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09章 卷 五:两个女人,你选谁?
    穆钊是将座机按下免提,这样方惋当然能听到秘书在说什么。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此刻她脑子里一时间有些混乱,迅速思索着自己该如何面对当下的境况。穆钊并没有急着回答秘书,而是在审视着方惋,淡淡的目光里饱含了诸多复杂的情绪,就在方惋开口之前,他却又对着免提电话说:“将文焱带上来吧。”

    方惋心头咯噔一下……抬眸望着穆钊,她人已经站了起来。

    穆钊毕竟是长期居于高位的人,他的冷静和观察力是远远超于常人的,他已经能看出方惋有点急促了。

    “方惋,我的秘书将文焱带上来,预计三分钟之后他就会出现在我办公室,你是想在这之前就走,避免与他碰面?”

    “对。我不想在这个时候碰到他。但是,今天我来找你,这件事我不会瞒着他,等他回家了,我自然会跟他交代。我先走了,后会有期。”方惋干脆地说完这几句话,尽量让自己忍住心神,不要慌张,但要说完全镇定是不可能的。文焱是她的老公,他现在来找穆钊是为什么?这个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可是方惋不会在外人面前给文焱难堪,有什么事,两夫妻关起门来说就行,不用在外人的地盘。

    “等等。”穆钊叫住了正往外走的方惋。

    “还有什么事?”方惋默念着时间,估摸着文焱马上要到了,再不走就来不及。

    穆钊脸色一沉,冷不防地拽住方惋的胳膊将她往旁边的书柜一推,而他的手同时也转动了墙边的花瓶……那一排书柜竟然悄无声息地打开了,背面有一个暗格,足以容下一个人藏身!

    “你干什么!”方惋惊呼,出自本能地反应,大力挣扎。

    但是此刻的穆钊就跟魔神附身一般,虽然方惋的力气不小,但穆钊也是个深藏不露的,精瘦的手使劲将方惋推进了书柜背后的暗格……

    “穆钊你混蛋!放我出去!”方惋怒火中烧,她一时疏于防备才会被穆钊推进来,否则他哪会这么容易得手!这跟偷袭没区别!

    “我不会伤害你,只是让你躲在这儿听一听你老公和我谈话的内容,让你知道自己在他心里是个什么位置。你应该感谢我!”穆钊用极快的语速说完,只听得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是秘书带着文焱到来。而这一秒,书柜也正合上了最后一丝缝隙……

    方惋在书柜后边目瞪口呆地站着,穆钊在说什么?他要让她偷听谈话内容?他到底想干什么!方惋气急之下拿出了手机,正欲拨通庄郁的电话,这时,她听见了穆钊的声音……

    “文队长,好久不见。”穆钊神情淡然地伸出手。

    文焱平静地凝视着穆钊的双眸,同时也伸出了手与他相握:“穆董,冒昧打扰,还请见谅。”

    “呵呵……哪里哪里,文队长是警队的精英,是广大市民爱戴的破案高手,上次在酒会没能聊得尽兴,鄙人深感遗憾。”

    客套话是免不了的,虽然有时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只是客套而已。

    钊将这方答。书柜背后暗格里站着的方惋,听到了文焱的声音,她心里无端地升起一种难以言说的奇异感觉。从未想过要偷听文焱和别人讲话,更没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听到。除了看不到人,声音很清楚,她手上的动作随之停了下来,没有拨庄郁的电话……因为她发现自己现在站的地方并不危险,穆钊果然不是想害她,只是要她藏在这里而已。

    方惋耳边回荡着穆钊刚才所说“让你躲在这儿听一听你老公和我谈话的内容,让你知道自己在他心里是个什么位置”

    无可否认,穆钊的话,有着太大的吸引力了,尽管方惋的心智够坚定,但她始终是个女人,并且,文焱是她爱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心理防线难免会有所松懈,虽然知道这么做不太好,她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出声,但穆钊和文焱接下来的谈话内容就让她陷入了沉默……

    秘书为文焱泡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但他没有喝,待秘书刚一走出办公室,穆钊就直截了当地对文焱说:“你百忙之中来我这里,不会因为闲杂小事,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为尹梦璇而来。文队长,不知道我说得可对?”

