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66章 卷四:证据被文萱拿走!
    文焱钢牙紧咬,愤怒和心痛在交织,俊脸上满是阴霾,沉痛地说:“文萱,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这么做,是妨碍公务,就算你是我妹妹也不能这样。鴀璨璩晓你不但是自己妨碍警方办案,还连带着把我和方惋也要拖下水,你有考虑过后果吗?那是命案,不是谁家丢了一只狗那么简单。我不会徇私,不会答应你的要求,赵鹏宇的事,我会继续调查,如果他没有杀人,我不会冤枉他的。”

    方惋略感一丝诧异,文焱连考虑的余地都没留,直接拒绝了文萱,他真的很硬,臭石头就是臭石头。不过,在这一点上,方惋跟文焱的观点是一致的。并非是因为赵鹏宇的讨人厌,而是,对生命的敬畏,对正义公理的信仰,都是融进骨子里的东西,即使赵鹏宇是妹夫,也会秉公处理,但他们会迫切地希望赵鹏宇真的没有丧心病狂到杀人的程度。

    文萱恐慌的眼神里露出满满的痛苦,抽噎着说:“你们……你们明明知道那些证据对鹏宇很不利……章卉死之前就只有她和鹏宇在天台,哪里那么容易证明那个老女人的死跟鹏宇没有关系啊……证据一拿出来,将来在法庭上,谁还会相信鹏宇?你们不要那么残忍好不好……我知道要你们隐瞒证据是很卑鄙,可是你们难道就不能念在亲情的份儿上放过鹏宇吗?”

    文焱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妹妹,他内心的愤怒和心痛都在汹涌着,到底要怎么说,妹妹才会明白他的苦衷呢?或许,就目前的情形,他说什么都没用。

    “文萱,亲情是一回事,法律又是另一回事,难道你认为现在这样人命关天的事,亲情还要凌驾于法律之上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你说这些话,是对我人格的侮辱。方惋她也不会答应你这么做的。你走吧。”文焱痛心疾首的一番话,让文萱的心再一次跌入了谷底。焱怒沉焱知。

    方惋在一旁看着这种场面也觉心酸,可是正如文焱所说,人命关天的事岂能容得这么关起门来就商量解决了?或许在别人身上是会这样做,但方惋知道,她自己是不会的,文焱也不会。就算是家人,能做的就是努力去证明赵鹏宇没杀人,而不是隐瞒案子的关键证据。

    方惋紧紧蹙着眉头,明眸中流露出惋惜和无奈:“文萱,你也体谅一下你哥的处境,他是一个好警察,你要让他的人生蒙上污点吗?难道说,赵鹏宇重要,你哥就不重要了吗?你怎么能让你的亲哥哥变成一个徇私枉法的人呢?如果你真的爱赵鹏宇,真的那么肯定他没杀人,你现在就该回家去好好地照顾孩子,等着他洗脱嫌疑之后你们一家团聚。”

    文焱闻言,鹰眸中浮现出丝丝波动,心里还是颇感安慰的,方惋说他是好警察,这种肯定,他听过无数遍了,但方惋说的却激起了他内心的点点涟漪。却又忍不住会暗叹……在她心里,他是好警察,但是不是好老公呢?

    文萱跪在地上嘤嘤地哭泣,望着文焱和方惋,听着他们决绝的话语,文萱脸上的表情变得怨毒,眸中泛起明显的恨意,哭得沙哑的声音说:“哥,难道你……你没有心吗?你们两个都没有心吗?你们是不是想要报复鹏宇,这么狠心地要置他于死地,你们还是不是人啊!”

    这凄惨的嘶吼声,让人心酸却也勾起人的不悦,就算再怎么有耐心的人都会被惹毛的。

    方惋脸色一沉,眼里的同情少了几分,多了几分薄怒:“文萱,就因为我们是人,所以才不会去做昧良心的事,要怎么说你才会明白啊!”

    文萱的哭声忽然止住了,目光带着狠,冷笑:“呵呵……明白?是……我现在明白了,我当然明白了,你们夫妻俩就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就因为那天在池塘边发生的事,你们记恨鹏宇,也记恨我,所以你们才巴不得我们倒霉!你们夫妻是人,我和鹏宇就不是人吗?什么法律大于亲情,我不要听这些,我不要听啊!!”文萱最后这一声嘶吼声中突然从地上站起来跑向了客厅的桌子,一把将果盘里的水果刀攥在手里,猛地架在自己脖子上,回头发疯似地对着方惋吼叫:“你们是不是要我死在面前才高兴啊!”

