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74章 卷四:她离开!(6千字)
    ?请注意,有时一章里不只3千字,可能是两章合在一起传的。因此请亲们看到书架显示只更新了一章的时候也请点进来看看吧!】

    正文:他带着毁灭的气息而来,他要彻底征服这个“无耻”的女人,要让她刻骨铭心地记得,谁才是她的老公!

    文焱真正发起火来是方惋无法抵抗的,本来女人跟男人相比男人在先天体质上就差一截,尽管方惋不是柔弱的女生,但在文焱这强悍无匹的男人面前,这头暴怒的狮子面前,她的心一点一点失去温度,只剩彻骨的寒气……

    “啊……你……禽兽!”方惋吃痛地喊出声。

    文焱怒极反笑,低下头,一口咬在她的唇:“就算我是禽兽,你也只能是禽兽的女人!”最后那个字音一落,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将方惋折磨得头昏眼花,伴随着锤心的疼痛,不只是身体,她的心,更痛……他像恶魔一样咆哮,字字如同带着血淋淋的刀子挖着她的心,他这是发什么疯,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方惋的两只手抓着文焱的肩膀,指甲深深扎进他肉里,但是他却没有停下也没有感觉到痛,他只知道要发泄,在这一刻,他的理智都已经见鬼去了!

    方惋用尽力气,缓缓从牙缝里挤出几句字:“文焱,别让我恨你!”

    文焱心脏的位置猛地一窒!被她恨,那会是什么感觉?割肉一般的疼从心尖上蔓延开来,稍微滞了一下但却依旧凶猛地掠夺着……眼前一片柔嫩的白在晃动着,刺激着他的视觉感官,他也是第一次用这种方式对待女人,尽管他极度愤怒,但无可否认他也有着欢愉感觉。可越是这样,他越是怒不可遏,他脑子里想的全是昨夜方惋在苏振轩家里的情景……文焱脸上的笑容里带着嗜血的狠:“说,苏振轩他厉害吗,他能像我这么让你满足吗?为什么要去苏振轩家过夜的,谁让你跟他睡的!你恨我吧,就算是恨也要让你记住你是谁的老婆!”文焱精猛的身体和方惋的娇躯有着明显的对比,此时此刻,他是凶狼,她是一只被啃噬的兔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方惋痛苦的表情,他的心,还是无可抑制地疼起来。

    还好这床结实,否则早被他震垮了……方惋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他撕成了两半,连呼吸都在痛着,她第一次体会到被一个强壮的男人用暴力的方式对待,原来夫妻间并非每一次都欢愉,当男人粗暴时,那简直就是地狱!而最让方惋感到震怒的是文焱对她和苏振轩的误解……

    “文焱……你……混蛋……”方惋的声音在颤抖,他眼里嗜血的红光太可怕了,但这不能阻止她开骂……

    “对,我就是混蛋!”文焱低吼一声,又是一阵强烈的冲击,让方惋几乎昏了过去,发出凄惨的悲鸣,脸上血色全无,苍白如纸,身体在颤抖,如娇艳的花朵,瞬间凋零……这致命的紧致,让文焱有那么一秒的愣神,但随即便是更加狠绝,他此刻听不到她痛苦的哀号,他只想要狠狠惩罚这个“出轨”的女人!

    方惋痛得冷汗涔涔,小脸惨白,看着上方的这张男人的脸,他已经变成一个可怕的恶魔,残忍冷酷冷血!他疯狂地,狠狠地发泄。方惋胡乱捶着他,死命挣扎,愤怒地哭喊:“混蛋!你出去!出去!我没有!我跟苏振轩……什么都没做啊,没做!”方惋说到最后已经没了力气,身体的疼痛让她连说话都在战栗……

    什么?没有?方惋凄厉的叫喊声,让身上这个发狂的男人如同被雷劈了似的僵住了……文焱好比是被人当头一棒!从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可以变换得如此之快。前一刻他才怒不可遏,狂暴得想撕了她,可是一听她哭喊着说出那句“没做!”文焱的心骤然清醒了过来。她布满泪痕的小脸充满了痛苦,嘴里还在哽咽:“你是混蛋……王八蛋……”

    “没有?真的没有吗?可是你喝醉了睡在他家里……”文焱像雕塑一样不动了,说不出为什么会有种想要仰天大叫的念头……

    方惋愤恨地冲他吼:“对,我是在他家过夜,可不是只有我和他!还有我的朋友莫小蕊也喝醉了,我跟她睡在一张床,苏振轩睡的客厅!”

