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99章 卷五:情敌住进家(二)
    一间小小的诊所里,狭窄的病床上躺着一个鼻青脸肿的女人,如果现在不是白天的话,一定会很吓人的。

    她的面颊肿得老高,就像是嘴里含着鸡蛋一样的,两片嘴唇已经合不拢了。头上缠着白色的纱布,浸透出一点刺目的红。她原来的一头长卷发现在乱得不成样子了,参差不齐的,像是被人用剪过……

    好好的一个女人被折磨成这样,任谁见了也会感到心疼和惋惜。家庭暴力,是许多人无法言说的痛。尽管也有人会勇敢地站出来用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但大多数被家暴所害的人却是在忍耐着的。

    因为不敢去大医院,怕被抓到,林云芝只能带着尹梦璇来这种小诊所里。

    也许是同身为女人,林云芝对于尹梦璇的遭遇有所同情,也许因为林云芝天生就是个惟恐天下不乱的货色,她自作主张地给文焱打了电话,明知道这可能影响到文焱和方惋的感情,但她就是想这么做,她喜欢这么做。

    文焱赶到诊所的时候,一眼看到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的女人,他的心还是会无可抑制地揪紧,发疼……尹梦璇不是路人甲,她是他青春岁月里一段美好的回忆,曾经如女神一般的她,现在却落得这样的境地,怎不叫人心痛,愤怒。

    “文焱,你可算是来了,你看看,梦璇她被打得这么惨……”林云芝一脸愁容,也不知是真的有那么心疼尹梦璇。

    文焱的脸色格外凝重,坐在病床边,看着尹梦璇这张被打得几乎认不出的脸,要不是她眼中熟悉的目光,他真的不敢相信这就是尹梦璇……严格来说这张脸很像一只“猪头”。

    短暂的沉默让人窒息,文焱紧锁的眉宇间尽是一片疼惜:“到底怎么回事?”

    林云芝看样子很想说话,不过还是忍住了,望向尹梦璇,让她自己说。

    尹梦璇红肿的眼睛凝视着文焱,包裹着热泪,颤抖的嘴唇里溢出微弱的声音:“他发神经,跑来我做生意的地方把我抓回去,我……我跟他说我要离婚……他就,打……打我……我从家里跑出来,躲在紫金华庭,他找来……林姐带着我从后门跑了……”

    文焱的胸口仿佛被什么咬了一下,他可以想象尹梦璇那个BT得老公在听到她说离婚时会是怎样的疯狂。尹梦璇只是一个女人,没有依靠,没有自保的能力,当然只有处处受钳制的份儿,如今更是连躲藏的地方都没有了。

    林云芝在一旁义愤填膺地说:“女人真是可怜,遇到像那种神经病男人,只知道打女人出气,如果换做是我,我一定会跟那个男人拼命!”

    尹梦璇闻言,只是苦笑:“林姐,我想过很多次跟他拼命,但是……我……我斗不过他。我被逼得没办法的时候,我就想要他死,我想过趁他睡着捅死他,想过下毒……我甚至想过跟他同归于尽,但是我最后什么都没做,因为他说过,除非我有把握让他当场毙命,否则只要没弄死他,他就会向我父母报复……我死了不要紧,可我不能让我父母受到连累啊……那个男人有太多的办法可以折磨我和我的家人,他真的做得出来的。”

    林云芝也无语了,想想也是的,尹梦璇和她老公同归于尽的话到是洒脱,但那会让全家人都遭殃……

    文焱攥着的拳头,蛰伏在身体里的怒火在不断升腾!尹梦璇的老公真是个人渣!这一次,他不能再任由尹梦璇隐瞒了!

    “梦璇,那个人渣到底是谁?你到现在还不肯说吗?你已经被逼到绝境了,如果你再不肯向我坦白,我只能想办法查你在美国的资料,知道你跟谁结婚,我会把那个男人抓到警局。”文焱阴沉的脸色是因为心中的愤慨,而他眼里的疼惜却是为尹梦璇悲惨的遭遇。

    尹梦璇不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她代表的是文焱在高中时期的美好时光,那一段青葱岁月里,她是一缕阳光,她是记忆中不可或缺的存在。每次想到她,文焱都会感激,在十七八岁的年纪,遇到了一个单纯美丽的女孩子,让他第一次懂了什么是爱,第一次尝到了男女之间的禁果。那时的月光,那时的单人床,那时的笑容和感动,都是不可复制的。正因为逝去的年华不会再回来,因为流失的岁月不会再倒转,因为过去的曾经不会再来一次,所以我们的青春才会那样地独特而美丽。尹梦璇就是文焱的青春印记。

    林云芝也被文焱的话勾起了好奇心,她早就问过尹梦璇,可人家不愿说。191so。

    “梦璇,都到这时候了你怎么还在为那个臭男人着想啊?就应该要把他抖出来,让他曝光,把他抓起来!”

