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67章 卷四:她和老公的初恋情人斗酒!(加更!)

邪性警司,强抱你 第167章 卷四:她和老公的初恋情人斗酒!(加更!)

    在这本该是十分温馨的小家里,此刻空气中却是充斥着不同寻常的味道,闷闷的,沉沉的,仿佛有乌云在头顶一般。鴀璨璩晓文焱沉着脸的时候身上会散发出一股凛冽的气势,胆子小的人通常会心头发毛,可偏偏他有一个胆子不小的老婆……

    方惋微微仰着头,清澈透亮的眸子对上文焱那双骇人的鹰眸,四只眼睛就这么对望了好半晌,可怕的沉默中,方惋忽然咧咧嘴,紧绷的脸色一下子绽放开来,小手在文焱胸前捶了一记:“这都被你看穿了,真狡猾!”

    她指指卧室的方向:“电脑里还有呢,我做事怎么可能那么大意,重要的东西,我都会留有备份的。”

    文焱那颗紧紧揪着心这才算是放了下来。但是,两口子却都笑不出来,反而是心情越发沉重。有什么可高兴的吗?毕竟文萱和赵鹏宇夫妇都是家人,是亲情所在,如今发生这些让人心痛的事,谁都不好过。文萱先前那么激动,以死相搏,拿走了证据,但若日后她得知其实方惋还有备份,她又会怎么想?假如赵鹏宇真的被证实杀人了,文萱又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这些,方惋和文焱都考虑到了,可是眼下,没得选择,以后的事留待以后再说。

    方惋能看出文焱有多难过,身为警察的他,却被妹妹用那种方式逼迫,他一定心痛死了吧。方惋不知道自己该怎会去安慰他,她只知道,看见他不开心,她也笑不出来。

    “文焱,你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你呢?”

    “嗯,我也吃过了。”

    文焱深眸一沉:“DNA检测报告是怎么来的?”

    方惋的心抽了抽,实话实说:“是苏振轩做的检测。”

    其实就算方惋不说,文焱也已经猜到了。只是听她亲口说出,证实了他心中所想,他不免还是有点意外,想不到苏振轩竟然会为了方惋这么做,什么理由呢?现在不是追究理由的时候,法证部能够留有这份检测资料,那是最好不过了。

    他讳莫如深的神情方惋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文焱蹭地一声站起来:“吃过饭了就好,现在你去把电脑里的录音备份拿出来,跟我回警局录口供。”

    这温着这味。方惋怔怔地看着他,他秉公办事是没错的,但是他用这么公式化的口吻说话,她有种莫名的疏离感,淡淡的,但却真实存在,使得她心里虽然很想上去拥抱着他,却又硬生生地止住脚步,仿佛有一堵无形的心墙在中间。发生了那么多事,全都堆积在一起,怎么能让人心安呢?方惋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暗暗对自己说,不要太多心了。

    “文焱,我知道你这几天会很忙,我也不想在这种时候烦你,可是,能不能答应我,等这些事过去了,我们找个时间好好地谈一谈,行吗?”方惋明亮的瞳仁里透着期盼,望着眼前的男人,她的心会忍不住酸疼,真的不想跟他之间会有隔阂,她想要像前些日子那样的甜甜蜜蜜,那才是她想要的婚姻生活。

    文焱垂着眼帘,敛去眸中的诸多复杂,淡淡地“嗯。”一声,算是应允了。

    方惋心里一喜,转身进了卧室去,一会儿出来就跟着文焱一起去了警局。

    夫妻俩都没有选择在这种时候坐下来谈心,不是不想谈,而是彼此也需要一个冷静缓和的时间。烦闷的情绪堆满了心头,这样的状态下是无法沟通的。方惋说得有道理,等文焱忙过这一阵,两人中间也有了缓冲的余地,才能坐下来谈一谈。

    方惋的出现,让刑警队里的人都纷纷纳闷儿,这个女人怎么又来了?而且还是和文焱一起的?队里的人都认识方惋,并且印象深刻得很啊。谁都还清楚地记得上一次方惋被误抓回来,黄建州将她当成是癞子的同伙,关在屋子里把空调开到了零度,借此来逼供,结果被赶回警局的文焱看到,当场还揍了黄建州……

    文焱带着方惋往里走去录口供,对于同事们惊讶的目光,他也视若无睹,只不过……

    “头儿,等等!”小欧手里端着一个盒子就跑过来了。

    方惋和文焱同时停下了脚步。

    “头儿,这个是有位女同事刚刚给你送来的……呵呵,茶叶。”小欧一副暧昧的眼神看着文焱,那意思是在说:你都结婚了还这么招风!可惜了美女们都不知道这个事啊!

    文焱没有伸手去接,只是问:“什么茶?”

    小欧笑得更深了:“是好茶,冻顶乌龙!”

    方惋站在文焱身侧,不由得攥紧了小拳头……好你个文焱啊,警局里居然会有女同事给你送这么好的茶,别说人家只把你当普通朋友,分明是对你有意思!

