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64章 卷四:原来我们的夫妻关系这么薄弱!
    164章 卷四:原来我们的夫妻关系这么薄弱!

    一处老旧的楼房里,小小的屋子陈设简单,虽然装修得很普通,但是处处都是干干净净的,即使方惋有时几天不来,也不会脏兮兮的。鴀璨璩晓因为风瑾每个星期最少都会来打扫一次。他来的时候不一定会遇到方惋,两人时常会错过,可是这并不会影响什么,其实方惋每次踏进这里都会有种莫名的亲切和欣慰……

    风瑾那孩子,勤快老实,将她当成自己的姐姐一样看待,帮她打理侦探社,从来都不会皱一下眉头。他是对方惋心存感激的,能够继续读高中也是因为了方惋的自助,否则只是靠孤儿院的补贴,他是没办法完成学业的。现在他已经是一名大学生了,被本市最好的学府录取,他除了努力学习之外,还会抽空来侦探社打扫。在他内心是认为自己现在能力有限,只能先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他对方惋的感激。这孩子心地纯善,不枉费方惋当初为了替他解围而背上了坏名声。

    安静的空间里,独坐着一个美丽的身影,她精致的面容上多了几分轻愁,皱着细长的眉毛,单手托腮,盯着桌子上的相框,清澈的眼眸里露出几分迷茫,时不时会喃喃自语:“妈妈,如果您还在,会赞成我今天的做法吗?我到底是对还是错?为什么我现在开心不起来呢……”

    “康佟,如果现在有你在身边讲讲笑话给我听,我也许就不会这么烦恼了……你和我妈妈都在天上看着我吗……你们一定会支持我的,对吗?”

    “我现在应该打电话给文焱吗,他一定很忙吧……”

    “。。。。。。”

    方惋就这样望着两个相框中,母亲和康佟的照片,尽情流露她内心的纠结和烦闷。手机在桌子上放着,方惋有时会下意识地去摸摸,她也不知道是在犹豫什么,眉头一直就没舒展过……好烦啊,明明自己没有错,为什么现在搞得她好像内心十分不安。

    手机响了,惊醒了方惋的沉思,拿起来一看,是文焱。方惋没有多加思索就接起了电话。

    “老公……我正想着要不要给您打电话呢,你……”方惋的话还没说完,听筒里传来文焱低沉的声音……

    “你中午打电话给我的时候说你正在去回我家的路上,我以为你是想回去看望我妈,没想到你是为了去揭发赵鹏宇,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一声?”文焱的语气里透着让人心悸的冷意,他不大吼大叫,但就是这么冷冷淡淡的质问,却能让方惋感觉自己像被冰水呛到一样,莫名地会难受。

    方惋只觉得喉咙有点发干:“我……我不是故意要瞒你,是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我接到你妹妹的电话,说你们家的人都在那儿,我就没考虑那么多,直接过去了。我只是……”处里普处有。

    “你查赵鹏宇和章卉的事,不是一天两天了吧?为什么一直都没让我知道?你斗志昂扬地拿着证据去我家,家里都闹翻天了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你事先就没想过我的感受吗?你不是说我们之间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吗?可你对我隐瞒得这么深。你难道就不能依赖我一次?你难道非要那么独立,什么事都亲手去办,你没想过那个人是我妹夫吗,他偷情是不对,但这是家事,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让我去处理?为什么对我隐瞒?这个问题,让我来替你回答……那是因为,在你心里根本就不相信我。你怕事先被我知道了会阻止你为自己正名吗?在你心里我就是会为了维护家人而颠倒是非黑白的人?方惋,我真的不知道,原来我以为的夫妻关系,竟然是这么薄弱。我是你丈夫,可你却把我当成外人……”文焱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脸上的神情颇为复杂,即是失望,也有痛苦,还有几分无可奈何。最近烦心的事实在是太多了,一件一件接踵而来,就算是承受能力再好的人都有撑不住的时候,而文焱就是到了一个临界点了。17l1w。

    “老公,不是这样的……昨晚我睡在闹闹那里,今天还没跟你碰头就接到了文萱的电话,我……文焱,文焱……文……”方惋焦急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可是,他已经挂断了。

    短促的忙音让人的心跳都不由得加快了,心情也越发烦躁,慌张……方惋怔怔地捏着手机,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就像是一团搅浑的水。依赖男人?方惋的心不断在抽搐……这些年,她早就习惯了靠自己,还真没想到要依赖文焱去处理这件……家事。

    方惋反复问着自己,到底为什么能对文焱隐藏那么深,直到今天这事完了之后他才知道?

    真的是因为之前的证据不够吗?真的是因为她昨晚没回家而是去紫金华庭照顾闹闹了,所以没机会告诉文焱关于赵鹏宇的事?

