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25章 卷五:文焱被虐
    “建州,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不错……哈哈,很上道啊!”郭局不但没有批评黄建州,反而夸他。

    “局长,咱们局里根本就不该有文焱这个人存在。您想想看,自从他来了之后,刑警队的同事们都得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以前局里的油水大都是来源于刑警队,大伙儿过得多潇洒啊,想吃啥就吃啥,想喝啥就喝啥,想去哪儿渡假旅游就去……可现在呢,咱们局里创收可是够惨的,油水儿没得捞啊。以前同事们抽烟哪会抽这种……八块一包的。最讨厌的是那个文焱自以为有点成绩就了不起了,连领导都不放在眼里,总是爱跟您对着干,我最看不惯就是他这一点!”黄建州说得挺来劲的,可还不忘表现出自己对局长的忠心。虽然郭局是他舅舅,但这表忠心和拍马屁是随时都需要的,想要爬得快,这些都是免不了的。

    郭局心里原本就对文焱不满,嫉妒。文焱的出现,让人认为他的光芒太盛,他太出色太优秀了,凭良心说,郭局当警察已有接近三十年的时间,文焱是他见过的最勤奋最认真,破案率最高的一位刑警。但正是因为文焱的好,会让人产生嫉妒心,站在他身边,就会被他的光芒所掩盖,郭局听到许多赞美声都是对文焱的,这样的人,假如能老老实实乖乖地听从郭局的吩咐,那也就罢了,可文焱做事有自己的主见和原则,领导有时会感觉对他无法掌控。这是身为领导阶层最忌讳的事情。所以,郭局对文焱的嫉妒就变成厌恶,希望自己有个唯命是从的下属,哪怕不如文焱优秀都无所谓,只要听话就行。加上这次付金水的事,郭局感觉在领导和同行面前太丢脸了,他不拿文焱撒气才怪。而黄建州,就是郭局心目中最理想的刑警队长人选。

    上一次被毛大志坐上队长的位置,现在又是文焱,郭局一心想栽培的黄建州却一直没能坐上去,郭局和黄建州都有点急,好不容易文焱这次出了纰漏,总算是逮到了机会,怎能不好好把握呢。

    须知一个警局里,刑警队长是至关重要的职位。最简单直白的一点,如果刑警队长和局长之间配合得好,确实是能大幅度创收,可遇到像文焱这样的,那就不可能了。他只会按照正常的程序办事,即使局长有时也能插手,可文焱的态度强硬,局长也会感到有点吃力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文焱下课,让黄建州当上队长,这样,一劳永逸,郭局和黄建州定会好好“配合”。

    “建州,这次文焱没那么容易脱身的,一定要想办法坐实他的罪名,这样我们才能对上头有交代,局里没了这号人,大家都好过。”郭局这番话就是等于在默许黄建州对文焱逼供,只是,郭局不会明着指示,他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事,黄建州去做就行了。

    “局长,我明白的!您就等着瞧吧,这次,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黄建州眼里迸发出阵阵寒光,他在幻想文焱向他求饶,屈打成招的样子……

    探视的时间很短,文治平和邱淑娴离开了警局,而这个时候夜已深,才是文焱苦难的开始……

    郭局没进审讯室,黄建州进去了,手里还拿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能亲自审问文焱,这对黄建州来说是一件很爽很有成就感的事。

    黄建州按捺住心中的喜色,装作一本正经地坐在文焱面前,先是说了一堆官方用语,见文焱没动静,他这才进入了正题。

    “文焱,还是不肯跟警方合作吗?你自己是刑警队长……”黄建州说到这,故意哦了一声:“不……你现在被停职了,在接受调查。你应该知道这次事态的严重性,如果不是警方内部有人泄密,押送付金水的那一组怎么会出事?我劝你还是别硬抗了,这件事不是你沉默就能避过去的。老实交代,省得我们难做,不然……可别怪我不念同事一场。”黄建州眸色一狠,一只手抓起了桌上的黑家伙。

    文焱精冷的眸子猛地一缩……电棒?黄建州居然敢用警棍来对付他?

    文焱早就知道局里有的人私底下会对嫌疑人使用一些非正常手段来获取口供,就如以前方惋遭到黄建州关在小黑屋里用冷空气逼迫那样,他平时也都有严格地控制这种事的发生,可没想到的是,今天就轮到他了吗?