    文焱看不到方惋的表情,可小欧能看到。

    “方惋,你干嘛一副咬牙切齿苦大仇深的表情?”小欧现在虽然是不会再说方惋是集邮女,可是他对方惋的印象始终是好不起来。

    方惋冷冷地应道:“不关你的事。”

    “你……”

    “小欧,这茶,拿去给队里的同事分了吧吧,好东西当然要大家分享。”文焱丢下这句话就转身进去了,方惋跟在他后边,脸色总算是缓和一些,心里还在嘀咕,哼,也不知道是谁送的,送了也白送,不知道文焱这块臭石头的脾气还送那么名贵的茶来。

    小欧望着文焱的背影,无语问苍天啊,老大,你怎么能这么酷呢,真是让兄弟们羡慕嫉妒恨啊!

    审讯室。

    头顶上那盏白炙的灯特别亮,方惋觉得有些刺眼。她不喜欢这地方,因为上一次来过了,那是不愉快的经历。

    录口供的不知文焱一个,还有老周。

    方惋坐在这里感觉浑身都不自在,只希望早点完事就能走人。

    老周为方惋倒了一杯开水放在她面前,这就开始正式录口供了。

    老周拿着笔,文焱在旁边端端正正地坐着。

    “姓名。”

    “方惋。方向的方,惋惜的惋。”

    “年龄”

    “二十三岁。”

    “职业?”

    “。。。。。。”

    方惋的目光下意识地望向文焱,她曾向文焱解释过为什么不想自己是私家侦探这件事公开,可现在怎么办呢?

    文焱没有抬眸,只是低头看着手上的资料,面无表情,嘴里却冒了一句:“如果没有职业就直接说自己是无业游民好了。”

    文焱这话听起来看似是有点讽刺的以为,但实际上是对方惋的一种暗示。

    果然,方惋心里一松,立刻心领神会,看着老周,摇摇头:“那个……我是待业中。”

    老周瞄了一眼文焱,没多说什么,然后又继续问方惋:“结婚了吗?”

    “。。。。。。”

    方惋窘了,同时也有点烦闷,这些事儿,文焱不都清楚么,真是的,用得着这么生硬地做事么。

    方惋习惯性地咬着下唇,美目里泛着几分嗔怨:“我已经结婚了。”

    老周一边记录一边说:“说说你是怎么得到了录音,还有那份DNA报告,章卉和赵鹏宇的DNA你是怎么拿到手的?”

    方惋闻言,不由得秀眉一皱,淡定从容的神态中可以看出她早有准备了。

    “DNA报告的获取过程,我可以说,至于录音,很抱歉,恕难奉告。我现在是以证人的身份到这里录口供,协助警方办案,我有权力保护自己的利益,为了某些隐私的原因,我不能告诉你们录音是怎么得到的。”方惋在说话的时候没有慌张,眼神沉静,语速平缓,从容不迫的表现,不禁让老周开始对这个长相娇美的小女人有了几分赞许之色。可是,他仍然会试着说服方惋的。

    “方惋,录音的获取过程对于案子很重要,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如果你能多提供一些线索,对于案子就会更有力。”老周看出来方惋是一个有思想的人,因此老周说话也是很客气的。

    方惋嘴角噙着一丝浅浅的笑:“你说的我都明白,但是希望警方也要体谅我的立场。如果是无关紧要,我说了也无妨,可是我刚才都已经说得很清楚,因为是个人隐私,真的不便奉告。”

    方惋坚持这么说,老周也就不再勉强:“好,那你就说说DNA的获取过程。”

    方惋没有说她是接到了周佳薇的委托去调查章卉,只是说自己有一次无意中在禹华俱乐部看到章卉进电梯上了十八楼,而赵鹏宇也跟着后边上去了,由此开始她怀疑两人之间有点不对劲。还说她去温泉峡谷也是因为想去轻松轻松泡泡温泉而已,凑巧就住在了章卉房间的对面……

    半真半假的一番话,是方惋在来时的路上早就想好了的。

    老周时不时瞄着方惋的神色,发现她很淡定,这个女人似乎有些特别,说话很有条理,思路清晰,并且听起来很顺畅。老周是经验老道的刑警了,阅人无数,他能觉察出方惋的与众不同,她很镇定,眼里那种智慧的光芒,让人不由得在心里暗暗点头。

    “方惋,如你所说,两次都是凑巧,那么,你又为什么会在章卉和赵鹏宇离开酒店房间之后拿到了烟头和用过的避孕/套去做化验?你这么做的目的何在?”老周那双小小的但却格外明亮的眼睛看着方惋,不放过她的每个表情。

    “我缺钱,想挣点钱花花而已。我知道章卉是周美福珠宝公司的董事长,看见她和一个男人从酒店房间出来,并且就是在俱乐部见过的,我当然会感觉不对劲啊。所以就趁清洁工打扫房间的时候进去看看,没想到还真的看见用过的避孕/套。我是想拿着证据去找章卉,好让她给点钱来用,可惜我还没联系上她的时候,她已经出事了。”方惋的回答,不只是让老周感到意外,就连文焱都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说她自己是想以手里的证据去勒索?这等于是在把麻烦往自己身上揽。好在章卉坠楼那个时间,方惋还在紫金华庭,可以有人证明她案发时不在现场,否则她也会有嫌疑的。16525444

