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27章 卷五:老婆,有种婚不能离!
    这个冬夜里,没有皎洁的月光没有璀璨的星子,更没有鸟语花香的浪漫,只有这一室的沉寂和心痛,只有最简单的一个拥抱。

    文焱微微侧着身子躺下的,紧闭着双眼,呼吸均匀,一只手搭在方惋身上,就像是小孩子依赖自己的母亲一样。他虽然进入了梦乡,可他的手没有放开方惋。此刻的文焱,那张近乎完美的俊脸上有着令人心疼的苍白,褪去平日里的刚强冷硬,现在的他,完全像个普通人了,脆弱得让人无法不去为他心疼。

    方惋下半身在被单里,上半身靠在床畔,垂头看这依偎她的男人,她心里酸涩得要命,微微颤抖的手掌轻轻抚摸着文焱的头发,不自觉地会去疼惜……在她的印象里,文焱是个格外坚强的人,自从认识他以来,好像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他,击垮他。因为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所以她对文焱是缺乏关心的,此刻她才发觉,原来他也有这么脆弱无助的一面。

    想到他刚进门的那句话,方惋的心更是痛得无以复加。他说能活着回家见到她,真好。这句话所包含的意义太多太复杂的,既让她喜,但更多的是让她心酸。他是经历了怎样的生死徘徊才能够说出这样令人动容的话。他兴庆的是他活着还是兴庆回家看到了她?方惋无从揣测,不敢去多想,生怕自己又会陷入更深的沼泽。

    方惋不知道文焱是遭了什么罪,可她就是直觉他被关在审讯室里一定不会好过的。黄建州那个卑鄙小人怎可能不趁机整文焱?他是怎么对待文焱的?文焱为什么会突然被放回来呢?文焱都经历了什么?

    方惋心里堆积着太多的疑问,这一切都只有等文焱醒来之后才能知道了。

    “不……或许,他醒了之后还会将某些事对我保密的……”方惋喃喃自语,嘴角的那一抹弧度尤为苦涩。

    看看墙上的挂钟,这已经是过了凌晨12点了……方惋考虑片刻还是觉得应该要打电话给文焱的父母以及外公外婆,否则,长辈们今夜可怎么能睡得着呢?至爱的亲人被关在警局里,那种滋味简直太折磨人了,方惋是尝到了这个苦痛的。

    果然,方惋打过去,电话才响一声就被文治平接了起来,显然是还没睡啊。如果是换做平时早就睡了。

    在听到方惋说文焱已经回家,文治平和邱淑娴这才放心了,今晚终于能睡得着。明天的事留给明天去想,只要儿子没事就好。相信自己的儿子一定会妥善地处理好这次事件。

    邱樟也接到了方惋的电话,同样,才响一声就接起。老爷子知道文焱回家了,在电话里禁不住哈哈大笑,只是方惋看不到电话那段的邱樟眼睛有多红。

    挂完电话,邱樟激动的心情都还没平复,虽说是惊喜,可是,他却想到了更多……文焱这次出事,还有方惋也被抓。这让邱樟脑子里警铃大作,他相信自己的外孙和方惋的为人,可是他也更感触,当一个警察不是轻松的事,当一个刑警更是危险,要当一个正值无私的刑警队长那更是难上加难啊。警局这次能怀疑文焱,保不准下一次还会发生比这次更可怕的事?邱樟对文焱疼爱有加,心目中更是一直把文焱看作是新联公司的接班人。他自己辛辛苦苦创下的基业不能后继无人。

    邱樟刚从美国治病回来之后就当着文焱和方惋的面说了要让文焱继承公司,当时还说让文焱辞去警察的工作,只不过因为后来邱淑娴也帮文焱在邱樟面前说了些好话为他推脱,才使得邱樟没有立刻让文焱辞职。但他一直都在等文焱辞职的那天。如此看来,怕是不能再等下去了。邱樟琢磨着是不是要找个合适的时间再跟文焱谈谈……

    方惋刚才讲电话的声音几乎是压到最低了,她没留意到熟睡的文焱脸上露出了若有若无的笑意,很淡很淡……他不是睡醒了,只是他隐约听到耳畔有一个熟悉得动听的声音,身边还有一团热源散发着他熟悉的体香。让这睡梦中的人感到了安全和舒适,温馨。他知道自己在家里,在床上,有老婆在身边,这就够了。

