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11章 卷 五:赶走那个女人
    捧着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方惋只觉得这东西有千斤重邪性警司,强抱你。请记住本站的网址:。这是穆钊让她交予尹梦璇的,她和文焱先后来到穆钊办公室找他,目的都是为尹梦璇的事,都是希望能通过和穆钊的谈话而得到一个不算坏的结果。但方惋和文焱都想不到的是,穆钊原来早就准备好了离婚协议书。早知道如此,夫妻俩何至于来这一趟……难道说,穆钊预料到他们会来?这个男人的心思,比海还深。

    心念百转,但方惋还是保持着镇定,冷眼睥睨着穆钊,不咸不淡地说:“告辞。”

    简单两个字,很干脆,在她转身之际,穆钊垂下的眼帘中终于是掀起一丝波澜,再抬眸时,却又是惯有的云淡风轻。

    “方惋,今天的事,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到了。”穆钊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已经走到门口的方惋不由得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穆钊指的是她手里的离婚协议。方惋心中不屑,穆钊现在看上去就跟以前一样的淡然,先前他将她推进书柜后边的暗格,后来又莫名其妙对她发火,还让保镖架住她。可这些事,转眼穆钊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这男人的脸皮也真厚!

    方惋蓦地回头,清冷的眼眸里迸射出两道凌厉的光线,凝望着穆钊,与他的目光对视着,不说话,嘴角泛起冷笑……穆钊太精明了,明明自己早就准备好离婚协议,却不动声色,待方惋说出想要让尹梦璇留在她家的借口消失,穆钊才顺势抛出他愿意离婚。这就无形中给人的感觉是他又帮了方惋一个天大的忙。仿佛是方惋自己撞上门来主动欠了穆钊一个人情。不得不说,穆钊对人性的了解相当精准,并且精于算计,不愧是商界大鳄。而方惋恰恰是最不喜欢这样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尤其是刚才穆钊的表现,让方惋决定要对这个男人敬而远之,即使他曾帮过她,可她还是不会再轻易接近了。

    方惋只是冷冷地看了穆钊一眼,没有多言,默然转身,冲着庄郁递个眼色,两人一起走出了穆钊的办公室。经过庄擎翼身边时,方惋忍不住瞄了他一眼,正好他也在看她……他居然在冲方惋抛媚眼。轻佻狂浪的样子,让本来想表达一下谢意的方惋忽然把话卡在了喉咙。算了,庄擎翼还是改不了流氓的本质。

    方惋离去了,她才不会因为手里拿着穆钊给的离婚协议书就因此而忘形,更不会去接穆钊的话。最好的回答就是沉默。你穆钊要让我觉得今天欠你的人情,我就偏偏不应允,不表态。“你这样深不可测人,欠你的人情,指不定哪天就把自己给掉进去了,我才没那么傻!”方惋心中默念,脚步不停地和庄郁一起走进了电梯。

    庄郁一脸讪笑地说:“惋妹纸,我今天表现不错吧?一收到你的电话我就听出声音不对劲,刚好那时候我哥他也正和我聊天,他是来跟穆钊谈生意的,所以我们就一齐上来了。你现在可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在电话里听到穆钊在吼,好像很凶的样子。”

    方惋感激地看着庄郁,心里涌起许多感动……幸好她在来之前有所准备,让庄郁现在楼下等她,也幸好她先前在感到危险时冲出办公室那一霎,按下了衣服口袋中的手机键,否则庄郁也不可能出现得那么及时。

    着书办他交。“郁,今天的事,说来话长,总之就是我把穆钊给惹恼了,他一反常态,发很大的脾气,不过幸好有你在,不然我也不知道他会怎么对我。”方惋微微蹙着眉头,眸中隐现忧色……是的,她确实有些后怕,如果她没怀孕,她还有一拼之力,但是她现在有宝宝了,凡事都必须小心翼翼,不敢再像以前自在随性。一切都要以孩子为优先考虑。

    庄郁见方惋所说的有保留,他也没多问,适时转移了话题:“对了,惋妹子,我最近一段时间不能保护你了,我老婆过不了多久就要生了,我打算带她去一处安静点的地方养胎,等到孩子出生之后我们才会回来。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拜托了我哥,他会保护你的。”

    “你哥?庄擎翼……”方惋心里突突地跳了一下。庄擎翼保护她?听起来怎么就感觉别扭。

    “庄郁,我看……还是不麻烦你哥了,我最近侦探社暂时歇业,我不会到处乱跑,其实不用特意派人保护我的。”

