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81章 卷四:男人,拿开你的爪子!
    她在等着他打电话,而他亦在等着。她郁闷的是这男人怎会有颗榆木脑袋不开窍,而他就抱着她最爱的泰迪熊,在沙发上想着,啥时候方惋才会冷静下来呢……这货不明白的是,有些事情说是说要冷静,但实际上还真不能等着彻底冷静之后才进攻,尤其是爱情。等对方彻底冷静了也就代表你没戏了。冲动是魔鬼,这话不假,但有时候冲动也是天使……而文焱就是缺乏对女人心思的了解。如果他这时候能够冲到方惋而来,说不定一下子就能把方惋带回家去了,也不至于一个人孤孤单单,可他还没领悟到爱情中的某些玄妙之处,所以就犯二……

    方惋在临走前告诉文焱说她爱上他了,说他应该想清楚是不是也能专一地爱她,其实在说这话时,方惋最希望的不是文焱真的去冷静,而是渴望着他能立刻抱着她,说他也爱她……只可惜,她没有等到,她的离开,一大半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在愤怒之下对她粗暴,而是因为他没有及时说“我也爱你”。

    想想啊,人家电视电影里还有小说里的男主角多浪漫多温柔多体贴,把心爱的女人捧在掌心跟个宝似的,舍不得让人家受委屈,在人家不开心的时候会黏糊糊的跑去哄……而这些,方惋在文焱身上都没有体会到,越是一个人冷静下来思考就越会对自己的爱产生质疑……是不是爱错人了?嫁给一个不懂女人心的老公,难道就是这么憋屈么。

    其实方惋在这么想的同时也该想想自己的态度有时不也是和文焱很像吗?两个好强的人凑在一块儿,谁先服软?谁先让步?这看似不必去纠结的问题正是许多夫妻相处中发生矛盾的根源。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归根结底都在于互相的不肯妥协,都想着对方先妥协先让步,两个人都这么想,硬碰硬,不痛才怪。夫妻间的相处之道,方惋和文焱都需要多多体验,只要彼此心中真的有爱,加上两人真有缘的话,那么所有的波折就会显得微不足道,只不过是成全一段爱情佳话的调料罢了。

    方惋今天到是有几个顾客上门的,但都因为不符合她接生意的原则,所以没有谈成,加上文焱迟迟不来电话,方惋已经够烦躁了,偏偏对面的一户人今天不知道在搞什么,上午就是电钻和瞧东西的声音将她吵醒,现在换成了很大的音乐声……

    侦探社不是开在闹市区里,是在老城区一栋比较陈旧的楼房里,其中一间房子被方惋用来作为了侦探社。这楼里的住户有一半都把房子租给人做生意去了。有按摩房,针灸诊所,还有开黑网吧的……环境比起高级写字楼来说是差了一大截,但高级写字楼的租金太贵了,非一般人能负担的了的,所以还是暂时在这里窝着。

    方惋的耳朵实在不堪折磨,忍无可忍的时候无须再忍了!

    方惋一开门口就看见对面住户的门也开着,不由得心头有点火……这什么人啊,一点公德心都没有,自己关起门来怎么放都行,干嘛要开着门放那么大声,不知道会影响到别人么!姐不是对摇滚音乐有偏见而是你丫的放太大声了!

    站在和屋门口,没看见客厅有人,只看见有沙发,电视,还有两个半人高的音响……就是这东西发出来的格外激烈的音乐,让方惋整个人都淡定不了了。

    “砰砰砰——!”方惋伸手在门上用力敲了几下,略带愠怒地喊:“有人在吗?有没有人啊——!”

    没人应,方惋就纳闷儿了,是人不在还是在屋里其他地方?因为音乐声太大而听不到她说话。

    音响里的声音一转,从摇滚变为死黑金了……这风格,让声音一出来就让方惋两只耳朵嗡嗡炸响,好像整个人的意识都被搅乱,烦躁到了极点!是的,听不习惯“死亡黑金”这类音乐的人就是会有方惋这种感觉,好比是听到噪音一般难受。

    终于,方惋动了……

    冲到音响前边,瞅准那正在播放CD的机器,咔——!一按下去……

    整个世界安静了,方惋心里那股无可抑制的烦躁也随之一散,舒服了。

    方惋脸上露出得逞的笑意……哼哼,管你是谁呢,制造让人受不了的噪音就是你不对!你不搭理我,我只好自己进来关了!

    方惋正待离开这屋子,忽听身后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是从卧室里传出的。是极为暧.昧的声音,让人瞬间想到了许多旖.旎的画面……难道这屋子的主人在卧室里激情?真是的,也太不顾影响了,连门都不关!

    “亲爱的……舒服吗?”

