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62章 卷四:撕开赵鹏宇假面,章卉身亡!(高/潮必看!)

邪性警司,强抱你 第162章 卷四:撕开赵鹏宇假面,章卉身亡!(高/潮必看!)

    方惋感激苏振轩帮了她一个大忙,她知道自己又欠他一个人情了,只能以后再图怎么还吧,反正他是大好人,应该不会计较的啦。

    只是方惋现在还不能回家,已经10点钟了,先前在化验所里的时候她就收到周佳薇的好几个短信在催促,说了今天会给周佳薇一个结果,方惋不会食言。

    方惋将车开到了周家别墅附近,周佳薇急匆匆地赶过来,看起来她也十分兴奋,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和期待。方惋将窃听器录到的那一段录音给周佳薇听,将自己怎么发现章卉和赵鹏宇歼情的经过说了出来,还给周佳薇看了化验所的DNA报告。只是方惋没有提到赵鹏宇就是自己的妹夫。

    周佳薇万分震惊,想不到竟然会是赵鹏宇?这个男人她认识,记得他跟自己老婆好恩爱,每次出来打牌都看得出来他对老婆疼爱有加,可他居然背着妻女跟一个年近五十岁的富婆搞在一起,如果不是方惋手上铁证如山,周佳薇都不会相信的。

    周佳薇不想承认方惋很能干,但事实就在眼前,她心里不服输也不行。对于自己母亲的丑事,她既感到难堪,也会十分心痛……

    “赵鹏宇真卑鄙!他一定是看上我妈的钱……可恶!”周佳薇气得脸都青了。

    事情已查明,方惋完成了工作,至于周佳薇怎么回去质问章卉,那些都不是方惋该关心的问题,现在,她只关心一件事……

    “周佳薇,剩下的四十万,现在就付账吧。”

    周佳薇对方惋的印象虽然是有点改观了,知道她不是草包千金,但她也不是真的很服气。闻言只是嗤笑一声:“现在这么晚了怎么付账啊,明天再说吧。”

    方惋早就料到有此一波,她不慌不忙地拿出电脑笔记本:“周佳薇,我刚才在电话里已经提醒你拿着网银的U盾出来,别说你忘了,我可是不介意现在就跟你去家里……”

    “行了行了,我给钱!”周佳薇咬牙切齿地摸出了身上的U盾。暗骂方惋真是太狡猾了。

    做事有备无患,方惋就是为防着周佳薇,所以今天出门特意带了笔记本电脑。

    四十万入账,方惋却将录音和化验所的报告收了起来。

    “方惋,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雇你调查我妈的事,一共花了五十万,你现在却把证据收走?”周佳薇怒视着她。

    方惋清冷的目光睥睨着周佳薇,表情中多了几分严肃:“你已经知道你母亲把一半的财产留给了谁,这就已经够了。至于证据,我不能给你。这是我自保的方式,为防以后给自己找麻烦,所以这些东西我得销毁。”

    “你……你……”周佳薇气得说不出话来,可钱都给了,她还能怎样?

    方惋向周佳薇挥手道别,驱车离开了。看着方惋的车子消失的方向,周佳薇忽然有种错觉,仿佛方惋的身影莫名地变得高大起来……周佳薇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是,自己没有能力,只能靠别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周佳薇不愿意接受也得接受——方惋不是好吃懒做的米虫,她是拥有着自己事业的私家侦探,并且,她完成得很漂亮。

    =============================

    警局。

    值班的两个警察一边聊天一边吃着宵夜——热腾腾的蛋炒饭加一碟青菜。

    老周吃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夸一夸这新开张不久的摊子手艺不错,包括送外卖进来的老板娘也是长得水灵啊……是的,这蛋炒饭就是尹梦璇送来的,老周打电话去订的外卖。

    文焱嘴上没有像老周那么夸赞,但从他的表情就能看出,这蛋炒饭挺合他胃口的,好吃。有那么一点不真实的感觉,自己在警局值班的时候能吃上尹梦璇的蛋炒饭,这是文焱从前没想到过的。

    今晚原本是不该文焱值班,是轮到老周和朝霞当值。但是先前文焱接到电话,局子里抓回来了几个闹事伤人的黑帮成员……文焱可以等明天上班再处理的,可他在回家的路上开车经过警局,心里又忍不住了,所以他就回来看看。现在已经录完口供,文焱一会儿就要回家去了。

    老周虽然是刚回到刑警队不久,但他是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了,做事稳重冷静,比起年轻的警员们,老周即使年龄大了也还是不会逊色,何况他曾是警队里的神枪手,大家都很敬重他,也包括文焱在内。老周年轻的时候曾在毛大志的爷爷手下当过兵,有这么一层经历,无形中,老周与文焱的距离又会拉近一些,聊起来也很有话题。

    老周擦了擦嘴上的油腻,心满意足地点上一支烟,再喝口茶,感慨地说:“文焱,你以前也是当兵的吧,在部队有特别练过枪法吗,什么时候我们去靶场切磋切磋?”

