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77章 卷四:找到命案的目击证人!
    三三两两出来散步的人们悠闲地往前边不远处的广场走去。文焱时不时会拦下别人询问,因为是今天的第二次询问了,所以有的人态度很不好,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但文焱却不能放弃,仍然在继续。遭人白眼是难免的,还好文焱自认脸皮够厚了……这其中,向男人做询问的时候会比较顺当一点,因为文焱有一种男人之间流通的交际武器——烟。他对着男人时,先递一只烟过去再说。这不,广场边上的石椅上坐着一个穿深蓝色衣服的老大爷就是笑米米地接过烟,在文焱顺势为他点燃的时候,两人也就这么攀谈起来。由于先前文焱已经有登门做过调查,这位老大爷对他有印象。

    “老爷,您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啊,一个人出来散步多孤单啊。”文焱就像是闲话家常一样地在跟这位老大爷说话,文焱记得自己入户做调查的时候,这位大爷的老伴儿也是在家的,怎么散步却是老大爷一人。

    老大爷姓钟,看上去一脸的皱纹,估摸着有七十多岁了,穿着一件普通的深蓝色外套,身子有些佝偻,听闻文焱这么问,钟大爷脸上的笑容不由得黯淡了下去,吸了两口烟,幽幽地叹口气说:“我是在家里憋得慌,出来透透气,我老伴儿她……还在洗碗,洗了碗之后还得给我儿子和而儿媳妇洗衣服……她没时间陪我来散步。我老了,记性不好,呵呵……我都记不住上一次跟我老伴儿散步是什么时候了。”

    钟大爷说得很轻,可语气里那一份淡淡的无奈却是让人感到了沉重。文焱微微一愕,看出来钟大爷似乎是满腹心事,并且多半是为他的儿子儿媳妇有关。话题本该在这里打住的,因为涉及到钟大爷的隐私了。文焱心里一软,对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他有一丝莫名的同情,想想自己的外公不也是快到八十岁了么,但是外公的精神面貌显然比这位钟大爷好很多。

    文焱俊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大爷,没关系,我现在陪您聊天,一样也是作陪,只要您别嫌弃我不是熟人就行。”

    钟大爷略一怔忡,随即欣慰地点点头,但文焱这么一来却是更加引起了钟大爷的感触,只见他皱着眉头瞄了一眼不远处那栋大楼,缓缓地说:“小伙子,你真是个好心人,你我素不相识,可是你却能尊重我,还愿意陪我这个老头子说说话,你比我家那个不孝子和儿媳妇强太多了。”话题又被钟大爷绕到这上边来了……

    文焱最不擅长安慰人了,见老大爷心情低落,言辞间表现出的负面情绪比较明显,文焱想安慰几句但是又觉得那是别人的家事,他不便插嘴啊,但是就这么转身走掉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文焱做不出来。于是乎,文焱只好当个听众了……

    “小伙子,现在你来我们家那个啥调查的时候说你是警察……我可不可以向你们警察同志提点建议啊?可以吗?”钟大爷眼里有些不确定的光芒。

    像这种有人要向警察同志提建议的事,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比较常见了,只是许多人也就是说说,发发牢骚,警察在与群众接触的过程中有时是充当的诉苦对象……

    文焱冲钟大爷点点头,虽然他已经预料到也许会是他帮不了的家务事,但是,出于对老人的尊重,文焱还是继续当听众。

    钟大爷见文焱点头,深感欣慰,开始说起了自己家里的一些烦心事。

    原来钟大爷有个儿子,前几年结婚了,娶个媳妇很泼辣,脾气古怪,一家老少住在一起,没少摩擦。两位老人百般迁就,忍气吞声,但是儿媳妇却越来越过分,家务事全都交给两位老人了,她还不知足,稍有哪里觉得做的不合她心意,她就会骂骂咧咧。而钟大爷的儿子却是个“妻管严”,老婆被他宠得不像话,知道自己父母在受气,他还不敢多言,在老婆面前就跟个软脚虾一样的。今晚吃过晚饭之后,钟大妈说自己今天有点不舒服,意思是让儿媳妇或者儿子去洗碗,结果儿媳妇大发脾气,说钟大爷和钟大妈只知道吃,不知道做,说两个老人是废物,说她自己和老公上班回家已经很累了,说两位老人不做家务事就等于是废物。就是这么大点的事,儿媳妇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地骂开了。钟大爷的右手是前两天切菜伤了的,不然他也会去洗,但是儿媳妇骂得那么难听,钟大爷忍无可忍,跟儿媳妇吵了一架,还让钟大妈今后都不准再洗碗了。钟大妈心软,想打圆场,为了平息儿媳妇得怒气,就说她一会儿会洗碗的,这可到把钟大爷气得更凶了。因此就独自一个人出来散步……

