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15章 卷五:我要离婚(三)
    卧室里的两个人,一个像愤怒的火焰,一个像是沉静的冰。文焱气的是,自己明明是担心方惋,可她却毫不领情,还说些奇怪的话让他莫名心慌。而方惋则是缩在被子里,抱着她的熊,大半边脸都被熊遮住了,他看不到她此刻痛苦的表情。

    文焱正要冲上去质问,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是警局里打来的,这电话不能不接,明天就是押送付金水去上庭的日子,文焱今天不会这么清闲的,他虽然回家一趟,但原计划是吃过饭就要赶去看守所,有些部署还需要最后的确认。

    局里在催促他快点赶去,他想要好好跟方惋谈一谈都已经是没有时间。看着她缩在那里一言不发,他心里也不好受,想起她刚才说的话,他的火气也在无形中减退……她累了,那就让她休息,等晚上他回家再说吧,希望那时候她已经冷静了,愿意和他心平气和地说说话。

    文焱暗叹一声,俯身在床边,伸手摸摸她的头发,沉声说:“我有事要做,晚一点回来。厨房里有我给你熬好的粥,你起来吃一点再睡。”

    这看似平淡无奇的话语,却是含着他的温柔和疼惜。像他那般冷硬的人能为她熬粥,能刻意压制自己的情绪,实在很难得了。

    室愤则焱他。方惋没有出声,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硬是强忍着没有回头。一声叹息,若有若无的,他出去了,晚饭都没来得及吃。

    好半晌,方惋僵硬的身体才有了动作,从床上坐起来,眼眶红肿,有着明显的泪痕。她刚才在竭力克制着自己,不想让他看见她哭。现在他走了,临走时还说他熬好了粥……

    方惋的心尖都在颤抖,她讨厌现在这样的状况,讨厌自己做不到去信他。不能相信自己爱的人,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就算她很想很想继续就这么信下去,过下去,但那些令人心碎的真相,她怎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她做不到……

    方惋终于从卧室走了出来,看见尹梦璇在厨房里炒菜,她连正眼都没看尹梦璇一下,只是从锅里盛了一碗粥,然后独自一人坐在餐桌上吃。

    先前文焱和方惋在房间里说的话,尹梦璇是全都听见了的。她原先以为文焱是会维护她,所以才去质问方惋,但文焱的说法却不是这样的,他的意思是他担心方惋的安危才发火。这就让尹梦璇更加嫉妒了,她最不甘心的就是文焱对方惋的感情,她始终是不愿意相信文焱真的不爱她了,她不愿意十年前的那段情成为过去……

    文焱不在家,尹梦璇都懒得再做出一副贤惠的样子。看见方惋只喝粥不吃菜,尹梦璇也不会劝她。19KiF。

    桌子上的菜是出自尹梦璇的手,就她一个人在吃,方惋一直埋着头,慢吞吞地吃着文焱给她熬的粥,完全将尹梦璇当成了空气。她现在是一句话都不想跟尹梦璇说,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沉闷的气氛会产生一股无形的压抑,尹梦璇冷眼看着方惋,总觉得方惋身上最刺眼的地方就是手上的婚戒。文焱手上也有,尹梦璇记得以前他没戴,只是现在却每天都戴着。

    两个沉默的女人各怀心事,方惋虽然不吃菜,但却吃了两碗粥,似乎今天这粥特别合胃口,只是,今后还能再吃到吗?

    方惋默默地吃完,去厨房里将自己的用过的碗筷洗干净,然后又回到了卧室,将门关上。她没有再继续睡觉,而是坐在灯光下,望着桌子上那个相框……原来这里摆放的是尹梦璇和文焱读高中时的照片,后来已经换成了方惋和文焱的合照。

    平时也曾看过这照片无数次了,但都没有现在这样的感觉……酸甜苦辣,一齐在心头翻搅,让方惋难受极了。照片上的一对小夫妻,看起来是那么般配,笑得好甜好开心,仿佛只要看到这照片就能让人联想到幸福。

