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75章 卷四:文焱,你比猪还笨!(6千字)
    提着包包和手提电脑走出家门的方惋,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回头看看楼道口……可恶的男人,真的没有追来!

    方惋的心情复杂极了,明明刚才她当着他的面说了双方都需要冷静一下,可为什么现在她还会有那么点渴望着他追出来呢?

    爱情就是这样,当你口口声声说着离去,但都无法断绝心底那一丝隐约的挂念和期盼,盼着他能紧张焦急地追出来,抱着你,不让你走。

    有时候所谓的离开,不过是想得到他的挽留。

    可文焱没这么做,方惋望着空荡荡的楼道,紧紧咬着牙,心痛的感觉又在肆虐了,最后只能狠狠地一跺脚:“哼,文焱王八蛋!比猪还笨!”

    方惋气冲冲地骂了一句,越想越气不过,摸出电话拨通了苏振轩的号码……

    “喂,苏帅,你上次不是说你们单位有组织去温泉峡谷吗?你邀请我的时候我没答应,现在我答应的话,会晚吗?”这就有点赌气的意味了

    着和门方么。电话那端的苏振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令得方惋改变了想法,但无可否认他在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是十分惊喜的,莞尔一笑,温柔地说:“不晚。其实这个活动已经改到了下个周末,到时候我会去接你,行吗?”

    “好,一言为定!不过我事先声明,我不是以家属的身份去的,只是……只是朋友,可以吗?”方惋经过昨晚的事能感觉到苏振轩对她有种不同寻常的感情,但她又不能百分百地确定,不便说伤人的话来打击苏振轩,她内心还是很珍惜苏振轩这个朋友的。

    “一言为定。”苏振轩心里微微有点刺痛,在听到方惋强调“只是朋友”的时候。但是他不会因此而气恼。方惋兴许是属于感情慢热型的女人,要想跟她发展到恋人,最好是从朋友做起吧。苏振轩是这么想的。

    “。。。。。。”

    “苏帅……那个,我有件事想问你。文焱他是不是知道了昨晚我在你家过夜?”方惋的语气里并没有恼怒。

    苏振轩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啊,这还传得真快……

    “是的,今天因为案子的关系跟文焱通电话,我问他知不知道你失恋的事,问他知不知道是哪个混蛋伤害了你。”苏振轩说这话的时候是有所暗示的,他相信方惋听得懂。

    “哈哈,你真的这么说?”方惋脑子里立刻浮现出文焱当时的表情,一定是黑得像碳。被人骂混蛋还只能吃哑巴亏……

    “嗯。”

    “苏帅,小蕊她怎么样了?我走的时候她还在睡觉。昨晚你是怎么会把她接来的?”方惋适时岔开了话题,就怕会绕到昨夜那个亲吻的事上去。尴尬死了,幸好苏振轩也默契地没有提。

    “小蕊……我出门上班的时候她还在睡……昨天晚上是她打你的手机,可你太醉了没听到,我就接电话,然后小蕊说她在饭局上被领导灌酒,差点被……被潜了,她很难过,我是想着她一个女孩子喝醉了挺危险的,所以我就去把她接来了,正好你们睡在一起也有个伴。”

    “这样啊……苏帅,我替小蕊谢谢你,你真是个大好人。”

    “刚刚还说我们是朋友在,这么快就说谢谢。太生疏了。”

    “。。。。。。”

    方惋真的跑到侦探社里窝着了,打算最近都住在这里,好好冷静一下,整理一下心情,想想清楚到底跟文焱还要不要再继续,最重要的是留给文焱时间和空间去考虑他究竟是不是也爱着她……

    ================================

    禹华大厦天台。

    由于章卉坠楼一案,这屋顶花园里已经暂时禁止有人进出,文焱这是第二次来,他要寻找更多的证据。

    文焱独自一人站在这儿好半晌了,将整个天台都仔细看过,仍然是没有发现可疑的痕迹。他需要具有明确指向性的证据。

    “头儿!我来啦!”小欧

    文焱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小欧。

    “头儿,你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做什么?”小欧讪讪地笑,居然跟文焱开起玩笑来了。13acV。

    文焱没好气地横了小欧一眼:“含情脉脉,你变成女人还差不多!正经点,现在说正事,你过来这边站着。”

    小欧见文焱开始严肃起来,他也不由得收起了嬉笑,很听话地走到了文焱指的位置。

    文焱站在小欧跟前,睿智的目光里有几分凝重:“小欧,你现在站的位置就是那天章卉从这里坠楼的地方,根据赵鹏宇的口供所说,他当时上来天台的时候看见章卉是站在地面上的,章卉向他诉苦,说她活得很累,不想再继续留在这个人世上,还说他之前跟章卉在一起的时候发现章卉有抑郁症。而我们也查到章卉却是有去看过心理医生,抑郁症确有其事,但是她究竟会不会因为抑郁症而自杀,这并不能肯定。根据章卉的女儿周佳薇所说,以前章卉从未流露过轻生的念头。”

    小欧苦着脸说:“头儿,我站在这儿有什么用啊?”

