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71章 昨晚是谁主动的!(6千字)
    �请注意,有时一章里不只3千字,可能是两章合在一起传的。适铪碕尕因此请亲们看到书架显示只更新了一章的时候也请点进来看看吧!】

    正文:沙发上这个成大字型躺着的女人醉眼迷离,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在嘀嘀咕咕的,嘴里几乎没停过。苏振轩也听不清楚她到底是在唠叨什么,想表达什么,依稀会听到一些好笑的字眼……“王八蛋”“扒你的皮”“插爆你双眼”

    苏振轩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今天是什么日子呢,竟然让他一晚上去外边接了两个女人回家,并且还都是两个喝醉了的女人。

    没错,苏振轩出去把莫小蕊也接回他家来了。若要问他为什么……他是为了以防万一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有莫小蕊在这里跟方惋一起睡,他就会有顾忌,不会像先前那样鬼迷心窍差一点就做出让他后悔终身的事。

    “男人为什么那么色呢……混蛋……下次老娘再也不陪喝酒了……想占老娘便宜,没门儿……”莫小蕊这一下声音大了许多,苏振轩总算是听清了,不由得嘴角犯抽,虽然他不是莫小蕊口中说的人,但他先前也有吻方惋,现在听莫小蕊这酒后醉话,他咋的就感觉很别扭呢。

    “还好老娘聪明,跑得快……嘻嘻……臭男人……死肥猪……再敢吃老娘的豆腐我就踢爆你……什么破玩意儿潜规则……老娘不吃那一套……潜……潜你妹啊潜……”莫小蕊还在碎碎念,时不时还挥舞一下手臂,涨得通红的脸跟柿子似的。

    苏振轩听出苗头了,加上之前在电话里听莫小蕊说了一些,可以猜测到她是因为工作关系不得不陪领导喝酒,但是有人想趁机把她潜了,她不从……

    苏振轩不禁想起了第一次在方惋的侦探社里见到莫小蕊,他并没有很深刻的印象,只记得方惋说莫小蕊是报社记者。可现在听莫小蕊唠唠叨叨的这些话,他觉得其实莫小蕊也挺有性格的。一个女孩子出来工作不靠潜规则上位,勇于拒绝被领导潜,这种品质是苏振轩欣赏的。

    “苏……苏振轩……惋惋在哪里,我家惋惋呢?”莫小蕊抱着苏振轩的手不放,如果是清醒的时候她一定不敢的,只能说是酒精这东西太神奇了。

    “方惋在里边房间里。”

    “呃?里边?那我……我要去……我要去……”莫小蕊一个劲地唠叨可就是没有行动,躺在沙发上不起来。不是她不想,而是头太晕了,浑身无力。

    她今天在邻市去出差,被领导叫上一起去饭局了,被灌了很多酒,差点被领导给睡了,还好她发现了领导的意图,趁领导去洗手间洗澡的时候她就跑了,坐个出租车回来本市,给方惋打电话是苏振轩接的……

    “莫小蕊……莫小蕊……喂……”苏振轩真是欲哭无泪啊,莫小蕊都醉得动不了了。

    好吧,好人做到底……17Go5。

    苏振轩将莫小蕊抱起来往卧室走去……好重。苏振轩咬紧牙关,硬是一口气把莫小蕊抱到了床上。幸好平时有空会去健身,他身体挺健硕的,否则还真抱不动。

    莫小蕊躺在方惋身边,两个女人睡得跟沉沉的,背对着背。方惋的被子又踢开了。苏振轩无声地叹息,看来今晚他只能睡隔壁客房了。

    苏振轩尽量让自己不要去看方惋,但就是没忍住。她睡觉的样子真的很可爱,粉嘟嘟的脸蛋娇嫩的肌肤吹弹可破,双唇散发着无声的you惑。让人很有种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但苏振轩现在已经清醒很多了,有过刚才的教训之后他更懂得要如何控制自己。

    再看看睡在方惋身边的莫小蕊,同样是女人,长相各有千秋,莫小蕊也不丑,皮肤也很好……苏振轩就在想啊,为什么自己看到莫小蕊就没有冲动的欲望呢?还好还好,他不是被涩域熏心了,他不是禽兽,他只是因为方惋是她喜欢的女人,并非他看见谁都会想要压上去的。

    苏振轩幽深的眼神分外柔和,低下头,在方惋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就退开了。看着她能在他的床上睡得这么香,这也是一种欣慰呢。