    同样是这张照片,在今天之前她看着就会心情舒畅,可现在却只有沉重。

    方惋是一个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不管是事业,生活,爱情,她都要个明明白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活着,那不是她想要的人生。说她固执也好,说她太倔强也好,总之,在某些重大的问题上,她是不会沉默的。如果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和文焱的婚姻只是他任务的一部分,她或许还能坦然处之,因为那时的她还没有对文焱产生感情。可是如今,她已经爱得那么深,却又突然发现了那些惊天的秘密,残酷的真相把她的世界全都颠覆了。一个心里只装着国家的特种兵会对一颗棋子有感情吗?方惋绝不会允许自己成为谁的棋子,她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她的爱情不容含糊。被利用的婚姻,不要也罢。

    方惋的手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肚子,算算时间,快到三个月了,孩子快要成形了。这个孩子将会是她今后人生中的重心,她会倾尽全部的爱在孩子身上……尽管这是文焱的孩子,尽管他只是利用她来完成任务,但是,方惋能将孩子与孩子的父亲分得很清楚。不管文焱和她今后是什么关系,这孩子,她都要好好照顾,没有人可以伤害到孩子,她一定会竭尽全力。

    虽然现在怀孕的时间还不到三个月,可是方惋自从知道自己怀孕时起,就慢慢产生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只要一想起肚子里有个小生命,她的痛苦似乎就会减少一点,多出一点面对的勇气。

    “宝宝啊……你只要有妈妈就够了,对不对?相信妈妈,就算没有你爸爸在,妈妈一样可以将你抚养长大,让你健康快乐地生活。”方惋如梦呓般呢喃,心底涌起一种暖暖的母爱,这份感情从某种程度上可以填补她在爱情中所受到的伤害,是她心灵的一副药剂。

    方惋的笔在纸上发出沙沙的响声,一行娟秀的字迹赫然出现了——

    方惋已心力交瘁,再也撑不下去了,一次次的纠结,一次次的波折,她都挺过去,但这一次,令人不堪面对的事实真相却击中了她心底最脆弱的地方,终于发现原来自己努力坚持的东西竟然完全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回事。如果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那她也就什么都做不了,可离婚之后她就自由了很多,她可以尽力去帮助自己的父亲,让父亲从那滩深深的泥沼中摆脱出来。“文焱你因为要完成任务而公事公办,我也要为我父亲而抗争到底,绝不会让父亲被套上莫须有的罪名!或许我和你注定是要对立的,我们根本就不应该结婚。”方惋心里默默念叨着,主意已定,将纸条放好,拿起了自己的泰迪熊和行李。

    上一次她气得离开,却没有带走泰迪熊,那是因为她当时并没有打算去外边住多久,但这一次不同,她是要离婚,不是一时冲动的赌气。泰迪熊是妈妈留给她的唯一纪念,是她的好伙伴,是她珍视的宝贝,她不会跟它分开的。

    方惋没有多耽搁,她要在文焱回来之前走。经过对面卧室的门,方惋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心中酸涩难当……下午从穆钊那里拿着离婚协议书回来时还对尹梦璇说她该离开了,但现在呢?离开的却是她。她不再苦苦抓住什么了,极度的失望之下,最终还是决定斩断情丝。至于尹梦璇,她是走是留,她以后和文焱有什么发展,方惋都不想再知道。反正文焱只是把这婚姻当成是任务,反正他不是真心爱她的,既然如此,他内心真正爱着的是谁,又与她何干?

    就这样走吧,悄悄的,不会再像上一次那样期待着他的挽留……因为,所有他曾表现出来的对她的爱和好,现在看来都成了一种假象,她再也不会信。

    方惋走了,而她不知道的是,对面卧室里此刻竟是空无一人。尹梦璇带着她的离婚协议书也走了,在此之前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她消失得莫名其妙。同样,她也留下了一张字条,是给文焱的。如果尹梦璇早知道方惋会离开,她不会走掉的。直到多年以后尹梦璇都会后悔自己今天的决定,假如她再迟半小时离开,或许一切又会不一样了……

    文焱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家里太安静了,屋子里一片漆黑,没有灯光也没有半点声音。平时方惋都会亮着灯的,即使再忙再累回到家里,只要知道她还在等着他,他的心就会变得格外宁静。这习惯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他不知道,但现在,他一跨进门就感到些许不对劲……急匆匆来到卧室,空荡的房间里没有了她熟悉的身影,有的只是桌子上那一张白色醒目的字条——“文焱,我走了。我很累,只想过点清静的生活。你不用找我,我会在一个星期之内将离婚协议寄给你。”很简单的一张字条,寥寥数语却是透出一抹苍凉与无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