    “你站的旁边原本有一棵盆景,但是被法证部带回去做取证了,盆景折断的部分曾经划到赵鹏宇的衣服,并且还发现在盆景里边的泥土上掉落了一颗属于赵鹏宇衣服上的扣子。法证部的人推断这是由于现场的人互相有过一些肢体动作,赵鹏宇说他从上天台开始一直到章卉坠楼,他都没有跟她的身体接触过。这些话,很可能就是在撒谎了。当时的情况也许是赵鹏宇跟章卉发生了争执,互相有了较大的肢体动作,而从现在勘查以及法证那边的检测结果中却没有迹象表明章卉是被人推下去的……除非是章卉自己站了上去,但之后究竟是她自己跳还是有人推呢……”文焱俊脸微沉,这正是他最为难的地方。

    小欧总算是听明白了,也不枉费他这几个月跟在文焱后边儿学了不少东西。

    小欧一脸兴奋地说:“头儿,其实赵鹏宇的杀人动机都已经那么明显了,再加上我们能证明他有撒谎,我们可以将他送上法庭起诉的。”小欧见文焱脸色一变,顿时想起人家赵鹏宇还是文焱的妹夫呢,连忙又谄媚地笑说:“头儿,我也就是随口说说,你别介意啊……呵呵……”

    文焱横了小欧一眼:“我平时是怎么跟你说的?不要戴着有色眼镜去看人,赵鹏宇现在是否有罪,我们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杀人动机是可以由那段录音和DNA报告来证实他和章卉的关系,证实他知道遗嘱的内容,但是,只是有杀人动机是不够的,需要找到更具有指向性的证据。局里局外很多人都盯着这个案子,新闻媒体更是削尖了脑袋想要挖到关于案子的消息,如果我们稍有差池就会被舆/论批个体无完肤,我们可以不在乎这个,但是,至少我们要对得起死者,也要对得起嫌疑人。身为警务人员,如果我们都不能站在客观的角度去分析对待,还能指望能呢?赵鹏宇现在只是嫌疑人,还不是杀人犯,他有没有罪,不是我们定论的。我们是执法者,不是法官。”

    小欧频频点头,虚心受教了,只是他又忍不住问:“头儿,你这么努力地找线索,可是如果一旦证明赵鹏宇是凶手,他……他可是你妹夫啊,你真的能大义灭亲吗?”

    小欧这个问题不只是他的疑问,还包括警局上上下下的人都有次疑问。因为赵鹏宇这个事,警局里暗地里议论的人不少,郭局更是等着看戏呢,只要文焱有哪里做得不好或者徇私的地方,郭局就能趁机刁难文焱了……

    文焱沉默了一会儿,眼底的墨色更深浓了,眉宇间隐隐含着沉重的心痛和无奈,他怎么可能没点想法呢,怎么可能不伤神。这两天他都没有去见父母,只是不想面对两老,其实他暗暗是想如果能证明赵鹏宇没有杀人,那就好了。而对于文萱,文焱除了将她带回警局录口供之外,两兄妹没有再说话,没有任何交流了。他知道,妹妹心里对于他和方惋都是无法理解的,甚至不会原谅。除非他能把赵鹏宇放走,一旦他证明赵鹏宇杀人,他也许会永远失去妹妹的亲情,等文萱的孩子将来长大了说不定也会怨恨他这个当舅舅的把赵鹏宇亲自送上法庭定罪……

    这些问题,文焱岂能没有考虑过呢,他真的有那么一霎曾经想过放赵鹏宇一马,只要他不那么卖力地查线索,只要在某一些细节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能让赵鹏宇回家。只可惜,每当文焱冒出这种想法的时候他脑子里就像是本能一般会滋生出另一种更为强大的意念。那是他天生以及后天培养出来的刚正和正义的决心。文焱是一个有信仰的人,这种信仰根深蒂固,无可取代,无可折断,更不能蒙尘。

