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56章 卷四:流氓提出的条件也是耍流氓!
    眼前这男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方惋不会再被他那张看着眼熟的脸迷惑,她只记得庄擎翼的行为举止都是流氓!

    “装情义,这是我跟庄郁之间的事,跟你无关,你少在这儿多管闲事!”方惋毫不客气地回嘴,美目瞪着庄擎翼。

    庄郁惊诧地看着两人:“怎么,你们早就认识?”

    方惋冷哼一声:“谁稀罕认识他啊,流氓!庄郁我上次不是跟你说我被一辆法拉利的车门撞了吗,就是这个人!”

    庄郁见庄擎翼神色不变,也不否认,那就是确有其事了。

    “你们……哈哈……哈哈哈哈……大哥,居然有女人叫你流氓?哈哈哈……”庄郁肆无忌惮地大笑,像是听到了很好玩的事情。

    庄擎翼邪魅的俊脸露出一丝痞笑:“其实还不止这件事,后来有一次我去你家的时候,你去洗澡了,我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一时好奇就出门去看看,结果在海滩上,我亲了她……但是,她也踢了我的命根子,这笔账,我还没机会算,今天还真是巧……”这货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主动说了海滩上他强吻方惋的事,只不过他的神情里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像是在琢磨要怎么对待方惋。

    方惋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人,说他流氓他不反驳,还把强吻的事也说了,这人到底还有没有羞耻心啊?13acV。

    方惋咬牙切齿,火冒三丈,粉拳握得紧紧的。庄郁就跟看稀奇一样地望望方惋再望望庄擎翼,他脑子里勾勒出一幅在海滩边的画面……

    “啧啧,大哥,你惹到方惋了……”庄郁看似惋惜实则是在笑,他已经意识到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了。大哥竟然会强吻方惋,这可是天方夜谭啊。

    “庄郁,你叫他什么?”方惋这才反应过来不对劲。

    庄郁亲切地搭着方惋的肩膀,如同循循善诱的大哥哥一样:“惋惋妹子,实话告诉你吧,这是我大哥,庄擎翼。他也是这间夜店的老板之一。我和他共同打理。不只是夜店,还有我们翼帮得所有事务,今后都会由我大哥主管。前几年我大哥在国外,我就一个人打理帮会,很累啊。现在我老婆怀孕了嘛,我就退居二线,帮会的事大哥会处理,我就安心在家照顾老婆。也就是说,翼帮的掌舵人,现在是我大哥,庄擎翼。”

    “什么?他是你大哥?”方惋惊愕地望着庄擎翼,这男人脸上的痞笑好得意,好……欠揍!

    “所以咯,方惋,你要进去章卉的VIP包房,如果我大哥不在的话,我一定让你进去了,可是现在大哥发话了,你只能去争取他的同意。”庄郁无奈地摇摇头,很是诚恳地的眼神看着方惋,然后,转身走进了监控室去,只是还忍不住回头望一望,心里偷笑,大哥和方惋?嗯,似乎是挺有趣的搭配。

    庄擎翼和方惋在这走道上这么静静地对望,大眼儿瞪小眼儿,气氛变得十分僵硬。

    方惋的眼睛都快瞪出火来了,心里不停在腹诽:装情义你个流氓!故意刁难我,要不是你出现,庄郁早就让我进去了!

    庄擎翼那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极尽魅惑,完美无暇的俊脸上噙着得意的笑容,好整以暇地说:“小妞,知道这叫什么吗?风水轮流转。你没想到今天会有求于我吧?要么你现在就走人,要么你就答应我一个条件,然后我让你进去VIP包房。”

    “呸,你想得美!我才不会跟流氓讲条件!”方惋想都没想就立刻拒绝了。用脚趾头想一想也该知道,这流氓会有什么好话!

    “你的时间不多,我可没多少耐心给你耗。要么你现在就离开,并且以后再也别想得到翼帮的任何辅助。”庄擎翼就是这么赤果果地威胁,一点都不会脸红的。

    庄擎翼的笑容不减,嘴角微微上翘的弧度有种致命的吸引力,如果不是这男人太可恶,其实方惋也不会这么顾忌他的。可惜了一个罕见的美男子啊,竟是笑里藏刀的腹黑种!

