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07章 卷五:惊悉老公的第一次给了那个女人
    方惋在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一套说辞,她当然不会说尹梦璇就在自己家里,毕竟她做事还是有底线的邪性警司,强抱你。

    “穆总,我……”

    “嗯?穆总?”穆钊悠闲地靠在椅子上,眸光中闪烁着异彩:“方惋,你以前不都叫我的名字吗,怎么现在却变得客套了。穆总,那是外人的叫法,我还是比较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

    呃?

    方惋一愕,心里不由自主地抽了抽……穆钊说这几句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外人的叫法?她和穆钊难道不是外人么?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尽管他曾经帮助过她,可是她也没觉得跟他多熟。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能这么说。登门拜访,理当客气一些的。

    “穆钊,其实是这样的。前两天我听林云芝说她收留了一个叫尹梦璇的女人,你还去过紫金华庭找人……因为,那个女人是你的妻子。而我也刚好见过一次,知道你妻子是林云芝母亲的干女儿……本来你找妻子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过我有个不情之请,请你别骚扰到我的家人行吗?林云芝怎么,我不管,但是我的爸爸和弟弟住在紫金华庭,你派去的保镖一个个都像电影儿里那种很魁梧的硬汉,可知道这样会让人心里很不安的,特别是我弟弟,他才五岁,小孩子嘛,胆子小。”方惋不急不慢地讲出这番话,清冷明亮的眼神不躲不避,迎上穆钊的目光,冷静沉着。她说的话半真半假,这是她经过深思熟虑才想到的说辞。

    然而,方惋面对的是穆钊啊。穆钊是什么人?在许多人眼里,他是一个传奇,是神级人物,他怎会是庸才呢?

    方惋这番话本该是颇具有震撼效果的,可是穆钊居然一点都没表现出震惊,反到是露出丝丝意味不明的神色,审视着方惋,探究地说:“让我猜一猜你来的真实目的?你是想问我关于尹梦璇的事吧?想问我是不是经常打她,对她施暴?而你之所以想知道这些,是因为……她现在,就在你家。确切地说,应该是在你和文焱的家。你们是夫妻,方惋,我没有说错吧。”

    方惋之前的话没有对穆钊造成影响,但穆钊这一番轻描淡写的几句却却是结结实实地把方惋惊到了。原来他早就知道了。他说得那么随意,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仿佛说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妻子。他的神情举止丝毫没有受到波动,依旧是那么怡然自得,淡定异常。这样的男人,如果不是真正的心胸豁达,那就是另一个极端——冷酷。

    这样的男人,很可怕。

    方惋的脸色很冷,心底却是震惊,原来穆钊早就看穿了她的来意,一针见血地指出来了,并且,他还知道她和文焱结婚了!

    方惋脑子里出现了短暂的混乱,好像自己的一切都被穆钊看穿了,他到底知道多少?这个男人深不可测!

    方惋只是这么怔忡了几秒,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既来之则安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更不能乱了阵脚。

    “穆钊,看来你早就调查过了。”19rFj。

    “是的,没错。不过以前还不知道你和文焱已经结婚,所以,你在蛋糕店上班的时候,我还曾去找过你,正好碰见文焱去接你,当时并不确定你们的关系,但是后来我查到尹梦璇的初恋情人就是文焱,顺便也就查了他,结果一不小心就查出他已经和你结婚了。呵呵……世事真奇妙,想不到你们会走到一起。”穆钊神情淡然,脸上讳莫如深的浅笑让人无法窥探他内心的真实。比狐狸还精的男人。

    顺便查了文焱?方惋脸色一僵,不由得一股无名火起。有钱有势的人就这么拽么,把自己老公看好不就得了还跑去查文焱?文焱不是普通人,文焱是警察!穆钊查他,那是动用什么样的关系网?明目张胆地去查一个刑警队长的隐私,显然也查了方惋吧?