    “警察同志,我们以前就是想着养儿防老,可是现在……唉……能不能建议你们把这种不孝的儿女抓回警局去关个十天半个月,好好进行一下思想教育再放出来?”钟大爷一脸的期盼望着文焱。

    文焱窘了,这问题,果然棘手。感觉比他办命案的时候轻松不到哪去……对于钟大爷和钟大妈的遭遇,文焱也是很同情的,心里鄙视那一对不孝的年轻夫妻,但是他不能随意给钟大爷承诺啊,因为他是警察,他的承诺,在有些人眼中实在太重。18goC。

    “钟大爷,很抱歉,您说的这种情况,是属于家庭纠纷,是道德范畴,我虽然是警察,但是你儿子和儿媳妇的行为还没有达到违法的标准,我……没办法把他们抓去警局。警察抓人也是要有充分理由的,我们不能滥用职权。请您谅解。”文焱是语出诚恳,说的也是大实话,可是钟大爷的情绪却是略激动起来。两们远时次。

    “骂人只是家里吵架,不能抓?那……那打人呢?打人可以算吗?警察同志,我儿媳妇前两天还打过我老伴儿,到现在我老伴儿的胳膊上还有伤痕,这样能不能抓她?如果你们把她抓进去教育教育,兴许以后她就不会那么恶毒了。”钟大爷眼里隐隐闪动着晶莹。

    文焱不由得一惊,打人?钟大爷的儿媳妇居然打自己的婆婆,这情况就比骂人可严重得多了,只要这家人肯报警,肯做口供,想要用法律做武器保护自己的话,那个儿媳妇就不轻松了,真要追究起来,拘留都够得着。

    文焱将手里的烟头掐熄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然后对钟大爷说:“您如果不介意的话,我现在可以再去一趟您家里,跟钟大妈谈一谈,只要她愿意报警,我们警方是可以接受立案的。”

    钟大爷听文焱这么说,惊喜地站起来握着文焱的手,激动得声音都哽咽了:“警察同志……真没想到你会愿意管我们家这种事儿,谢谢……谢谢!”

    钟大爷说得没错,警察愿意管这种事儿的实在太少,特别是,眼前这位还是刑警队长呢。

    文焱是觉得钟大爷和钟大妈过得挺不容易的,他在同情之余也想能为老人做点什么。文焱本就是个大孝子,听到钟大爷说那些关于儿子儿媳妇如何混蛋的事,文焱心里是很窝火的。既然钟大爷提到钟大妈被打了,身为警察,文焱也就有了过问的资格。

    钟家的人万万想不到钟大爷出去散步回来会带个警察进门。先前文焱6点多的时候才来家里做过调查呢,怎么又来了?当知道是为什么而来,钟大爷的儿子儿媳都跟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坐在沙发低着头……

    文焱这一身浩然正气,在钟大爷的儿子儿媳妇眼里看来,那是一种会让他们心虚得气息。他们也想到了钟大爷肯定向文焱讲过很多事了,能不心虚么?