    文焱心底霎时响起一声轰鸣,糟糕!他是真的失控了,一向自持冷静的他,怎么就犯了常人的通病,问都没问清楚就对她粗暴。原来她不是跟苏振轩一起过夜,是跟莫小蕊!文焱听方惋提起过这个朋友……就好像雷暴雨过去一般,文焱的整颗心都被惊喜充斥,禁不住有几分慌乱,开口想要说点什么“方惋,你听我说……”

    “我不跟禽兽说话!你走啊!”方惋愤怒地低吼。

    文焱狂暴的情绪被喜悦的心情所代替,人是平静了不少但是又被方惋这话激起了几分。

    “刚才的事是我不对,可是你知道我在听到苏振轩说你喝醉了睡在他家,我当时是什么感觉吗?就跟你听到尹梦璇说我那天在她家过夜的心情一样!你不也很生气吗,你不是也在电话里骂我是骗子,说我给你戴了绿帽吗?”

    方惋心头一凛,有那么一秒的惊醒,但立刻又怒视着文焱:“你的脑子装的什么?你一听到我喝醉了在苏振轩家过夜,你就认定我们会做什么?在你眼里,别人的品行就是那么差吗!”

    “我事先没问清楚就误会你,是我不对,可是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在别的男人家里过夜?我的反应是正常人都会有的!”

    这屋子里已经充满了火药味,方惋被文焱的话震得一愣一愣的,两个人都压抑在心底太久的烦躁情绪终于全面爆/发!

    “这么说,你是在报复我昨天在电话里骂你是骗子,骂你给我戴绿帽,所以你才会像刚才那么对我?”

    “报复?这话应该我说才对吧,你昨晚为什么要去苏振轩家里,你喝醉了为什么不打电话叫我去接你而要让苏振轩去!”文焱咬牙切齿的样子很是吓人。

    方惋也不示弱,一双杏目像是在喷火,一拳头捶在文焱胳膊上!

    “我都被你和尹梦璇的事气得要死了还会让你来接吗?你怎么不去死啊!”

    文焱被方惋打了一拳,人却是纹丝不动,这一拳对他来说没有杀伤力,但如果他对方惋打出一拳的话,那后果……

    文焱紧握着拳头没有挥出去,但却是被这话给激得更窝火了:“你气得要死?那是你自找的!我解释过了我没有跟她做!你为什么不听?”

    方惋肺都快气炸了……“我为什么要听!她是你的初恋情人,你还藏着她照片呢,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听到我在苏振轩家过夜,你又凭什么对我施暴?你太自私了,太不信任我了,在你眼里,别人的品行就是那么差吗!”

    “信任?你跟我讲信任?”文焱一听方惋这番话,他肚子里刚压下去的火气又再一次冒起来,用同样的方式吼回去:“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信任两个字?赵鹏宇的事,你拿着证据去我家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是你的谁?有没有想过应该事先让我知道?你想在我家人面前挽回自己的面子,想为你自己证明清白,你就只自私地想到自己受了委屈,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在你听到尹梦璇说我在她家过夜,你是什么反应?你不是也认为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吗?我跟你解释说我没做,你却不信,不接我电话,还一夜不归,你这叫信任吗?别每次只说我,先看看你自己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我最后说一次,我跟尹梦璇没有做!我那天醒来的时候只记得我和她一起喝酒,记得我跟她说我要走,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你昨晚喝醉了都能记得自己没有做,而我的脑子里一点都没有印象是关于我跟她做过的,我凭什么要认?我问心无愧,我没有骗你!”

    男人这一通震耳欲聋的怒吼,潜伏在他心底的火山爆/发了,滚烫的岩浆流出来,灼烧着他和方惋的身体、意识……

    这不只是在发火,更多的是撕心裂肺的悲鸣,急于想要她明白他没有骗她,他并不是在跟尹梦璇发生那种事之后不承认,在他心里,他反复思量了很多天,最终的结果就是自己没有做对不起方惋的事,他不能忍受被方惋冤枉,误解!

    方惋的耳朵都被震得隐隐做痛,脑子一阵轰鸣……屋子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对方,还沉浸在刚才彼此说的那些话中,极具爆/发的怒火在猛烈燃烧之后火势才会减弱,当人压抑的情绪如山洪一般喷涌出来之后,身体才会空,脑子才会清醒,有时候,大吵一架并不是坏事,物极必反。吵得激烈,同时也是另一种沟通的方式,互相都发泄过了就会利于冷静地面对问题。

    文焱身上散发出来的暴怒之气在逐渐减退,而方惋也在静静地回想着他刚才说的话……他说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

    文焱现在是体会到了为什么方惋昨晚会气得那么厉害,会气得骂他是骗子,会气得不接他电话不听他解释。因为他先前不也是气得发疯然后听不进她说的话,强行用粗暴的方式如惩罚般占有了她么?

