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28章 卷 五:他终于说出“我爱你”!
    卧室里的两个人,大眼儿瞪小眼儿,方惋紧紧握着拳头,咬牙看着文焱:“你这是坑蒙拐骗!”

    文焱无奈地摇摇头,状似很是无辜地说:“这不能怪我,我现在是出来执行任务,不能让人知道我是现役军人。请记住本站的网址:。警局里的档案里,我只是隔退役军人而已。就连我父母都不知道我实情,如果结婚之前我告诉你了,那就是泄露国家/机密。”这男人狡猾啊,没说自己刚担任警察时父亲就大胆地揣测他是被收进了特种部队的。也就是说,文治平和邱淑娴都能肯定自己的儿子还是现役军人。只是文焱没亲口承认罢了。

    “呵呵……打着国家/机密的幌子就能了不起啊?我就活该被你骗吗?我连自己婚姻的实质都不知道!军嫂,我才不想当军嫂!尤其是你,你还是个特种兵,执行的全是危险任务,我才不要当你老婆!”

    文焱面对方惋的抓狂,他到是一点不慌,心里有底啊,反正军婚不能离,除非是有极其特殊的情况。他一想到这个就感觉实在太有安全感了!

    “老婆,温柔点,不要这么凶,冷静点听我说。”

    “冷静?从我听到你跟别人那段通话的时候我就无法冷静了,还有,你不但是个特种兵,现在执行任务还变成了警察,就因为你电脑里有个什么路线图,我电脑坏了想用一下你的,结果警方就凭我的指纹怀疑我泄密!要不是你敏感的身份我至于这么倒霉吗?现在你还告诉我军婚不能离,我怎么冷静得了?我真想揍扁你!”方惋使劲捏着拳头在文焱眼前13acv。

    对于方惋说这些,文焱心里也是颇感歉意的,确实,她说的大都是实情。他是特种兵,执行的是危险任务,一个不小心如果他牺牲了,她就会成寡妇。还有这一次她被警方抓去,如果他不是警察,电脑里就不会有路线图,她就不会被抓。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一名军嫂,所要承受的精神压力比普通人要大得多。他在部队十年,有的战友牺牲,而他们的老婆或许正值青春年华,或许夫妻俩从结婚开始就没过过几天甜蜜的日子而男人已经为国捐躯了……这种事,每年都会发生,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身上。但即使是如此,特种部队依然是许多热血男儿向往的地方,只是苦了特种兵的老婆们,当老公牺牲时,接到死亡通知都不会知道自己的老公曾是一名光荣的特种兵战士……

    文焱眸光中的眼神越来越柔和,却不说话,他知道方惋心里有很多委屈,她发泄出来或许就会舒服多了。

    “你怎么不说话?你也心虚啊?我告诉你,别以为说军婚不能离,我就会吓到,现在我知道你的秘密了,我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你的领导是谁,我要去报告,申请离婚!我才不要被你们利用,我才不要自己的婚姻成为你的任务!”方惋那双晶亮的眸子里闪烁着点点晶莹,小小的倔强让人心疼不已。

    文焱浓眉一挑,轻拍着方惋的肩膀说:“你都念叨这么久了还没消气吗?离婚这事儿,咱不折腾了行不行?反正也离不了。”

    “离不了?你当初结婚时可是瞒着我的,是欺骗我上贼船的!我被你骗了我还不能申诉不能提出离婚?”

    “老婆,你说这个,不能成为离婚的理由。”

    “你……”方惋神情一滞,憋气啊,眼前的男人现在就像是个无赖。

    文焱见方惋气得脸都红了,他也会心疼,心软,提不起念头与她争吵,只想好好安抚她。经过了一些事,经过了她的离去,经过了两人同被关在警局,他好像是经过了生离死别一般的感受,尤其是,忘不了自己在警察爆炸时在被电击晕倒时,想到的都是她……心中有情,绵绵不绝,现在她就在身边,他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自然就会隐忍,即使她说的这些话还是会让他心底隐隐作痛,可还是比不过对她的感情多啊。

    “老婆,息怒……你是孕妇,这么激动干什么呢,对身体不好,对孩子也不好。”文焱的眼神越发柔软了,握住了方惋的拳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如果你还不解气,那你就打我吧,我不还手。”

    打他?方惋心里一抽……他如今这身体状况,脸色白得像纸,额头上还缠着纱布,她虽然是举着拳头,可真的要她打下去,她能做到?

    “你……你别以为我真不会打你!”方惋的小脸涨红,给气的。

    室的瞪方警。文焱傻乎乎地笑着:“老婆,你生气的样子真好看。”

    “。。。。。。”

    一句话,让方惋的恼怒就像是被戳破的气球般鄢了下去……可恶,这个男人是被什么附体了吗,怎么今天不但无赖,还这么耍滑头!