    “世事无绝对嘛,以后的事谁说的准呢,我不在本市,你要是再遇到今天这种事怎么办?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家宝宝将来的干妈,说什么也得考虑你的安全问题。这样吧,我不会派人跟着你,可是如果你有事需要人手,你就尽管打我哥的电话,让他跑腿儿,没事的。”庄郁俊脸上的嬉笑中带着几分诚挚和亲切,他是不知道方惋已经和文焱结婚了,否则也不会担心的。难得有个投缘的妹子,又曾救过他,他当然是得费点心了。19dr。

    “嗯……那好吧。”方惋点点头应了下来。庄郁这么为她着想,她也不好太过推辞,先答应着,反正她觉得自己是没什么地方会麻烦到装情义的。

    庄擎翼现在还留在穆钊的办公室里,至于生意能不能谈成,那就不得而知了。一个是正当商人,一个是黑帮,一白一黑两位霸主凑在一块儿又会有怎样激烈的碰撞呢。庄擎翼看似是吊儿郎当不正经,给人的感觉像个极致美丽的绣花枕头,但是他在面对穆钊的时候却能异常镇定,轻描淡写几句话就化解了尴尬,这个男人,似乎也不简单呢……

    方惋坐在车里,扭头望着窗外,路边一排一排的高楼大厦,可就没有哪一栋是真正属于她自己的。心里颇多感概……还没找到合适的房子买下,还得继续找,一定要给父亲和闹闹一个安身之所。最近几天都在烦躁尹梦璇的事,所以没出去找房子,现在手里握着穆钊交给尹梦璇的离婚协议书,尹梦璇还有什么借口留在家里呢?这个虎视眈眈的女人,方惋开始怀疑尹梦璇根本就不是真的要坐船离开,或者说,尹梦璇在几天之内改变主意了?总之,方惋现在知道尹梦璇就是个隐患,不能让她继续留在家里,有了这离婚协议书,看你尹梦璇又会编出什么说辞?初恋……初恋……初恋了不起吗?初恋难道要大过天?就算尹梦璇是文焱的初恋,方惋也不会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利用文焱的善良来破坏这个家。

    心里是这么想,可还是会难免感觉酸痛难受,方惋清楚地记得她在书柜背后听到文焱和穆钊的对话,文焱并没有明确回答穆钊的问题,只是说,朋友要顾,老婆他也不会丢。这样的话,谈不上令人满意的回答,却也不算太失望。但就是这种回答最是能让人揪心。方惋到现在也还是相信文焱对她的心,知道他能将老婆和朋友这两个概念分清楚,但是,最让方惋感到有点不舒服的是,自己的老公为了替尹梦璇出头,跑去跟穆钊杠上了,可想而知,尹梦璇在文焱心里的地位就算只是朋友了吧,可也是十分重要的。异性朋友和情人,这两者之间只是一线之差,尹梦璇她对文焱的感情近乎于b了,否则怎会在自己的日记里连两人发生关系时的细节都写得那么清楚。文焱每天面对着这个女人,也许短时间没事,但日子一长,谁能保证,谁又敢去赌?

    尹梦璇必须离开。这是方惋的决定。

    方惋回家之前给文焱打了个电话,他说正在回家的路上。

    开门进屋,方惋还是心事重重的,一言不发地往卧室走……

    当方惋的手搭上卧室门的时候,陡然间产生了一种警觉——门没锁!

    方惋清楚地记得自己出门时是将卧室门关好才走的,现在文焱不在家,谁会打开了卧室门?

    “你在干什么?”方惋冷冽的声音传来,惊了床边的人。

    尹梦璇倏然回头,好像听不出方惋语气的异样,巧笑倩兮:“我看你这泰迪熊很可爱,忍不住想抱一下。”

    方惋铁青着脸,毫不客气地一把将尹梦璇怀里的大熊夺了过来,愠怒地说:“你的房间在对面,跑来这里做什么?这只泰迪熊是我的,我不喜欢别人碰它。”

    “一只玩具熊而已,用不着发这么大火吧?啧啧……唉,脾气真是火爆啊。”尹梦璇一边说一边走出了卧室,还不忘向方惋投去冷嘲的一眼。

    “尹梦璇,你站住!”方惋这一声呵斥,响亮有力,有种隐约的威仪。

    “你不会还想要对我发脾气吧?”尹梦璇颇为不耐地转身,目光凌厉地看着方惋。

    方惋现在对于尹梦璇完全没有了半点同情,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悲……

    方惋扬一扬手里的文件,唇角微微勾起一丝胜利的微笑:“尹梦璇,你以后都不用再躲躲藏藏了,不用害怕,不必再需要人保护了,这是穆钊让我交给你的……离婚协议书。”

    话音一落,果然就见尹梦璇的脸色渐渐僵住……(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