    注有千可无。方惋也体会到了文焱的心情,她都能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没做什么,她觉得文焱理当是要相信她的,她是忍受不了质疑的。那文焱呢,他说自己那晚没做,凭什么她就不信?只是要文焱信任她,而她却没有给予他相应的信任,凭什么?将心比心,谁被冤枉都会抓狂的!一句话:要求别人相信你,首先你要相信对方,否则,你就没资格要求!

    屋子里的气氛由狂暴转为沉闷,文焱和方惋就这么一上一下地对视着,各自的内心都在接受着惊涛骇浪的洗礼,不可否认,双方都在这吵架当中,在发泄过情绪之后,意识到了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这一点,简直是太难得了!

    方惋和文焱有些地方很相似,两个人都是坚强不屈的性格,都是很有原则的人,特别是当自己感觉问心无愧时,就会更加强硬的态度。如果在这种时候,某一方能够稍微婉转一点,温柔一点退一步,事情就会有转机。拔掉身上的刺,才能拥抱彼此……

    方惋没有再跟他吵,他的心情也逐渐平静下来,看着方惋眼角还残留着泪痕,一股怜惜涌上心头,文焱眸光一沉,俯下身……

    “你别……”方惋急忙叫住他,羞愤地用手抵着他的胸膛,她以为他又要折磨他了。

    她眼里的惊慌让他的心狠狠抽了抽,两个也同意识到原来刚才吵架的姿势竟然是这样的……先前大家都激动,怒火占据了大脑,吵起来居然忘乎所以了。只怕天下没几个这样的夫妻,在激烈的吵架中还保持着身体的紧密结合……

    文焱窘了,果然是不敢轻举妄动……

    方惋紧紧蹙着眉头瞪着他:“尹梦璇的事,我相信你没做,我收回昨天我说的话,不该说你是骗子,不该说你给我带绿帽子。”

    文焱心头狂喜,立刻也说道:“我也相信你跟苏振轩没有什么,我收回刚才骂你的话。”

    “意思是我们扯平了,不互相欠吗?”

    文焱脸一热,眼底的心疼又再深了几分,略显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她眼角的泪水,低低的声音说:“我刚才那么粗暴地对待你,把你弄疼了……对……对不起。”

    这是方惋第一次听文焱说着三个字,他是那么强硬的一个人啊,这三个字,只怕是他此刻所能做到的底线了吧。难得他能如此低姿态地说话,但是,这不代表方惋会轻易地原谅。

    文焱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变成酱紫色了,因为他感到经过这一打岔,自己那致命的杀伤性武器已经偃旗息鼓了,像晒鄢儿的茄子一样……这下,不用方惋推他,他自然而然都“离开”她的身体了。

    方惋趁势往旁边一滚,跳下床去找衣服穿……

    文焱看着被他撕烂的睡衣在地上,不由得心里又是对自己咒骂……太粗暴了,先前冲进来那时候是鬼迷心窍了么?怎么会那样不受控制的?他多年淬炼出的意志都去哪儿了?难道是方惋魅力太大,她对他的影响力竟然足够撼动他的钢铁意志吗?这个答案,显而易见的了。

    方惋穿好衣服,文焱还低着头在床上发呆,犹如那一尊著名的雕像般,完美又性感的身躯太劲爆了,只可惜方惋现在没心情欣赏。

    方惋苍白的小脸上没有血色,泪痕已干但是眼睛却是红肿的,眸光中有一抹决绝闪过,清冷地看着文焱,似是下了什么决心:“文焱,你知不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叫什么?叫婚内强bao!虽然我们在某些事情上扯平了,可是这件事我没办法说服自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承认,我在听到尹梦璇说你那晚是在她家过夜的时候,我太冲动了,没有给你解释的机会就先在自己心里给你判了罪,这是我做得不好,而你一听到解释我跟苏振轩的事,你就相信了我,这一点是让我高兴的地方。但是对于婚内强bao,我不敢苟同,我也不会忍受。这几天,我会去侦探社里住,我们都需要各自冷静地想一想,我们的婚姻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如果你在冷静想过之后觉得自己需要的人是尹梦璇,我会签字离婚的。同样,如果我在冷静之后觉得你不适合我,你就要接受我离婚的要求。”

