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65章 卷四:夫妻见面VS下跪认错
    天台上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已经在这里伫立良久,地上的烟头也多出了几个,而他手指间却还夹着一支。鴀璨璩晓这里视野开阔,极目望去,入眼的尽是一派高楼大厦,现代化的办公楼和商业住宅交相辉映,繁华似锦的城市

    这里风大,冷空气迎面而来,即使是文焱这强壮的身体也会感到一股寒意,看来天气真的凉了,可他还想在这里站一会儿,吹吹风,或许有助于他烦躁的心情降温。

    文焱这张棱角分明的面容上,剑眉紧蹙,笼罩着一丝沉郁,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他此刻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所有的烦闷和浮躁都从那双幽深的眼眸里流泻出来……

    到底他的能力极限在哪里?任务,工作,家庭,一件一件接踵而来的麻烦事全都堆在了一起,他能一下子处理过来吗?光是想想就够得头痛的了。就好比是前头突然出现几座大山,需要他一一去翻越,那不只是需要胆量和智慧,还需要时间。这些山里布满荆棘,甚至随时都有凶兽出没,他站在山脚下,小心翼翼地前行,不敢有丝毫大意。家事和情事就像是山中的荆棘,即使难跨越但至少不至于丧命,可是他的任务和工作就不同了,他面对的是一只无形的黑洞,笼罩在这苍穹上空,乌云蔽日,遮住了朗朗晴天,他要前行,早就做好了各种准备,但最近他的预感越来越不好,随着对HZ集团的调查深入,始终会让对方有所警觉的。他前来担任刑警队长的主要目的就是为调查HZ集团,如今付金水落网,他的任务有了突破性进展,可是也曝露了他的目的了。估计HZ组织的人已经能看出来这一点。那位深谋远虑的BOSS不可能到现在还不确定文焱的动机,对方会做什么,文焱无法预料得那么详细,但他知道,一定会是非常的手段,凶残的程度绝对不会亚于他们对付前三任刑警队长的时候……

    在巨大的压力下,文焱实在是无暇去考虑太多关于他和方惋之间的问题。明知道是有问题存在,可以他目前面临的处境,分身乏术,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顾及了。对于国家来说,有文焱这样的忠诚的卫士,是国家之幸事,是国人之幸事,但对于文焱的亲人来说,从另外一个视角去看待,或许就不会这么想了。因为在他心里,国家永远排在第一位,不可动摇的忠诚,就是他的信仰。就算很清楚自己应该好好地跟方惋谈一谈,可他现在就是没那心思,一想到感情的事就烦躁无比。警局里还有一大堆的事等着处理,加上付金水上庭的日子越来越近,林云芝也奇迹般地回来了,而警队里的内鬼迟迟查不出来,HZ组织的人还将会有什么样的部署和行动呢?还有赵鹏宇的事……这一切都足够让文焱的精神负担达到顶点,感情的事在此刻就真的不那么重要了。

    文焱深深地吸了几口烟,然后长长地从肺里吐出一口烟雾……来这天台吹了一个小时的风,他的思路比起先前要略为清晰那么一点,他该下楼去工作了,即使他其实已经身心交瘁……

    “文焱,烟抽多了可不好啊……”一个略显苍劲的男声在背后响起,是老周。17l1B。

    文焱在回头之际,眼底的忧色瞬间掩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静,缓缓转身,淡然地说:“没事,其实也就这一会儿多抽了两只,平时不会这样。”

    老周似笑非笑地看着文焱,意味深长地说:“年轻人,听我一句话,心事太多的就找人聊一聊,烟抽多了伤身,我以前烟瘾很大,也跟你一样的遇到烦心事就会抽很多,特别是在熬夜办案的时候。我没有顾惜自己的身体,一直就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可是上次我因伤住院,顺便也就检查了我的肺部,医生说我肺上很多黑点,还给我看了X光片,我一看就吓到了,从那之后,我就把烟都戒掉了,再遇到烦心事呢,我就不会抽闷烟,我会向我老婆诉诉苦,发发牢骚,说出来之后就会舒服多了。”