    钟大妈果然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想法,不愿意立案的,只是说这是家里的小摩擦,不劳警察费心费力了。钟大妈的胳膊上有很大一块淤青,背上还有一些小小的疤痕,都是长久以来被儿媳妇弄的,经常动不动就拿钟大妈出气。农村的质朴和老实是很可贵的品质,但却被家里的晚辈践踏了,总是以为老年人年纪大了好欺负,所以才会肆无忌惮。

    文焱不禁暗暗摇头,钟大爷的儿子和儿媳妇一点悔过的意思都没有,只不过是因为他在这里,所以气焰才没那么嚣张,只怕他一走的话,钟大爷和钟大妈又要被儿媳妇骂一顿。

    文焱审视着眼前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是钟大爷的儿媳妇,也就是这个家里不得安宁的根源。文焱阴沉的目光含着怒意,凌厉如刀的眼神令人不敢直视:“不懂得孝顺父母的人,将来也不配自己的子女孝顺你。怎么你没学过尊老爱幼吗?你是人,你不是畜生,对父母好一点你会死吗?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婆婆要报警立案,我马上就可以把你抓回警局拘留!”文焱这番话,让钟家的人不由得呆了,这像是警察会说的话吗,这么犀利?不错,文焱说话就是能这么犀利的。

    女人被文焱的威势所摄,脸都吓白了,她哪里会知道事情发展成这样,连忙认错,急着解释自己只是太冲动……

    “前天我是因为太气了,我的一件上千块钱的风衣……我说过那件衣服是要拿出去干洗的可是我婆婆不听嘛,给我用水洗了不说,还给我染上了其他颜色,我当时穿在身上都没发现,幸好对面屋的范大婶出来晾衣服的时候看到我正好出门,提醒了我衣服背后有一块脏东西,我一气之下就……就对我婆婆动手了。我那件衣服一千多块啊,就那么毁了……”女人还在为自己狡辩,由此可见她的认错也是毫无诚意的。

    钟大爷的儿子站在老婆旁边狠狠地瞪了她几眼,却是没有出声,因为这件事他也是知道的,但他只是说了老婆几句,没有责备。

    文焱见这夫妻俩的态度,实在太让人失望和气愤了,也难怪钟大爷会气得一个人跑出去了。

    “一件衣服就是你打人的理由?别说你以前一次都没打过,那都是什么理由呢?总之,我警告你,这次你婆婆不跟你计较,饶了你,是因为她老人家重亲情,知道心疼你们,如果身为晚辈的你们还不知道孝顺父母,再敢动手打人的话,我会亲手把你你们抓回警局。”文焱说到这里还横了一眼那个“妻管严”丈夫:“别以为你没动手就没事,你纵然妻子虐待老人,一样可以拘留你!”

    这夫妻俩吓得心惊胆战,只得一个劲点头……毕竟,普通人对于拘留还是恨据惧怕的,加上文焱这架势,威严十足,跟怒金刚似的让人胆寒。

    “我和我的同事以后办案经过这里的时候会不定时上来你们家看看,所以,你们别抱着侥幸心理,只有孝顺父母才能让你们平安无事,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在拘留室里见到你们夫妻了。”文焱冷冽的俊颜正气凛然,这两位夫妇果真是被震慑住了几分。而站在一边的钟大爷和钟大妈也是欣慰,希望这位警察同志的到来能改善家里的气氛,那就是万幸了。

    文焱见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他也该告辞了,临走时还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钟大爷,说是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他。其实这么做是为了给钟大爷的儿子儿媳妇一种警告,让他们知道,即使警察走了也不代表不管这事儿了,这样多多少少会让那个嚣张的儿媳妇有所收敛,钟大爷老两口儿的日子以后也不会那么难过。

    一家人点头哈腰地送文焱到门口,钟大爷和钟大妈是发自内心的感激。文焱走到门口时,忽地又停了下来,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看着钟大爷的儿媳妇,若有思索地问:“你刚才说,前天你穿上那件被风衣衣服出门,是对面的住户范大婶提醒你衣服染色了?她当时是准备要去哪里晾衣服?”

    这女人微微一愣,随即答道:“天台啊,我们这儿的有些住户因为家里采光和通风不好,冬天的时候会去楼上天台晾被单,像我们家这就是二楼,通风和采光不好,家里的被单会拿去天台晾着。”

    “你还记得那是前天什么时候吗?”文焱眼里隐含着异样的神采。

    “是中午12点过40分左右。”

    文焱的黑眸倏然一缩……这个时间点不正是章卉坠楼之前一会儿么?这说明,对面的范大婶在撒谎!文焱心里重重地抽搐了一下,立刻拔腿转身就跑!目击证人,范大婶如果真的撒谎,那么,她很可能就是章卉坠楼案的首要目击证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