    文焱心里一动……自己不是以前当过兵,现在也是兵啊,只不过这话只能在他心里说。

    文焱表面上依旧是神色如常,谦虚地说:“老周你是神枪手,这有什么可切磋的,不用比,我甘拜下风。”

    老周一愣,随即两眼一瞪,佯装不悦地说:“年轻人,你这是看不起我还是怎么的?都没比过怎么会知道结果,再说了,我都已经五十岁了,神枪手那是以前的事儿,现在的我,水平比以前弱了一些,这样你都还不肯跟我玩几场,分明就是嫌弃我老了!”

    老周的脾气大家都知道,耿直但是有时爱较劲,他喜欢玩枪,喜欢射击,要是瞄准了想和谁切磋切磋,他会时常在你耳边循环他的声音,邀请去靶场。

    文焱到是很欣赏老周的这种脾气,因为,文焱也是一个爱枪的人,至于他的枪法,部队的战友和领导最清楚了……

    “行啊老周,什么时候有空咱们去靶场练练。”文焱这回爽快地答应了。他与老周一样同时爱枪的人,确实用不着矫情。说实话,他这次出来执行任务都几个月了,他也是手痒啊,能有老周陪着练练靶也不错。

    文焱离开警局返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2点了,刚到家门口就接到了方惋的电话……

    “喂,老公……我现在在紫金华庭。闹闹有点发烧,我今晚在这儿陪他,你就……就……”

    “我就自己在家睡觉,是这意思吧?”文焱接着方惋的话头说下去。

    方惋心里一紧,放柔了声音说:“老公,你不是真的跟闹闹这么小的孩子还会吃醋吧?你都已经是大人了……”

    “我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你好好照顾闹闹吧,我也刚从警局回来,很累,我去洗澡休息了。”

    方惋听他这么说,忽地心里感到有几分内疚,他今天难得休假,可是她因为有事要忙,没能陪他,所以他很无聊,才会又回去警局工作。

    “老公,下次你休假的时候我们出去玩。”

    “嗯,下次再说吧,晚安。”文焱淡淡地应了一声就挂电话了,倒在床上,静静地躺下来。

    下次休假……那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付金水的案子正在进入司法程序,很快就要开庭了,他是万万不可掉以轻心的。加上林云芝生死未卜,HZ犯罪集团的其他成员也还没有落网,他的任务依旧还没完成……想起这些,文焱就感觉很心烦,头疼。他的心理承受能力算是好的,一般人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之下,身心早就扛不住了。文焱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缓解这种紧绷又烦躁的情绪,或许,只要HZ集团的首脑一天不落网,他就一天不能轻松。记得首长说过,文焱这次出任务的时间是——未知。他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能离开Z市刑警队。第一:抓到犯罪团伙的幕后首脑。第二:为国捐躯。

    文焱当然不希望是第二种。

    惋激一大所。没有人能替他分忧解难,因为他的身份就注定了他只能自己抗下这一切。

    ===============================

    静谧的夜晚,天幕一片沉寂,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影子,夜空就像是一块脏兮兮的抹布……

    床上的一大一小身影依偎着,不明就里的人会误以为这是一对母子。

    方惋搂着闹闹的小身子,轻轻地柔柔的声音弥漫在这宁静的空间里,有种令人心安的味道。她在跟闹闹讲故事,哄孩子睡觉。先前她接到父亲的电话,说闹闹发烧,吵着要见姐姐。方惋急急忙忙赶过来,还好闹闹烧得不严重,喂他吃了药,方惋这一晚都要守着他。

    闹闹缩在姐姐怀里,虽然在发烧,可他觉得很开心,因为有姐姐在,他好喜欢被姐姐抱着,疼着。

    闹闹仰着脑袋咬着手指,黑亮的大眼睛望着方惋,稚嫩的声音在问:“姐姐……是不是只有我受伤和发烧的时候,姐姐才会来看我?”