    尹梦璇那张惨不忍睹的脸上流下了两行清泪,嘴唇都快咬破了,可见她脑子里正在进行剧烈的思想斗争……到底要不要说出来呢?尹梦璇凌乱了……

    ==================================

    此时此刻,在某大型商场里购物的方惋正和小蕊一起,两女身边还有一位身材魁梧的壮汉在侧。这是邱樟为方惋安排的人,既能保护她在户外的安全,又能为她拎包。不是方惋想摆排场,而是今天邱樟来家里看方惋,正好遇到方惋要出门买东西,文焱不在,邱樟不放心,干脆就用自己的座驾将方惋载到商场,然后派他自己的保镖跟着方惋,全程陪护。

    方惋来商场主要是买点日常所需的用品,小蕊和她都有同一种习惯,想好了买什么就直接去了,不喜欢浪费时间,更不会在没有购买意愿时还在品牌店里流连。

    保镖两只手都拎着袋子,面无表情,但也很尽职尽责,一直都跟着。小蕊在跟低声交谈,时不时还会感慨方惋成有钱人家的少奶奶了。

    方惋回头望望身后那个神情酷酷的保镖,附耳在小蕊耳边说:“我才不想当少奶奶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喜欢的就是自由,但是自从我怀孕之后,我就……唉。”

    小蕊颇为同情地看着方惋:“谁让你肚子里的宝宝太重要呢,你老公是刑警队长,被他抓过的人很多,他一定会有不少仇家的,为了你和宝宝的安全,文家和邱家的人当热是特别紧张了。其实邱樟对你还不错,很疼你,虽然是看得紧了一点,但是你也得忍耐啊。”这番话到是大实话,小蕊一下就看穿了问题所在。

    方惋美目一暗,她也是有这些顾虑,所以才会老老实实地接受邱樟的安排,派个保镖嘛,尽管她从不认为自己有多特殊,可老人家的一番心意还是不能拒绝的。

    路过家电市场,小蕊盯着电视屏幕,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惋惋,你看……是昨天XX市的雪灾,又是创世纪慈善基金会最先赶去救援……可惜我在的报社不能请假,不然我也想去灾区当志愿者。去年我到地震灾区的时候就遇到创世纪基金的救援队,他们真的很让人敬佩,不仅专业,而且个个都能吃苦耐劳……那么大的一个基金会,只是有人才和志愿者是不够的,必须还要有像穆钊那样优秀的领导者才能运作起来。你看啊,不管哪里有灾害发生,创世纪基金会几乎都是第一时间出现的,说穆钊是救世主,一点都不夸张,他名下的基金会和慈善机构,救助了太多的人了……”小蕊眼里露出深深的向往,犹如朝圣一般。

    “创世纪?那不是穆钊的基金会吗,动作真是快啊……雪灾发生不到12个小时就赶过去了。”

    小蕊的目光变得幽深起来,痛惜地说:“是啊,这几天我们报社也要开通雪灾专栏了……天灾人祸,每到这种时候就会有许多报道满天飞,别人我是不知道怎么想的,但是我宁愿媒体没新闻可报导也不希望看到发生灾害,那些灾民太惨了……”

    方惋失神地望着电视里播放的救灾画面,心都揪得发疼,喃喃地说:“雪灾……那么偏远的地方,好像去年也有发生雪灾,今天又遇上……真的是雪灾吗,不会是那里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在地底下,所以才……”

    小蕊一脸无奈地看着方惋:“惋惋,方大侦探,你的职业病又犯了吧,成天就只知道看破案的小说和电视,看吧看吧,你现在脑子都快成条件反射了,什么都去质疑,你还真敢想啊!”

    方惋怔怔地回头,冲着小蕊挤挤眼睛:“我开玩笑的,走啦,回家。”间病间天在。

    这个世界真的有神吗,真有救世主吗?亦或是有些人被大家神化了,久而久之就只看到光环的一面……

    ===================================

    诊所里,文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尹梦璇说了她老公的名字……

    “什么?穆钊?你老公是穆钊?!”文焱惊异地望着尹梦璇,难以置信的事实……尹梦璇那个心里BT得老公居然是穆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