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19章 卷 五:文焱中枪
    爆炸声,惊叫声混杂在一起,电光石火之间,文焱和付金水已经倒下了。请记住本站的网址:。[无弹窗小说网 ]

    “文焱!”

    “队长!”13acv。

    小欧和老周大惊失色,急忙冲过去,而这时候,那一群穿着黑色衣服手里都拿着武器的人正在往这边走来,一个个见此情景都在笑,就像是在看戏一般,根本不曾在乎谁的生死。对于这群冷血的人来说,杀人是乐趣,看见别人痛苦,他们更觉得是享受。

    文焱和付金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警车爆炸的地方还在燃烧着熊熊大火,眼看着敌人越来越近了……他们是要来检查,确认付金水是否死亡。

    “付金水已经没有呼吸了!”小欧一声疾呼,使劲将文焱这沉重的身子拽起来。

    “快,我们带着文焱走!”老周与小欧一起将文焱架着,现在这种情况,哪里还顾得上付金水。那群人都是极度凶残之徒,全都拿着武器,此时不走就是在等死!

    老周和小欧才没跑多远,只听得后边传来枪响和笑声,惊得回头看去,是那群人在对着付金水的背部开枪,这一下,付金水是真的必死无疑了。

    远看去,那群人仿佛是站在火光中,犹如从地狱来的使者,绝对的残酷,绝对的冰冷,绝对的嗜血!可是却只能看着他们在杀人的同时还嚣张的狂笑……

    “混蛋!畜生!”小欧嘴里在咒骂,只觉得头皮发麻,如果他们跑慢一点,就算不被爆炸伤到也会被这群人枪杀!能捡回一条命,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老周也是双眼赤红,心有余悸……在敌人的拥有远远超过己方的武力时,就算再多来几个神枪手警察都是于事无补的。人家的武器装备比警察和武警都要强太多了,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怎么拼!

    炸惊电石器。“砰砰砰砰”连续几声枪响,目标正是自小欧,老周,以及他们架着的已经昏迷的文焱!三人倒下的同时,救援的人才刚赶到。

    “哈哈哈……真痛快啊!”开枪的人在大笑,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转身和同伙一起上了卡车,飞驰而去。

    救援的人终于来了,可敌人已经上了卡车,在车厢里对着后边追赶的警察狂笑,挥舞着手里的枪,如此的气焰,让人恨得咬牙!

    敌人的卡车是经过改装的,别看块头大,跑起来可是一点都不差,警车和武警没多会儿就追丢了。

    至此,今天的行动彻底失败!

    远在警局监控室里的几位领导都在捶胸顿足,气得冒烟儿了,郭局更是暴跳如雷……可这几位心里都同时在暗暗惊叹,幸亏自己没去现场啊,否则兴许没命回来了……

    =========================================

    医院。

    被凶徒子弹打中的小欧和老周都没事……这还得多亏了文焱在行动之前就向警队申请了几套防弹衣,否则,小欧和老周就会光荣牺牲了。

    文焱自己呢?

    病房里,文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整个人都没了生机,如果不是床边的仪器显示他还有心跳,只是看表面很容易让人以为他已经死了。

    即使没死,文焱也等于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能够侥幸不被炸死,已经算是命大了。

    他的头部缠着纱布,脸色比纸还白,微弱的呼吸好像随时都会断绝。

    这是文焱从部队出来执行任务中,所受到的最严重的伤,只差那么一丝丝就没命。也幸亏他是穿了防弹衣的,要不然在被凶徒从背后放枪,他也会死。

    在领导看来,这次行动就是文焱的一大失误,他还在昏迷不醒,可警局里已经是翻天了……几乎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他身上。真正是应了那句话功劳领导上,黑锅你去背。

    冰冷的空气让这死气沉沉的病房越发窒闷了,文焱在昏迷的过程中,只觉得自己是好好地睡了一觉,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用做,终于可以闲下来了,终于卸下一身重担没有任务,没有行动,没有国家,没有警队,没有部队,没有罪犯……一切都不存在了,他只是他自己,不为谁而活,就是这么闲散自在。

