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13章 卷五:我要离婚(一)
    或许我们可以不介意一段无爱的婚姻,但一定不会忍受在婚姻中被人利用和欺骗——方惋此刻的心境犹如崩塌的堤坝,冰凉的感觉从头到脚,让人几欲疯狂的心痛在身体里肆虐,所有的幸福感和胜利的喜悦全都被冲走了……

    文焱的秘密,被她无意中知晓,竟是如此让她难以承受。他是特种兵,为何会成为刑警队长,这一点很明显也是因执行任务。这些都不是方惋在意的重点,她最无法面对的是……她的婚姻竟也是他任务的一部分。他不只是利用她,他还在监视着她的父亲,并且随时准备着要抓捕她的父亲!而这些事,她之前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现在突然知道了,无疑于晴天霹雳。她自以为沉浸在与他的幸福里,但实际上根本不是的。美丽的假象之下,是空壳,是令人心痛到死的真相。

    连婚姻都是任务的一分部,他还可能真的爱她吗?连她父亲都成了怀疑对象,他还可能真的把她当老婆?他是出来执行任务的特种兵,既然怀疑她父亲,他又怎么可能会相信她?一切,都是伪装,都是他为了完成任务。没有爱,没有信任,只有虚假和欺骗!

    方惋在极度愤慨之下猛地冲到了卧室门口,她要当面问他!

    在她欲要冲出去那一霎,她的手机响了……是风瑾打来的,他已经在楼下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方惋,才忍不住打来。许一感刻中。

    铃声惊醒了方惋,让她脑子里爆/发的情绪在霎那间停顿了。接起电话,听到风瑾的声音,方惋这才感到自己被拉回了现实……,不可以去找文焱理论。他是在执行任务,他是特种兵,他的身份和任务都是机密!不然也不会隐瞒那么久。她暂时不能让他知道她已经获悉了他的秘密。

    军人……呵呵,特种兵?在他心目中,对国家的忠诚是凌驾于一切之上吧。假如她傻傻跑出去问他,他会不会为了防止泄密而将她抓起来?这个念头,让方惋整个人都清醒了,极度混乱的思绪在冲到最高点时又回落下来。如果是换做今天之前,方惋不会这么想,但现在,她在听到那些不该听的之后,感觉到她和文焱之间产生了一条可怕的鸿沟,她再也不敢相信了,再也不敢以为自己在他心里有多重要。特种兵是干什么的,方惋不会傻到以为自己一个人就能颠覆文焱对国家的忠诚。她是方奇山的女儿,而现在她父亲是怀疑对象,文焱怎么可能允许她知道秘密?

    方惋强打起精神,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去!

    悄悄走出卧室,看见文焱还在阳台上,方惋轻轻地移动脚步走向门口,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出去了。

    文焱心事重重地在思考一些重要的事情,加上又是在自己家里,难免放松了警惕,不知道方惋刚才从卧室走出来之后又出门去了。

    =============================================

    风瑾见到方惋的时候,直觉地感到不对劲。看她眼睛红红,双眼无神,好像魂儿没了一样。风瑾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纯美的面容上露出疼惜之色。

    “方姐……方姐你没事吧?”风瑾轻声地问。

    方惋怔怔地摇头,神情木然。风瑾越发担心了,认识方惋的时间不算短,但还是第一次见她如此反常。

    “方姐,这是你要的系统碟,装上这个系统之后你的笔记本电脑就不会出现像现在的问题了。”风瑾将手里的东西交到方惋手上,她只是点点头,心不在焉的样子让人实在无法放心。

    风瑾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里透着关切和心疼,试探着问:“方姐,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我送你上楼?”

    “不用了……风瑾,你回学校去吧,就快要期末考试了,你得抓紧时间。”方惋的声音微微沙哑,听在风瑾耳朵里十分揪心。

    风瑾心里忽然想到了什么,方姐该不会是跟她老公吵架了吧?

    风瑾白希的脸蛋微红,有点激动了:“方姐……是不是那个男人欺负你啊?如果是的话,你一定要告诉我……虽然他看起来很强壮,但是我也有一直在练习跆拳道啊……不管是谁欺负了你,我都会……会揍他!”

