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02章 卷 五:女人的嫉妒心
    刚从床上起来不久的方惋又回到床上去了……感觉整个人闷闷的,浑身都没力气,胃部的不适缓解了一点但还是总觉得不舒服。请记住本站的网址:。都是鱼片粥闹的,她现在不能闻那种味道。

    尹梦璇略显紧张地站在床边:“你……生病了?”

    方惋心里咯噔一下,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抬眸看着尹梦璇,有气无力地说:“你一大早就起来煮鱼片粥?”

    “嗯……你不喜欢吃鱼片粥吗?”

    方惋皱眉摇摇头:“我现在不想吃,你自己吃吧。”

    只是闻着那味道就已经反应很强烈了还能吃得下么?

    尹梦璇有点尴尬,一时语塞,她的目光不经意扫过床头柜,那上边放着一本书,居然是……《孕妇须知大全》?

    尹梦璇心头一紧,但表面上却是露出惯有的笑容,佯装惊喜地说:“方惋,你看这种书,是怀孕了吗?恭喜你。”

    恭喜?方惋听到这词儿,直觉地感到有点别扭,可有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出于基本的礼貌,她还是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难怪你刚才会想吐,原来是害喜啊……不好意思,我不该煮鱼片粥的。”尹梦璇歉意地看着方惋。

    “没事,鱼片粥你自己吃就行,我一会儿喝牛奶。”方惋一边说一边缩回被子里,她想再休息一下才出去。13acv。

    尹梦璇见状,她也不便再打扰,悄然退出了房间,并且很细心地将门关好。

    只是在她刚一跨出房门,她的脸色就冷了下来……呵呵,恭喜?可知她说出这句话时心头是在滴血啊!

    方惋竟然怀上孩子了?不久之后,孩子出世,这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文焱和方惋之间的感情会因为这个孩子而更加牢固吗?

    这是尹梦璇最不想看到的却又无法改变的事实。

    看着眼前这热气腾腾新鲜美味的鱼片粥,尹梦璇哪里还有心情吃得下,紧紧攥着的拳头,指甲都快要嵌进肉里去了……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是她能抓住的吗?文焱真的爱上方惋了吗?

    如果可以,谁会愿意离乡背井地逃离?如果可以,她怎会不想要一个幸福的家?为什么她就只能灰溜溜地离开?

    太多的愤恨和嫉妒堆积在心里,尹梦璇那张被打肿的脸上微微露出诡异的神色……

    ====================

    市公安局会议室。

    今天坐在首席位置上的男人不是郭局,而是从省公安厅来的池永廉省公安厅厅长兼公安厅dang委书记。

    池永廉厅长是从z市出去的,这里是他的家乡。但这次他来的目的不是为探亲,而是专为付金水一案。

    在座的除了z市公安局的郭局长,副局长赵礼仁,还有刑警队长文焱以及武警支队的队长顾峰。

    会议的保密级别很高,就这么几个人参加,他们要确定的是关于押送付金水的方案。

    付金水交代的口供里所提到的关于他的犯罪事实以及hz集团的资料都是全部上报给了公安厅的,hz两个字母已经成为了每个人深有忌惮的符号。知道的关于hz的事情越多就越会让人感到不安,仿佛有种草木皆兵的氛围。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所接触到的人真面目是什么,hz的人都有双重身份,极具渗透性,或许是你的同事,或许是你的上司,或许是你的朋友,甚至可能是你的爱人……这么一想,谁能不紧张?谁能不提放?

    池永廉厅长亲自监督,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押送付金水上庭能顺利。

    付金水曾让整个公安部蒙羞,是每个警察心目中的一个大忌讳。在警方层层戒备之下还有人能在上庭的路上将人劫走,放眼全国,这种事发生的机率都是极小的,但只要有那么一件就是对警方的挑衅和侮辱,每个有良知的警察心里都会为此憋着一口气,只希望有一天能一雪前耻。

    文焱正在做报告,穿着警服往那一站,高大挺拔的身姿显得英气十足,沉稳而冷静地为大家详细解说他拟定的路线图以及警力分布计划。他的一举一动都有着大将之风,几个领导和武警队长在下边坐着,此时此刻他们似乎都有一种隐约的感觉,好像文焱才是他们的头儿……瞧他镇定自若的神态,说话的节奏不急不慢,条理清晰。并且他的计划中兼顾到了一些大家忽略的细节,只是一个押送计划,他都能做得如此详细精密,真的很难让人相信他以前竟只是一个退伍军人?