    方惋心头一抽,有点酸疼,爱怜地抚摸着闹闹的小脸蛋:“当然不是了,闹闹,姐姐有时候工作会很忙,但是姐姐心里每天都想着闹闹……”

    闹闹听姐姐这么说,顿时喜滋滋地笑了,他最怕的就是姐姐忘记他,现在知道姐姐每天都有想他,他就会很开心很幸福。

    “嘻嘻……姐姐真好。”闹闹紧紧抱着方惋,尽显出孩子对她的依赖,方惋不是一个爱粘的人,但她喜欢被闹闹粘着,这孩子,让人又疼又爱。如果可以早日将闹闹接走就好了,只是林云芝那里……

    “闹闹,你想妈妈吗?”

    闹闹犹豫了一下,细细的眉毛皱着,撅着小嘴嘟哝:“妈妈不在……我不会挨打……姐姐,可不可以在妈妈回来之前把我接走啊?我怕妈妈回来了又会打我……好疼……”孩子说到这种事就会眼泛泪光,浮现出恐惧的神色。

    方惋搂得越发地紧,心疼地轻拍着闹闹的肩:“闹闹,对不起,姐姐现在还不能接你走。我们还要再等一等……相信姐姐,这一天不会太久的。”她说得很轻,可是那坚定的眼神就像是在发誓一般。

    闹闹有点小失望,但是他不会真的闹,既然姐姐说要再等等,那他就等着。只要有希望就好,孩子会盼着离开这里的那一天。

    方惋心里早有打算了,这一次周佳薇付给她的钱,她会用来买一处房产,不用太大,小小的地方就行。以后等父亲和林云芝离婚了,她就可以把父亲和闹闹安置在那里……

    第二天。

    方惋这一晚都没睡好,闹闹现在退烧了,她才放心一些。

    午餐是方奇山亲自做的。方惋吃得津津有味,闹闹也是的,经过一天的萎靡,孩子退烧了,胃口也好起来。

    这个家,其实没有林云芝,就会真的是个家,但只要她在,这里每个人都不会开心,笑不出来。桌上一家三口有说有笑的,方惋的潜意识里隐隐有一丝自私的念头……假如林云芝再也不出现,假如林云芝一去不回,假如林云芝遭遇到了什么不测……那么,一切不都好了吗?闹闹不会再被打,父亲不会过得那么痛苦,就连佣人都不必再受林云芝的鸟气了。而跟林云芝势如水火的方惋,更是从此不用再见到那个讨人厌惹人恨的恶毒女人了。这样是不是很好呢?

    方惋心底刚冒出这么一点点的念头,立刻就被她自己狠狠压下去了……不可以!她不能这么想。虽然林云芝很可恶,死不足惜,但毕竟还是闹闹的妈妈,是父亲的妻子啊……林云芝是该遭报应,但方惋可不想她是用这种失踪的方式,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不是方惋希望的结果。

    每个人的本性之中都会存在着邪恶的一面,每个人的灵魂里都住着一个天使和一个恶魔,只是看我们自己怎么用天使的一面去压制邪恶,用自己的善良和正义去战胜。假如不幸你灵魂中的天使被恶魔吞噬了,你就会变得不认识自己,会被邪恶占据你的大脑……方惋做得很好的一点是,她及时控制住了邪念,哪怕林云芝确实该死,方惋也会认为,现在,林云芝最好是能平安回来,至于以后林云芝该遭到怎样的惩罚和报应,那是后话了。

    陪着闹闹玩,是方惋觉得很轻松愉快的事,但是却总会有不识趣的人来打扰。

    方惋在接到文萱的电话时,美丽的心情一下子就被破坏了……13acV。

    文萱噼里啪啦张嘴就是一顿呵斥:“你还是不是文家的人啊?我妈那天被你摔坏了腰,你连问都不问一声?亏你还是文家的儿媳,一点都不尊重长辈,你们家就没教过你什么叫尽孝道吗?方惋,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香域集团的千金,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再怎么拽也还是文家的儿媳妇!你惹出来的事,你不该回来伺候我妈吗?我还有老公女儿要照顾,我都抽空回来看妈,你居然一次都不来,你良心被狗吃啦!”