    老周是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在提醒文焱,他是为文焱好,只不过老周不知道文焱的特殊情况。

    向自己的另一半诉诉苦,发发牢骚来缓解情绪。这确实是许多人都会采取的方式,而文焱只能在心里苦笑……抛开他不能泄密之外,他和方惋的夫妻关系显然还没有完全融合,那种相互开诚布公的心灵交流,他目前还只能是羡慕的份儿……

    “老周,谢谢你的建议,我会记住的。”文焱说得诚恳,因为他能感受到老周的善意,哪怕现在的他还没达到,可他内心却是真的希望有那么一天,他和方惋之间不再有心墙。

    老周宽慰地拍着文焱的肩膀:“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跟你聊天么?因为你呀,很像年轻时候的我!”

    “哪里像?是我的做事方式还是外表?”

    “咳咳……咳咳……其实吧,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参军那会儿,是咱们部队出了名的美男子,后来退伍回来进入刑警队,啧啧,吸引了好多姑娘……我……”老周开始自卖自夸起来。

    台挺地台着。文焱嘴角微抽,一脸黑线,看老周说得眉飞色舞的也不忍打断他……还美男子呢,说实话老周的长相其实真的属于路人甲的类型啊……

    林云芝的突然出现,让文焱很有些意外,他问过方奇山了,说林云芝没有受伤,平平安安回来的,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回来就立刻去公司召开股东大会了……这个女人是不是也太过强悍了一点?从深山老林里的悬崖坠河,搜救队找了这么多天都没音讯,还真以为她凶多吉少了,可她竟然会平安归来?是她运气遇到好心人相救还是有HZ组织的人接应?现在该不该将林云芝抓回警局关起来审问?

    这件事,文焱立刻通报了部队首长,经过权衡利弊,首长的指示是,暂时不要打草惊蛇。那晚在贵州山区,黑漆漆的,林云芝和她随行的人不知道前去堵截他们的人就是特种兵,也就是说,HZ还不知道林云芝已经暴露了,不再是一颗隐蔽的棋子。有付金水为前车之鉴,他暴露了就惹来HZ欲要杀他灭口,所以,林云芝暂时还是不动她为好。一旦HZ知道林云芝暴露,只怕会狗急跳墙,弃卒保车,那么,林云芝这条线又会中断了。为了放长线钓大鱼,文焱还得继续装作不知情……可惜的是林云芝手上那个有录音的U盘,随着她坠河,多半是深入水底了,再也找不到了……

    文焱今天是打算在警局里叫个外卖当晚餐,然后继续给赵鹏宇录口供……16525455

    赵鹏宇跟章卉的情人关系明朗化,并且章卉的律师前来局里也交代了章卉在不久前修改了遗嘱,内容涉及到她死后,赵鹏宇将会成为她一半财产的合法继承人,就连公司都会一并交由赵鹏宇打理,他会成为公司的新任董事长,如此一来,赵鹏宇就有了杀人动机,他已经从目击者变成嫌疑人!

    现在,文焱想不见方惋都不行了,因为,赵鹏宇和章卉偷情的证据就在方惋手上,她成了此案的关键证人!

    文萱一直都在不停地给文焱打电话,现在她已经知道赵鹏宇是被列为嫌疑人了,不但如此,文焱说,文萱也要来警局录口供。

    文焱正准备给方惋打电话,让她来警局一趟,这时候文萱又打电话来,这次,她说自己在警局门口,让文焱马上出去。

    文焱也知道自己的妹妹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虽然他很忙,可是妹妹都到了门口了……既然这样,那就出去见一见。

    文焱才刚一坐上文萱的车,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她什么,她却猛地发动了车子……

    “哥,方惋现在在哪里,带我去见她。”文萱的神情十分痛苦,估不到她要做什么。

    文焱心里一惊,文萱问都没问他现在有没有空,直接就开车把他拉走,就为了让他带路去找方惋么?