    文焱是比起之前有些变化了,人哪有一成不变的呢,区别在于往什么方向去变。文焱在生死之间有颇多感悟,还有他确实不想失去方惋,所以嘛,这块硬石头比以前更加开窍了,时不时会溜点肉麻的话出来。

    文焱见方惋在愣神,趁机抱着她:“老婆,我就知道你心疼我,你舍不得打我的,看我都被折腾成这样了,你怎么能狠心抛下我?”

    好吧,被他这么一说,俨然角色转换,变成她是狠心的那一个?

    方惋脖子一梗,狠狠瞪着他:“你是不是太过自信了?谁说我舍不得打你?就算今天不打,我会记着的,等你好了之后一次性打回来!”

    文焱何尝不知道方惋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嘴上对他凶,实际上比谁都紧张他。对于这点,他还是有相当自信的。

    “惋惋……”文焱忽地一声呼唤,温柔中透着几分疼惜的味道,一下子让方惋怔住了,他眼里的宠溺和心疼,浓得化不开,迷了她的眼。只是很快她就清醒过来。

    方惋蹙着秀美,眼里有点酸意,强行别过头去不看他:“你别想再迷惑我,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不会再相信你对我的感情!”

    这才是她想要离婚的最大理由。文焱心里一痛:“惋惋,你能好好听我说吗?”

    他语带诚恳,并且抱得很紧,方惋回头横了他一眼,重重地哼了一声,这意思似乎在说:我就给你个机会说,我看你能说出朵花来!

    文焱幽幽地叹口气,低沉的声音很沙哑:“我承认,当初答应这门婚事的时候,我动机不纯。最开始我是打定主意不答应的,可是在某天晚上,我接到了首长那里的消息,知道付金水曾跟林云芝接触过。而我的任务就是要破获那个犯罪组织,抓到幕后首脑。付金水是一个极为关键的人,也是警方的通缉犯。他与林云芝的接触,使得林云芝进入了我们的怀疑视线,正好遇上我父亲和你父亲都在极力撮合我跟你的婚事,而你又是林云芝的继女,娶了你,有利于接近林云芝,探取一些线索。”

    这些都是方惋偷听到文焱与首长通话中的内容,她知道了,文焱也就无须再隐瞒什么,说话也感觉自在了很多。虽然原则上这些都是属于机密,可方惋自己偷听到了,情况又另当别论。只是文焱有件事没说……以前有次闹闹受伤了,方惋刚过去,文焱也主动提出跟去,目的是为了在林云芝的电脑里放病毒。也正是因为他放的病毒才使得首长截获了林云芝要去贵州……

    “惋惋……对不起。我是一个特种兵,我父亲也曾是首长,在部队待了一辈子,还有我逝去的爷爷也是的。我们文家的男儿,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跟别人不一样的。我们被灌输的思想是以国家为重,为国尽忠,先有国才有家。这种根深蒂固的东西在骨子里无法改变,加上我在部队十年受到的熏陶,我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是国家的,部队的。我出来执行任务,当然就是要顺利完成,其余的事情都会被排在后边。这是身为军人的使命,如果不这么想不这么做,我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但是从你的角度来说,会很委屈。我把婚姻当成任务的一部分,这只是最初的想法,后来我的心里想什么,对你真不真,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吗?”文焱眼里露出一丝紧张和不确定,看着方惋没反应,他有点急了。

    他说什么了?他说了对不起?这三个字,是方惋认识文焱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他说,并且说得这么诚恳。低低的声音却能戳中她心脏最柔软的位置。以他的脾气,能说出这三个字,有多不容易,恐怕也是他的底线了吧。方惋表面上很平静,实际上内心却是犹如打翻了五味杂瓶,酸甜苦辣一齐都涌上来。是的,被自己的老公排在第二位,这是什么感觉?这是军人的妻子必须要承受的。感情上来讲很难接受,可那就是军人啊,将自己个人排在心目中首要位置的,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了。国家,才是军人的第一重心!

    方惋默不作声,她不是女金刚,她不是什么都不怕的。爱得深了怎能不怕?最怕的就是自己的痴情换来异常空欢喜。她不敢回答文焱的话,她真的没有把握。

    不说话,依旧是不说半个字。方惋硬撑着,就算心里酸痛得要命,她都在告诉自己不要再动摇,不要轻易相信他的话。因为……她真的伤不起,输不起。她知道爱情是不能强求的,她可以接受文焱不爱她,但她受不了的是他明明不爱她却还要假装。

    方惋的沉默,让文焱的心越来越沉,难道她还不肯信他是真的爱她?要怎样才能证明自己?

    爱?这个字眼冒出来时,让文焱自己都吓了一跳。愣住了……原来自己是爱上她了,原来只有爱,才能解释他为何会在生死之间想到她,是因为爱,他才会明知道尹梦璇还爱着他,却依旧没去找她,任由她离开。是因为爱,他才不能放方惋走。种种迹象都表明了,他对方惋不只是有感情而已,是爱,是爱啊!