    文焱的沉稳大气,让人不由得眼前一亮,对这个男人越发地有信心了。在座的人当然不会知道,这个让他们不得不佩服的男人,真实的身份不是退伍兵,而是现役特种部队的中校。让这样的人才来做一个押送计划,还真是大材小用了。

    文焱讲完之后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缄口不语,现在是该领导发话的时候了。

    郭局和赵副局长互相对望一眼,再偷瞄一下池厅长的脸色……

    “文焱,就这样?你讲完了?”郭局那双绿豆眼儿里露出明显的诧异。

    “是,讲完了,请领导指示。”文焱回答得响亮,精神抖擞的,脸上的表情也很严肃。

    郭局眉头一皱:“你只是将了有三条路线和警力分配,可最关键的你还没说呢!”

    郭局隐隐有点焦急,狠狠瞪着文焱,那眼神的意思是让文焱别在池厅长面前掉链子啊!

    池厅长到是不像郭局那么急躁,他只是面带微笑,颇有深意的目光看着文焱:“文焱,你刚才的说得很好,不愧是警队的精英。可你却故意不说最后的安排,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这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

    文焱眼中丝毫不见慌乱之色,清亮的目光与池厅长对视,淡淡地说:“为了保险起见,押送路线会在行动那一刻才确认。”

    “什么?”

    “行动前?”

    “行动前?文焱,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

    几声呵斥,带着惊诧和怒气,郭局的脸都青了,只差没上来开骂了……

    郭局一脸愠怒地瞪着文焱:“你搞什么鬼?你眼瞎了吗?我们都是你的领导,你居然这样说话?对我们还保密,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文焱,你真是的,你怎么能……怎么能对领导也保密?你也太……唉!”赵副局长的语气没那么凌厉,但也能听出来他对文焱的说法不赞同。

    武警大队的队长顾峰到是没有那么激动,默不作声地看着文焱。

    池厅长也惊讶,但他毕竟是省里来的领导,风度还是要的。

    “老郭,你先别激动。”池厅长瞄了郭局一眼,一句话就堵住了郭局的嘴。

    郭局虽然是闭嘴了,但是那眼神却像刀一样戳在文焱身上,无奈,文焱视若无睹,依旧是面不改色。堂堂特种部队中校,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呢,岂会被眼前的局势所惧?文焱此刻格外冷静,领导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

    “文焱,说说你的理由。”池厅长还算是耐心地在询问。

    文焱不慌不忙地说:“押送付金水的路线之所以会拟出三条,就是为了迷惑外界的视线,防止付金水被人劫走。开庭那天,到底会从哪一条路线押送,现在没有必要公布。等到行动那一刻,警员和武警都会分别呆在三辆车上,而我押着付金水上哪一辆车,这是最关键的地方,假如提前就公布,我们的行动也许会失去保障。上一次毛大志的教训,我们不能不防。”

    文焱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为了怕泄密,所以现在不能说。

    这一下,不只是郭局要抓狂了,就连池厅长都皱起了眉头,面露不悦之色:“文焱,你这是在质疑我们几个?我和老郭老赵,都是你的领导,你对我们都不放心的话,你还能信谁?你知不知道,就凭你刚才这几句话,我就有理由撤销你参加这次行动的资格!”最后这几个字,池厅长说得特别重,眼神也瞬间变得犀利。

    “真是太不像话了!你一个刑警队长,摆不正自己位置吗?胡闹!别以为没了你不行,由我们指挥行动也一样,不是非你不可!”郭局的冷笑声中充满了不屑和轻视。

    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文焱么?他们错了……因为他们不会知道自己面对的人真实身份是什么。

    文焱缓缓从座位上站起来,他身上那股凛冽霸气使得空气里也隐隐透着压迫感,俊脸上尽是一片冷冽,沉静的目光如刀刃般扫过眼前的三位领导,低沉的声音说道:“我这么做,是为了整个行动计划着想,你们心里也清楚,这是最保险的做法。如果你们要因此而撤销我指挥行动的资格,那我也没什么抱怨的,只是我要提醒一下……前三任刑警队长,有两位是因为付金水一案牺牲,还有一位,毛大志,他成了植物人,而在毛大志押送付金水上庭的行动中,还有六个警员牺牲。hz犯罪集团不只是凶残,他们还有比警方更加精良的武器装备!hz要付金水死,必定会出动比上一次更多的人手,到时候,难免一场恶战。子弹是不长眼睛的,如果各位领导愿意走到一线去面对凶徒,跟他们枪战,那就请你们现在撤销我的指挥资格,你们甚至可以让我退出行动。如果有人愿意去冒险,我也乐得轻松在家睡大觉。”

    这一番话,让两位局长和池厅长的脸色面色极为难看……战斗在一线的危险,当然是留给下边的人去做了,领导们谁舍得拿自己的命去拼啊。从上惋回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