    “妹妹,你冷静一点,我知道你现在很激动,你先把车停下听我说……”

    “不!我没办法冷静,你快点打电话问方惋在哪里,我要见她!”文萱几乎是用吼出来的,嘶裂的声音在颤抖,她就像是失去理智一般的,一双眼睛变得赤红,直勾勾地盯着前路,因为太激动而使得车子开得不稳,如醉汉驾车那样走着S形路线。

    “妹妹你小心一点!”文焱低吼一声,但现在路上车多,他如果强行抢过方向盘,很可能文萱会失控,酿成事故。

    “好,我打电话给方惋,你好好开车,心情放松一点……放松……”文焱一边拨着电话一边留意着前边的苦况,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文萱啊,你这车开得真够惊魂的!

    半小时后。

    文焱回到了他和方惋的小窝,当然随行的还有文萱。他问文萱到底要做什么,文萱就是不肯回答,只说一定要见到方惋。文焱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一会儿他会控制住局面,防止文萱做出过激的行为……

    方惋看到门口这熟悉的身影走进来,她心底骤然升腾起一股喜悦,下意识地迎上去,可当她看到文焱身后走出来这个女人,方惋嘴角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一夜未见,文焱不知怎么的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眼底隐藏着丝丝波澜,沉声说:“方惋,文萱有话跟你说,你们谈谈吧。”

    方惋不意外文萱会来,但她想不到的是文萱会和文焱一起来。

    方惋尽量让自己的表情自热些,迎上文萱那双红肿眼睛:“文萱,你……”

    不等方惋说完,眼前这胖得跟小山一样的女人竟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凄厉的哭声震耳:“哥,嫂子,我错了,鹏宇也错了,你们要打要骂都可以,可是求你们放过鹏宇,他现在已经是杀害章卉的嫌疑人了,你们不要把赵鹏宇和章卉偷情的证据交给警方,求求你们了!”

    文焱和方惋都惊骇了,文萱在说什么啊,她是不是脑子不清醒,章卉人都死了,出了人命了,关于赵鹏宇和章卉偷情的证据怎么可能不交给警方呢?方惋这才惊觉,文萱说赵鹏宇被列为了嫌疑人?

    文焱脸色一沉,心里又是疼又是气,拽住文萱的胳膊使劲将她拉起来,但是她就死死赖在地上,抓住文焱和方惋的裤子,哭嚎着:“鹏宇是我老公啊,就算他千错万错,可我不相信他会去杀人!章卉那个老女人死了还拖累鹏宇,你们一定要帮我……我不能没有鹏宇,孩子也不能没有父亲,你们要是把证据交出去,鹏宇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啊!呜呜呜……”

    这沉闷的气氛如千斤大石压在心头,方惋明白了,文萱之所以会肯下跪认错,是因为方惋手上握有关键的证据……

    方惋脸上的血色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褪去,眉头皱得紧紧的,心在抽搐,纠结,她之前是跟文萱不合,闹得僵,可现在,她只觉得文萱很可怜,赵鹏宇出轨了,给文萱那么大的伤害,而文萱还在为他求情,不惜下跪认错,那么娇蛮的一个女人能为自己的丈夫做到这一点,即是值得同情,却又是一种深深的悲哀。

    方惋思及此,不由得神色缓和了几分,弯腰去扶文萱:“你先起来……这件事真的已经不是我们可以隐瞒得了的,我们把证据交给警方,不代表就是会把赵鹏宇置于死地,如果他真的没有杀人,相信你哥一定会还给他清白,可如果他杀了人……”

    “不……不会的,他不会杀人,他不会!”文萱不想听到这些话,她只在乎赵鹏宇会不会没事。她的情绪极度混乱,她不会承认自己是在害怕赵鹏宇真的跟章卉的死有关,她只知道自己要想尽一切办法让他没事,哪怕是现在这么跪着。

    文萱浑身都在抖,悲恸的眼神仰视着自己的亲哥哥,撕心裂肺的哭声不绝于耳……文焱冷若冰霜的神情让文萱的心不断在下沉,下沉……(今天这一章4千字,明天是周六3号会有大量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