    方惋之所以这么说,是出于多方面考虑,现在赵鹏宇还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事,不知道方惋拿着他和章卉偷情的证据去了方家,而文萱即使来警局录口供也不会提到证据的事,因为那样会暴露她威胁文焱和方惋的事。就是不想让文焱在警局里的处境更加煎熬,所以方惋才没有抖出她和文焱的夫妻关系以及今天午后在文家发生的事情……

    方惋录完口供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走的时候文焱还在忙。方惋站在门口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回头望一望警局的大门,无奈地苦笑,他真的好忙……今夜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家。说是想等着他这一阵忙过了再谈,可这日子还得过啊,很讨厌隔膜的存在,看不见摸不着,但就是会让人坐立不安。真的希望赵鹏宇没事,希望他没有杀人,希望文萱别再做出让那种令文焱心痛的事了。

    希望的事有很多,但方惋不知道会有几件实现的。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是稍微放下的,那就是林云芝回来的事了。

    方惋已经接到父亲的电话,知道林云芝平安回来,虽然她跟林云芝是水火不容,但她不会狠毒地想林云芝死。

    方惋开着车往回家的那条路走,还是要经过那一排摆着宵夜摊子的路段。当她看到一个穿着红色外套长相绝美的女人在摊子上忙活着,她的心陡然一下子抽了抽,不由自主地放缓了行车的速度……

    那个女人,不正是尹梦璇吗?方惋死死盯着某个宵夜摊子,脑子有些混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头伸出车窗往后看去,正好能看见警局的大楼有不少还亮着灯。

    方惋心里就像是被蝎子蛰了一口……这个地方,离警局好近!只要文焱在局里办公,下班的时候不是就会经过这里吗?尹梦璇怎么会这么巧就选在这儿摆摊?是巧合还是尹梦璇故意的?

    有些模糊的事情是只要一想到会像决堤的洪水般涌上心头……文焱不可能不知道尹梦璇在这里,尹梦璇不是有钱人家的阔太太吗,怎么她会来这里卖宵夜,这也未免太匪夷所思了。亦或是她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吗?

    方惋记得,不久之前,就在邱淑娴的腰伤了那天晚上文焱没有回家,当时方惋没有想那么多,可现在看到尹梦璇在这里摆宵夜摊子,方惋的心顿时被揪紧了……那晚,文焱真是在警局办公室过夜的吗?

    这个念头一起来,方惋坐不住了,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再也抑制不住会去胡思乱想。原本上一次在紫金华庭见到尹梦璇之后,方惋对文焱放心了,因为文焱当时有明确地向她表态,他不会再沉迷过去,那就意味着她不用担心他和尹梦璇会旧情复燃。可是现在这什么情况?实在太让人难以放心了,尹梦璇就天天在这儿摆摊,天天都能看到文焱……

    尹梦璇在招呼客人,她温柔婉约的微笑是她的标志。一张美丽不可方物的脸,娇柔的气质,很容易激起人的好感和保护欲,别说是男人了,就连女人见了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儿也会忍不住产生怜惜之情。

    方惋在想啊,如果她是文焱,会不会对尹梦璇视若无睹?

    一个字,烦。两个字,好烦!

    片刻之后,尹梦璇的摊子上迎来了一位单独的客人。当尹梦璇看到来人是谁,她脸上露出明显的诧异:“是你?你……”

    “我路过这里,来坐坐。不会不欢迎吧?”方惋话是这么说,可人已经坐在了凳子上,神色如常地看着尹梦璇。

    尹梦璇赶紧地回神了,热情地招呼着方惋:“贵客光临,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想吃什么菜,尽管点就是,我请客。”说着还将手里的菜单递过来。

    方惋也不失礼,点点头,手接过菜单,可是那双清澈的眼眸却打量了一下摊子周围,然后抬眸看着尹梦璇:“只有两桌客人,你现在应该不是很忙,介不介意坐下来陪我聊聊。”

    尹梦璇对于方惋的说法并不意外,她也是女人,并且她都已经二十七岁了,在国外生活过,结了婚,要说人生阅历也不少,当然不会真的以为方惋只是聊天那么简单。心里怎么想,表面上还是要把双方的面子撑住的。

    尹梦璇到也爽快,温温柔柔地轻笑着:“这样……我让厨师炒两个拿手菜,我陪你喝几杯。”

    不一会儿,方惋坐的桌子上就多了一双碗筷,地上还放了一箱啤酒。

    两个女人这么面对面坐着,气氛有点怪异……方惋心里感概,以前自己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跟老公的初恋情人坐在一起吃宵夜喝酒。这不像是她的作风,她是个有理性人啊,怎会做这种无聊的事?陷在爱里的人都是迷茫的,方惋也是凡人一个嘛。

    “尹梦璇,你的酒量怎样?能喝吗?”17l1q。

    “酒量啊,还行吧。”

    “。。。。。。”

    一开始这两个女人都绝口不提文焱,就像是真的两个好朋友见面一样地聊着,但其实彼此心里都清楚,心平气和,只不过是假象……(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