    这个念头什么时候开始的,方惋不知道,但是她感觉出自己和文焱的性格都太强,这样的两个人或许是不适合结婚的,每天都对着一个跟自己一样自尊心强,原则也强的人,虽然可以有共同语言但不表示生活能和睦。也许,她和他的方向都错了……

    “离婚?”文焱猛地抬眸,眼神如刀子一般盯着方惋。

    方惋此时此刻的心情复杂极了,说出这些话,是她自己都始料未及的。如果可以幸福平静的生活,谁会愿意这样呢?就在昨晚她喝醉之后她才意识到,她对文焱的感情岂止是喜欢而已,已经深刻到爱了,她如何舍得分开?心痛,像潮水一般汹涌而来,拍打着她脆弱的心房……其实她坚强的外表下,是比谁都还柔软敏感的一颗心啊!

    “文焱,就算你那晚跟尹梦璇没做什么,可是你心里是不是真的对她一点留恋都没有?真的没有一点爱了吗?跟她在一起喝酒聊天的时候,你有想起过我吗?你有没有觉得她更适合当你的老婆?这些问题,恐怕连你自己都不清楚。所以,我们才需要分开一下,冷静一下,让你听到自己心底里最真实的声音。对待爱情,我不是那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人,我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除非是你真的有一天能大声地告诉我,你会全心全意爱我,否则,我不会再继续这段婚姻的。因为……昨晚我喝醉了一个人在车子里的时候,我明白了,其实,我早就已经爱上你了。”这轻柔的话语充满了一个女人对爱的无奈,心痛。她要的是一个真实,不要稀里糊涂的过活。

    方惋这番痛心疾首的话,带着浓浓的情意和忧伤,让文焱在惊喜中也多了一份疼痛。

    方惋已经收拾起笔记本电脑和几件衣服,拿起包包,见文焱还在发呆,她只是深深地望了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字走出了卧室,她不敢回头,怕自己忍不住会心软……

    文焱就这么呆呆傻傻地坐在床上,望着卧室门口,他居然没有追出去。好半晌,这男人僵硬的脸上才露出一丝傻笑……她刚才是说她爱他,没错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文焱使劲捶着床,嘴里迸发出爽朗的笑声,像个孩子一样在床上打滚,欢叫。

    这是他下意识的行为,是他内心深处最直观的思想意识体现。开心,满足,惊喜……诸多的情绪充盈着他的身体,连续多日来聚集在他脑子里的烦闷,苦涩,一下子仿佛全都被方惋那句话给赶走了。负面情绪奇迹般地转变成了积极向上的情绪,这就让文焱整个人都轻松了大半,忽然间感觉自己好像充满了力量……付金水,林云芝,HZ犯罪集团,幕后BOSS,警局内鬼……任务,工作,家庭……这所有的内忧外患水深火热,在这一刻都不能挤压着他的心了,有了爱,他自信可以战胜这一切需要他面对的困境和难题。其实,他一直以来需要的不就是一个字么——爱。

    只有爱的力量才可以创造一切,只有爱才能带来光明照亮所有的黑暗与腐朽……

    文焱没有追出去,他只是在想,他不会让方惋失望,不会让她在冷静之后会想离婚……他会用实际行动让她看到他的心。“忘记我们曾约定好的么,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身边……我也不会给你离婚的机会。”

    看似这是一个令人心酸心痛的局面,但实际上却刚刚相反。正是因为这么激烈的方式才破除了两人之前在心里累积起来的隔阂。现在双方都在大吵一架之中坦诚了自己的想法,不再有猜忌,不再有怀疑,最重要的是两人都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会吸取教训,会给对方更多的信任。即使暂时分开,但至少是在理智中的决定而不是冲动的结果。

    文焱也认为方惋说得对,是该给彼此一个喘息的空间,退一步海阔天空,他和方惋都需要好好地反省自己,才能让这段婚姻走得更远。这么一想,文焱的心情豁然开朗,他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做——再一次地去章卉坠楼现场去收集证据,因为赵鹏宇不认罪,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出更多强有力的证据,无论是证明他杀人的还是证明他清白的。都需要文焱再去搜证。13acV。

    文焱在心里暗暗发誓,方惋现在的痛苦不会白受的,他把赵鹏宇的案子查明之后立刻就会去她的侦探社找她,那时候她也该消气了,该想明白了吧。他会亲自去接她回家……(这章6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