    文萱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方惋清楚得很,无非就是在激她,要她回去文家向邱淑娴认错,向文萱道歉……正好,方惋本来还是琢磨,自己是不是要直接去文家把证据拿出来给邱淑娴看?既然文萱这么急,方惋也就不必再顾忌什么了。

    方惋懒得跟文萱啰嗦,淡淡地说:“文萱,你在妈那边?很好,我正打算要过去。待会儿见。”

    这个时候的方惋,一心要揭开赵鹏宇的真面目,不只是因为她要证明自己不是邱淑娴和文萱以为的那样品行败坏,身为女人的角度,方惋也为文萱不值,为文家感到不值。赵鹏宇原来是那么歼诈狡猾的人啊,居然骗过了文家所有人,就连文治平,文焱,都被赵鹏宇的假象骗了,以为他是个难得的好男人,以为他是好丈夫好父亲,可他却背着妻子在外边跟富婆偷情,怕事情败露,他还先发制人地想威胁方惋。这说明在赵鹏宇心里,是没有亲情可言的,他在池塘边上拽住方惋,将她往自己身上靠,让人误以为她压在他身上调戏,他这么做就没想过方惋的处境吗?没想过方惋怎么面对文焱,怎么在方家立足?

    他当然没想过,一个连本质都败坏的人,岂会是善类?这种人绝不能姑息,如果不揭穿,还不知道他以后会干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情来。

    主意已定,方惋赶往文家。她心里明白这一趟去得不轻松,邱淑娴和文萱那两个女人,不知她们在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会是什么态度……

    方惋一踏进文家的门就感到气氛不寻常。不只是文萱在,外公外婆也在。这是凑巧都来看望邱淑娴呢还是邱淑娴故意把人交齐了过来,再指示文萱打电话给方惋?

    方惋跟长辈们一一打过招呼,她也不坐下,就只是神情淡然地站在那里。

    奇怪的是怎么赵鹏宇没来呢?方惋没问,她知道问了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答案,他来不来都不重要了,她手上的证据已经足够。

    邱淑娴,文治平,邱樟和他老伴儿,四位长辈坐在沙发上,就跟四尊佛像似的,而文萱就在旁边幸灾乐祸地看着方惋,那眼神就是在说:哼,这次看你还怎么硬得起来!

    气氛凝重,方惋感觉自己像是来赴鸿门宴的。但出于最起码的礼貌,她还是关心了一下邱淑娴的腰伤怎样了,只不过……

    “你还知道问我一声啊?呵呵……我可受不起。像你这么硬气的儿媳妇,我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斗不过你。”邱淑娴嫌恶的目光瞥了一眼方惋,然后又对众人说:“你们都看到了,从我的腰受伤那天起,她到现在才来看我,摆明了就是没把我这个婆婆放在眼里。你们不要以为我老是针对她,你们说说看,谁家的儿媳妇是这么不闻不问的?她的脾气就是被惯出来的,再这么继续下去,我也就当没她这个儿媳妇了!”

    邱淑娴这话,让客厅里的气氛更加沉闷,每个人的脸色都不一……文治平一脸的沉重,他虽然不责怪方惋,但他也认为邱淑娴刚才说得并非一点道理都没有。方惋直到现在才来看望,确实是疏忽了,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

    “方惋,我相信你不是一个娇蛮的人,去……倒杯茶给你婆婆。”文治平看向方惋的目光中有慈爱,他是在告诉方惋,倒杯茶就算了,让婆婆消消火气。

    邱樟也是这么个意思,他对方惋不忍责备,毕竟方惋是他认同的。

    “对嘛,一家人哪有那么苦大仇深,快去倒杯茶!”邱樟冲着方惋挤眉弄眼,样子还真有点滑稽。

    方惋很感激两位长辈在打圆场,她最近太忙了,加上心头有气,所以没来看望邱淑娴,不管怎么说,这一点是她的疏漏。

    方惋没有多说,转身去冲茶了。虽然知道邱淑娴不是一杯茶那么简单就能应付的,可是方惋不想辜负文治平和邱樟对她的疼爱,她心里都明白的。如果能找个台阶让大家都下得来,她也不会愿意要惹事啊。

    方惋手里端着茶走过来了,站在邱淑娴面前,努力让自己晓得自然些,低眉垂目,双数捧着茶杯,恭恭敬敬地递到邱淑娴面前,轻声说:“妈,您喝茶。”