    文焱此刻出奇的冷静,即使是预感到自己将会面临什么,他依旧不会惧怕,不会向对方低头。文焱一身正气,一身傲骨,在特种部队里更是经过了千锤百炼,电棒算什么,他可是在生死线上来回过无数次的人了,坚韧的意志力远远超过常人的想象。

    “黄建州,你能得意一时,还能得意一辈子?如果你带种,现在就立刻把我弄死在这里,千万别留给我一口气在,否则,等我出去,我们新老旧账一起算!”文焱还没恢复体力,说话的声音不如平时那样铿锵有力,但他凛冽如冰刃般的眼神却是能让黄建州一阵胆寒,仿佛黄建州只是个无知的孩童在对着大人挥舞着手里的玩具……

    黄建州十分讨厌这种感觉,文焱都成这样了,落到这步田地他还不肯屈服,不肯说句软话,不肯稍微低下他的头颅吗?他明明就是困兽了,为什么却还能像一座山岳般给人一种不可撼动的错觉?黄建州狠狠一咬牙,他才不管那么多,他不信文焱能将他怎样,在他看来,有局长撑腰,他没什么不敢干的!

    “呵呵……文焱,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到要看看你能强到何时!”黄建州话音一落,手里的警棍倏然落在文焱背部!

    “啪-啪-啪——”细碎的响声在这静谧的夜晚听着格外惊悚,电棒警棍发出声响,文焱两眼一翻,差点就昏死过去……

    电棒警棍本身是用来对付歹徒的,这东西能瞬间产生高压脉冲,击晕所接触生物或导致其休克,让对方失去反抗能力。如今,这玩意儿竟被黄建州用来对付文焱。

    文焱此刻只觉得自己全身都麻了,身子在抽搐,战栗,额头上冒出冷汗……

    没有被电棒击过的人可以想象一下,当平时偶尔不小心触到家里漏电的东西,都会把人吓得跳开,而文焱刚才遭受的是比这种感觉还要强上许多倍的,如果不是因为他身体底子好,他已经不能睁眼了……

    文焱紧紧咬着牙,说不出话来,身体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麻痹的全身还没恢复知觉。

    黄建州很乐意看到文焱蜷缩在那里,毫无反抗能力,全身麻痹的结果就是连愤恨的眼神都无法做出来。

    黄建州眼里闪烁着得意的兴奋:“很恨我吗?不服气吗?这是你活该!你恨我也没用,你是嫌疑人,我怎么对待你都行,只要留你一口气就够了,这电击,表面也看不出伤痕,再说了,电棒警棍可是上头默许使用的,你要怪就怪自己太不会做人!早知今日,你会不会后悔以前在局里当着同事的面打了我呢?呵呵……就算你后悔也没用!这就叫,风水轮路转!你不肯招供泄密的事,受的罪还不止这些!”说着,黄建州将手里的警棍再一次地戳到了文焱身上!

    抽搐,战栗!文焱连哼都哼不出来,整个人陷入意识的麻木,仿佛在这一刻自己已经死去,完全感知不到外界的一切,仿佛连心脏都已经停止了跳动!

    这第二次的电击是黄建州将警棍调小了功率,他不敢把文焱弄死,他只能折磨。

    文焱刚才受过一次电击,还没恢复回来就又遭受第二次……

    这一次,他终于是扛不住,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下午才从医院醒来,他还很虚弱,两次电击已经是差点要他的命了!

    在他彻底失去意识前那一霎,他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死!我还有任务没完成!我还有老婆孩子!我还有父母亲人!我不能死!

    这些呐喊,只是电光火石的半秒在他脑海里呈现,也是他内心最深处意识的投射,是他最真实的情感表达。直至此刻他都没有忘记国家交付的任务,没有忘记方惋和她肚里的孩子,还有他的亲人……

    “晕过去了?哼,真是没用!”黄建州冷冷地看着地上的人,表情却是十分阴险,他的目的不只是审问而已,他更是在趁机报复。像这种睚眦必报卑鄙无耻的小人一旦得势就会变得疯狂。

    黄建州心情大好,哼着歌悠哉悠哉地拿着警棍去郭局的办公室了。

    郭局听说文焱昏过去,也只是略微皱了一下眉头,琢磨着等文焱醒来之后该怎样才能让文焱招供呢?1a4GJ。

    “舅舅,不如,我们这样……”黄建州凑过脖子去,在郭局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州不是存想。郭局先是有点惊讶,后来也渐渐露出了喜色:“嗯,不错,建州,就按你的主意去办,只要能让文焱招供就行!”

    黄建州当然高兴了,只是,他和郭局都没想到自己得意的时间会这么短暂……

    “嘟——嘟……”座机电话响了。

    郭局眉头一皱,这么晚了谁还打电话到他办公室啊?

    “喂……”郭局很不耐烦地接起来,不一会儿,脸色大变。

    “什么?付金水没死?”郭局顿时傻眼儿了,脑子发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