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01章 卷五:情敌住进家(四)
    贪吃贪睡,这些都是孕妇的特殊权利,而方惋现在的志愿就是——要当一个快乐的孕妇。

    悠哉悠哉地哼着跑掉的小曲儿进了家门,方惋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忽然间脸上的笑意僵住,蓦地回头看向门口……刚才往鞋柜里放鞋子的时候似乎看到一双不属于这个家的鞋子,并且,是女鞋。谁来了?邱淑娴?文萱?不管来了谁,怎么客厅不见人,屋子里一点声响都没有?

    “文焱……文焱……”方惋唤了两声,却不见文焱回答。难道说,他不在家?

    这可不对啊,他没在家,那多出的鞋子是怎么来的!

    方惋心中陡然一惊,急忙跑向里边的卧室……她现在是睡在文焱的房间,夫妻俩没有分房睡了,但是……

    方惋原来的房间里,那张床上,躺着一个人……

    “你是谁!”方惋一声惊呼,正要冲上去,却听得身后响起脚步声……

    “惋惋……”文焱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急促。

    方惋呆呆地站在门口,满腹疑惑地看着文焱,再看看自己卧室里睡的那个人……鼻青脸肿的,她一时没认出来是谁。

    “老公,原来你在啊,这个人是……”

    文焱急忙拉着方惋的手往客厅走……

    “我刚才是下楼买东西去了……来,你坐下。”文焱将方惋

    方惋心里瞬间闪过许多种可能,但当她听文焱说卧室里躺的人是尹梦璇,她如何还能淡定得了。

    “你说什么?尹梦璇?你把她带到家里来?”方惋惊愕的神情里透着几分愠怒,美目里的光线凌厉了几分。

    方惋隐忍着心头的无名火,拧眉看着文焱:“老公,虽然说我相信你和尹梦璇之间没什么,可是……可是她终究是个女人啊,你带回来家,这算什么?”

    “惋惋,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文焱将关于尹梦璇的事都向方惋说了出来,包括穆钊。

    文焱也知道将尹梦璇带回家的做法有些欠妥,可是尹梦璇的情况十分特殊,她现在必须得有个栖身之所,而她之所以会落到这步田地,文焱认为,多多少少都跟他有点关系。假如不是因为尹梦璇的老公有严重的处/女情节,假如当初他没有和尹梦璇偷尝禁果,或许她结婚之后就不会有那么悲惨的遭遇。还有,穆钊一定不会是现在才知道尹梦璇和文焱曾经是什么关系,但为什么穆钊却要在这个时候将尹梦璇抓回家去?文焱觉得或许这跟他带了尹梦璇去温泉峡谷的事有关……第二天尹梦璇就没再摆摊了。

    归根到底,文焱心中是对尹梦璇有愧的。曾经他认为是她亏欠了他,但现在她过得那么惨,知道所有因由之后,他又有种亏欠的感觉了。

    方惋再一次地被震撼到了。呆坐在沙发上,怔怔地摇头……她脸上的愠怒渐渐褪去,只剩下满满的震惊。

    太不可思议了,尹梦璇的老公居然是穆钊?

    穆钊是谁啊,那可是高高在上的神级人物,商界传奇,举世瞩目的慈善家,同时他也多次代表商界同仁去出席国家最高会议……他是被无数光环环绕的人,他怎么会家暴?怎么会对尹梦璇那样柔弱的女人下那么狠的手?并且已经持续好几年了!

    吃的都跑这。穆钊,是连国家领导都要忌惮的人物,是无数人心目中的神……他的内在怎么会是那样的残暴?这完全颠覆了人们长久起来的认知啊。

    方惋彻底傻眼儿了,良久之后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挺秀的鼻子皱了皱,眉头都皱成了小山……如果她不顾一切地要逼着文焱将尹梦璇赶走,那也不是做不到,但是,如果她真的可以在得知尹梦璇的悲惨遭遇之后还能无情地把人逼入绝境,那她就不是方惋了。

    方惋最大的人格魅力就是她有着一颗善良而热血的心。同是女人,方惋不由得会想……假如自己运气不好,遇到的老公是像穆钊那样的人,她能撑过几年吗?她能有勇气活下去吗?

    幽幽的一声叹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更何况,方惋很清楚,在她答应回到这个家时,就已经是相信了文焱对尹梦璇不是余情未了,只剩下友情,就像她对苏振轩,只有义,没有爱。

    如此一来,她再将人赶走的话,未免有些残忍了。

    方惋拧眉瞪着文焱:“虽然尹梦璇的遭遇是很值得同情,但是你把她带进家来,就不怕穆钊为难你吗?万一他找上门来要人怎么办?”

