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68章 卷四:混蛋,原来那晚你是在她家过夜!(加更)

邪性警司,强抱你 第168章 卷四:混蛋,原来那晚你是在她家过夜!(加更)

    方惋发现自己今天好像真的特别能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着在尹梦璇面前如果早早地倒下去,会很没面子,所以才会发挥得这么好,连续几瓶灌下肚子还是保持着清醒。铪碕尕晓

    尹梦璇也不错,面不改色,喝起酒来到是让人忘记了她柔弱的气质。不知是否也跟方惋的心态一样不甘心觉得醉太快?

    方惋喝酒的样子大方好爽不做作,只要一碰杯她就干脆就将整杯喝完。她这么喝法,尹梦璇也不好示弱吧。

    两个女人往那一坐,就是这宵夜摊子上一道独特的风景,很养眼。方惋和尹梦璇都长得很美,但却又各有不同,气质迥异。方惋五官精致,既有东方女性典型的淡雅之美,又具西方人特有的深邃和立体感,不仅长得标致,骨子里还散发出一种耐看的美和青春的气息,特别是她唇边那一颗小小的黑痣为她增添了几分俏丽,加上她有一双充满灵韵的大眼睛,她有一种鲜活的美。

    而尹梦璇就像是古典美人,身材偏于苗条,但胸部却又挺丰满的。她的五官很精巧,巴掌大的鹅蛋脸,莹白如玉,有双丹凤眼,举手投足之间有种娇弱的气质,乍一看有那么点林黛玉的风格。她的笑容总是不达眼底,眸光中隐含着几分沧桑,会让人感觉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方惋夹了一口菜塞进嘴里,一边噘着一边点头:“这个爆炒田螺肉真香,你这儿的厨师手艺不错啊。”17Gn3。

    尹梦璇微微一笑:“你喜欢吃就好……”

    “还有这个……这个也很好吃。你别只顾着喝酒啊,吃菜。”

    “嗯……”

    “尹梦璇,你这儿生意还好吗?在这种地方摆摊,你又是个女人家,挺不容易的,你……你老公知道吗?”方惋终于是要开始进入正题了。

    尹梦璇也不惊讶,既然坐下来了当然有心理准备,方惋会回到哪些问题,尹梦璇大致能猜到几分的。

    尹梦璇也不隐瞒,将自己在家里遭受家暴的事说了出来,只是省去了她老公的名字和他为什么会嫌弃她的原因……因为她的第一次给了文焱,所以……

    方惋颇感意外,看尹梦璇这副瘦弱的身板儿,怎么能经得起男人的拳头啊……同时身为女人,方惋忍不住会产生恻隐之心,对尹梦璇的戒备不由得减少了几分,多了几分同情。想不到尹梦璇过得那么惨啊,难怪会放着阔太太不当而跑来这里卖宵夜。16607509

    方惋把酒倒满杯子,白嫩的面容上露出不屑之色:“尹梦璇,你老公真是个混蛋!来,干杯!一起鄙视不尊重女性的混蛋!”

    “好,干杯!”尹梦璇也爽快,仰头就喝下去。

    方惋咕咚咕咚地将这一杯喝完,默默数了数空酒瓶……已经有八个瓶子是空的了。

    方惋愤慨地吐槽,对于尹梦璇遭受家暴一事深表同情,不明就里的人看着一定会认为这俩女人是好姐妹。方惋可不是电视里那种会傻到跟老公的前任女友做朋友的,她认为,两个女人若是都跟过同一个男人,除非大家都是过去式,但像目前的情况,尹梦璇是过去式,而方惋是现在进行式,怎么可能会真心成为朋友,那纯粹是扯淡的。该怎么办还得怎么办,方惋不会因为尹梦璇的遭遇很惨而忘记自己来的目的。

    “尹梦璇,文焱他知道你在这里摆摊吧,他来的时候都喜欢吃什么菜?”方惋冷不丁地冒出这句,完全没有丝毫前兆,极具跳跃地从前一个话题转到这上边了。她是想在对方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抛出主题,为的是观察对方最真实而直接的反应。这一点,方惋和文焱的行事方法到是不谋而合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骨子里都有刑侦因子啊。