    这是文焱心灵深处潜意识的投射,长期以来,他被巨大的压力压得太难受了,没有任何事任何人能让他真正地做到敞开心扉畅所欲言地吐苦水。所有的苦和煎熬,都只能他一个人承受。每个人都是需要释放情绪的,长期积压的结果,导致有的人会精神失常,有的人甚至会狂性大发。文焱被派来执行任务,不只是因为他在技能和头脑方面尤为优秀,更重要的一点是首长看到了文焱骨子里有种刚强的意志。身体可以塑造,意志却是最难磨练的。文焱虽然有着超越常人的绝强意志,但这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他自己把所有的压力和苦闷都扛下来,结果心中的压抑越来越严重。

    可悲的是,他注定了不能向谁倾吐心事,与方惋之间的坦诚也是相当有限度的,比如涉及到他的身份和任务,就半个字不能说了。

    文焱现在昏迷不醒,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在沉睡,在放松自己的意识,让自己全身心地自由自在,忘却一切烦恼和压力,在梦中畅游,在梦中释放心灵。这种感觉很美妙,让他舍不得醒来。在梦里,他是快乐的,无牵无挂的,没有责任在身,看不到黑暗,世间一片光明。

    这短暂的意识逃避,对他来说是种奢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自己是被冻醒的还是被哭声惊醒,文焱的眼皮动了动。

    “醒了,他醒了!”

    “快叫医生!”

    “。。。。。。”

    耳边传来一男一女的声音,文焱昏昏沉沉的,勉力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两张熟悉的面孔,满是焦急的表情,巴巴地望着文焱。

    “儿子……儿子……你终于醒了!”邱淑娴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在这之前她已经哭了过了,现在又忍不住。

    文治平也是双眼泛红,微微哽咽的声音说:“儿子……你感觉怎么样?”

    亲人的笑容很温暖,充满关切的目光让文焱的意识终于回归到现实中了。自己这是在医院吗?父母都在为他担心,还哭过了?

    文焱望着双亲的面容,恍如隔世一般,他们眼中的泪,耳鬓的白发,脸上的皱纹,都在文焱的心里无限放大……放大……文焱忍不住心头一酸,幸好自己还活着。因为还活着,所以父母才没倒下,如果他牺牲了,父母会气成什么样?文焱不敢往下想。

    “爸爸……妈……我……没事……”文焱干涩的喉咙里发出断续的声音,这已经是花费了太多的力气了,只是这么微微一转头就感觉天旋地转,好像整个房间都在摇晃一样。

    邱淑娴紧紧抱着儿子,喜悦中也饱含着悲恸:“幸好你没事……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我也不要活啦……呜呜呜……我不管……你以后不准再当警察了,我不管你是不是进了特种部队,不管你是执行什么任务……我不能没有儿子……呜呜呜……”

    邱淑娴确实是被吓得魂不附体了,在接到警局的电话时,差点没当场晕过去。害怕,恐惧,惊慌……都不足以形容她内心的感受,她只知道再也不能让儿子冒险了,不管是军人还是警察,她都不想文焱再去继续。

    文焱心里一急,想说点什么,却又咳嗽起来。

    文治平一边倒水一边说:“淑娴,先别说这些,儿子才刚醒,你这不是诚心给他添堵吗?”

    文焱感激地看了自己老爸一眼,还是老爸明白他啊。其实文焱哪里知道,文治平的心境也是与邱淑娴相似的。在文焱昏迷这时间里,文治平心里也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他也想过要自私一回,想通过自己在军界的关系去确认一下到底文焱是不是真的在特种部队。如果是的话,只要文焱愿意,文治平就算是豁出去这张老脸也要让文焱退役,自然文焱就不必再当刑警队长了。

    可是,这些念头都只在文治平脑子里一闪而过,最终没有做出行动。文焱的性格脾气,大都是受到文治平影响的。文治平也曾是部队首长,他对国家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根深蒂固的东西难以撼动。他很清楚,身为军人,就要有为国捐躯的觉悟和心理准备。再艰巨的任务都是要由人去完成,如果每个人都自私地只为自己着想,还怎么能完成任务?

    文治平难受,但还是强忍着。将文焱从床上扶起来,把手里的杯子凑近他的嘴巴。

    文焱心里一抽……父亲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要来照顾他,可他现在全身无力啊……

    邱淑娴红肿的双眼望着儿子和丈夫,脸上的表情忽地一沉:“怎么你出这么大的事,却不见方惋来?她去哪儿了,电话也打不通,家里也没人。”(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