    方惋死死瞪着这个男人,心里又气又急,她不想答应他的条件,可是她必须要查线索啊,谁让这里是翼帮的地盘呢!

    权衡利害之下,方惋只得把心一横,咬咬牙说到:“什么条件,你快点说!”

    庄擎翼见这伶牙俐齿的女人现在不得不服软,他心里那个舒坦啊,越发得瑟了,一个大步跨上前来,方惋下意识地往后退……抵在墙壁上了。

    男人的臂膀趁势靠过来,将方惋圈在他两只手臂环着的小小空间里,低头看着她杏目圆瞪,气呼呼小脸涨红的模样,他心里不知怎的就开始痒痒的。

    “你……你想干什么?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你再敢对我不规矩,我还会踢你的……”方惋梗着脖子,眼底掠过一丝慌乱。

    庄擎翼轻勾着粉红的唇,眼底异彩流动,看她明明是有点怕他,却又强忍着,他觉得很好玩,凑近了她的耳廓,用一种极致蛊惑的声音低低地说:“我的条件很简单,我要你……主动吻我。”

    “。。。。。。”

    方惋一听这话,只差没一拳头挥在他脸上了。这人的脸皮已经厚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你无耻!别以为我有求于你就会成为你的玩具!”

    庄擎翼眸中快速闪过一道复杂的神色,修长的食指竖起来按在方惋柔嫩的唇瓣上,眼里有种方惋看不懂的情绪在涌动:“嘘……别急着拒绝,我只是说要你主动吻我,没有说是现在。今天我可以先放你进去,可是,你要记住,你欠我一个吻……总有一天你会主动吻我的,我等着。”

    方惋怔忡了,这男人是哪里来的自信?凭什么认为她会主动去吻一个非礼她的流氓!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他深邃无边的眼眸里所包含的东西,与他脸上那种欠揍的表情是不一样的。如果只看他的眼神,真的很容易让人陷进去……

    方惋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立刻清醒过来,又一次残忍地提醒着自己,这个男人不是康佟,他是装情义!

    “你说话算话,让我进去。”方惋不想再跟他纠缠了,每次见到他都会感到莫名的不安,她只想要快点办完事离开这里。

    庄擎翼嗤笑一声:“你是不是在想,反正那个吻也是以后的事了,你现在答应下来,但没想过以后要兑现。我告诉你,不要糊弄我,过不了多久我就会要你兑现这个吻的……”

    方惋用眼神狠狠剜了他一刀,她才不会傻到跟他争辩,没错,她就是这么想的,什么吻啊,傻子才真的会去兑现呢!

    有了庄擎翼的同意,方惋才得以顺利地进行自己的工作。不得不说,如今这社会,办事不光是你做到十分的努力就可以的,有时候也要看关键的位置上有没有你的人。假如今天章卉进去的夜店不是翼帮的。那么,方惋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走运了……

    章卉独自一人坐在包房里喝着闷酒,不知是她等待的人还没来呢还是她本就决定一个人来解闷。

    这个女人其实是个又可怜又可悲的人物,丈夫早死,她继承了家业,这么多年来她都没有再嫁,守活寡的日子有十年了吧,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每天穿着正装去公司,除了管理公司的一切运作,她还要交际应酬。一个女人要撑起一间规模不小的公司,谈何容易呢。她不但要当好公司的董事长,她还要维持自己的形象,表面上对异性冷冰冰的,但谁能知道她实际上有一颗火热的心在渴望着有男人的爱抚和关心。如果不是当初她的亡夫在生前立遗嘱的时候有特殊的要求,她早就再嫁了,何苦要偷偷摸摸地隐藏呢……

    这些年她压抑了太多的郁结在心头,她时常都会像一只灌满了汽的气球,冷静理智的外表下,极度压抑的心情一旦被什么事情打破了平衡,她就会想要找个方式来发泄,排解情绪,否则她真的会崩溃的。就如先前在家,女儿周佳薇跟她大吵一架,质问她为什么要修改遗嘱,新立的遗嘱内容是什么。章卉当时被逼得节节后退,又惊又怒,既觉得愧对女儿,但又不肯透露遗嘱的事,更不会想再一次把遗嘱改回来,无法面对女儿,她只想要逃避,想要发泄一下,于是她从家里出来了……

