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72章 卷四:他知道方惋在苏家过夜!
    回到熟悉的环境,感觉却是空荡清冷的,因为没有看见那个本该在视线里出现的人,心还是会抑制不住的低落。方惋经过一夜之后,回到家洗澡换衣服,但因为昨晚醉得不轻,精神状态依旧不是很好,脸色苍白了许多。让她感到寒冷的不是周围的空气,而是心底的空洞无法填补。看看这个小窝,除了家电以及文焱卧室里的床,其余的家具陈设几乎都是在新婚夜之后才开始添置的。杏色的真皮沙发,深棕色的电视柜,透明的玻璃餐桌,宝蓝色的大花瓶,还有那一面上墙挂着的每一幅小小的画框,除了这一套东西是她从网上买来的,其余的都是文焱的钱买的,她还记得那天她第一次去警局找他的时候,他从身上摸出一张银行卡给她……那一刻,她首次体会到了婚姻生活的开始……

    可是她无论如何也预料不到的是自己会爱上文焱。满以为凭借她的理智,可以将感情的事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即使结婚也不会交出自己的一颗心。貌合神离,有名无实。这就是她最初对这段婚姻的臆想。但是她现在发现自己错得很离谱……爱情这玩意儿太不规则了,完全不按她的思维发展,不知不觉就滋生,等她体会到什么是爱,她也就尝到了伤和痛。

    这种感觉跟她对发小的感情是不一样的。十年前的她,才不过是十三岁而已,懵懵懂懂,青涩天真,不知情为何物,她和康佟青梅竹马,两人之间就像家人一样的亲密,没有矛盾,没有隔阂,更不曾吵过架,他们之间只有甜蜜和温暖,没有苦涩和冰冷。这是不是爱,方惋不知道,但她就是知道现在的她爱上了文焱,这种刻骨铭心,痛彻心扉的感觉,只有爱情才能达到的程度。到悉是荡晚。

    看着手里的这一份婚前协议,方惋的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杂瓶似的,触及的每个字都能让她的思想陷入更深的混乱。回想与文焱初时一直到现在,中间所经过的种种,像走马观花一样浮现在脑海里,酸甜苦辣都有……真的不应该松懈,从结婚那天开始就该每天看这协议一遍,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沦陷,这样才不会痛,才不至于像此刻这般苦涩。现在她已经爱了,是不是为时已晚?

    方惋有个优点就是不喜欢去纠结自己曾做得不好的地方。不会因为吃过亏而捶胸顿足怨天尤人。她善于往前看。

    既然爱上文焱是个错误,她不会再沉溺,从现在开始,她要努力地纠正自己的错误,把自己这颗丢失的心再度找回来!哼,等着瞧吧,文焱,我不会被你和尹梦璇的事打垮的,我会活得比你们更潇洒自在!

    不是她不爱,不是她不痛,只是,从十年前那一次的火灾事故毁了她无忧无虑的生活之后,她就习惯用一句话来勉励自己——如果不坚强,你软弱给谁看!

    母亲和康佟都在火灾事故中离开了,父亲因为要抱林云芝的救命之恩而选择娶了她。如今却又发现文焱那晚是跟尹梦璇在一起的。方惋想想都觉得可悲,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能让她软弱,所以,她只能坚强。

    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就是难免会这样,要相互交出真心,不是不能,但要达到互相信任对方就像信自己一样,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都是很矛盾的动物,方惋和文焱更是。方惋是私家侦探,在她接过一桩一桩的生意之后,看过了更多的人性丑陋,很多人都是表面上看起来光鲜,善良,穿着华美的外衣,可是却有着肮脏的灵魂,她会慢慢地在潜意识里产生一种条件反射,美好的东西,真的有那么美么?要让她信任一个人,很难很难,她自己数数,能完全信任的人只有寥寥几个而已,而这其中,她的母亲和发小已离世。剩下的就是父亲,小蕊,还有她那个才五岁的弟弟,闹闹。

    完全的信任,方惋其实没有把这一份珍贵的情感赋予到文焱身上。昨晚她给文焱打电话之前就已经不信他了,在她脑子里的概念就是先入为主的认为文焱和尹梦璇那一晚一定是不清白的。

    大多数时候方惋都是一个理智冷静的人,但遇到某些特殊的事情,她也有正常人的反应。

    ==================================

    法证部化验所。

    苏振轩和同事们正在对从章卉坠楼一案收集回来的证物检测结果做分析比对。

    一个年轻的短发女子正一脸好奇地看着苏振轩,两眼放光。这位名叫陶思佳的化验员是刚来法证部不久的,在来之前就已经对熟知苏振轩在法政界的资历匪浅,并且是行业里长得最帅最有型,最年轻的一位高级化验师。她除了热爱这份工作,更多的是抱着对苏振轩的仰慕之情而来。

