出焦急。

    “嗯?”文焱心里咯噔一下,不知怎么他想到了林云芝。

    “那个……其实是这样的,今天我爸爸告诉我,他说……”方惋的话还没说完,忽然,车子副驾那边的门被人打开了。

    “啊……你……”方惋惊喜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瞬间听到心里有种花开的声音……

    于落了张证。“文焱……老公!”方惋开心地搂着他的脖子,激动得像个孩子一样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文焱的心情也和方惋一样,只是他这个人不善于在脸上表现出太多的情绪,尤其是在面对方惋的时候。

    “咯咯咯咯……你怎么会来的?刚才你不是说在警局吗?”16434188

    文焱垂眸望着怀里这娇俏的小女人,声音不自觉地柔和了许多:“我在办公室里就看见你车子停在这儿,一边打电话一边就走下来了。”

    “哈哈,我知道了,你也想见我,对不对?所以你忍不住下来了……”方惋这水汪汪的美眸里含着悸动的情意,望着他深邃的眼睛,她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了。

    文焱心里除了喜悦,还有几分歉意……他昨晚没回家,她一个人熬到现在,一定是很难过了,可她却还主动来找他,这到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这次文焱没有否认,而是眸光灼热地看着她,晶亮清透的眼睛,明媚阳光的笑容,竟是有着神奇的力量,能照亮他心底的阴霾,让他感觉到些许暖意,不由得心里一动……随着自己的意念,他不想压抑,深深地吻上了她柔嫩的唇瓣。“唔……”方惋一声嘤咛,情不自禁地手捧着他的脸,唇齿间的纠缠,碾磨,轻咬,拨弄,彼此都在这一刻心中有所明悟……原来这就是相思。没见到之前,心是苦涩的,现在却像是从春暖花开般的美妙。他的火热,勾缠着她醉人的香甜,贪婪地索取着独属于他的美好……方惋被他吻得七荤八素,浑身瘫软无力,等他放开时,她只得气喘吁吁地靠在他的肩膀,粉红的面颊上,那两朵红云可爱极了。

    昨天的种种,全都被这温柔缠绵的吻释去了,不需要过多的解释,不需要谁跟谁说对不起,经过一夜沉淀之后,只剩下情意,心照不宣。语言不是万能的,有时候,一个默契,心灵相通,已胜过千言万语。

    “你……你不怪我了?”方惋被这暧昧的气氛蛊惑了,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文焱搂着她,低声耳语:“你以为我是草包吗,怎么会相信你去调戏赵鹏宇……”

    这话可把方惋乐得,咧着嘴望着文焱笑,心里好舒坦啊!16Xhy。

    文焱脸上掠过一抹自得的笑意:“你都已经有个这么帅气的老公了,还用得着觊觎赵鹏宇吗,我怎么都不会比他差吧,你的眼光也不至于那么瞎……”

    方惋噗嗤一笑:“原来你是在夸奖你自己啊,文队长,你真是我见过的最臭美的警察了!”

    “我说的是事实,难道你敢说我连赵鹏宇都不如?”文焱佯装冷脸,方惋急忙摆摆手:“没有没有……我老公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天下第一帅警,天下第一最有型魅力指数飙到爆棚的……”

    “好了好了,你这么捧我,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你的赞美,但是……”文焱说到这里,脸色正了几分:“昨天的事,我不怪你了,但是我希望以后你在我妈妈面前,可以尽量收敛一下你的脾气……她昨天摔到了腰,要休养好一阵子才能恢复,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伤筋动骨,不是件轻松的事。你在她面前忍一忍,回家你想对我怎么样都行,大不了我不还手,任你打任你骂,你想怎么出气都行。”

    文焱的这番话,是许多男人的心声啊。理不清的婆媳关系,男人为此烦恼的时候只能这么跟妻子说了,宁愿自己多忍受一些也不会愿意妻子和母亲吵吵闹闹。不管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没人会希望看到那种场面。

    方惋心里一酸,她意识到自己确实是忽略了文焱的感受……昨天在对婆婆那个过肩摔的时候,她只知道自己有多么气愤,她来不得考虑那么多,现在经文焱这么一提醒,她有点惭愧了……邱淑娴是不对,可毕竟是老公的母亲,现在因为摔到腰,躺在床上,即使起因是邱淑娴咎由自取,但身为儿媳妇,行为是否也是有欠理智?手心手背都是肉,文焱的处境,怎是一个“烦”字了得,可他没有发脾气,反而说让她以后在他身上撒气就好。方惋被这话给弄得心头发酸……

    方惋的耳根发烫,挽着文焱的胳膊说:“我知道了,昨天的事,我会吸取教训的……”她没说关于赵鹏宇的可疑,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她不想说出来让文焱烦恼。

    “嗯……这才是我的好媳妇。”文焱说着,忍不住伸手捏了捏方惋的脸蛋,瞧她红着脸的样子,他就心痒痒。

    “啊……”方惋终于想起自己有事要说了。

    “那个……就是林云芝啊,我爸爸说她已经几天都没回家,手机打不通,秘书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总之就是……就是失踪了。你也知道林云芝的身份比较敏感,是香域集团的董事长,所以,我和爸爸没有立刻报警。你就是警察啊,也是咱们家的人,你能不能先不立案,不声张,悄悄地查一查林云芝的行踪,。比如那什么航空公司入境处那些,行吗?”方惋略显紧张地看着文焱。

    文焱神色如常,但其实他内心却是一点都不平静……该来的始终会来,方惋终于对他提出了这个事,而他却不能对方惋坦白关于林云芝的事,他只能隐瞒。对国家的忠诚,在文焱心里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即使方惋是他老婆,很多事,他也必须口如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