    “嗯……不错,再重一点就好,用力……噢……爽”

    “对对对,就是那里,动作快一点……”

    “唔……好……”

    “。。。。。。”

    方惋听不下去了,尴尬地急忙往门口走,但就在她刚垮出门口半步时,一个戏谑的男声如魔魅一般传来……

    “你怎么不听了?刚才不还听得津津有味么?”随着这男声,一个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方惋面前,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妖艳女子,正挽着他的手,娇滴滴地依偎在他身边。

    方惋惊愕了,一霎间感到脑子一懵……这张脸,康佟……康佟!不,不是的,他是庄擎翼,是拥有着雨康佟相似面容的一个流氓!

    方惋的意识只是混乱了那么一下,眼中那一丝混沌迷茫稍纵即逝,她不会被一副绝美的皮囊而迷惑的,因为她知道,在皮囊之下,庄擎翼是多么轻浮,下流无耻的家伙!

    “呵呵……你以为我稀罕听你们的申吟吗,是因为你的CD放太大声了,严重影响到我,所以我才会过来看看。”方惋清冷的目光盯着庄擎翼,看见他脸上那种欠揍的笑容她就浑身不自在。

    庄擎翼绝美无双的脸蛋上泛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神色:“申吟?你以为我跟女人在卧室里做那种事?哈,你的想象力真丰富!”

    方惋嗤笑一声:“我对你们做了什么,一点都没兴趣,我只是要提醒你,请你不要像刚才那样开着大门把音乐放那么大声!”

    庄擎翼无视方惋的警告,侧头对着身边的女人露出狐媚的微笑,带着诱哄的声音说:“你先下去,我还有事。”

    那女人笑米米地点头,向庄擎翼抛个媚眼:“帅哥,下次记得还找我啊,我还有很多绝活儿呢,我的技术是我们店里最好的。”18tIa。

    “OK,没问题。”庄擎翼很爽快地回答,还伸出手在女人的胸上抓了一把。

    方惋看得直摇头,这两人也太明目张胆了……找小姐就找小姐吧,还当着外人的面说这种话,真是太没羞耻心了。

    那女人一走,庄擎翼立刻拽住方惋的手,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你不会真以为我叫小姐来家里那个了?”

    “呵呵,这跟我没关系!装情义,我刚才说的话希望你记住,不要再制造噪音了。没什么其他事,我要回去了,你……放开你的手。”方惋略显紧张地瞪着庄擎翼,他拽得好紧,她的胳膊在隐隐发疼。这个男人她打不过的,以前试过了,现在她也不会贸然动手去激怒他。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庄擎翼眼底快速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不但不放,反而还抓得更紧:“我没你想的那么饥不择食,我喜欢女人,但是我很挑的,刚才那个不过是来替我做xue.位按摩的按摩师,就楼下那一间里的……我们没有做你想象的那种事。”不知怎的他就是不愿她误会他。

    原来如此,只是请到家里来按摩,而不是那个……只是先前方惋听到的声音令人遐想,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而女人所谓的技术是正宗的按摩技术,不是床上功夫……

    方惋窘了,但随即又仰起小脸:“你没必要跟我解释,我要回去对面自己的地盘,把你的爪子松开!”

    “啧啧啧……还是这么伶牙俐齿,你一定是忘记了上次在+1酒吧,我网开一面让你进去了章卉的包厢,没想到你现在还是对我凶巴巴的,真是……忘恩负义的女人!”庄擎翼眼底折射出异样的光芒,仿佛他话中有话。

    他是故意在说她还欠他一个人情?方惋神情一愕,像被扼住了喉咙一样,挤出一堆笑:“翼帮主,翼老大,多谢你提醒我这件事,不过我也要提醒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是你……”方惋脸色陡地一边,从讪笑变成嗔怒:“是你的车门把我撞飞的,你让我进去包厢只能算是你在补偿我!咱们现在是,互不相欠!哼!”

    庄擎翼似乎对方惋的这种反应并不意外,他那张完美无缺的俊脸上,性感的唇角勾出一丝邪魅的弧度,仿佛猎人对着猎物般的眼神说:“女人,别太嘴硬,我说过,总有一天会让你主动吻我的。”

    方惋毫不客气地用眼神狠狠剜了他一记,真不知道这男人哪来的盲目自信呢

    “装情义,现在是大白天,适合做白日梦!”方惋用力挣脱开他的钳制,疾步走进对面侦探社,砰——一声关上门……在而抱才郁。

    只是在这一秒,方惋忽地想起来,对面原来住的是一对中年夫妇啊,怎么现在却换成庄擎翼了?翼帮的老大,有钱有势,还需要住在这样的地方?太不合常理了,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来,他想干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