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54章 卷四:浓情时分
    林云芝失踪的事,文焱应允了方惋,他会去查。他目前只能这么做了,等再过几天首长那边传来消息,不管到时候林云芝是死是活,都是会告诉方惋和她父亲的。

    这时的方惋完全想不到的是文焱早就知道林云芝失踪的始末,更知道林云芝就是HZ的成员……在不久的将来方惋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好多好多的秘密,每个人都有秘密,哪怕是自己的枕边人……

    文焱今天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今晚还需要在警局值班看守付金水,所以他现在就跟方惋一起回家,洗澡换衣服再返回警局。只是这么短短的相聚时间,方惋已经很开心了,原本她还以为他在车里说几句话就要走呢。

    文焱没有将邱淑娴昨天说的话告诉方惋……她说过要方惋到她面前磕头认错。文焱觉得那是母亲在气头上说的话,兴许过个几天消气了就没事。他知道那天方惋也受委屈了,纵使她摔了邱淑娴,是她的做法有欠理智,但也还不至于要弄到磕头认错的地步吧,以方惋的个性,磕头认错不会让她和邱淑娴的关系缓解,只会让婆媳之间更加深矛盾。

    文焱就把这件事压在肚子里没讲,只希望随着时间,能淡化这些不愉快。方惋也不知道文焱在邱淑娴面前为她说话。这些事,文焱是不会主动讲的。就算他对一个人好,也不会挂在嘴边。

    其实只要文焱没有责怪方惋,没有脑残到相信她会去调戏赵鹏宇,方惋就已经很欣慰很开心了。想想昨晚一个人在家的那种孤寂和凄凉,她是真的深有感触……她和文焱从认识开始就是时常小打小闹的,但那逐渐成为了两人之间的情趣和相处方式,像昨晚双方都不理不睬地逃避着问题,那才叫真的要命。不喜欢一个人,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想要看到他……

    方惋坐在沙发上神游物外,文焱洗澡出来就看见她呆呆的样子,不由得心里一动……13acV。

    “在想什么呢?”男人的双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强健的身体紧紧贴着她。

    方惋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耳窝里充斥着他温热的呼吸,惹得她一阵轻颤,水灵灵的眸子若有所思地望着他:“老公……以后,我们不要像昨晚那样不理不睬地逃避问题了,好吗?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心里有什么疑问,有什么想问的就尽管说出来,都不要憋在心里。就算是看到你皱眉头,或者是我们当面吵一架,也好过刻意的逃避啊……”

    方惋的话,柔柔的像羽毛一般拨弄着他的心,有些甜,有些酸,还有些说不出的悸动和疼惜……这么多复杂的情绪,让文焱深沉的眼眸里流泻出几许难得的柔情,轻轻嗯了一声,低头攫住她粉红的唇瓣,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他的渴望。想她,不只是身体,还有心。先前在车里的时候就已经差点把持不住了,现在回到家里,他不必再压抑着,他可以尽情释放自己对她的思念。“唔唔……”方惋嘴里发出浅浅的低吟,听在男人耳朵里就是最动听的鼓励,让他更加血脉膨胀,想要得更多更多……方惋只觉得自己轻飘飘的,身子变得很软也很热,情不自禁地搂着他的脖子,两人已经很熟悉彼此了,自然地就躺在了沙发上,他身体里狂野的因子在复苏,大手抓着她柔软得嫩白……绝妙的契合,深深地颤动,让她和他都不禁仰起了头,粗重的呼吸和急促的娇喘混合在一起,她脸颊上醉人的酡红迷了他的眼……今天的他,似乎比往常还要勇猛几分,从沙发辗转战场到了卧室,屋子里回响着她美妙的娇声软语,意乱情迷,甜蜜如斯……

    文焱除了是想要她,还想要制造在床上清晰的印象来代替自己昨晚那模糊不清的画面。他喜欢这种清醒时的快乐,这是他可以掌控的,而像昨晚那样,他无法确定究竟有没有做什么……不喜欢这种不清楚的概念,他会告诫自己,以后再也不能像昨晚一样。尹梦璇是他心里一个远去的遗憾,一场迷幻的梦,过去的种种,时光不可倒流,她的处境,他会关心会出手帮忙,但那只是因为她是他的初恋,有种难以磨灭的情结存在。可是那不代表就能旧情复燃。他现在的妻子是方惋,他比谁都清楚……