    “小欧,我们是人,不是神,也许,是人都有可能犯错,但是,我们是警察,有时候我们只要犯一个错误就可能后悔终生。所以,时刻都要记住,脱下警服的我们,可以是家中孝子,可以是好哥哥,可以是好丈夫,可以是好父亲,在家里我们只需要面对家人,但是只要穿上警服,我们要面对的是千千万万的人。”文焱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不只是想到的警察,他更多的是想到自己警服之下是军装!警察之外是军人!他的双重身份,注定了他只能永远朝着前方那一条光明的路走下去,即使是有时需要他愧对家人,他也不能违背这条方向。不与这个世界同流合污,这是文焱之所以能被派来这里的原因。

    小欧心里沉甸甸的,不知是不是错觉,小欧看见文焱眼里有什么东西闪了闪,只是短短一刹就消失不见。一向都是嘻嘻哈哈的小欧,此时此刻竟然从文焱身上体会到了一种苦涩……

    就在两人沉默之际,蓦地,文焱看到了右边不远处的某个地方,那是另一栋楼的天台,上边晾着一些棉被和衣服,还有一个红色的身影……

    “头儿,你在看什么?”小欧好奇地望望文焱,怎么在发呆吗?

    文焱可不是在发呆,他的脑子在不停转动……

    “小欧,我们去那栋大楼看看。”

    “呃?那边?”

    文焱缓缓点头,眸光中又浮现出令人动容的亮彩,是智慧的光芒:“没错。你从这里看过去,那栋大楼上的天台有人在晾被子,也就是说,那里经常会有人出现,也许,我们一直忽略了那里,在案发当时兴许有人在上面看到这里的情况……所以我们要去做个调查。”

    “什么?整栋楼都要调查?”小欧瞪大了眼睛。

    文焱拍拍小欧的肩膀:“没错,是整栋楼的人我们都要挨家挨户地问。只是我们两个人该不够,再多叫几个同事过来一起。”

    “是!”

    就在这时候,文焱的手机响了,是局里打来的。

    “文焱,你怎么还没回来啊,这已经到时间了,还没有找到证据的话,我们只能把赵鹏宇放走了。”老周的声音里透着几分焦急和惋惜。

    文焱沉吟了数秒,目光看着对面天台,讳莫如深的眼神里闪现出一抹决绝:“老周,把赵鹏宇放了吧。告诉他,我们已经查明,他和章卉的死没有关系,叫他安心回家去。”

    “你……文焱,你……”老周有些意外和不解,但是没有办法,时间到了,赵鹏宇的律师也在等候,如果警方拿不出有力证据就必须放人。

    “老周,如果你相信我,就按我说的去做。把赵鹏宇放走,然后马上带两个同事来禹华大厦跟我汇合。”文焱淡淡地说完这句就挂了电话,一旁的小欧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头儿……你……你刚才不是还说我们要对得起这身警服吗?可是你……你就这么把赵鹏宇放走了?你真相信章卉的死跟他无关?”小欧哭丧着脸,清俊的面容上尽是一片失望。

    文焱垂下的眼帘中闪过一道痛惜之色,沉声说:“赵鹏宇已经被警方扣押48小时,而我们没能在这个时间内找到有力的证据证明他蓄意杀人,除了放他走,别无选择。但是,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你想想,章卉的遗嘱是怎么样的?她死之后,她一半的财产归赵鹏宇所有,还有周美福珠宝公司的董事长也由赵鹏宇担任。所以,假如赵鹏宇是凶手,你认为他会放弃这么一大笔财富和董事长的位置吗?他不会跑的。而我们还可以继续寻找证据,只要有所发现,立即就能将赵鹏宇重新缉拿归案。”

    小欧的态度顿时又变了,先前还失望,现在却是一脸的崇拜:“头儿,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头儿是我一辈子的精神偶像!是我人生的指路灯,是我学习的榜样,是我奋斗的目标,是我……”

    “行了,你小子越来越油腔滑调。我们快去那栋大楼做调查吧,今天可有得忙了,一两百户人家要挨家挨户地问啊!”

    “头儿……我今晚还约了女朋友吃饭……我们已经好多天没约会了。”小欧的脸都成苦瓜了。

    文焱眼一瞪,一股凌厉的气势陡然散发出来:“你是约会重要还是查案重要?人命关天的事,还需要我说什么吗?”