    尹梦璇闻言,眼底快速闪过一丝复杂的光线:“文焱他……不挑食。”

    就是这么一句平常的话,已经足够让方惋窥见不少讯息,垂下眼帘,若有所思……按照正常的逻辑,在方惋问尹梦璇,文焱喜欢吃什么菜时,尹梦璇直接回答他来时点什么菜就行,可是她没有。她说的是文焱不挑食。这就挺耐人寻味了。到底尹梦璇是无意中这么说的,还是在有意提醒方惋,她还记得文焱不挑食,哪怕是十年过去了……

    方惋不动声色,端起酒瓶继续为尹梦璇倒酒。尹梦璇也不拒绝,一杯接一杯地跟方惋喝着。

    又是一杯酒下肚,有点撑了,但方惋还能坚持住。

    抬眸看看尹梦璇淡定的神色,方惋眼里多了一抹探究:“尹梦璇,我很同情你的婚姻和遭遇,本来在这种时候,我应该安慰你,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跟绝大多数女人一样地会紧张自己的婚姻。所以,恕我冒昧地问一句,你既然有这么不幸的遭遇,现在又被你老公赶出家门,你的感情应该是处在空窗期,而文焱他时常都会路过你这里,你们经常能见面,他也会关心你的生活状况,这么一来,你会不会后悔当初的离开?前几天的某一个晚上,文焱他来过这里吧,第二天他回家来我还能闻到他身上有酒味儿……我知道他没在办公室过夜,你能坦白地告诉我,那晚他是不是在你家?”这一招也是方惋管用的,半真半假的话,让对方以为她洞悉了一切,但其实她对那晚的事并不清楚,第二天文焱回家去,方惋也没闻到酒味,两人也都没有提昨晚他在哪里过夜。

    尹梦璇握着酒杯的手蓦地僵住,沉静的眼眸里终于是流露出淡淡的不悦,还有不解。显然,她只是料到方惋会提到文焱,但却没想到方惋居然这么直接,她就不怕这么说会让人家很难堪,很得罪人吗?一般人在这样的情况也不会如此问出令双方都尴尬地问题吧,礼貌上应该是回避的。

    但尹梦璇不知道的是,方惋在有些方面并非是普通人的思维,她就是要出其不意,打破常规。不走寻常路,这才是方惋的风格。

    只是短暂的沉默而已,尹梦璇很快就缓了过来。那双深邃的丹凤眼里渐渐染上轻愁,直视着方惋:“是,那晚他确实来了我这里,是我摆摊的第二天晚上。当时我遇到有几个不规矩的客人想吃我豆腐,是文焱及时出现,替我解围,我很感激他。后来他帮着我收摊,去了我的出租屋,我们有聊天喝酒……我们都喝醉了,他第二天早上才走的,可是,请你相信,我们真的没有越轨的行为发生。你也不要怀疑他,他真的……真的是一个值得依靠的好男人。”

    尹梦璇在坦白的同时还不忘为文焱说好话,目光格外诚恳。

    方惋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攥得好紧,心里就像是无数只猫爪子在挠……听到了尹梦璇的回答,方惋的心情复杂又混乱。胸臆里酸涩得要命,还伴随着一股疼痛,气愤……原来是她太天真了,竟会以为文焱当晚是在办公室过夜的。呵呵,好男人?换做此刻之前,她是这么认为的,可现在,她只会感到自己被欺骗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喝酒,最重要的是尹梦璇和文焱曾经交往过,怎么可能没发生关系呢?尹梦璇越是说得那么肯定,方惋越是无法相信,只觉得心中有无数的火苗在乱窜!她还看到过文焱房间里放着尹梦璇的照片。虽然照片早就收起来了,可不代表连心也收了吧?