    戴着面具做人的日子太久,她越来越渴望释放自己,越来越管不住自己躁动的灵魂了……

    章卉一个人喝着洋酒,那瓶子已经空了一半,她也不唱歌,只是放着轻音乐,很小声,她就那么懒懒地倒在沙发上,披头散发的,妆容也不似平时那么工整了。

    前男出的多。进来了一位服务生,手里拿着果盘,说是老板特意赠送的。

    章卉头都没抬,正眼都没看一下,只是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继续喝酒。看她颓废的样子,愁容满面,方惋心里不禁微微抽搐了一下……同是女人,在这一刻,方惋莫名地感到章卉身上有种十分落寞的气息,那是心灵的孤寂,不是金钱和地位能够弥补的空洞。一个守活寡的女人,她的生活真的有外人看到的那么轻松惬意吗?方惋心里在暗暗叹息,有点同情章卉了,但是,方惋不会忘记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正事要紧!

    没错,这个端着果盘进来的服务生就是方惋所扮。她穿上了这里的工作服,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就在她放下果盘那一霎,趁章卉不注意,方惋的手往桌子底下一按……

    方惋满怀欣喜地走出了包房。现在她可以回到车上去了。刚才她已经在桌子下边放了一个窃听器。如果章卉约的人会来,方惋就会录下他们的对话……

    不管庄擎翼怎么刁难方惋,还提出那种过分的要求做条件,但追根究底,他还是算得上帮了忙。其实人家即使将方惋赶出去都是可以的,而他却为了方惋宁愿违反“+1”的经营原则,让方惋进去了客人的VIP包房,如果这事儿传出去,不只是对+1的声誉有影响,就连整个翼帮的信誉也会跟着受损。甚至有可能VIP会员因此而要求退会,要+1返还会费。这些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不利的状况,那为什么庄擎翼要帮方惋呢?这也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方惋刚换好衣服出来,一眼就看见门口那个倚靠在墙上的男人……垂着头,一只手撑在墙壁,另一只手揣在裤袋里,斜睨着她……干什么啊,这是在摆姿势拍照吗?故意耍帅!

    “咳咳……装情义……”

    “你没学好中文吗?我的名字叫庄擎翼。庄园的庄,引擎的擎,羽翼的翼!”庄擎翼十分不想听到她那么喊。

    方惋讪讪地笑笑,纷嫩精致的小脸蛋上浮现出好奇的表情,水汪汪的眸子紧盯着他:“喂,你能不能说说,为什么你要帮我?”

    方惋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存着怎样一种隐约的意识,难道还指望这个男人会从流氓变成正义人士?

    庄擎翼扁扁嘴,漫不经心地说:“我可不是帮你,你别自作多情了,我纯粹是想报仇而已……上次在海滩我吻了你,结果你踢我命根子,所以,我就想着什么时候等你心甘情愿吻我,那该多有成就感啊。”

    原来这货是把她当成猎物,在她身上寻求征服的块感呢!

    方惋气恼,自己怎么会觉得他是在帮她?就知道是错觉吧!

    “流氓!”方惋低咒了一句,不再跟他闲扯,愤愤地离开了。

    庄擎翼望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他脸上的戏谑渐渐收敛起,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复杂的神色……怎么办呢,女人,我对你有兴趣了。

    方惋才不知道她心目中视为流氓的男人会对她产生兴趣,而她现在只顾着回到车里去。

    戴上耳机,调整一下窃听器,一会儿就传来了声音,接受效果不是特别好,但还是勉强能听到的。

    方惋耐着性子等着,直到耳朵里传来了章卉的声音,方惋立刻来了精神……章卉听上去好像很激动很气愤,似乎在跟人吵架……

    “你还有没有良心啊?我对你那么好,现在我需要你陪我,你竟然说不能出来?你那么怕老婆,当初就不该跟我在一起!男人都是混蛋!”章卉的声音挺大,还带着一点哭腔,但奇怪的是,方惋只听到她一个人的声音,没听到男人的声音,难道说,章卉只是在打电话?(一会儿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