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23章 卷五:不能伤到肚里的孩子!
    方惋怔怔地跌坐在椅子上,脑子里嗡嗡作响,一时间懵掉了……怎么会这样?文焱被停职?还被关在隔壁审讯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怎么样了?

    方惋瞬间凌乱了,此时此刻,她的心在狠狠地抽搐,发疼!她应该讨厌他的,她不该为他心痛的,她不是都提出离婚了吗?为什么现在她的心跳得这么厉害,除了担心他,她一点都恨不起来了……

    黄建州很满意自己的话奏效了,果然是把方惋震住。

    黄建州心里冷笑“呵呵……女人,不过是头纸老虎罢了,并且还是只倚仗着文焱的纸老虎,现在文焱也被抓,方惋的靠山也失去了。很好……这次,我要让你们知道,我黄建州也不是吃素的,终于给我等到这个机会!”

    所谓“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黄建州因为上次被文焱揍的事,一直都怀恨在心,而他之所以被揍,是由方惋而起,他自然就会把这种报复的心态加在两人身上。文焱只队长,黄建州不敢公然对他怎样,但现在文焱被停职,而方惋落在他手里,他心里早就乐开花了,认为这是他出气的好机会。

    方惋那双晶亮的眸子里精光迸射,死死盯着黄建州:“你说清楚,文焱他怎么了?”

    黄建州嗤笑一声,阴阳怪气地说:“你这是装作不知道吗?那好,我就来告诉你……就在今天早上,文焱负责押送付金水去法庭,但是中途遭到一伙持枪歹徒袭击,付金水死了。之前文焱自己说这次的行动路线是绝对保密的,但还是出事了,我们有理由怀疑是他泄密。在你们家的笔记本电脑上提取到你和他的指纹,而电脑里又有行动的路线图,你说,你能脱得了干系?你们两个,到底是谁泄密,或者说你们两个是同伙?都有份参与泄密?”

    指纹?方惋惊悚了,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方惋立刻想到了……前几天她的手提电脑出了问题,无缘无故出现蓝屏,她当时是想着用一下文焱的电脑,于是就打开了,但由于他的电脑是设置了密码的,方惋进不去。想着要打电话问文焱密码的,可是又想起曾经答应过不会动他的电脑,最后还是没给他打电话,而是给问了风瑾要怎么处理电脑的异常状况,还说自己想重装系统,之后不一会儿风瑾就送来了一张系统碟。

    这可到好,就因为这样,她成了泄密的嫌疑人了?

    方惋最气愤的不是自己被冤枉,而是气文焱被抓。

    抛开她和文焱之间的恩怨不说,没人比他更了解文焱对工作有多认真负责。从结婚开始就没有抽空陪她出去玩过,他起早贪黑,就连下班之后在家都是经常被局里的电话召唤走了,他自己的妹夫犯了事,他宁愿冒着被妹妹憎恨的压力,大义灭亲,禽兽抓捕了赵鹏宇。如此正直的一个人,现在居然被冤枉说他泄密?他是特种兵,他的任务就是破获付金水背后的犯罪集团,他会泄密?

    可笑!可悲!维护正义的人却要蒙冤,整个警局,说谁泄密方惋都信,唯独不信文焱会那么做。

    焦虑,愤慨,震怒……方惋此刻的心情很难受,她和文焱的婚姻是一回事,而文焱的清白又是另一回事。就算她要离婚也不能接受有人诋毁文焱的人格。他连自己的婚姻都能当成是任务,他怎么可能会背叛国家?

    “警察里也有披着人皮的狼!谁TM污蔑文焱,谁不得好死!”方惋怒视着黄建州,忍不住爆粗了。她从不以熟女自居,气愤到了极点就开骂。

    “你……”黄建州气得指着方惋,却不敢再挥着巴掌想打人,方惋刚才说会告他,这一点他还是有点顾忌的,毕竟,方惋不是普通人,她是文焱的老婆,是香域集团的千金。

    “呵呵……嘴很硬嘛。”黄建州阴森森的笑笑,随即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叠厚厚的书。

    足足有几厘米厚吧,用这东西垫在人身上再用重物捶下去,不会被查出可疑的伤痕,方惋想告他都会很麻烦。这是警界里惯用的手法了,许多人都知道。

    方惋见状,脸色陡变:“你要干什么?你还敢乱来?”

