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55章 卷四:查歼情
    身为一个侦探,必须具有善于思考的习惯。方惋只要是在工作的时候,哪怕是坐在车里啃着干脆面吃着矿泉水听着口水歌,她的脑子还是在不停地转动……章卉为什么这几天过于安静了?很明显是赵鹏宇他说了什么,不一定敢说是自己的大嫂发现了他的异常举动,他也许会跟章卉说最近要收敛,不见面,以防被老婆察觉。而章卉是上流社会里出了名的好母亲好女人,她最为令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她自从丈夫死后多年来一直都没有再嫁,也没有传出与任何人的绯闻。在大家心目中,她是一个典型的好女人形象,她怎么会坏了自己的名声呢,当然会听从赵鹏宇的劝告,暂时收敛收敛,两人不见面。

    可是……方惋也会从另外的角度去分析。一个常年都孤身一人的妇女,年近五十岁了,她老公死了那么多年,身边没有一个亲近的男人,只除了跟赵鹏宇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她平时要如何排解寂寞?她现在能沉得住气不去找赵鹏宇,那是因为她的生活平静,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但假设有什么事情打破了这种平静,当她心情极度恶劣的时候,她又能否保持得住?

    方惋不敢肯定,但是,她会想办法试一试。

    周佳薇在接到方惋的电话时又不免先来了一顿冷嘲热讽……

    “我说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早点说,别浪费我的时间和金钱!到现在都还查不出一点头绪,我真的怀疑你的能力是不是只靠吹嘘的!”

    周佳薇的这番话,让人听着很不舒服,但方惋没有发火,因为,毕竟是她的进展不给力,还没能查到有利的证据,对于赵鹏宇也是在怀疑中。周佳薇身为委托人,她花了钱,当然是有资格表示不满的。赚钱哪里会不受气呢。

    方惋耐着性子说:“周佳薇,如果你愿意跟我一起赌上一把,你就听我的安排……”

    “赌什么?”

    “你妈妈现在在家吧,你有没有办法刺激你妈妈的情绪,让她变得很气愤,很激动。”

    周佳薇不明白方惋要做什么,但她花了钱,不想就这样收场,只好配合了。只要能早点查出来遗嘱的事,她什么都愿意做。13acV。

    “就这么简单的事,我当然能做到。你等我电话。”周佳薇很干脆地答应了。

    刺激章卉,这事对于周佳薇来说,太容易了。平时母女俩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关系和睦的,有时也会吵架,气头上的时候也会说些让对方暴跳如雷的狠话。

    等待,是需要有耐心的,方惋又等了大约两个小时,而现在天色已经黑了。

    为个善思这。终于,周家别墅里开出一辆黑色的轿车,章卉出来了。方惋用夜视望远镜能看到,车里只有章卉一个人,她没有叫司机。

    这时,方惋接到了周佳薇打来的电话……她在家跟章卉大吵了一架,把章卉气得火冒三丈,怒气汹汹地冲出了家门。

    方惋的计划成功了第一步。现在她要做的就是紧紧地跟着章卉。女人的直觉有时是相当可怕的,方惋果然是没有料错,章卉在情绪极度激动的时候,确实是忍不住了,她想要立刻见到某个人,想要有人安抚她连续多天来的寂寞,她不想再等,她也不认为会那么巧地被谁撞见,这都已经是晚上了,况且,她又不是第一次跟人约会,不都是做得很隐蔽巧妙么,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明明是有收到别人的警告说最近需要收敛,但章卉却不惜铤而走险。不只是因为在家跟女儿大吵了一架心情不好,还因为她实际上是一个在那方需求很旺盛的人,忍了这么多天,她不想再忍下去了。

    方惋的车子已经另外换过颜色,为了不引起赵鹏宇的注意,她把红色的车身换成黑色了。这样更有利于在黑夜中隐藏。

    章卉开着车在市区里四处转悠,方惋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方惋的车技不弱,没那么容易被章卉甩掉的。她之所以会到处转,应该是很小心谨慎的了。只不过,章卉不会想到有私家侦探盯上了她。在绕了几个大圈之后,章卉将车开到了一间夜店停下了。

    方惋跟上去,在看清楚夜店的招牌时,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是吧,章卉居然来这种地方寻欢?也太新潮了一点,章卉都已经是年仅五十岁的大婶了。难道说她来这里是为了喝几杯解解闷?

    方惋心里在琢磨,脚下可没有丝毫怠慢,紧跟着就进去了这间夜店。只是,让她头痛的是,夜店里人多,环境复杂,不利于跟踪人啊。或许这就是章卉之所以会来的原因吧。一进到这里就很容易把人跟丢!