    不是只有女人才需要安全感,不是只有女人才有脆弱的一面。男人也同样有。有的男人,像文焱这么有担当有责任心的男人,平时是会显得有那么点大男子主义,展现出来的都是他顽强的一面。只因为,他的身份不容易他将自己的脆弱曝露在人前,即使再苦再累都一个人扛着,憋在肚子里一次次考验着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一次次打破承受的极限。可现在,文焱人很虚弱,加上知道自己是在家里,他的意识也就不再硬撑了,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他此刻最真实的一面——他需要休息,需要释放内心的委屈,他需要依偎在她身边汲取她的温暖才能填补心中的创伤……

    “咦?他这是在笑吗?做梦?”方惋不由得凝眸望去,确实文焱是在笑。嗯,或许是做梦吧。或许梦到了开心的事。

    方惋的手不知不觉到了文焱的额头,那白色的纱布真刺眼,也刺心。听说他在警察爆炸时离得比较近,被爆炸所产生的冲击力至晕了。还算是万幸,他只是晕过去而不是牺牲……这种事,想起来是会让人后怕的。方惋也知道自己不该胡思乱想,可就是控制不住脑子里的思绪乱飞。假如文焱当时真的未能幸免,假如他晕过去就再也醒不来……那么,她就用永远失去他,再也见不到!

    方惋的心砰砰乱跳,因为恐惧,因为后怕。幸好他没事,否则……方惋不敢去想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她只知道,这一刻,能抱着他,看着他,感受到他是真实存在的……方惋胸臆里堆积了好久的酸胀感瞬间涌出来,化成滚烫的泪滴……

    吧嗒,一滴落在文焱的鼻梁上,似乎,他的睫毛微微动了动。

    吧嗒,又一滴落在他的嘴边,似乎,他的嘴皮微微牵了牵。

    方惋在失神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难以抑制内心的悸动和感怀,眼泪一滴一滴地顺着脸颊滑落……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怀里这个人是她爱的男人啊,发生了这些事,谁能不心痛呢。外表坚强的方惋,实际上也和文焱一样,一半的心是硬的,另一半却是柔软至极。她心痛的不只是他被警局怀疑,关押,更多的是为他感到不值。对国家来说,他是个好战士,好警察,然而他却没得到别人的信任。他付出那么多,到头来得到的是一双冰冷的手铐。可悲可叹,这世态炎凉,正义被践踏,连文焱都要被怀疑对国家的忠诚,这世界,还有光明可言吗?

    方惋想得太投入了,浑然未觉那个貌似熟睡的男人眼皮眨了眨……这是睡梦中的人?

    “我干嘛要哭……你那么可恶,哼……”方惋低声呢喃,很轻很轻的声音犹如梦呓。

    男人的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这货是忍不住了?

    “你最讨厌了,我为什么要为你心痛……你只是利用我而已,我说了要离婚,可我还回来这里,我是不是太可悲了……”方惋的呢喃近乎于唇语了,细微的声音几不可闻,但某个男人的耳朵可是灵得很呢!

    方惋忽然低下头看着文焱的脸,刚才是她的错觉吗?怎么感觉好像他动了动?

    但现在仔细看又没有异常啊,他还是睡得那么熟。

    “唉……现在你回家了,我也该放心地离开。你就继续睡吧,我走了……”方惋低喃几句,然后真的掀开被子……

    “别走!”一声嘶哑的呼唤,带着明显的焦急,这个装睡的男人再也忍不住了。

    方惋的身子被他抱得紧紧的,像小孩儿耍赖皮那样。

    方惋转过头,佯装生气地瞪着他:“你舍得现原形了?刚才还装睡,哼,你以为我真不知道啊?”

    文焱迷茫地眨眨眼睛,然后身子一倒躺在床上,捂着头,表情痛苦:“头好痛……”

    方惋心里一紧,可还是依旧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你……你真狠心……我都成这样了你还要走?你知不知道我在警局里被黄建州那个混蛋用电棒警棍……电击我……我晕过去了之后醒来,他们放了我,我连医院都没去,急着回家见你……可是你……怎么对我这么狠心……我被电击晕过去的时候心里还想着你……你……你太伤我的心了!”文焱这断断续续一番话可把方惋给惊到了。再也无法装作镇定。

    “什么?电击?”方惋立刻靠过来抱着文焱,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他身上瞧:“黄建州人渣,王八蛋!你下午才从医院出来,他还电击你,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出人命吗?老公你有没有怎么样啊?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好吗?”

    方惋现在哪里还能淡定,她当然知道警察的电棒警棍是用来干什么的,那是在特殊情况下对付歹徒用的,能让一个十分魁梧的彪形大汉失去反抗能力,而作用在一个身体虚弱的人身上,那就是催命符啊!