    苏振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该出去了。

    将被子给她们盖好,苏振轩这才恋恋不舍地出了卧室。

    这里是苏振轩的家,他一个人住。为了方便平时上下班,他特意在那附近买了一间公寓。苏振轩家境优厚,他本来是可以安心在家当个富二代,但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很喜欢现在的工作,在法证部里当一名高级化验师。这会让他有种归属感,如鱼得水。从前的他连休假时间里都会时常去化验所里,他觉得化验室里的器材比起女人来更让他有兴趣。可是这个想法在最近有了明显的变化。这是因为方惋的出现让他意识到,原来女人也可以这么有趣,可以这么有思想,有胆魄,有个性但又不会十分张扬。她善良而富有正义感,但她不是盲目的去表现,她是有智慧有头脑的人,在很多方面,她的能力不输给男人。

    苏振轩还知道方惋不喜欢浓妆艳红,她甚至不像很多女人那样会去注意所谓的流行趋势,她不看脑残剧,不买名牌包包和衣服,甚至不喜欢逛街购物,她身上没有香水味……许多女人喜欢做的事情,方惋反而看得很淡,她钟意的是跟她的工作有关的事物。她的精力用在了怎么去查线索,怎么把侦探社继续维持下去。谈起推理破案之类的话题,方惋就会两眼放光,发出自信的光芒,但如果你跟她谈今年流行什么服饰,或者是什么名牌商品现在又在搞什么折扣,这种话题她就会明显地流露出没兴趣。苏振轩认为,像方惋这样特别的女孩子,实在是太稀罕太少见了。很兴庆的是他能够认识她,并且他发现了她身上的闪光点,被她深深地吸引住了,喜欢上了她。

    苏振轩半躺在客厅的贵妃椅上,手里拿着一杯红酒……睡不着的时候他会小酌半杯,但今晚他没有在仔细品尝红酒的味道,他想得更多的是睡在他卧室的某个女人……

    他的金边眼镜放在了一边,露出他深邃的瞳眸,狭长的眼眶,精致秀丽,并没有因为长期戴眼镜而使得眼睛变形,这一点,是苏振轩得天独厚的优势,羡煞好多眼镜男啊。不是每个人戴眼镜都好看的,苏振轩就属于其中特别幸运的一类人。他戴上眼镜更有几分儒雅俊逸的气质,但摘下眼镜之后,那双迷人的黑瞳流光溢彩,笑起来的时候竟是有一丝邪魅绢狂……

    睡不着的人大都是因为脑子里太混乱,难以安眠。苏振轩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今晚的事,他还在自责中。

    其实苏振轩用不着自责的,今晚谁都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而他的行为只不过是说明他不是神,他是人。面对自己喜欢的人,谁不想要去亲近呢?方惋失恋喝醉,苏振轩第一个想法就是心疼她,一时情迷,吻了她,但在最后关头他并没有不顾一切地占有她。莫小蕊的电话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惊醒了苏振轩,但归根究底是因为苏振轩的本质不坏,他只是有了正常男人都会有的反应。方惋也幸亏是遇到的苏振轩,如果换做是其他的男人,只怕是万里挑一都难以找出一个像苏振轩这么把持得住的。大多数都会借着这样的机会吃干抹净,而苏振轩没这么做,是因为他真心喜欢方惋,他不是那种只追求柔体享受的人,他要的,是一份真心换一份真心。

    方惋长了这么大,第一次喝得醉到这样的程度,她从没有借酒浇愁过,这次是真的尝到滋味了,那就是——宿醉后随之而来的头痛头晕。

    方惋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大天亮了,愣愣地望着天花板,混沌的意识在慢慢地聚拢……头很痛,一定是因为昨晚喝太多。这陌生的房间是哪里,不是她的家啊……

    不是家里?那是哪里?!

    方惋猛地一惊,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惊恐地转头一看……

    小蕊?

    方惋惊愕了,怎么小蕊会睡在她身边?这明明就不是小蕊的家啊,她记得昨晚是有打电话给小蕊的,可是不通,她还发了短信也没回,然后……然后是,是苏振轩来接她!

    对,就是苏振轩。再然后呢?方惋使劲搓着自己的头发,使劲地回想……酒真不是好东西啊,让人变得这么迟钝,脑子都好像转不动了……

    方惋脑海里闪过一些片段,好像……好像是有亲亲?

    天啊,亲亲!方惋惊悚了,下意识地看自己的衣服,裤子……穿得好好的。再仔细想想,好像苏振轩有接电话,再然后就是小蕊……

    方惋的心怦怦乱跳,拍着胸口安慰自己,没有没有,她和苏振轩没有发生什么,她的身体也感觉不出异样。还有……小蕊不也在这里吗,如果苏振轩要对她做什么,何必把她和小蕊放一张床上。

    小蕊……小蕊是怎么来这儿的?