    一番缠绵之后,文焱要赶回去警局了,今夜的任务还很重,他要打起精神来才行。

    方惋有些不舍地送他出门,刚才被他折腾得够呛,她也需要休息才能恢复精力。

    ========================================

    第二天一早就是将付金水送去看守所的时间了,这次不只是有警察护送,为了避免发生意外,还特地调动了当地武警协助。付金水曾屡次从警方手里逃脱,上一次还是在临上法庭之前被人劫走的,这对警方来说是莫大的耻辱,所以这次才这么重视,连武警都出动了。

    刑警队的人除了有一个留下来看守大本营,其余的也全都出动,正副局长更是连防弹衣都穿上了……

    如此小心翼翼,但出乎意料的却是一路上平静得很,付金水被安全送到看守所。这让大家都松了口气,可是也不由得暗暗纳闷儿,难道说,这这样简单么?付金水这次真的能上法庭接受审判?大部分人是这么想的,会觉得这是警方的威慑力震住了犯罪分子,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文焱和付金水不这么想。从警局到看守所,这一路安全,可最棘手的是要等开庭那天,付金水会从看守所送往法庭。现在这暂时没事,就更加增大了下一次的危险性。文焱已经在考虑指定不同的押送路线,并且到时候会要求在每条路线都增派相同数量的武警来支援,这样就能迷惑敌人了。如果他猜得不错,HZ将会故技重施,会选在看守所到法庭的路上下手!

    付金水的落网,总算是让文焱心头略微缓过一口气来,这种时候,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就是他的好友——毛大志。是的,他最近没去看毛大志,但现在他应该要去向毛大志说一说付金水的消息了,就算毛大志还昏迷不清,可是文焱始终觉得,他能听到的。

    医院里。毛大志的病房。门口依旧是有两名便衣守着,文焱照例出示了自己的证件之后才进入了病房。

    这安静得空间里,只有仪器发出的细小声音,躺在床上的男人比上一次见到的时候又瘦了一圈,脸色也更加的惨白,半丝血色都没有,颧骨也更明显凹下去。总之,这一切的迹象都表明毛大志的身体正在一天一天的衰弱下去……

    文焱每次一到这里来,他的心就会特别揪紧,他总是会有着朦胧的期待,希望某一天他能看到毛大志忽然睁开了眼睛,可是,以毛大志目前的情形来看,这恐怕是好渺茫啊……

    文焱凝望着大志的面容,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棉签,沾了点水,在大志的嘴唇上轻轻擦着。文焱的眼神特外柔和,就像是在看待自己的亲兄弟一般:“大志,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付金水已经被我抓到了。很快就会将他送上法庭。大志,我会完成你的愿望,这一次不会再让付金水被人半路劫走。大志……你听见了吗?你现在有没有高兴一点?是不是在梦里笑呢?”

    大志没有半点动静,可文焱还是在小声低喃着跟大志说话,他想象着大志或许是有听到只是做不出反应而已。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心里的疼痛一波一波在蔓延,他何尝不明白,大志的身体在衰弱,继续这么下去的话,植物人也有可能永远离开人世的。只不过,文焱不愿意面对这么现实,他潜意识里会强迫自己别那么想,就一直当大志活着吧……

    ===============================

    云失允方就。接下来的几天还算平静,没有发生特别重大的事情。文焱只知道方惋是接了生意,在忙活着,他也没有多加过问,更想不到的是方惋调查的事会跟赵鹏宇有关。

    邱淑娴打过几次电话来,文焱每次都是小心地安抚着母亲的情绪,但是邱淑娴依旧咬着要让文焱带方惋去家里给她磕头认错,对此,文焱实在是无可奈何,他不会那样委屈方惋,可母亲那里又无法交代,他夹在中间的日子不好过,只能一拖再拖……

    方惋不知道这些,她每天都很积极地在做事,但一天一天过去了,她发现章卉和赵鹏宇都很沉得住气,居然没有一次碰过头。方惋明白,这一定是赵鹏宇跟章卉说了最近要收敛,这么下去,她还怎能查到线索和证据?(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