    尹梦璇见方惋的脸色这么难看,她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反复解释着说“没有”,可方惋怎么就觉着尹梦璇的眼神没有刚才那种坦荡了,在谈到了文焱的时候,尹梦璇就开始变得不自然。

    话已至此,没什么可说的了。方惋忽然间讨厌起自己来……眼里容不下沙子,有时真不是件好事。干嘛没事来找尹梦璇谈话呢,到头来被气到的还是她,也因此而发现了那一晚的事,让她本就纷乱的心更加找不到方向了。方惋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赵鹏宇和章卉,在被发现之前,他和文萱不也是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么?

    这个世界,怎么就那么多假象呢?为什么人人都要说谎,人人都要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么?呵呵……夫妻间要坦诚,开诚布公的交流?这TM谁站着说话不腰疼啊!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夫妻存在吧。方惋现在就是这么想的,失望到了极点,愤怒到了极点,也痛心到了极点。

    摸出一张一百块的钞票,方惋放在桌子上,神情木然地说了一句:“我走了。”

    “这钱我不能收,说好了是我请客的……”尹梦璇拿着钱,略显不安地看着方惋,她能看出来方惋有多难过。

    “你是说请客,但我没答应啊。我不会白吃你的。”方惋说完就走了,没有回头再望一眼……她在极力控制着情绪,她仅有的理智告诉她,别在这儿跟尹梦璇闹。因为,对方说了没做什么,闹起来只会让人看笑话。

    尹梦璇手里捏着钞票,望着方惋远去的背影,尹梦璇心中打翻了五味杂瓶……有句实话她还没说,那就是……她真的后悔当初的离开,如果十年前的她懂得珍惜,勇敢一点留下来,她就不会像今天这样悲惨。文太太,那本该是属于她的头衔啊!文焱那样打着灯笼都没处找得男人,她错过了,能不后悔吗?跟自己那个只会施予家暴的男人比起来,文焱要强过多少倍!惋天所想现。

    是的,尹梦璇不得不承认,在回国之后这几次与文焱的交集中,她越发感受到了被一个男人疼爱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事。尹梦璇因为自己过得太不幸福,所以她自然而然会渴望着幸福,哪怕那已经是远去了不再属于她的爱情,她也奢求着,幻想着,只有找到精神寄托,她才可能撑下去,否则,她会垮。

    “方惋,对不起,我明知道不该对文焱有幻想了,因为他已经有了你。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原谅我心里还想着他,原谅我对他还有……爱。”

    尹梦璇不是笨蛋,她在方惋问到的时候就知道,方惋没有确实地知晓文焱那晚在哪里,尹梦璇可以只说文焱来过,不用说后边那段文焱去了她的出租屋。可她最终还是说了。至于她向方惋解释那晚没有跟文焱发生关系,这也是她最为聪明的地方。到底有没有做,只有她自己才清楚。而她之所以到现在都坚持在文焱和方惋面前说没做,到底是真的为文焱着想还是另有所图,也只有她才清楚。

    ================================

    “砰——”方惋关上车门,随手将椅子靠背放下去,呆呆傻傻地躺着。

    先前喝了不少酒,一整箱都被她和尹梦璇喝光了,她其实是在硬撑着的,现在一回到车子里,整个人的意识就软了下来,酒劲上头,直觉得一阵头昏脑胀……现在要怎么办?烦心的事还能再多一点吗?

    怎么办怎么办,这个大大的问号在方惋脑子里闪现,而她却做不出相应的反应,看着眼前的景物都觉得天旋地转。好多年都没有喝成这样了,就连新婚夜也没醉得这么厉害。

    方惋不会刻意地委屈自己,不会就这么把苦水吞进肚子里去让它腐蚀自己的身体和意志,她也不喜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要问,她要个明明白白的答案!

    方惋将手机摸出来,一键拨出去……

    电话那头传来文焱低沉的声音,方惋一听,立即梗着脖子低吼:“文焱,你……你是骗子!混蛋王八蛋,你为什么要骗我啊?我就那么好欺负吗?我问过尹梦璇了,你那天晚上根本就不是在办公室过夜,你是去找尹梦璇了,你还去她住的地方过夜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如果不是我去问她,你是不是打算瞒我一辈子……呜呜呜……混蛋!”(一会儿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