    小欧连连摆手,知道文焱所谓的说就是会教训他一顿,给他上思想教育课……其实这也不能怪文焱,他在部队里是对士兵是出了名的严格,来这警局了也同样不改他的本色,也亏了小欧是一心想要当个好警察,加上十分敬佩文焱,他也很听文焱的话。

    “呵呵……头儿,我开玩笑的,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我女朋友,跟她解释一下。”

    “嗯,这还差不多。”文焱脸色缓了缓,心里也是欣慰的。小欧比起几个月之前已经很有进步了,思想觉悟提高,对工作的认真也大大地比以前更多。

    半小时后。老周带着朝霞和磊子过来了,加上小欧和文焱一共五个人。

    五位便衣警察在这一栋住宅大楼面前站着,一个个精神抖擞斗志昂扬的,真不愧是警队的精英啊,瞧这精神面貌看着都能让人信心倍增。

    文焱神色凛然,冷冽的俊脸上尽是威严深沉,目光一一扫过几个手下,就像是在部队里练兵那会儿的感觉:“大家都听好了,我们现在要寻找的是章卉命案的目击证人。每一户人都要问,每一户的调查结果都要详细记录,很可能即使我们找对了人但对方由于害怕而不敢说实话,如果有可疑之处,马上通知我。刚才我们已经分工完毕,现在,开始干活!”

    这是一栋居民住宅楼,一共有一百二十户人家。现在正值初冬季节,有的人喜欢将被子和厚衣服拿到天台去晾着,干得快一些。而文焱刚才因为看到上边有人晾衣服而受到了启发。想到来这栋楼做个调查,寻找可能存在的目击证人。禹华大厦天台是没有监控器的,章卉出事时就只有她和赵鹏宇两人在上面,警方能得到的就只有赵鹏宇的一面之词。但如果找到了另一个目击证人,就能知道当时到底是章卉自己跳的还是赵鹏宇推的?说实话,文焱内心是强烈渴望着赵鹏宇没有杀人……虽然文焱是赞成父亲文治平的意见,觉得文萱应该和赵鹏宇离婚的。但是考虑到还有个孩子啊,那可怜的小宝宝才出生不到三个月……文焱不希望孩子将来长大了会知道自己有个杀人犯父亲。但希望只是希望,最后决定赵鹏宇命运的只有事实的真相。

    赵鹏宇回家去跟文萱团聚了,他偷情的事,文萱自然是不会让他有好果子吃的,但是这夫妻俩会怎样,关起门来,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

    ============================

    侦探社。

    方惋一个人在这里守着,一方面是等着有生意上门,一方面还在琢磨琢磨该怎么才能缓和跟文焱家人的关系。方惋的内心是不希望邱淑娴继续那么针对她,如果邱淑娴能和善一点,好相处一点,方惋是会像孝顺自己父母那样去孝顺她的。只可惜邱淑娴并不知道这点,就算知道了她也只会嗤之以鼻,根本不会稀罕。

    至于文萱,方惋觉得,除非是赵鹏宇最后被认定没有谋害章卉,否则,文萱只怕会产生极大的怨恨,恨方惋和文焱……

    “唉……真是一团糟啊,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这不仅是家务事,还牵涉到一宗命案。真希望能早一点水落石出,否则这睡觉都不踏实啊……”方惋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越是想静下来就越是烦躁不安。

    门铃响的时候,方惋来了点精神,满以为是生意上门了,但是万万想不到来的人竟然是……周佳薇。

    “周佳薇……怎么是你?”方惋略感愕然,周佳薇这副样子看起来就跟老了一大截似的。十分憔悴,精神萎靡,但那双眼睛却是格外凌厉。

    周佳薇不等方惋招呼,走进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面色不善地看着方惋:“你是不是没有把证据交给警方?我刚刚收到消息,赵鹏宇被放出来了!我妈妈一定是赵鹏宇害死的,我妈妈不会自杀的!一定是赵鹏宇那个混蛋为了我妈的遗嘱而把她推下楼!他有杀人动机的你为什么不把手里的证据交出来!”周佳薇泛着血丝的双眼里含着怨恨和愤慨,还有心痛。她的话,让方惋感到万分震惊,但随即方惋也想到了什么……

    方惋脸上也浮现出几分焦虑:“周佳薇,你冷静一点。我手里的录音和DNA检测报告早就交给警方了,就是因为这样赵鹏宇的杀人动机才成立,他才会被警方扣留啊,但是动机不等于杀人证据,现在他被放出来,只能是因为警方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没有找到更有力的证据证明赵鹏宇就是凶手。所以警方必须放人,你明白吗?”

    周佳薇经方惋这么一说,脸色缓和了一些,没那么黑了。她对于法律和警方的一些办事程序是不明白的,现在方惋说了她才懂了,原来是她误会了方惋,人家早就交证据了,说起来,周佳薇应该感谢方惋的。

    周佳薇憔悴的面容上露出些许歉意:“方惋……对不起,在我来之前,赵鹏宇的老婆,文萱她来找我,我们吵起来了,我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文萱知道是我给了你五十万让你去查我母亲的事,我怕……怕文萱会因此而记恨你,如果你见到这个女人,一定要小心一点。”(6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