    “小蕊……小蕊……”方惋碰了碰小蕊的胳膊,可是没有反应。小蕊睡得很沉。

    好吧,她出去问苏振轩。

    方惋没想到会在客厅看到苏振轩,他睡在贵妃椅上。

    方惋这才开始打量着这里的环境……嗯,挺不错的,米色和深蓝色为主的装潢,简约大气得格调,家居摆设也都显得十分有品位,这里整齐干净,如果是他一个人住都能保持这样,那就太难得了。

    苏振轩睡在贵妃椅上,那就是好一幅美男睡图啊。他侧着身子,腿部弯着,一只手放在脸侧,他的皮肤很好,脸上连一颗逗逗都没有,并且不油光。高蜓的鼻梁,厚度适中的双唇泛着诱人的粉红……不是只有女人睡觉才会惹人遐想,男人也会的。

    方惋不由得感到面颊一热,昨晚就是跟他这两片嘴唇接吻的吗?方惋真是百爪挠心啊……她虽然是个有个性有思想善于独立思考的新生代女性,但她骨子里其实在某方面还是保守的。她昨天是因为文焱和尹梦璇的事而生气,可是她不会因此而做出什么放纵的行为还报复。想起昨晚是有跟苏振轩接吻,方惋心里的滋味很复杂,她不怪苏振轩,但是她会尴尬。现在在看到他的时候,她都无法让自己坦然了。也不知道是谁主动吻谁的,她潜意识里在逃避去追究这个,她是怕听到让她不能接受的答案……怕是自己主动吻的对方。

    方惋想不起是谁先主动,但至少能想起其他部分也算是很不错了。16607573

    方惋幽幽地叹口气,喃喃自语:苏帅,其实你人挺好的,只是……是我不适合你。对不起。

    她不是傻子,如果到现在还不能猜出几分的话,她也枉自当私家侦探了。苏振轩对她有了超出友情的意思吧?方惋总算是感受到一点了。同时也觉得苏振轩能把持住,没对她做出那种事,该需要多大的毅力去克制啊。这个男人,真的很好,只是,她已经结婚了。假如她还是单身,她或许会给他一个机会交往看看。不否认她对苏振轩是有着好感的,但这个好感是限于人与人之间交朋友最基础的动机,没好感怎么能做朋友呢。可是方惋不会把这种好感升级为爱情,特别是在她已婚的状态。所以她只能默默地说对不起了。

    见莫小蕊和苏振轩都睡得这么香,方惋悄悄地离开了公寓,没有惊醒那两人。她放心苏振轩。既然昨晚他都没有趁机侵占她,那么,莫小蕊在这里理当也不用担心什么。

    ============================

    注里沙们一。市公安局刑警大队。

    审讯室里,赵鹏宇精神萎靡地坐在椅子上,白炙的灯光照着他,让他感到浑身都不舒服。经过一夜,他下巴的胡子冒出来,眼里有血丝,脸色蜡黄,双眼无神,一看就是很憔悴的样子。

    赵鹏宇这一夜被关在这里,彻夜难眠,从来没受过这种罪,他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公安局里过夜……以命案嫌疑人的身份被关了一夜。

    赵鹏宇心里骂的最多的就是文焱。他进来的时候,满以为很快就能出去,只是来做个口供而已。但他没想到的是,很快他就成了命案嫌疑人,而文焱,是他的姐夫啊。赵鹏宇昨天晚上已经不知道求过多少次让文焱放他回家,可得到的都是文焱冷冷的眼神。赵鹏宇就不明白了,有个刑警队长当妹夫,怎么就没能受到关照呢?被抓进来了还跟普通人受到一样的待遇,这算哪门子亲情?

    赵鹏宇咒骂了一晚上,现在也没精神了,有气无力地坐在椅子上等候审讯。

    赵鹏宇不知道昨天在方家发生的事,不知道方惋为警方提供了证据,更不知道文萱以死相逼文焱和方惋……

    文焱坐在赵鹏宇对面,隔着一张桌子,神情凛然地看着赵鹏宇,眸底是隐含着几分心痛……文焱不是真的那么冷血无情,他又何尝愿意自己的妹夫成为嫌疑犯,这么面对面坐着,他的心都揪紧了,只是,谁又能体会的了几分?

    文焱将手里的资料放在赵鹏宇面前,沉声道:“赵鹏宇,在章卉死之前两天,你和她在温泉峡谷紫霞酒店约见,你们还有过xing行为。从你们住过的酒店房间中留下的使用过得避/孕套,法证部做过了检测,证实你们是情人关系。可是你昨天录口供的时候却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你和章卉只是生意上的伙伴,是普通朋友。现在你可以解释,为什么要隐瞒,要撒谎?是为了掩饰什么?”