    “老公……你说说话啊,别吓我……”方惋的声音都在颤抖,心疼的抱着文焱。

    这就是爱。哪怕伪装得冷漠,可是在听到他说被电击时,她就真情流露了,还顾什么面子啊,当然是他的身体要紧。

    文焱赖在方惋怀里,大半个脸都埋在了她胸前的柔软中。虽然是隔着一层睡衣的,可是他仿佛能闻到那诱人的香味……好温暖,好舒服的感觉,被她这么抱着,紧张着,他感觉自己好像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在此之前所受的那些惊险,所受的那些罪,在这一瞬间都可以远去了,只剩下她。

    “我不去医院……大半夜的别折腾了……我休息休息就好,只要你别气我,我就能好得快些。”文焱这闷闷的声音虽然很模糊,但已经没有刚才那种痛苦了。

    文焱这灵机一动,连耍赖的招数都用上了。不用不行啊,他不想方惋走掉。能将她留下来,厚着脸皮耍耍赖又有什么关系?

    方惋这算是看出来了,敢情这男人学着赖皮了?

    “你……你……你怎么这么无赖!”方惋忿忿地横了他一眼,想要将怀里的他退开,无奈他已经恢复了一点点的力气,抱着就不松手,嘴里还说着令人啼笑皆非的话:“我就是无赖啊……我又没说自己是正人君子。我才没那么傻,放手了你就会带着我们儿子跑掉……你留书离开那天我是因为第二天要押送付金水,所以来不及去找你,现在你自己回来了,我再放手我不是傻子吗?”

    方惋窘了,男人耍赖也能无师自通?不过,听他说了刚才的话,她的心又有点发软了,愣神之际,给了男人有机可趁……

    “唔……唔……”方惋的樱唇被他堵住,密密绵绵的吻将她喉咙里的话全都堵了回去。他太渴望她了,即使现在体力不够做自己爱做的事,可是亲吻还是行的。

    方惋开始有着些许的抗拒,两只手抵在他胸膛,但是不一会儿就被他勾起了心中对他的思念,失去了抵抗的念头和力气……就是思念,无处不在的思念,该死的思念!她从留书离开到现在,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就算是认为自己被利用了,可这刻骨铭心的爱却深入到骨髓里,如同淬毒的药一般上了瘾,她想戒掉却还没有足够的时间便已经又回到了这里。

    方惋的脑子不听使唤了,被他吻得七荤八素,昏乎乎的,原来她对他的免疫力是这么差,抵挡不了他的柔情攻势……文焱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在这一秒,他什么都不想,深深地汲取着她的香甜,着令他魂牵梦萦的味道,他贪婪地与她纠缠,大手扣着她的后脑勺,让她退无可退。如此迷人的滋味,他尝过百遍都不够,他整个人都沉浸在这倾心的一吻,从未有过这样的温柔缱绻,仿佛被情圣附身一样的。(这是因为某男现在力气实在有限。)

    “嗯……唔……”方惋发出细细的娇喘,脑子都成浆糊了。

    文焱透过着绵密的吻,向她传达自己的情意,想要让她感受到他有多么不愿让她离开。轻柔地描绘着她的唇线,再将她柔软的嫩唇含在他的唇齿间细细碾磨,品味。他像是在吃一顿大餐细嚼慢咽的。

    方惋已经被吻得迷糊了,快要喘不过气来,抵在他胸膛的小手也变成了搂着他的脖子,两人紧紧契合着,贴得密不透风,像是恨不得能揉进对方身体里去……

    终于,文焱放开了她的唇,两人都在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接吻其实是个体力活,考验肺活量啊!

    这一下,两人不知不觉间变换了,成了文焱抱着方惋,而她就瘫软在他怀里。气喘吁吁的,一双水汪汪的眸子含羞带嗔地看着他:“你……你不是被折磨得很惨吗,怎么还有力气接吻,而且还……还吻那么久。”

    文焱现在心里可乐着呢,被方惋这么一问,不由得轻咳了两声,脸一热:“那个……我确实是真的被黄建州用电击了,我也晕过去,这些都是真的,只不过,有你在身边,我好想恢复得很快,小睡一会儿就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力气。”

    方惋惊诧地看着他,扁扁嘴:“你什么时候学会说甜言蜜语的?这可不像你的作风。”

    文焱心里咯噔一下……完了,难道说自己真的没有哄女人的天赋吗?以前的作风是不是在她心里定型了改不了?