    “老大,你的意思是说,这就能证明赵鹏宇在撒谎?”陶思佳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看着苏振轩,那目光中灼热的程度是相当火热。

    旁边一位中年男子笑而不语,他是这里年纪最大的化验员——胡君。他也想听听苏振轩是怎么说的。这里的人都喜欢由苏振轩来做讲解,他们可以从中学习到不少东西。就连经验老道的胡君也是如此,在这里,苏振轩就是这群化验员的主心骨。

    另外几个男士也是摆出细心聆听的架势,苏振轩没有直接回到,而是扫了一眼众人,随即没好气地笑笑:“你们是想一直都这么轻松吗,脑子是越动越灵活的,你们也要多多练习养成剖析的习惯。”

    “嘿嘿,老大,我们这就是在抓紧机会向你学习学习,快点说吧,别再吊胃口了。”

    一个年约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也忍不住说。

    苏振轩垂眸看着手上的资料,放到桌上指着其中一处说到:“你们看,那一株从章卉跳楼现场拿回来的被折断的盆景,根据化验,折断部分的痕迹是新的,并且,我们还化验了赵鹏宇的衣服,上边有一道被划破的痕迹,就是被这盆景上折断的枝干造成。而根据赵鹏宇给警方的口供,他说自己没有触碰到章卉的身体,是站在距离她起码两米外跟她对话,当时章卉是面朝着他的。你们在看这照片……盆景摆放在天台时,位置是在章卉跳下去的地方。赵鹏宇曾经在盆景旁边停留过,而站在这个位置却要不碰到章卉,这个机率极小。盆景的枝干很粗,如果只是轻轻碰一下,它不会被折断,除非是受到较大的外力而导致损伤。加上我们在盆景旁边还找到一颗从赵鹏宇衣服上掉下来的纽扣。照这么推断,也就是说,赵鹏宇很可能在撒谎。他在章卉生前很可能跟她发生过争执。”13acV。

    苏振轩好听的声音来分析这么一段,不仅让人恍然大悟,还有种听觉上的享受。

    “原来是这样……老大,我太崇拜你了,这盆景,当时我们都忽略了。”

    “对啊,我记得咱们当时都打算收工了,可是老大在临走时还回头看着盆景,说要我们去取证物……嘿嘿,我说句实话你们别拍我啊,我在取证的时候还曾偷偷想过这是不是多此一举,现在证明,我们还有好多地方需要向老大学习,老大万岁!”陶思佳一脸兴奋加崇拜地拍着手。

    苏振轩波澜不惊的面容上依旧是很浅的笑意,淡淡地说:“现在赵鹏宇说谎的地方又多了一项,我们可以为警方提供多一条查案的方向,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好了,你们继续做事,我要向刑警队先汇报一下进度。”

    苏振轩走出了化验室,坐在自己办公室椅子上的时候,不知怎的心情就会沉下来。

    电话捏在手里还迟迟没拨出去……以前他时常都因案子的关系会跟文焱通电话,可是现在,他的心情有些复杂了。

    今天醒来的时候方惋已经走了,苏振轩也没能问清楚她到底是在谁那里失恋了,他不知道是不是文焱……

    “喂,振轩,怎么样,有什么进展吗?”

    苏振轩将刚才对同事们说的那番话又再重复了一遍,还说了一些其他的化验结果,做了一个简单的总结。文焱听得很仔细,两个男人把公事谈完了却都还没有挂电话……

    “振轩,你跟方惋私交很好吗?你帮她做私人检测,这到是让我很意外,不过也要感谢你这么做,因为,你的DNA检测证实了查章卉和赵鹏宇的关系,省去了警方很多时间。”文焱这话可有水平了,明明是心里对于苏振轩私下帮方惋做检测的事而感到有点酸意,可还不忘记扯上后边几句,以掩饰他试探的意图。

    提到方惋,苏振轩也不淡定了,憋在心里的大问号即刻浮现出来:“文焱,你知不知道方惋昨晚喝醉了,我去接她,她说自己失恋了,后来在我家过的夜。我不知道是哪个混蛋伤了她的心,所以我也想问问你,你认识方惋的时间也不短,难道没有听过过她有男朋友吗?你知道是谁伤了她吗?”

    轰隆隆……文焱只觉得耳边炸响了几声闷雷…苏振轩说什么?方惋昨晚喝醉了睡在苏振轩家里?这……这还怎么了得!(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