    这些理由都是存在的,都是造成眼前这局面的原因之一,但是,方惋心底就是有那么一个很微弱的声音隐约浮现……因为对文焱不信任才导致了她能对他隐瞒这么深?可能吗?16525450

    可能吗?她一遍一遍问着自己,终于还是幽幽地叹了口气……或许文焱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她确实是在处理这件事情上有欠考虑,不够冷静,她现在明白了,如果事先知会文焱一声,哪怕是透露一点点,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骑虎难下,让文焱感觉她将他当成外人……

    外人,怎么会是外人呢,她对他是有感情的啊,就算她处理得不够理智,但是她并没有做错什么,难道不应该让赵鹏宇的面具撕开吗?不该揭露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吗?是的,方惋是问心无愧的,丑陋和黑暗,对她来说是无法视若无睹的,可是为什么,不安的情绪越来越深了。

    警局。局长办公室。

    又到了郭局打官腔的时候了。最近郭局可谓是春风得意,不仅受到上级的赞赏,在同僚面前他也是大有面子的。因为局里先是破了雷庆华被谋杀的案子,抓到了凶手,紧接着又是付金水落网,目前正在羁押中,很快就会被送上法庭。这些事都让郭局脸上增光不少,所有的表彰和敬仰,他都尽数收下,他没什么可心虚的,他听惯了别人对他歌功颂德,还真以为是自己领导有方才会有文焱他们那么漂亮地完成了案子。

    郭局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加上对文焱的嫉妒,他逮着机会就要见缝插针。

    “文焱,赵鹏宇是你妹夫,你也知道警队的规矩,用不用我再重复一次给你听?”

    文焱俊脸黑沉,冷冽的瞳眸里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沉声说:“请局长放心,我不会徇私,赵鹏宇跟章卉的死有没有关系,我会查清楚。到时候如果赵鹏宇真的从目击证人变成嫌疑人,我一定会亲手抓他。”

    文焱涔冷而坚定的目光迎向郭局那双满含着讽刺和怀疑的眼睛,不卑不亢,却能让人从中感受到他的决心。郭局皮笑肉不笑地说:“希望你说话算话,不要成为警队的笑柄。”郭局最后那两个字说得很重,他是故意的。其实已经是在讥笑文焱了。不管赵鹏宇是不是跟章卉的死有关,但他在章卉生前,两人一起在屋顶花园出现,这种事,大家都心照不宣了,没几个人会认为那是纯粹的生意伙伴关系,暧昧不清的猜测和传言才是厉害的杀伤性武器啊。

    文焱从局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小欧和磊子两人也正是争得不可开交……小欧很挺文焱,他知道文焱认识赵鹏宇,潜意识里就希望赵鹏宇真的只是单纯的目击证人。因为赵鹏宇跟章卉的是可能有牵涉,间接的,小欧不想文焱会为难,坚持自己的看法,认为赵鹏宇只是运气不好才会在俱乐部遇到章卉,并上了天台。可是磊子这个人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憨直,不会拐弯抹角,他就认为赵鹏宇出现在天台是不正常的,就算是生意伙伴兼朋友,也不是至于在临死前第一想到和赵鹏宇通电话啊,那里有太牵强了。

    文焱见小欧和磊子争得面红耳赤,知道这两个家伙又在较劲了。

    文焱扫了一眼这两个年轻小伙子,神情淡然地说:“你们不用再争,忘记我说过的话吗,查案不能凭我们自己的主观意识去做判断,这样先入为主了,会影响我们在查案过程中丢失原本该有的平衡心态,调查的方向就会发生偏差,也许会被有色眼镜所蒙蔽。现在开始,你们不要再顾虑赵鹏宇跟我是什么关系,该做什么就按照办案程序去做,我是公私分明的人,如果查到赵鹏宇有可疑,我不会姑息。”

    小欧没好气地瞪了磊子一眼,那意思是在说:看吧,我偶像多公正!

    磊子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文队,我不是说你会徇私,真不是那个意思。”

    文焱一抬手,犀利的目光看着磊子:“我明白。我没有介意你们说什么,但我介意你们在上班时间这么有空闲聊,还不快点去查案!”

    “是,头儿!”

    “遵命!”

    小欧和磊子一扫刚才争执时的那种互不相让的态度,精神抖擞的做事去了。

    最近麻烦事多,文焱只觉得自己脑袋都要爆炸了,揉揉发疼的太阳穴,甩甩头,尽量让自己暂时别去想家事,包括方惋。他想要静一静,他必须要静一静……

    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文焱焦头烂额的时候,方奇山打来了电话,说让文焱不用再查林云芝的去向,因为……林云芝现在已经回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