    “那个……我这也不算是甜言蜜语,我只是实话实说,有你在,我恢复得快一些。”文焱大言不惭地说着,反正就豁出去了吧,现在都已经说过类似的话了。

    文焱经过今天的事,脑袋更加开窍了。在警察爆炸那一瞬间,在他被电击晕过去那一霎,他都想到了方惋。他想啊,那种时候的念头就是最真实的了。既然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既然还能活着,他就要比以前更加好好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死都死过了,在她面前也不必羞于说点所谓的好听的话。只要能哄她开心,她就不会走,她不走,他的幸福就有着落了。

    个月皎月上。方惋嘴上是那么说,可心里却是无端地会浸透出几分甜意……他说的是真的吗?她在,他能恢复得快一点?他是故意哄她的吧?为什么要哄她?为什么不让她走?是因为她肚里的孩子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方惋的心又沉了下去。

    文焱的手不知什么时候移到了方惋的肚子,他的心跟着突突地抽搐了几下,搂着方惋的手不由得紧了紧:“我们的孩子还好吗?你有没有害喜?”

    说起这个,方惋又想到了自己被关在警局的时候,黄建州曾企图用卑鄙的手段逼供……方惋眼里的晶亮闪了闪,露出丝丝愤恨:“害喜我还不严重,只是今天我被关在警局里,黄建州人渣来审问我,我说了我只是碰了一下你的电脑,但我没有进得去,因为你设置了密码。可黄建州不信……或许他不是不信,只是对于他来说,真相并不重要,他只是为了泄愤而已。他用一叠厚厚的书垫在我身上,手里还拿着一把锤子……”

    文焱猛地一惊,脸色大变:“他干了什么?他有没有对你……”

    “他没有得逞。我当时夺过了他手里的锤子,并且姚律师也在那个时候赶到了。”方惋急忙回答,她看到了文焱眼神里全是狂暴的怒意。

    文焱稍微松了口气,但还是心有余悸,寒毛都竖起来了。要知道,文焱身为一个特种兵,遇到过无数危险的场面,数不清多少死出生入死了,他对于死亡的畏惧已经被锤炼得淡去了太多。可是在听到方惋刚才说的话时,他是真的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冒起,久违的恐惧感充斥在他身体的每个细胞……如果黄建州得逞,那方惋肚里的孩子?文焱胸口的怒火犹如喷射的岩浆涌出来,他在心底暗暗发誓,黄建州这个败类,势必要从警察队伍里清除!

    文焱心里微酸,低沉的声音柔柔地说:“惋惋,你很勇敢,将来宝宝出生了,我们一定要告诉宝宝这段经历,让他知道自己有一个多么伟大的妈妈。”

    方惋闻言,脖子一梗,白了他一眼:“哼,宝宝没你的份儿,是我一个人的!”

    “那怎么行!宝宝是我的种!”文焱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

    “呵呵,你的种?没有我这母体,你的种去哪儿存活?”

    “没我的基因你也不会有肚里的宝宝啊!”

    “。。。。。。”

    女人怀孕,到底是女人还是男人的存在更重要,这个问题也是争论不休都无法解答的……

    “好了好了,我们也别争了,反正我又没同意离婚。”文焱这句话才是说到了关键。

    “对了,惋惋,先前我迷迷糊糊地好像听到你说什么我在利用你?还说我很可恶很讨厌,到底是为什么?发生什么事了?你莫名其妙就走掉,留下纸条说要离婚,你总得告诉我原因吧?”

    方惋被戳到了痛处,想起了自己无意中偷听到的那段对话,柔白的小脸顿时垮了下去。他都已经问到这份儿上,再加上今天出的这些事,方惋感觉是瞒不下去了,把心一横,嗔怒地看着他:“前天你在卧室里跟别人视频通话的时候我听到了……你……你是特种兵,你把我们的婚姻当成你任务的一部分,不但如此,你还在监视我爸爸!我不能忍受自己被利用,不想继续当你的棋子!”

    方惋的话,着实在文焱脑袋里扔了一颗雷弹,轰然炸开来!

    万万想不到竟是这个原因!想不到她全都知道了?

    文焱脑子有点发懵,惊骇地望着方惋,好半晌才猛吞了一口唾沫,脸上的表情竟变得有些古怪,轻声说:“老婆,其他的我们一会儿再谈,我必须要被你补补常识,那个……军婚是不能离的。”

    方惋愣了愣,随即,炸毛了!1a7aV。

    “军婚不能离?我们当初结婚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你是军人啊!你阴我啊!”方惋冲着文焱举起了拳头,而文焱一脸得逞的笑意,似乎在说:你都上贼船了就认命吧!(凌晨这更6千字。白天还有更新!今天一万五更新,大家请不要养文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