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16章 卷 五:更震撼的秘密!
    这白纸黑字,犹如是一颗一颗炸弹接连着在文焱脑子里爆开,特别是哪“离婚”二字,仿佛是带刺的刀狠狠扎在他心上。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震惊,恐慌,愤怒……文焱一时间懵了,难以置信这家里如此空荡是因为方惋离开了,因为她要离婚!

    极度的震骇之后,文焱那双眼里迸发出幽暗的冷光……一遍一遍拨着方惋的电话可就是不通。

    “离婚?”男人眯起危险的眸子,唇角勾出一丝摄人的弧度,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好啊,竟敢带着他的种跑了,还要离婚?这可是军婚,军婚啊!是你想离就离的么?没常识!

    文焱在震怒之后竟然奇迹般地冷静了下来,想到了自己是军婚,他就感觉像吃了颗定心丸似的。但随即又想到了,方惋她并不知道他真实的身份是现役军人啊,她还傻乎乎的以为随便就能离了?想给她补补常识都不行,暂时他还不能泄露自己是现役军人的事。他可不知道方惋已经知晓了他的秘密,他只以为方惋是在赌气……为什么忽然要离婚,是因为尹梦璇的存在吗?文焱想来想去都只能想到这个原因。又或者……他出门去了之后,方惋和尹梦璇吵架了?

    对,他该去问问尹梦璇。

    奇怪的是,对面房间里也是空无一人,床上也是压着一张字条,是尹梦璇留下的。

    “焱,打扰了你几天,我是时候离开了。拿到了穆钊的离婚协议书,我不能再继续留下来。因为我的事,影响到了你和方惋的感情,真的很抱歉,但是请你相信我,我对你的真心,从十年前到现在都没有变过。其实我之所以会被穆钊那样对待,除了因为他嫌弃我不是处/女,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知道我一直都爱着你,所以他恨我,他要打我来撒气。这些话,当着你的面,我说不出来,现在我走了可以说了……焱,我还是爱你,一如从前。祝你幸福。”

    文焱的脑子更加混乱了,呆呆地看着这纸条上的内容,心情越发沉重……原来尹梦璇还爱着他?在此之前,她没有跟他提过这方面的事情,他以为她放下了,以为她也会和他一样地将曾经的那段感情转化为亲情和友情,但是现在,文焱才发现自己错了。脑海里浮现出一幕一幕与尹梦璇重逢之后的情景,她似乎多数时候都挺惨的,但她从未说过自己受到家暴的原因有一半是因为他……

    她就那么忍着,住在这同一屋檐下,她还要每天看着他和方惋成双成对,她心里该是有多苦啊?直到她现在离开才在字条里留言告诉他这些,可知道,这么做,比她当面向文焱表白还更加让人心痛和歉疚。如果此刻尹梦璇站在文焱面前哭闹着说她其实一直都爱着他,十年未变,文焱只会觉得头痛,但现在却因为看见她留书离开,心中自然会增加几分歉意。一个女人因为曾经与他有过那么一段,还把自己的第一次交予他,结果导致她被穆钊发现不是处/女后误以为是刻意欺骗,开始了她不幸的婚姻,而穆钊在知道她心里对初恋念念不忘,就更加无法忍受,对她施暴,说到底,文焱确实亏欠了尹梦璇。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但亏欠不等于他要重新爱上她。

    “梦璇……对不起,我的心,已经给了另一个女人。我会永远记得在我的青春岁月里有过你,谢谢你让我第一次懂得了爱是什么滋味。因为有了你,我的青春才会更加值得怀念,留在记忆中的美好,我会好好珍藏。可是我只能对你说祝福了,希望你这一次能顺利地跟穆钊离婚,希望他不会再为难你,希望你能真正地开始新生活。曾经的我们,现在都已经长大,成熟,各自有不同的路要走,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握自己的今天和明天。”文焱手握着字条喃喃低语,他心里确实在为尹梦璇而心疼,内疚,但是,他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坚定的心,不会动摇。

    文焱是一个越挫越勇的人,方惋走了,还说要离婚,这不但没有让他丧失信心,反而更坚定了要将她找回来。他的生活里不能没有她……这个与他有着太多相似特质的女人,已经刻到他骨子里去了,他喜欢和她在一起时的自在和默契,哪怕是斗嘴也成为特殊的乐趣,有她在,他的生活才不会枯燥无味,而尹梦璇反到是激不起他心湖的涟漪了。尹梦璇温顺柔弱,他说什么她都应承着,绝不说半个不字,不会和他吵架顶嘴,不会提出反对的意见,这样的女人,其实是许多男人都想要的妻子类型,可文焱跟大多数男人不一样,他要的不是一个只知道顺从的女人,他要的是一个有着自己独特个性,有主见,有头脑敢于对他提出不同意见并且能与他有着相同信念的女人。他不介意方惋和他斗嘴,不介意她的不听话,正是因为这些,他的生活才会变得多姿多彩,他无法想象自己如果有一天娶一个乖乖巧巧的女人回家,他会闷成什么样……

    什么叫非你不可,什么叫无可取代,文焱心里有了很深的认识。

    真是憋屈啊,不能对方惋说出他是现役军人,起码要等破获了hz集团之后才行,那么现在,他要用什么方法把方惋找回来?

