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05章 卷 五:老公,对不起
    如果这真的是尹梦璇的家,她确实称得上是个贤惠的人,买菜做饭之后还把桌子和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请记住本站的网址:。方惋和文焱都说让她别忙活了,可她却说在这儿白吃白住于心不安,总得做点什么才好。

    让穆钊的妻子像佣人一样地做事,想来都是不可思议的,但尹梦璇还真这么做了,并且还很积极,勤快。

    文焱心胸坦荡,自然不会想太多,他也没法儿揣测尹梦璇内心深处到底在想什么。就连同时身为女人的方惋也不禁感到疑惑……尹梦璇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成熟懂事又勤快,家里有个这样的女人在打理,似乎是一件事挺不错的事……

    晚饭后,文焱果然去楼下买来了蜡烛,他还是有点紧张的,但克服恐火症对方惋来说确实是有很大的益处,既然她有尝试的勇气,他会支持,可他也会加倍小心。如他所说,他在旁边看着,他喊停就得停。

    尹梦璇人挺勤快,但在同时面对方惋和文焱的时候,她不爱说话。现在看到方惋要用蜡烛来做实验,她也不多说,站在一边静静地看。

    家里的灯全都关了,方惋就站在卧室门口,文焱将蜡烛放在客厅,方惋先是闭着眼睛,等文焱说蜡烛已经点燃,她才会睁开。

    一只温热的大手轻轻抚上方惋的肩膀,低沉浑厚的声音在她耳边说:“你试着睁开眼睛看看。”

    方惋嗯了一声,缓缓放开了手,睁开眼皮……

    映入眼帘的是一簇跳动的火焰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这对正常人来说没什么,不值一提,但是对于换用恐火症的人来说却是一种恐惧。

    文焱的掌心里是方惋的小手,柔软细滑的一团,有点冷,但他的手很暖和,可以将温暖传递给她。

    方惋死死瞪着蜡烛,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大口大口地深呼吸,一只手被文焱握着,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她在努力地忍着,但蜡烛的光亮在她眼里不只是那么一丁点,她的整个视线,整个脑海里都是一片火海……蜡烛跳动的火舌就像是鬼魅,让方惋心底不断地滋生出恐惧,还是忍不住在微微发抖……

    每个患有恐火症的人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多数是因为曾发生过特别严重的事件对自己造成了影响,心理有极其严重的创伤,才会患上这种棘手的病。而方惋的病因就算是十分可怕的一种。目睹自己的至亲葬身火海,这种伤痛永远都不可弥补。

    火,是光明,是希望,但它也能代表灾难与毁灭。

    文焱的心不由得揪得发疼,火焰,对于方惋来说就是灾难与恐怖的化身,但她为了能克服自己的恐火症,却逼着自己来主动面对。这是一种残忍,却也是无奈。她不能背着恐火症过一辈子,心理病有时比身体的毛病还更可怕,轻视不得。原本文焱的打算是等他的时间能闲下来之后再想办法治疗方惋的……

    “惋惋,别撑了……”文焱在她耳边轻声细语地说,不敢太大声,怕惊扰了她。

    方惋紧紧咬着下唇,呼吸有点困难了,惊恐的眼神,红红的眼眶里泛着点点晶莹……她真的尽力了,可还是不行……

    就这么算了吗?不……她不甘心,她不想半途而废,只要再坚持看着火焰几分钟,说不定她的恐惧就会消失。

    但文焱是不会让她硬撑下去的,她现在的状态,手冰凉,抖得这么厉害,不能再让她继续了。

    “惋惋,今天到此为止。”文焱说着就走上前去将蜡烛熄灭,把灯打开。

    火焰一灭,方惋立刻闭上眼睛,软软地靠在文焱怀里,颤抖着身子,哆哆嗦嗦地,嘴里挤出几个破碎的音节……“对……对不起……我不行……不行……”

    文焱心里猛地一痛,将她拦腰抱起,走进卧室,把她放在床上,大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低声安抚着:“你今天表现得很好,刚才看过了,你对着火焰有五分钟。这已经是个很好的开始了……等你精神好一些,我们以后再试。”

    他的话,有种安定人心的味道,他怀里好温暖好舒服,被他这么抱着,她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脑海里的火光逐渐远离,鼻息里充斥着他身上独有的男子气息,这所有的一切都能带给她安全感,仿佛刚才只是一场幻梦。恐惧在消散,方惋的心跳也慢慢恢复了正常的频率……