    现在正是晚上十点,夜店正值黄金时段,纸醉金迷的世界里,人们肆意释放着狂野的灵魂,扭腰摆臀,激情热舞,开怀畅饮,一切的沉闷无趣都被抛开,只剩下赤果果的刺激……

    方惋已经是以最快的速度追进去了,但章卉显然是早就有准备的,她一进去就冲进了正在跳舞的人群里,方惋急匆匆地跟上去,却发现已经找不到章卉的身影了……

    夜店的灯光本来就闪烁不定,没有敞亮的照明,加上人又杂,别说是方惋只有一个人了,就算再多几个人跟进来,一样地会是这个结果。怪只怪章卉太狡猾,想到先进夜店再脱身。这样就能避免被人跟踪,接着她就可以去找自己约好的人了。

    方惋望着眼前的一片嘈杂,只觉得心头窝火啊,恼怒地搓着自己的头发,思绪陷入了困境,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了,最可恶的是,她现在根本无法知道章卉到底有没有离开夜店。章卉究竟是还在这夜店里某个角落呢还是已经走了?

    方惋走到夜店的后门处,站在这里徘徊不前,失去了方向感。能不恼火么,好不容易激怒了章卉,使得她按捺不住从家里跑出来了,很可能就是要去幽会情人,但是却在这节骨眼儿上跟丢了,这种功亏一篑的感觉,实在太不爽!

    就在方惋一筹莫展之际,她无意中瞥见了天花板的一角……那里有个监视器!方惋脑子里蓦地闪过一道灵光——这间夜店名叫“+1”,在本市算是很有名的了,而它的老板,不是别人,正是方惋的朋友,庄郁!

    哈哈,庄郁啊庄郁,我来啦!方惋欢叫一声,立刻摸出了手机……

    十分钟后。方惋跟着一个长相帅气身材修长的男子一起走进了“+1”的监控室。

    庄郁看上去怎么都不像是黑帮的人,他更像一个韩流明星似的,外形英俊身体健美,并且会让方惋有种亲切感,在她心里,庄郁是朋友,也是大哥哥。

    “随便看,不用客气。”庄郁冲着方惋微微一笑,抬手指着那一排监控器的画面。

    方惋感激地点点头,兴奋地盯着屏幕。夜店里只有两个后门出口,都装有监视器。方惋只需要查看章卉进来直到现在的这时段里,是否从前门后门出去,她就能知道,章卉到底还在不在这家夜店里。

    庄郁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好朋友,他曾受过方惋的恩惠,他一直都记得的,所以每次他能帮到方惋的时候都不会推辞。两个萍水相逢的人能成为好朋友,不只是因为方惋救了庄郁,更重要的是彼此的性格都是直爽的人,不矫情,不做作,不存着狡诈的心思,如此一来当然能做朋友了。并且,庄郁的老婆也因此而跟方惋相识,对方惋心怀感激,也知道她是个坦荡荡的人,不会对庄郁有什么特别的想法。这也是方惋能和庄郁成为朋友的原因。

    庄郁站在方惋身边,看她那么专注,他不禁有点感概,这个女人啊,肯定又是接到什么棘手的生意了。

    “怎么样,有发现吗?”庄郁好心地问。

    方惋蹙着眉头,娇美的脸蛋上露出失望的表情,转身对庄郁说:“没发现,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要不是刚好这间夜店是你开的,我也不可能进得来监控室。”

    庄郁不忍见方惋这副失落的样子,搭着她的肩膀往外走,来到过道上,看看四周没人经过,他才压低了声音说:“你在查谁啊?是我们夜店的客人吗?”

    方惋那双美目里露出思索的神情:“我也不知道她以前有没有来过这里,她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女人……叫章卉。唉,监视器里没有看见她离开,那就是还在这里,只是,你们这儿这么大,我怎么去找啊……今天我又白忙活了。”

    “章卉?你是说那个老公死了很多年都没再嫁的大婶?”庄郁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惊讶中带着几分窃笑。

    “嗯……你认识?”方惋狐疑地看着庄郁。

    庄郁一下子来劲了,开始得瑟了:“算你运气好,我不只是认识,我还知道,章卉现在就在我店里的某个VIP包厢里,她是我们这里的顶级VIP会员。你大概还不知道,我们店,顶级VIP会员是需要缴纳十万年费才行的。而他们享受到的待遇也是顶级的。”

    “什么?你知道章卉在哪?哈哈……庄郁你太好了!快快快,带我去!”方惋开心地拽着庄郁的胳膊,活像是渔夫抓到了一只好大好大的鱼。

    庄郁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身后传来一个戏谑的男声说:“呵呵……谁那么大胆子,没经过我的允许,敢进VIP包厢。”

    这声音?方惋猛地一惊,蓦然回头,只见一张欠揍的脸出现在眼前——居然是庄擎翼!这家伙怎么在这里?他凭什么说那种大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