    方惋和文焱同时惊了,此情此景,如此熟悉,记得初相识的时候,方惋带文焱去唐丽莹家抓人,唐丽莹也是这样用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威胁……而文萱现在也这么做,真的好可悲,用死来威胁的事,能是什么好事呢,不都是会让人痛心疾首的么……

    “文萱,你别冲动啊!”方惋紧张地盯着文萱,很想冲上去,但是又怕文萱会更激动,万一真抹了脖子怎么办。

    文焱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只不过他表面上仍然是冷冽的神情看着文萱:“文萱,你现在的情绪很糟糕,你需要回家休息。”

    显然,文萱先前在方惋去文家揭露了赵鹏宇之后,文萱就已经撑不住了,心理崩溃,加上章卉的死,让赵鹏宇成了杀人嫌疑犯,文萱本就是个经不起敲击的人,当然容易走向极端。

    “不!我不走!如果你们不把证据给我,我现在就死给你们看!别以为我做不出来!我不能没有鹏宇,没了他,我活不下去!方惋,我要你立刻把证据拿出来,拿出来啊!”文萱癫狂的情绪爆到极点,人在抖,手也在抖,那明晃晃的刀在脖子上,让人的心都在跟着吊起来,生怕她会一不小心伤到自己。

    文焱现在的心情是悲愤交加,鹰眸中折射出森冷的光线,俊脸上笼罩着一层薄冰,高大的身子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他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脑子也在飞快地转动,现在该怎么办?

    方惋被文萱的话惊到,但眼下这形式,文萱都已经以死相逼了,难道真的眼睁睁看着她抹脖子吗?

    “你们还站着做什么,你们把证据拿出来,拿出来啊!不然我就死给你们看!”文萱赤红的眼眸里竟有着一股嗜血的残忍。

    方惋蓦地大喊:“别冲动,我现在就去拿!”17l1q。

    方惋像是下了决心,转身冲进自己卧室将包包拿出来……

    文焱怒了,一把抓过方惋的包包,低吼道:“你做什么!”

    方惋抬眸看着他,苦着脸说:“文萱要自杀,我们不把证据拿出来给她,还能怎么办?”16525444

    文焱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咬了一口,痛……他的目光一滞……

    方惋趁他这一失神,连忙将包包夺过来,拿出录音笔和一份文件。

    “文萱,这是你要的东西。”

    “拿过来!”文萱心头狂喜,但她没有过去,而是让方惋把东西拿过去。

    “把文件打开!”文萱在这么激动的状态下竟然还能由此一虑。

    方惋打开文件,文萱看到这跟方惋先前在文家拿出来的一样,她放心了,她的目的达到了!

    文萱将录音笔和文件紧紧攥在手里,但手里的刀还没放下,一步一步地走向门口。

    文萱最后看了文焱一眼,脸部表情痛苦地扭曲着:“哥,算我对不起你……”说完,文萱打开门冲了出去。她知道自己今后再也没脸见哥哥,没脸见父母,没脸见方惋,但是,她的思维已经走向了极端,走向了深渊,她回不了头了。

    文萱口口声声说她相信赵鹏宇没杀人,实际上却是刚好相反,在她内心,真实的一面是她自己根本就是极度害怕赵鹏宇杀人了。否则她也不会以死相逼,明知道这样的手段太过卑鄙,她还是不惜一切代价,甚至赔上她和哥哥的亲情,她也要将证据拿到手。

    其实文萱明白,最关键的并非是那一份DNA检测报告,而是录音笔中的那一段录音。赵鹏宇和章卉的情人关系不能成为他的杀人动机,顶多算是道德败坏。但是,方惋用窃听器录下的那一段录音却能证明章卉当晚要约会的那个人知道她遗嘱的内容,知道她死后,遗嘱的受益人是谁。这才是一个极有说服力的杀人动机!本来只凭借这段录音,将来上了法庭也难以成为证据,但这录音获取的经过特殊,+1夜店的人以及走道上的监控设备能证明当晚章卉在包厢里待的那一段时间,她和赵鹏宇通电话的那几分钟里,她是一个人单独在包厢的。这样就增加了录音的可信度。

    文萱走了,屋子里只剩下文焱和方惋,压抑的气氛沉闷到了极点。

    文焱的脸色黑得像碳,冷得像冰,锋利的眼神紧紧锁住方惋那张苍白如纸的小脸蛋,沉痛的声音缓缓地说道:“DNA检测文件,文萱就算拿去了也没用,你在什么地方化验的,那里还会保留着资料,可是录音笔……你真的就交给她了?我不想相信你会这么做,告诉我,录音还有没有备份?”(中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