    心中涌动的激情在澎湃,汹涌,文焱此时此刻脑子里的某道屏障消失了,只知道顺着自己的意识冲口而出:“惋惋,如果当初我存着利用你的念头,那么后来我早就不知不觉忘记了初衷,我现在不是利用你,不是把婚姻当任务,我是真的爱这个家,是真的爱你啊!”

    急着,这典型的捉急了。

    方惋呆呆地望着文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刚才说什么?她没听错吧?他爱她?

    方惋瞬间石化了,脑子一片空白,仿佛自己整个人都飘到了云端……这感觉真是美妙到了极点!他从来没说过这句话,以前顶多是说过叫她不要离开他。原来听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对自己说出这句话,是这样的滋味。方惋惊喜得傻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呀眨呀,愣愣地说不出话来。她还沉浸在这巨大的喜悦中。爱情,是世上最难以捉摸的感情,它的魔力超乎人的想象。它可以让你从冰冷的地狱一下子升到天堂!

    方惋被文焱紧紧搂在怀里,缩在他胸膛上,虽然没出声,但是她的肩膀似乎在隐隐抖动……这妞是高兴坏了,使劲在憋着笑。

    文焱见方惋还是不说话,他没辙了。刚才他连那句话都说出来了却没见到预期的反应,他很挫败,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方惋好半晌才抬起头,佯装懵懂地说:“你刚才说的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次。只准说三个字。”

    哪三个字?还用问吗?当然是“我爱你”!

    文焱心头一喜,随即抽了抽嘴角,咬咬牙说:“你明明就听清楚了的。不要得寸进尺啊,我已经说得够直白了。再说了,物以稀为贵,你不知道吗?重要的话不需要重复说。”

    看他这张俊脸从苍白变成酱紫,就好像一个初涉情事的小青年一样,终于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着怀里的小女人这猖狂的笑声,为什么他不但不生气,反而是感觉很幸福呢?真是的,难道说自己的家庭地位以后会越来越少吗?

    男人无奈地摇头……罢了罢了,谁让他偏偏会爱上她呢,看着她笑,总比看她哭更好吧。此刻的她,灿烂的笑容像阳光照进他心里,也照亮了这个家。真希望自己有能力让她这样纯粹的笑容永远都不染上尘埃……

    “惋惋,你不会再想跟我离婚了吧?”

    “这可不一定。你说爱我难道我就信吗?哼,看我的心情了。”这话到不全是假的,方惋认为还有待考虑。

    文焱一时语塞,忽地脑子里灵光一现:“老婆,我有证据证明,你不能不信!”

    “证据?这个怎么会有证据?”

    文焱的俊颜露出一抹邪笑,大手伸进去抚摸着她的肚子:“这里……就是证据。如果我不是真心的,怎么可能让你怀上宝宝,你说呢?”

    男人轻扬的尾音里透着一丝得意,深邃的星眸凝视着方惋。

    方惋一愣,眼底露出几分惊诧……对啊,怎么自己竟然会没想到这点。假如文焱利用她,假如他把婚姻当任务,就不可能让她怀上他的孩子!他怎样都不可能搭上一个宝宝来完成任务!唯有真心,唯有真爱,她才会有肚里的宝宝啊。

    方惋豁然开朗,之前的心结打开了,仿佛头顶上一朵乌云散去,整个世界都变得晴朗。

    只要他是真的爱她,她又怎会离婚?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不管军婚有多难,只要爱,她都可以不离不弃。

    方惋搂着文焱的颈脖,美得惊心动魄的眸子里光华流转,爱意翻涌,悸动之下,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她这是代表相信他了吗?她不会再想离婚了!文焱微微一颤,随即化被动为主动,捧着她的脸,加深了这缠绵的一吻……

    吻到喘不过气,吻到全身都融化了,这才不舍地松开了彼此的唇。雨过天晴后就是这么美。

    但是,方惋一下又想到极为重要的事。“老公,你们在监视我父亲,这可怎么办?什么时候才会承认我父亲的清白?”

    “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至于细节,是机密,我不能说。”

    “那我呢?我现在只是被保释,警方还是会把我当成是泄密的嫌疑人。”

    “我知道你不是。等我回警局就会处理,还你清白。”文焱眼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他说的话让方惋有点吃惊。

    “你怎么能这么肯定呢?”

    文焱莞尔一笑:“你想想,你是我的妻子,我怎么会放一颗定时炸弹在自己身边?当然是早就调查过,确认你不是那个犯罪组织的人,所以才敢让你怀孕。”

    “。。。。。。”

    方惋使劲瞪着他,气都撒不出来。

    “就只是这样?”

    “当然不止。”文焱自信满满地说:“我已经想到要怎样证明你的清白了。”

    “嗯?你想到了?那是什么,你快告诉我啊。”方惋依偎着他,这语气竟有几分撒娇的味道。(已更一万一,下午2点之前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