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24章 卷五:用特殊手段逼供
    律师怎么会来?这当然是因为方惋被警察抓走的时候,方奇山立刻就打了电话给文家,接近着邱樟就知道了。他身为新联公司的董事长,不只是一个律师在为他办事,他拥有的是一个强大的律师团,派出一个来公安局也能起到相当的作用。

    方奇山本来也可以自己找律师去,但他认为这么大的事情,文家去处理更为合适。

    其实文家在这之前就知道了文焱被抓的消息,现在突然又听闻方惋也有同样的遭遇,哪里还能坐得住……方惋肚子里可是有文家的骨肉,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全家都会疯掉的。

    姚锌律师的到来主要是为办理保释手续。邱樟吩咐,要把文焱和方惋一起都保释出来。

    文焱就在方惋隔壁那一间审讯室,他还不知道方惋刚才差一点被黄建州逼供,可他心里也是万分紧张,想也能猜到黄建州绝不会善待方惋的。

    郭局暂时将文焱一个人留在审讯室,听闻律师来保释方惋,他的第一反应当然是不同意了。

    可在得知方惋怀孕时,郭局顿时傻眼儿了……因为这一点,他想违规办事都不行,加上律师在场,郭局有所顾忌,哪怕是心里想继续扣押方惋,但还是知道不能这么做了。郭局心不甘情不愿地同意了保释方惋,但他却用省厅的命令来做挡箭牌,拒不答应保释文焱。也就是说,方惋暂时可以回家,文焱却必须继续留在警局里。

    原本方惋是保释无望的,幸好她有孕在身,但即使是保释也不能说明她洗脱嫌疑,她依旧是嫌疑人。

    方惋,姚律师,郭局,三人坐在一块儿,气氛相当凝重。

    “郭局长,我是文焱的老婆,凭什么我不能见他?”方惋清冷的目光睥睨着郭局。

    “呵呵……正因为你是他老婆,而你又是嫌疑人,所以你更不能见。别忘了,你只是保释,不是洗脱嫌疑。你回去之后还要向我们警方报备你的行踪,这段时间之内,你不能离开本市,更不能见同是身为嫌疑人的文焱。”

    方惋凌厉的目光狠狠地扫了郭局一眼,然后转头看着姚律师,意思是在询问姚律师,是否真是这样。

    对此,姚律师也是无奈……从目前的形势来看,郭局确实是有理由不让方惋见文焱,可是,法律不外人情,只要郭局愿意,有何不可呢?但他偏偏就是不肯点头。

    姚律师冲着方惋微微摇头,方惋的心陡然沉了下去……文焱,怎么办,保释不了你,谁能救你?

    方惋和姚律师一起从警局出来,方奇山和邱樟早就等在门口了。

    “惋惋!”

    “爸……”方惋鼻子一酸,强忍多时的委屈一下子就涌上来,覆在方奇山肩上,眼眶湿润了。

    邱樟听姚律师说了一些情况,知道保释不了文焱,他心里别提多难过了。

    姚律师完成了任务即刻离去,邱樟却还在琢磨着要怎么办,难道今夜就让文焱在警局里被关着吗?

    方奇山正在低声安抚着方惋,昏暗的光线里,他眼里隐隐有点点晶莹在闪动……还好女儿没事。

    “方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跟我们说说。”邱樟是急性子,压抑了好一会儿,忍不住了。

    方惋抬起头,抽噎了两声,略显哽咽的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将事情的始末将给两位长辈听。

    方奇山和邱樟的脸色都很难看,邱樟更是破口大骂,他的脾气本来就是火爆型的,听方惋说到她差点被黄建州那兔崽子逼供,火冒三丈,谁都知道,锤子若是捶下去,方惋肚里的孩子多半就保不住了……

    “一群王八羔子!”

    “披着人皮的狼!”

    “败类!人渣!我要请律师告死他!”

    “。。。。。。”

    两位长辈义愤填膺地开骂了,方惋听在耳里,会觉得有种温暖的亲情在流淌,如果不是邱樟派来的律师及时赶到,还不知道她会再遭什么罪呢。如果不是父亲果断地打电话给文家,邱樟也没那么快知道她出事了……这么想想,自己也不是无依无靠的,至少还有长辈们在关心她。

    “外公,您先不用管黄建州,等文焱出来之后,留给他取收拾,相信,他一定会做得很好。”方惋眼中闪烁着一抹狠色。黄建州那个渣子,绝不能便宜他,这种人,就该要清出警察队伍。

    邱樟眼睛一眯:“对,留给文焱!他要是知道黄建州差点害了你腹中孩子,一定不会就那么算了!”

