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14章 卷 五:我要离婚(二)
    身后传出细微的声响,独属于他的气息也随之散去,方惋知道,他出去了。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方惋僵直的身子慢慢软了下来,良久,一颗滚烫的热泪无声地滴落在枕头。她不喜欢哭,但是悲伤太多,心痛太浓,她无法抑制住内心汹涌的酸涩,她只能紧紧抱着心爱的泰迪熊,把脸贴得紧紧的,这样才能不发出哀嚎声。现在的她,连痛哭一场都不可以。如果动静太大,势必会惊动文焱的。而她现在最怕见到的人就是他。

    “呜呜呜……熊熊……你看见了吗,文焱好可恶……他不是真心爱我的,我们的婚姻只是他任务的一部分……呜呜呜……熊熊,我爸爸怎么会是嫌疑人呢……熊熊,你陪了我十年,你知道我爸爸不是那种人,就算林云芝是那个什么组织的人,可我爸爸一定不会的……呜呜呜……可恶的文焱一边假装对我好,一边还想要抓我爸爸……我对他来说只是一颗棋子……呜呜呜,熊熊,我好难受,我该怎么办啊……”这些话都是方惋的哭诉,但她只能默默地在心头呐喊,不能出声。

    谁说坚强的人就不会软弱了,谁说坚强的人就不会受伤?方惋不过也是才二十三岁而已,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在同龄人当中算是佼佼者,但不代表她没有极限。

    一个人,到底是有多么无可奈何才会至于对着一只玩具熊倾诉?只因为,那些秘密,这些委屈,都不是她能说出口的,包括对她最敬爱的父亲,她都不能说。文焱执行的任务是国家机/密,方惋知道,即使她泄露给父亲知道,不但没有半点好处,反而会让父亲更加危险。她没有任何人可以倾诉,她唯有抱着一只不会说话的玩具无声地哭泣,控诉……

    这只熊,是方惋的母亲留给她的。是她最珍爱的宝贝。在无数个孤单冷清的夜晚,在她心情极度糟糕的时候,在她高兴得合不拢嘴的时候,她都习惯抱着这只憨态可掬的熊熊说话。在它面前,她可以毫不保留地释放自己全部的情绪,对于她来说,熊熊是她的好朋友,是最忠实的听众,此时此刻,她就是宁愿对着一只玩具熊也不愿对着门外的人。

    人……是多么可怕的动物啊,只有人,才可以让她伤到至此。

    后出属他多。方惋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她坚信父亲是无辜的,可她害怕的是林云芝那个女人会牵连到父亲。能让文焱一个现役特种兵隐瞒身份来警局当个小小的刑警队长,可想而知文焱接受的任务是多么重要,一定是事关重大的,凡是涉及到的人,只怕没一个是能轻易洗脱嫌疑的。如果林云芝涉事太深,父亲与她是夫妻,想要全身而退,何其艰难?想到这里,方惋蓦地惊了,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父亲慈祥的面容,还有以前父亲每次提到与林云芝离婚的事总是会显得很沉重,焦虑,难道说,父亲早就对林云芝有所察觉了?而父亲之所以不动声色是为什么?

    方惋本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此刻在巨大的悲痛之下,她的意识中竟奇迹般地抽离出一丝冷静,一下子联想到了平时不曾留意到的事……父亲对林云芝那个恶毒的女人一忍再忍,仅仅只是因为他欠林云芝一条命吗?父亲急着要她和文焱结婚,明知道她最不喜欢相亲却还是为她做主了……方惋越想越是心惊肉跳,隐隐有个呼之欲出的答案……难说说,父亲是早就洞悉林云芝牵涉到某个犯罪集团,所以父亲急着把她嫁出去,怕她会受到牵连?而父亲却因为林云芝那个恶女人迟迟不肯点头离婚,所以才不得不继续留在紫金华庭?

    父亲……父亲……您竟然为了保我周全,独自一个人去面对林云芝!她是颗炸弹啊,父亲留在她身边,随时都可能被炸得粉身碎骨!

    父爱如山,在这一刻,方惋才算是真正的体会到了。父亲明知紫金华庭那里危机四伏,可父亲却最先想到的是如何让女儿全身而退。哪怕是女儿最初不理解他为什么要逼婚,他还是坚持那么做,只因为他对文家有信心,只因为他认定了那就是女儿最好的归宿。可是……父亲,您可知道,文焱他……他在监视您啊,您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成嫌疑人了!如果有一天您万一真的无法证实自己的清白,您就会被您的女婿亲手抓捕!