    “老公,我是不是很没用?连蜡烛都怕……我……我……”方惋略显哽咽的声音从他胸膛里飘出来,软软的,一下一下拨着他心上的弦。

    “傻瓜,每个人都有弱点,你又不是女金刚,怕火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以后慢慢治疗就行。我到是觉得你很勇敢,敢于面对自己的病,不逃避,不退缩,想办法去克服恐惧,这其实已经是很难得了。不要一下子太勉强自己,你的恐火症都那么多年了,怎么可能立刻就好,总是要些时间的。”文焱俊朗无匹的面容上一片沉静,他说的都是真心话,他确实是这么想的,方惋很勇敢。

    方惋耳根一热,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我想炒菜给你吃,还有以后我们的孩子也要照顾,我的恐火症必须要治好,我能不勇敢么……”

    “嗯?你这话,我是不是能理解为你是想急着要炒菜给我吃,所以才……你脑袋里又在想什么?”文焱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

    想什么,当然是受刺激啦。虽然说方惋一直都想治好自己的恐火症,但先前在厨房外边挺尹梦璇和文焱说的那段话,才是激发方惋的关键。

    两个女人同在一个屋檐下,而对方又是自己老公的初恋情人,就算方惋心胸开阔,大度,可潜意识里还是避免不了会有种比较的心理。尹梦璇会做菜,方惋却不能,这种反差使得她会迫切地希望自己能早点治好恐火症,然后做菜给文焱吃。

    “我……我没想什么啊,你以为我在想什么?”方惋抬眸望着他,心里有点虚,这男人怎么越来越聪明,女人的心思他好像越来越摸得到了。

    文焱摇头轻笑,颇有深意地看了方惋一眼:“你能不能对我有信心一点?能不能对你自己有信心一点?”

    这话明摆着就是在暗示方惋不要胡思乱想,他是不会分心的。

    这就是女人和男人最大的区别。女人往往是心里知道某件事,但她需要自己心爱的人时常给予鼓励,给予肯定,她才能更加坚定心中的想法。就像方惋,她相信文焱,可还是想时常听到他说他只爱她一个。这种话,不是什么甜言蜜语,有时却是必不可少的。13acv。

    尹梦璇已经悄然回到房间睡觉了,只不过她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眠。文焱和方惋之间的互动,实在太让人嫉妒了。这种感觉就好比是一个乞丐看到一个大富翁……

    这一夜,安静地过去了。第二天,文焱按时去上班,他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做。付金水昨天向他透露的消息,他已经汇报给了首长。首长的指示是加强对林云芝的监控,包括方奇山。一旦这两口子有什么动静,或者企图逃离,将会立刻采取行动。

    这件事,文焱没有告诉方惋。这是机密,他不能说。即使方奇山是方惋的父亲,文焱也不可以泄露半点。林云芝是被确认了身份,她是hz的成员,那么她的丈夫当然也进入了监视的范围。之前其实早就调查过方奇山了,没有问题。可首长的意思是,不能疏忽大意,为防万一,现在开始方奇山也是重要监控目标。

    能把任务和亲情分隔得那么清晰,恐怕也只有文焱这种受过特别训练以及长期熏陶得人才能做到。方奇山是他的岳父,他纵然心里有诸多歉疚,却也必须要执行首长的命令。他会将这歉疚记在心里,以后等hz犯罪集团被破获,撤销对方奇山的监控,到时候文焱会加倍孝顺,做为这件事的弥补。

    一切都只能埋在心里,是很苦,但是特种兵注定就是要这么苦,非比常人的苦,个扛下来,才有资格完成国家派给的任务。果真她实不。

    ============================

    吃饭午饭之后,方惋在沙发上看书,依旧是那本《孕妇须知大全》。尹梦璇在洗衣服,隐约能听见洗衣机的声音传来……

    尹梦璇自顾自地坐在方惋对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方惋有时也会说几句,但始终像是隔着一层膜似的,气氛有那么一点尴尬。

    尹梦璇脸消肿了,笑起来也不那么吓人了。

    “方惋,昨天晚上你用蜡烛做实验,还是没克服你的恐火症,其实我觉得,你可以不用那么急的。反正最近我住在你家,我每天都会做菜,你和文焱想吃什么,尽管告诉我就行了,你何必急着要治疗恐火症呢?文焱他也挺喜欢我做的菜,难道你觉得不合胃口吗?”尹梦璇这话乍一听是在关心方惋,但这隐藏着的一层意思却是让人感觉不舒服。

    方惋放下手中的书,淡淡地看着尹梦璇,这个女人,今天看起来似乎有点不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