    既然穆钊都知道了,她就不必再顾忌。方惋眼中闪过一道决然的光芒,冷冷地说:“既然你知道尹梦璇在我家,为什么还能沉得住气?你不是一心想要把她抓回去吗?为什么现在却什么都不做?你们夫妻俩的事已经对我的家庭造成了影响,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直接,够直接!穆钊是出乎意料的直接,方惋也不再顾忌,说话直取要害。

    穆钊眼里终于是露出一点惊讶之色,还有那么几分赞赏。深沉的黑眸凝视着方惋,削瘦的面容上泛起一抹异样的神色……真像啊,方惋不只是长得像她的母亲,她的气质和性格更是与她母亲如出一辙,说话做事的方式都是那么相似。这样冷静果敢的女人,穆钊竟是看得有点痴了。

    方惋与穆钊对视着,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对视就是心与心的较量。敢与穆钊对视这么久的人而不被他的气场所压制,方惋绝对算是少见的一个。她之所以不惧怕穆钊,是源自于她本身的聪慧和勇气。她来这里,占着一个理字,她有足够的理由来质问,加上她天生骨子里就有一股倔强和傲气,即使她的身份地位远远不如穆钊,但她的内心是丰富的,强大的,自然无所畏惧。

    “呵呵呵呵……好……很好,果然不愧是秦桦的女儿,够胆魄,我喜欢!”穆钊爽朗的大笑,最后那三个字却听得方惋身上起鸡皮疙瘩……

    谁要你喜欢了?真是的。

    “穆钊,你是在逃避我的问题吗?”方惋直言不讳地说。

    穆钊的笑声渐渐敛起,脸上的亲切和蔼也在消减,收住了笑声,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倨傲与冷漠:“尹梦璇在你家住着,一定不会安份的,怎么你也是按捺不住了吗?我为什么没有去将她抓回来?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想看看她能闹腾到什么地步,我想看看,她一直爱着的男人能保护她到什么时候什么程度。关于这些,我很好奇,你也同样想知道吧。”

    “你说什么?尹梦璇一直都爱着文焱?”方惋的心猛地跳了跳,她原本以为尹梦璇是因为爱穆钊才与他结婚的,以为尹梦璇是因为遭遇家暴才不爱穆钊了,继而对文焱旧情复燃,但听穆钊这口气,似乎不是的?

    穆钊见方惋脸色苍白,他眼底也溢出几分疼惜,只是,这仿佛刹那的光辉闪烁,稍纵即逝,他便已经恢复了刚才的冷漠:“方惋,你和文焱收留尹梦璇,是觉得她可怜吗?可是,对我来说,她一点都不值得我去可怜和同情,她被我打,那是活该。”

    “呵呵……在你们有钱人眼里,女人只是附属品而已吧?”方惋一声冷笑。

    穆钊沉静的眼眸里掠过一丝嘲弄,打开了抽屉,将一个粉红色的东西拿了出来,随手一扔就甩到了方惋身边。

    “你自己拿去看看,这是我发现的尹梦璇的日记。这些年,她不止一次向我提出离婚,我都没同意,因为我知道,只要我一签字,她就会马上投入文焱的怀抱。你不信就自己看,她的日记里都写了些什么。”穆钊面无表情,看着方惋神情复杂地捧着日记,似是在做着思想斗争,在挣扎到底该不该看。

    “你是认为看了尹梦璇的日记就是侵犯她的隐私吗?呵呵……你做人很有原则,我很欣赏你,但是……年轻人,原则这东西善用就好,如果有时固执地坚持着,说不定会害了自己。知己知彼……你了解尹梦璇什么?”

    方惋紧紧皱着眉头,她确实有所犹豫,这是尹梦璇的日记,她到底该不该看?按穆钊所说,这本日记上能证明尹梦璇一直都是想要挣脱婚姻而投入文焱怀抱的。他说得没错,方惋对尹梦璇一点都不了解,而对方都已经住进家里来了,并且表现出了自己对文焱的非分之想,有野心的女人,必须要防。方惋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多知道尹梦璇的事,好让自己有更多的把握捍卫自己的婚姻吗?要和一个居心叵测的女人斗,首先就要了解对方到底在想什么。

    方惋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终于还是翻开了日记……

    居然是从十年前就开始了?这本日记的历史真久。惋想里嗯不。

    日记本的内容是尹梦璇十年前离开Z市之后初到美国那天开始写的。先前一部分记录得很简单,后来到写到了她通过父母的朋友介绍认识了穆钊……交往,结婚……新婚夜那一晚……

    方惋的脸色越发苍白了,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手在微微颤抖,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尹梦璇在日记中写到新婚夜那晚,穆钊发现她不是处,之后大发雷霆,没有在卧室睡觉,而她则想起了自己在来美国之前与文焱的第一次。方惋看到这里,怎么还能淡定得了。尹梦璇用文字描写出了她和文焱初尝禁果的情景。每个字,都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扎在方惋的心上……(今天万更以上,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