    孕妇嗜睡,有时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方惋在极度混乱的心境之下,如果继续这么胡思乱想下去,她会更加糟糕的,幸好困意在不断地袭来,终于是抵挡不住了,渐渐合上了眼皮……

    厨房里,文焱正在为方惋熬粥。这几天她的胃口都不太好,文焱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思忖着为她熬点粥,等她一会儿起床吃。

    尹梦璇已经买好了菜回来,也在厨房里忙活着。

    文焱一边熬粥一边在琢磨,方惋是受什么刺激了呢?会不会是他不在家的时候,她和尹梦璇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吗?这么想着,文焱的目光自然就落在了尹梦璇身上。

    “梦璇,我今天去见穆钊了。”文焱冷不防说了这么一句,把尹梦璇吓了一跳。

    “什么?你……你也去了?”尹梦璇惊骇地看着文焱,她眼里闪烁的光芒是对他的担心还是在心虚什么?

    文焱听尹梦璇这话不大对劲啊,怎么叫“也”?13acv。

    “文焱,穆钊没有把你怎么样吧?”尹梦璇紧张地打量着他,一双水眸里满是柔情和关切。

    “穆钊也不是洪水猛兽,你不必这么恐慌,我现在不是平安无事地站在这里吗。”文焱面色沉静,但那双黑亮的鹰眸里却是隐含着丝丝审视的意味。

    尹梦璇神情一滞,眸光越发暗沉了,眼眶发红,悲戚地说:“其实今天下午,方惋已经去见过穆钊了,她还带回来一份离婚协议书,说是穆钊让她转交给我的。我……我本来应该高兴,可是我……我真的不知道这份离婚协议书方惋是用什么方法得到的……万一不是穆钊心甘情愿要离婚,那就算我签字了,以后我也没有好日子过。还有……方惋去见穆钊,不就等于是告诉穆钊我在这里吗,他说不定很快就会来抓我回去……我这辈子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尹梦璇越说越伤心,最后竟是嘤嘤地哭起来。

    文焱心头巨震,紧接着是一股无名之火蹿了上来!方惋居然去见穆钊了?事先他一点都不知道啊。

    文焱狠狠地一咬牙,猛地转身就冲出了厨房。身后的尹梦璇还在擦泪,只是她的眼神里却多出了一丝窃喜……方惋这个自作主张的女人,自以为很了不起吗?殊不知男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女人太有主见,你背着文焱去见穆钊,别指望文焱会给你好脸色看!尹梦璇就是这么想的,她在等着看好戏。

    文焱怒气汹汹地进了卧室,浑身像在冒火一样,脸色铁青,好吓人。

    “方惋!”文焱一声低吼,将方惋惊醒了,望着眼前这张熟悉的俊脸,她怎么就感觉很陌生呢?他为什么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文焱见方惋还傻呆呆的,他更是气得冒烟,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怒吼:“你下午是不是去见了穆钊?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你一个人去有多危险?他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保护自己?如果你惹怒了他,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

    文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把方惋吼得一愣一愣的,当她回过神来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立刻就炸毛了……

    “你这么凶干什么?是尹梦璇告诉你我拿了离婚协议回来吗?我就是去见穆钊那又怎么了?你不也去见他了吗?你们的谈话,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方惋的火气也不小,她心里积压的情绪也趁势爆/发出来,他越是凶,她就越不服。

    文焱顿时石化了,方惋刚才说什么?她知道他去见穆钊了?她居然……居然听到他和穆钊的谈话?这是怎么回事?

    该死的,他根本就不是要和她吵架,他是真的担心她的安危才发火的!

    “方惋,你以为我是在维护尹梦璇吗?我是在担心你,你明不明白!”文焱也急了,又是一阵怒吼,他只要一想起方惋独自一人去见穆钊,他就没办法淡定。穆钊的深浅,连他都看不透,他不能容忍方惋的安全受到半点威胁。

    可是方惋已经对文焱极度失望了,就在她听到那段视屏通话的时候,儿现在,即使他真的是为她着想,她也没办法说服自己去相信。在她看来,一切都是假象……

    方惋心底的疼痛在不断翻搅,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嘴角却溢出一丝惨笑:“文焱,我和你,都累了……算了吧……”

    文焱是第一次见到方惋这种悲惨的表情,那一抹笑,比哭还让人难受,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没来由地感到一阵莫名的惧意:“你说什么累了?你在说什么!”他轻颤的尾音里隐透着一丝慌乱,她冷冷的眼神,让他有种前所未有有的心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