    方惋能这么低姿态,这么恭顺的说话,动作,这让文治平和邱樟两夫妻都十分欣慰,不由得暗暗点头,可是……

    “方惋,一杯茶就算了吗?”文萱不服气地叉着水桶腰,跟小山似的身躯往方惋身边一站,那架势就跟要开打一样。

    原本,邱淑娴碍着文治平和她父亲的面子,喝下这杯茶之后,就算是和解了,但是文萱却不依不挠,她才不会去管长辈们的脸色,她认为自己是站在有理的一边。

    方惋的手僵了僵,抬眸看着文萱,清冷的目光审视着:“那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

    文萱冷哼一声,怒视着方惋:“你才进门多久啊,就这么不把我们家的人放在眼里,你惹了那么多事就只一杯茶打发了,以后你会做出比现在更过分的事!”

    方惋眼中蓦地闪过一道精光,心里顿时想到了……文萱这么揪着不放,只怕是赵鹏宇在家没少给她吹枕边风吧。那个无耻的男人,就像着先把方惋和文家人的关系搞得越僵越好,以便将来万一被方惋揭发了,他才好占尽亲情关系的优势……

    “怎么你……你们还是以为我那天是真的调戏了赵鹏宇?以为我对他真的动了歪心思?”方惋说这话的时候,明亮的目光扫过文萱,也扫过在座的其他几个人。让她失望的是,居然没有人能够站出来大声地反驳文萱。文治平他们是因为真的相信文萱还是因为文萱是他们的血亲,而她始终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一个人啊。

    方惋心里说不出的难过,是了,就算文治平他们不认为她真的会去调戏赵鹏宇,可文萱毕竟是他们的血亲啊,这种情况下,他们难分真伪,只能维护文萱了。

    方惋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怀着一种决绝的心情从包包里拿出录音和化验报告,站在客厅中央,环视众人的表情,她眼底的那一丝犹豫之色最终摒去,缓缓说到:“其实,你们眼中的赵鹏宇,并非像你们看到的那样老实。在酒店池塘边上的时候,他是故意拽着我的,目的是为让你们看到,以为我是在调戏他。而他当时是在威胁我,不让我说出前一晚我在俱乐部看见他的事。”

    方惋淡定的神情,悦耳的声音却是诉说着令大家震惊的事实。客厅里出现了几秒的寂静,随即是文萱怒不可遏地吼叫:“你胡说!你这个神经病女人,鹏宇说得果然没错,你就是会这样陷害他!别以为我会相信你,他早就跟我说过了,你一定会用这件事来诬陷他的!”

    果真,赵鹏宇为防止方惋反击,他早就用谎言迷惑了文萱。

    邱淑娴想不到方惋会这么说,气急之下指着方惋骂道:“你真是不知廉耻!错了还不认错,还要陷害鹏宇,你……”

    “方惋,你到底在说什么?”文治平也不由得有些耐不住了。

    外婆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也露出失望和气愤:“老头子,你们看看,这孩子……你们真是白疼她了!”

    邱樟那样乐观豁达的老顽童也都郁闷了……赵鹏宇前几天就当着大家的面说过,方惋可能会因为记恨他而出言诬陷,没想到现在方惋竟然真的这么做了。

    这一霎,方惋又成了众矢之的,但是,她不会退缩,只会更激起她的斗志。扬起手中的录音笔,嚓,按下去了……短短几句话录音,是她在+1夜店,章卉包房里录到的。

    “你们先听我说完再下结论!”方惋也有点激动,不由得提高了音调:“都听到了,这段录音是章卉的,是前天录到的。她当时是在跟她的情人打电话,还提到了她将一半的身家都分给了她的情人。就在她打完电话之后,她去了温泉峡谷紫霞酒店。跟她约会的男人就是赵鹏宇,你们不信的话,可以看我手上这份化验报告,是那天章卉和赵鹏宇离开酒店之后,用里边使用过的避孕/套以及赵鹏宇吸过的烟头,还有章卉的毛发,这些进行NDA比对而得出的结果,是由法证部化验所出据的化验报告。赵鹏宇就是章卉的情人,也是将来会继承章卉一半身家的人!”

    方惋的话,犹如一颗深水炸弹,将大家的意识全都炸个粉碎!

    就在文萱发疯一样冲向方惋的时候,电视机里忽然传来一则午间新闻报导——“最新消息,周美富珠宝公司董事长章卉于今天中午12点半左右,从某俱乐部顶楼坠亡。警方正在现场调查处理,本台将会继续跟踪报道……(明天继续高/潮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