    赵鹏宇猛地一惊,眼里露出明显的惊慌,他万万想不到酒店里他用过的避孕/套会成为证据……完蛋了,这件事,文萱知道了怎么办?

    赵鹏宇的心被搅得乱七八糟,身子禁不住地在发抖,哭丧着脸说:“我只是害怕被章卉的死连累啊……当时只有我和她在天台,我怕……怕警察不相信我没杀人,所以我不敢说跟她的关系。姐夫,我不是自愿跟那个老女人的,我是被她逼的啊!”

    文焱脸色一沉:“这里是警局,不要叫我姐夫。”涔冷的口吻,让赵鹏宇心生寒意,立刻又改口。

    “文……文队长,我说的是真的,你们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章卉!”赵鹏宇眼眶都红了只差没当场大哭了。

    老周瞄了一眼文焱的脸色,心里暗暗赞叹,这个年轻人很有原则。

    文焱内心是真不希望赵鹏宇杀人了,但是他也不想让死者蒙冤,让法律蒙尘。他要的是真相而不是主观意识的假象。

    “赵鹏宇,我问你,你知不知道章卉在不久之前曾经修改过一次遗嘱吗?在新立的遗嘱中,你是最大的受益人。”

    “不,我不知道!”赵鹏宇忙不迭地矢口否认,但是,文焱和老周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赵鹏宇,你在撒谎!”文焱猛地一拍桌子,怒视着赵鹏宇,鹰眸如刀般刺在他身上,吓得赵鹏宇激灵灵打个寒颤。

    警察审问嫌疑犯就是要有威压,气势上压倒,寻求心理上的攻陷。做了亏心事的人没有谁不心虚的,只不过有的人掩饰得好,这就要看警察怎样利用手里的证据去撕开对方的假面。

    文焱深吸了一口气,紧了紧拳头,将手里的录音放了出来……如果这不是警局而是在家里,他早就把赵鹏宇狠揍一顿了!赵鹏宇人面兽心,伤害了文萱,也伤害了整个文家,依照文焱的脾气,赵鹏宇会被揍得很惨,以文萱哥哥的身份替妹妹出气,但是,文焱没这么做,他深知这里是警局,哪怕是他满腔怒火也只能压抑着。

    这一段录音很短,却能让赵鹏宇陷入更大的恐慌,他不知道怎么会有这录音的,太震骇了。

    文焱锋利的眼神紧紧锁住赵鹏宇那张没有血色的脸,此刻的文焱,俊脸上的阳刚之气变成了令人胆战心惊的冷意:“赵鹏宇,在你跟章卉去温泉峡谷那天晚上,她曾在+1酒吧的包厢里给你打电话。我们已经调查过电话公司,确定你和她的通话时间,以及酒吧的监控录像,还有就是,这一段录音,是章卉在电话里跟你说的话。当时只有她一个人在包厢里,所以不会是在有人胁迫的情况下说话。这段话就证实了当时跟她通话的人是你,并且,你还知道她修改遗嘱的内容,需要我提醒你吗,这一点,足够成为你的杀人动机,因为,章卉已死,你就会继承一大笔钱,预计金额在两亿左右,同时你还将成为周美福的董事长。还有,正如你所说,当时只有你们两个人……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你把章卉推下楼。”

    文焱的这番话,让赵鹏宇的心都冻僵了,跌进谷底,短暂的呆滞之后,赵鹏宇又惊恐万状地辩解,嘶哑的声音说:“我没杀人,是章卉自己跳的,跟我没关系!那个疯婆子叫我去天台,我以为是她又想跟我做【,我上去了之后她才说她不想活了,我只是劝她不要跳,我没有推她啊!我承认我和她是情人关系,我也知道遗嘱的内容,可是我真的没有要杀她……你们相信我啊……”

    赵鹏宇不停地嘶喊,说他没有杀人,文焱看着赵鹏宇这么激动,他却没有劝慰。在没有查明赵鹏宇是否杀人之前,文焱是不会对赵鹏宇表示同情的。说他冷血也好无情也好,他就是这样的人。如非是他心若磐石,又怎么可能被部队派来执行特殊任务呢。

    文焱冷眼睥睨着赵鹏宇:“我们会继续寻找证据。不管你有没有杀人,我们都要查清楚。”

    赵鹏宇说的最后那两句,确实是警方要顾虑到的问题。如他说的,他和章卉的关系,以及他知道遗嘱的事,可以成为他杀人的动机,但是还缺乏有力的证据证明他有做出杀人的行为。这就只能靠文焱去搜集更多的证据了……(这章6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