    文焱听方惋的口气有所好转,知道她相信他了,没有误会什么,这就让他心头一块大石落地了。

    “她在这里不会待很久,她已经联系到了船,她会出海,然后去跟她的父母汇合,就此离开穆钊。”

    “离开?”方惋愕然了……想不到尹梦璇还真是下定决心了啊,敢于放弃穆太太的身份而选择背井离乡,这不是个个都能做到的。要知道,穆太太的身份是无数女人梦寐以求都想要得到的呢。尹梦璇如果不是因为快被逼疯了,恐怕也不会有此无奈之举吧。

    方惋脸上露出明显的愤然:“穆钊有暴力倾向,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说到这儿,方惋一下子搂住了文焱,佯装凶狠地说:“男人,我警告你啊,尹梦璇必须在短时间之内离开,我们家也需要安宁。如果日子久了还不走,我可是不会再给你面子的,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方惋的眼睛瞪得好圆,还故意把声音放得很粗,但是,她的眼神却泄露了她的内心……

    文焱心里一阵感动,情不自禁地搂紧了她:“老婆,谢谢你理解我。我知道这已经是你格外开恩了,放心吧,她其实也是急着要走的,不会待久。”

    “哼,最好是这样!”方惋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不轻松,她在琢磨着,接下来的日子该不会很难相处吧?

    文焱此刻却在想,让尹梦璇逃开,毕竟不是长远之计,而他也不是会赞成逃避的人。因此,他打算抽个时间去见见穆钊。假设穆钊肯同意离婚,尹梦璇就不用东躲西臧了。从文焱内心来说,他是不赞成尹梦璇坐船出海的,可如果在跟穆钊见面之后仍然不能对尹梦璇有所帮助,那出海就成了唯一的办法了。

    尹梦璇会暂住在方惋的卧室,她现在已经睡着了。虽然这里是陌生的地方,却比她家来得安全。她的家也是穆钊为她准备的金丝牢笼,她在里边过的都是暗无天日的生活。在这陌生的房间和床,她却不再害怕了……

    尹梦璇这一觉就睡到了半夜,当她醒来时,第一个感觉就是——痛。脸上火辣辣的,好像整个脑袋都在冒烟儿一样。身上的骨头都像要散架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张惨不忍睹的脸,淤青和血迹以及头上的纱布,都在明明白白提醒着她是经过了怎样的痛苦。

    尹梦璇面无表情地打开卧室门,冷冷的目光落在前边那道深褐色的门上。195x3。

    那是主卧,是文焱和方惋住的房间吧。

    尹梦璇捂着胸口,深深地呼吸,但无论如何都赶不走她心里疯狂滋长的痛苦和不甘……那道门里,床上躺着的是她爱的男人,而他却是抱着别的女人。她爱文焱,这个事实是她不得不面对的。十年前她爱,十年后,在与他重逢的那一天,藏匿在心中的感情就开始复苏了。穆钊是暴戾的,她的婚姻生活生不如死,而文焱和方惋却过得那么好……

    尹梦璇越想越是不平衡……她要不只是逃避和庇佑,她要的是一个能让她幸福快乐的家!

    尹梦璇才门口伫立良久之后才缓缓关上门,重新回到床上,只是,她再也睡不着,一直睁着眼睛到了天明……

    家里突然多出一个人,并且是身份极为敏感的女人。三人同住一个屋檐下,进进出出都能有所交集。要说谁能完全做到心如止水,那是不可能的。

    文焱在家的时间不多,随着付金水一案开庭的日子越来越近,他的工作也越发忙碌。不只是他,整个警局都如临大敌似的,大家都不曾忘记上一次在押送付金水去法庭时出了意外,他跑了,而警方也损失了不少精英,就连当时的刑警队长毛大志都遭到重创,成了植物人……这是警队的伤痛,也是警队的耻辱。这一次,再也不能出这种纰漏了……

    方惋最近开始嗜睡了,以前文焱早上上班的时候她还能起来跟他一起吃早餐,但这几天她都是在文焱走之后才醒。

    方惋走出卧室一下就闻到了一股味……从厨房里传出来的。

    文焱上班去了,那么现在厨房里的人是……尹梦璇。

    方惋看着尹梦璇从厨房端着一大碗粥走了出来,还对她笑盈盈,这一秒,方惋心底莫名地升腾起一丝不舒服的感觉……一种错觉,仿佛尹梦璇是这个家的主人,而她自己却成了客人?

    “方惋,你起来得正是时候,来喝粥。”尹梦璇现在虽然脸是肿的,但眼神还是挺亮,看得出来她在笑。

    方惋的脸色有点僵,她无法抗拒胃部的不适感,捂着嘴,冲尹梦璇摆摆手,然后猛地转身冲进了洗手间……

    “方惋,你怎么了?”尹梦璇惊诧地跟过去,看到方惋趴在那里干呕,尹梦璇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方惋是生病了?如果不是生病呢?那就应该是……怀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