    “我为什么不敢?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告诉你,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不少抓进来的人都尝过。你不是不肯招吗?我到要看看你的嘴到底有多硬!”黄建州阴狠的脸色含着一丝戾气,渐渐靠近了方惋,将那一叠厚厚的书放在她胸口……

    方惋心头巨震,说不害怕是假的,她不怕皮肉之苦,但她肚里有宝宝啊!

    “混蛋!你以为用书垫着就验不出伤了?验不出伤就没证据说你逼供?我已经怀孕了,你敢对我下毒手,伤害到我的孩子,我方惋发誓,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方惋愤恨地怒视着黄建州,因为情绪激动而双眼发赤。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现在黄建州的举动很可能会伤害到她的肚子,她能不激愤么。

    怀孕?黄建州凶狠的眼神里闪过一道惊愕,迅速在心底盘算开来……如果她真的怀孕,他用重锤捶下去,很可能流产,那就将是他逼供的证据了。可是,他怎会轻易相信方惋说的话。

    “方惋,你太天真了,以为我会信你?哼,这次的泄密,连省厅都高度重视,勒令我们严查,只要有半点可疑都不能放过!你不招,就甭想我对你客气!”黄建州脸上浮现出可怕的笑容,他本就是个急功近利的人,不甘心只当个小小的警员,他也想往上爬啊!

    黄建州一手拿着书,一手拿着一只锤子,嗜血的目光闪烁,他终于在方惋眼里看到了惧色,这让他越发像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不已。

    方惋确实有点怕了,她意识到自己面前这个所谓的警察是个疯子!她说自己怀孕了可他还敢逼供,可见这个人骨子里多么的冷血,残忍,这哪里是警察,这是魔鬼!

    不……她不能让自己被这锤子捶到,她不能失去孩子!

    人被逼到某个份儿就会不顾一切,当母亲的人是可以为孩子付出所有的!方惋一想到孩子,心里所有的恐惧都化成了一股冲击的力量!

    “王八蛋,我跟你拼了!”方惋尖叫着奋起往前一冲!

    黄建州没想到方惋戴着手铐都还敢反抗,一时大意,他手里的锤子被她夺了过去!

    “你别冲动!放下!”黄建州大惊失色,真的慌了,方惋举着锤子,仇视的目光让人胆寒!

    方惋狂笑一声:“哈哈,你不是要用这个捶我吗?混蛋!”

    “砰——”一声闷响,黄建州的肩膀上被结结实实捶了一下,痛得他哇哇大叫,要不是他穿得厚,只怕这一锤就能让他肩膀废掉!

    “妈的,疯婆子!敢袭警!”黄建州破口大骂,一边却惊恐地退向了门口,大叫:“来人啊!”

    黄建州现在是没戴配枪的,而方惋夺走了锤子当武器,并且情绪那么激烈,黄建州不敢硬碰,只能大叫人来帮忙。

    方惋高举着锤子追着黄建州而去,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自己差点被这男人打的情景,意识几乎陷入疯狂的状态……敢伤她的孩子她真会拼命!

    黄建州刚一打开门就撞上了进来的人。

    方惋顿时怔住,锤子依旧是高举过头,但是动作却停住了。

    “赵局长……您来得正好,您看,这个疯婆子想要谋杀我!”黄建州果然是够贱的,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惋上该抽作。但赵局长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微笑着对旁边的男人说:“姚律师,请进。”

    这位姓姚的律师是一个看起来挺精明的中年人,见状,冷笑一声说:“赵副局长,你的属下说方女士要谋杀他?我到是想问问,方女士手里的锤子是怎么来的?难道是她随身携带的吗?不会是你警局里的东西吧?”

    方惋一惊,刚才那爆炸的情绪也稍微清醒了一点,心里有几分明白了,这位律师是来帮她的?怪了,是谁请来的?

    律师出马果真形式逆转,一针见血戳中要害!19XTd。

    赵副局长的脸色十分难看,却还是赔笑道:“姚律师,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们警局的审讯室里怎么会有锤子呢,误会……呵呵……误会。”说到这,赵副局长使劲拽了黄建州一把,将他推出了门去,心里在暗骂,黄建州真是蠢到家了!差点被律师抓住小鞭子,要是逼供的事传出去那还了得?

    姚律师也不跟赵副局长多说废话,而是走到方惋面前,神情亲切地说:“少奶奶,你好,我是姚锌。是邱董让我来的。少奶奶放心,一切都交给我就好。”

    方惋手里的锤子慢慢放下来,紧紧咬着唇,强忍着眼里的湿意,身子微微颤抖……是文焱的外公派律师来了……她不用再担心自己的孩子会受到伤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