    风瑾这身板儿属于苗条型,跟文焱那高大健壮的身躯比起来是显得娇小了,但是风瑾保护方惋的心是不会退缩的,只要方惋点头,他可不管能不能打得赢,他都会勇敢地上。

    亲人的般的关怀,让方惋冰凉的心稍稍有了一丝暖意,看着眼前这清纯可爱的美少年,他眼中的真挚在此刻显得那么珍贵……方惋禁不住眼眶一热,这世界上到底还剩下什么是真的?看到的虚假越多,越是会让方惋感到风瑾的一颗诚心是多么的难得。

    方惋心里动容,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风瑾,谢谢你。当初我在酒吧替你解围的时候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而你却回报了我太多太多……可是你要知道,我把你当弟弟看待,你是我的亲人,我就不希望你为了我去冒险。你学跆拳道是好事,可以自保防身,但你还是学生,不到非常时候千万不能动手打架,你是乖孩子,是孤儿院里那么多小朋友的榜样,他们都以你为荣,向你学习,那么你就要尽量做出正面的示范给孩子们,明白吗?”

    风瑾脸一热,咬了咬唇……他不在乎是好是坏的示范,他只想要保护方姐不受人欺负。也是为了这个原因才会去学跆拳道的啊。只是既然方姐都这么说了,他不想让她失望,只能点头:“方姐,我听你的话,这就回学校去了。期末考试对我来说很轻松的,我的时间不紧,你要是有什么事要找我就尽管打电话。”

    “嗯,你安心准备考试吧,不用担心我。”

    风瑾能感觉到她有事,但他不愿意勉强她说。风瑾视方惋为亲人,他知道方惋是不会轻易在人前表露出心事,如果她自己想说的时候,不用他追问她也会说,而现在她显然是不想多言。既然如此,他就不再废话了。

    风瑾冲着方惋挥挥爪子,温柔地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好萌啊……

    “方姐再见。”

    “再见。”

    方惋看着风瑾渐渐远去的背影,脸上的笑意消退,浓浓的悲伤又浮现了出来。欺负……她是受了欺负吗?她现在的处境远比欺负更惨得多吧。

    方惋就像是游魂一样回到了家里,人浑浑噩噩的,脑子里混乱一片。一进去就直接进了卧室,连文焱喊她都没听到。

    文焱是看着她从门口进来的,他也发现了她的异常,唤了她两声没见她应,他的心忽然就被提了起来,紧跟着方惋后边进去了。

    方惋缩在被子里,几乎将自己整个人都蒙住……她这是缺乏安全感的一种表现。

    文焱坐在她身边,弯下腰,手臂自然将她圈起来,脸凑近了她,轻声问:“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天知道方惋是费了多大的劲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回头抽他一巴掌。可是,控制住了自己,代价却是加倍的心痛与难过。她心里反反复复出现的只有一个念头——都是假的,他的爱,他的温柔,全都是假的,对他来说,是任务,是任务而已!就是这个男人随时准备着要抓她的父亲,就是他!

    方惋表面上能维持平静,但心里早就是狂风肆虐,身子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背对着他躺着,干哑的喉咙里发出艰涩的声音:“我没事……没有不舒服,只是有点,我要睡觉了。”

    文焱漆黑的瞳孔倏然缩了缩……她这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

    文焱只觉得自己的心猛地抽了抽,听见她嘶哑的声音,他无法不心疼,就好像是有一根无形的蔓藤缠绕在他心上……

    “惋惋……老婆,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啊,别憋在心里,你现在可是两个人,不能生气,不能激动。”文焱轻柔的语气里透着紧张和疼惜,他的本意是在关心方惋,但这话说出来给人的感觉却是他紧张孩子多过于紧张她。

    方惋心底涌起无限悲凉……怀孕了就不能情绪激动不能生气,那没怀孕就什么都可以吗?他就不会这么重视吗?19Ixm。

    方惋现在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只觉得自己很可悲,觉得自己的父亲很可怜,很不值得……父亲对文焱赞许有加,如果父亲知道文焱在监视他,随时准备抓他,他会怎么想?

    “我真的没事……你不知道孕妇都是很容易情绪波动吗,我睡一觉就好了……我很困,你出去吧。”方惋有气无力地说完这几句话,感觉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闭上眼睛再也不多言。

    文焱面色沉凝地盯着方惋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紧紧抿着,心底升起一丝不安……她到底怎么了?(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