    原来攻其不备,一针见血,是聪明人管用的伎俩。穆钊这么直接,到真是有点出乎文焱的意料。

    文焱站得笔直,连椅子都不坐,挺拔的身姿英气十足,面对穆钊的“突袭”,他眼底的惊讶只是短短一秒的时间就恢复了常态。深沉如潭的鹰眸凝视着穆钊:“既然穆董这么爽快,我就不矫情了。说实话,我确实是为尹梦璇的事才来找你,她是我的朋友,现在她的处境很不妙,我不能坐视不理。或许她还以为自己没有暴露,但是,我认为,穆董已经知晓了她目前身在何处,并且,她下一步会做什么,相信你也洞悉一切。”

    穆钊的脸色有点沉,冷冷的眸子里闪烁着幽暗的光芒,轻轻勾动唇角:“文队长快人快语,很合我的胃口。既然说都说到这个份儿上,我也无须隐瞒什么。没错,尹梦璇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我的眼睛,她现在住在你家,她在等船,想要偷渡去香港。这些,我都知道……只不过,我有一点我不太明白,你明知道尹梦璇的丈夫是我,竟然还有胆量收留她?你当初在决定收留她的时候,可曾预料到会承担什么后果吗?我没有直接去你家将人带走,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忌讳一个刑警队长?”13acv。

    火药味,在空气中无声无息地蔓延开来,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真实存在。只有这两个男人才能嗅到。

    文焱和穆钊都是十分精明的人,也是相当有忍耐力的。在进门那一刻的客套,看上去还真像是朋友,但实际上,现在才真正地显现出了两人的气势谁都不怕谁,撕掉客套,他们可以瞬间变脸。

    文焱神色如常地站在穆钊面前,闻言,只是微微一挑眉头,沉稳的气势不减:“穆董,我很清楚,以你的能力,想要来我家带走尹梦璇,只是一件很轻巧的事情,不过你没来,我想,也是有你的私人原因存在。我来这里,只是以尹梦璇朋友的身份,她目前住在我家,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我不认为她能顺利离开本市去到她想去的地方,做为朋友,我当然希望她能生活得幸福,就算是我多管闲事也好,我也要说一句,经常打老婆的男人,真不是东西。”

    静……可怕的安静。整个办公室的空气仿佛在这一霎间停止了流动。谁能料到文焱会说最后那句?说穆钊不是东西,这种话,敢在穆钊面前毫不掩饰地说出来,只怕没几人能做到。

    方惋就像是木偶一样僵立在书柜后,心头突突乱跳……文焱来是为什么?他居然说穆钊不是东西?他不惜与穆钊杠上,就为替尹梦璇出头吗?这个认知,让方惋心里的疼痛越发清晰,越发浓烈……酸涩,难受,仿佛有几百只猫爪子在心尖上狠狠地挠着……

    穆钊那只握着茶杯的手攥得好紧,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比冰块还冷,比阴天还沉,眸光中迸射出来的狠色,是文焱从未见过的杀气。

    是的,就是杀气!身为一个特种兵,各方面的感官都极为敏感,尤其是在面对对手的时候。杀气,是无形的东西,是一种纯粹的第六感,文焱太熟悉这种感觉了……墨色的瞳仁猛地一缩,心生警觉,全身都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但就在这时,却又见穆钊脸色一变……

    “哈哈……年轻人,你很有种,不愧是文家的后代,军人世家的男儿就是猛啊!敢在我面前这么说,你是第一个!”穆钊这一笑,仿佛冰雪消融,竟生出那么一种别样动人的魅力。其实他笑起来挺好看,如果不知道他的年龄,也看不出他有四十岁了,顶多是像个三十来岁的熟男。

    穆钊的反应,使得文焱知道,他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了,但不会真的相信穆钊是在夸赞人。有谁会高兴被人骂“不是东西”?即使高兴那也是装的。

    文焱不动如山,稳稳地站在那里,他既然敢来就没怕过,说穆钊不是东西,这是他的心里话,何须隐藏?文焱不骄不躁,等着穆钊笑完,他有个预感,穆钊会说点什么重要的话……

    穆钊精冷的眼神投射在文焱身上,笑意在减退,视线不经意地瞄了一眼书柜,嗤笑一声说:“文焱,我到是想问你一句,假如我同意签字离婚,尹梦璇恢复了自由之身,你会怎么做?你要知道,即使离婚了,也不代表尹梦璇就没事。首先,她会变得一无所有,她不可能会得到我一分钱的财产。另外,只要我想,我会有一百种方法让她在这里混不下去,让她连当乞丐都讨不到饭吃。如果是这样,她会饿死,除非,有人肯站出来保护她,将她安安稳稳地护在羽翼之下。文焱,你会是那个人吗?如果你现在告诉我,说你想要保护尹梦璇一辈子,我会给你面子的,但是,在你回答我之前,你要考虑清楚,你可是有妇之夫。你的老婆可怎么办?”

    毒,这招也忒狠毒了!不等于是在让文焱在两个女人中选一个吗?方惋听到这里,只觉得呼吸都不顺畅了,一颗心不由得砰砰直跳,提到了嗓子眼儿……(已更一万字,还会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