    “外公,爸爸,我现在没事了,我们回家吧。回去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救文焱出来。”方惋惦记的始终是文焱。

    邱樟皱眉望着警局的大门:“治平和淑娴在里面,去见文焱了,我们再等一等。”

    方惋心里微微一颤……文焱的父母在里边?

    这样也好,至少能知道文焱现在的状况如何。她自己不能去见,有文焱父母见到也是好的。

    现在已经很晚了,可是文治平和邱淑娴哪里能睡得着,必须要见到儿子才行。

    郭局能在方惋面前耍官威,可在文治平面前却还是会收敛一些的。毕竟是前任首长,在军界有着非同凡响的地位,郭局再怎么脑残也知道在文治平面前装装样子。

    审讯室里。

    文焱听父母说姚律师已经为方惋办理保释,他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下了。只要方惋没事就好,至于他自己……他其实从进来到现在都不曾担心过。

    邱淑娴一把鼻涕一把泪,看着儿子这么虚弱,那脸色比纸还白,头上还缠着纱布呢,就被抓进了警局,还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她心如刀绞,恨不得自己能代替儿子受罪。

    文治平虽然比妻子冷静一点,可他眼中的焦虑还是十分明显的。文焱下午才在医院醒来,现在却被关在警局,医生说文言至少需要留院几天的。

    “儿子……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头还痛不痛啊?”文治平苍老的声音有点抖,一双虎目微微泛红。他本是个冷静的人,但他为儿子感到不值,感到心痛。

    文焱伸出手,一只握着文治平,另一只握着邱淑娴,尽量让自己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爸,妈,我还好,能撑住,你们不用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啊……你可是刑警队长,你们局里敢抓你,就等于是撕破脸皮了……你在这儿会吃苦头的!”邱淑娴看着儿子还在笑,心里越发难受,儿子这是想让父母放心,但他的笑只会让人更心酸啊。

    文治平其实很窝火,他平时很低调,为人太正直了,现在他觉得有几分凄凉……文家三代都是为国家鞠躬尽碎,到头来他是没拿国家一点好处,也不曾为了自己为了儿女去动用过那些人脉。可这次,他再不能坐视不理,绝不会眼睁睁看着文焱被冤枉的。

    文治平眼里露出几分决绝的光芒:“儿子,我相信你是清白的,可如果有人要故意害你,要冤枉你,我就算是把这张老脸豁出去,我不能让你有事!”

    文焱微微一震,一股清晰的痛楚爬上心头……他比谁都清楚,父亲是个怎样的人。这么多年了,父亲从没因为私事去求过别人。以父亲的地位,只要他愿意,只要他开口,要想保住家里一个人,那是轻易而举的事,可一旦那么做,就等于是毁了父亲的骄傲,毁了父亲那颗刚正的心啊。

    “不……爸爸,您千万别这么想!难道您不相信我能平安无事吗?虽然我现在被关在警局,可您的儿子不是窝囊废,如果这样就能击垮我,我就不配当您的儿子。”文焱的情绪也有些激动了,用力握着父母的手,眸中是前所未有的自信和睿智。他的话,让文治平和邱淑娴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儿子,你的意思是,你早就有对策了?”邱淑娴惊喜看望着文焱,期盼着他的回答。

    文治平也是面露诧异之色,又带着点希冀地问:“儿子,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有把握能顺利度过这次难关?”

    文焱郑重地点点头:“爸,妈,我没那么容易被人陷害的。你们现在回家休息。还有,请你们告诉方惋,让她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好她肚里的孩子,这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

    “好……好……我们回去等你的好消息。”师么因方有。13acV。

    “放心,我们会照顾方惋……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不用跟你们局里人客气,尽早证明自己的清白,回家!”

    “。。。。。。。”

    审讯室外,郭局和黄建州凑在一块儿低声聊着……

    “舅舅,你说文治平会不会动用自己的人脉来保文焱?”黄建州似是略有点担忧。

    郭局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我说了,在局里别叫我舅舅,叫局长!”

    “是!局长……”

    郭局这才嗯了一声:“文治平那个倔犟的老家伙,比文焱的脾气还臭呢,放心吧,至少现阶段文治平还不会动用关系的,除非是文焱招供了他泄密的事,坐实了之后,文治平或许会有所行动。”郭局竟然分析得有几分准。

    黄建州眼睛一亮,若有所思地说:“您的意思是,我们要想办法尽快让文焱招供?即使用些特殊手段也可以吗?”(一会儿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