    文焱脑子里乱哄哄的,现在已经很晚了,方惋的电话又打不通,打侦探社里的电话也没人接,打去方家更是不妥……如果方奇山问起来,他该怎么说?哪敢说方惋提出离婚啊,只怕是立刻就要传到父母那里去,到时候还不闹翻天么。

    文焱急得团团转,最后无奈之下,只能先忍一晚上……明天一大早就要起床,押送付金水的行动不容有失,他现在必须要休息,调整好自己的体力和状态,明天一定要打起二十分精神,把付金水安全送到法庭之后,他就能暂时松一口气,也能放心地去找方惋了。文焱估摸着方惋也许在莫小蕊那里,可他不知道莫小蕊的电话和住址啊……一晚,就只一个晚上。明天一定要把老婆找回来!离婚么?怎么可能,咱是军婚!文焱想到这里竟是有着一丝得意……军婚就这好处,想离,比登天还难,谁来搞破坏那就是破坏军婚,是犯罪!所以文焱压根儿就不是很惧怕现在的状况,一心只想着方惋兴许是因为尹梦璇的存在而生气跑了,等他明天行动结束之后找到她,好好跟她解释解释不就行了么?

    文焱也开始自我催眠了……

    ========================================

    第二天。

    这是冬季,大多数人还窝在暖和的被子里,而文焱已经在起床了。

    睁开眼那一霎,看不到熟悉的她,枕边空荡荡的,屋子里冷冷清清,只有桌子上那张照片还在对着他巧笑倩兮。失落,悄悄爬上心头……什么时候开始,她在他心里已经变得如此重要了?他还未来得及梳理情绪,一种强烈的感觉侵袭而来……有点涩涩的,有点酸酸的,脑海里全都被她占据了。排山倒海的思念在身体里肆虐。好想她,想要立刻见到她!这念头,前所未有的清晰,疯狂……但即使是这样,他也只能用极强的毅力压制住这翻滚的思念。他不能忘记自己此刻最要紧的事是做什么。押送付金水上庭,这是他今天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其他的一切都要暂时被排在这件事之后。别说是老婆跑了,就算家里天塌了都不能影响到今天的行动。

    多少警界精英为了调查付金水一案,为了挖出hz组织而牺牲,前一任刑警队长毛大志就是在押送付金水上庭的途中遭到的意外。文焱在毛大志的病床前说过,他一定会完成这次任务,也是完成前人的心愿。白黑炸接荡。

    无论如何,今天绝不容许出任何差错,现在起,他暂时不能去想自己的私事,必须要全力以赴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今天的行动上!

    ===================================

    一夜的养精蓄锐,昨天的疲倦已经完全恢复,文焱精神抖擞,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神充满了斗志和决心,这至关重要的一天终于来临。

    看守所里,每个参与今天押送付金水的警员都已经准备就绪,只等文焱亲自将付金水从小黑屋里带出来。至于付金水会上哪一辆车,警员们直到现在都不知道。按照之前文焱的行动计划,到目前为止是不会透露付金水上哪辆车的。一共三条路线,每一条都是配备的相同警力,就是为了防止hz的人从警力疏密中看出端倪。

    三个小组的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不管是年轻的还是资历丰富的警员们,都是一样的紧张,严阵以待。

    厚重的铁门开了,文焱见到了付金水。

    付金水比上一次更加平静,冲着文焱咧嘴一笑,像是老朋友一样地招呼:“文队长,今天就拜托你了。”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文焱要是能将他平安送到法庭,再判个死刑立即执行,付金水死也瞑目了。

    文焱心里微微一叹,却还是淡然地说:“走吧。”13acv。

    付金水站着没动,眼里的光芒特别明亮,有种视死如归的沉静:“文队长,说不定今天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有个请求,不知道能不能说?”

    “请求?”文焱不由得眉头一皱。

    文焱也知道付金水此去多半是会被判死刑立即执行,对这个凶徒,他不同情,但毕竟付金水是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线索,且听听他临死前想要说什么吧,或许也就是只是想拜托他照看照看某个人。付金水没有亲人,但他对自己的结拜大哥雷庆华很是在意。雷庆华死了,付金水当然不放心嫂子一个人,假如他拜托文焱什么,也是常理所在。

    付金水见文焱点头,面露喜色,急忙说道:“请你帮我向林云芝的继女带一句话,行吗?”

    文焱猛地一惊,立刻回头,冲着身后的小欧和看守人员说:“你们去前边等我。”

    这种时候必须要支开其他人,付金水所说的事,实在太让文焱震撼了。林云芝的继女,那不就是方惋吗!

    付金水很高兴文焱能这么重视他说的话,他哪里会知道文焱的老婆就是林云芝的继女呢。

    文焱的呼吸有点紧,一双锐利的鹰眸紧紧盯着付金水……他怎么都想不到,在付金水临走之际竟然会冒出这么一个惊天的巨浪。

    文焱一步一步逼近付金水,渐渐的,付金水感觉不对劲……眼前这男人的气场太过强悍了,让人有种窒息感,这是怎么回事?

    “文……文队长……你……你别这么看着我……”付金水心头发毛,他自己本身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凶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都被关在这里,所以煞气弱了,人的胆子也变小了吗,不然怎么此刻面对文焱,他会有种心悸的感觉。

    “你说,要找林云芝的继女,给她带话?”文焱这森冷的口吻就像是冰刀一般。

    “是……”付金水硬着头皮说。他已经在开始后悔,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付金水当然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方惋本来是被认定为与hz没有关系的,但是现在付金水居然要带话,文焱能不急么!

    文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不要太紧张了,低沉的声音说:“付金水,是谁让你带话?”

    付金水吞了吞唾沫,有点结巴地说:“我……我是林云芝的继女她的亲生母亲的……一位老朋友,是十年前她母亲在遇难之前让我一定要告诉她女儿的。她母亲叫……秦……秦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