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29章 卷 五:老婆,你帮我洗澡
    方惋显然是被文焱的话调动起了兴趣。职业反应啊,只要一说到破案,说到线索,方惋的眼睛就会发光,她当侦探其实真可惜,如果是位女警的话,绝对会是闪亮的警花一枚。

    文焱故意慢吞吞地假装在思考的样子,方惋眼巴巴地望着他,满眼都是期盼。

    “其实要证明你的清白,很简单,关键就在于我的笔记本电脑。”

    “呃?”方惋一愣,随即眼睛一亮。

    “因为我的笔记本电脑里有行动的路线图,而你动过我的电脑,自然就成了怀疑对象。根据法证部的报告说,电脑上的指纹只有我和你的。这是抓你的理由,却也可以成为你洗脱嫌疑的证据。你说,你的电脑那天恰好坏了,所以才会想到要开我的电脑,但是你一开机就发现我设置了密码,然后你就关了电脑。也就是说,你的指纹留在电脑上的位置是……”

    “是外部和里边的触摸板以及开关机的按键!”方惋立刻兴奋地接过话头:“你的电脑是设置了密码的,我如果破解密码就必须要用到其他的键盘,可是键盘上没有我的指纹。”

    文焱暗暗点头,眼里露出欣赏之色:“没错,既然你的指纹能成为抓你的理由,那么键盘上没有你的指纹,就说明你没有破解密码,没有进入到我的电脑又怎么能得到路线图,怎么能泄密呢?所以,警方对你的怀疑……”说到这,文焱顿了一顿,看着方惋的眼神也是很有深意的。

    方惋欣喜,一秒之后两人才相视一笑……

    “不成立!”

    “不成立!”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出这三个字,彼此都有种心灵相通的感觉。很美妙。

    心与心的默契才能让灵魂产生共鸣。这是许多人穷其一生都不一定能追寻到的境界。而方惋和文焱之间,只要两人不闹矛盾,那默契就会体现出来。这一点,从最初认识的时候就有预兆了。现在结婚了,她也怀孕了,两人经过了诸多波折,彼此更加看清楚对方的心,更加深了了解。感情随着这些不断在深入,巩固,默契自然也就越发明显了。

    “原来你也想到这点,其实我也想到了。”方惋也正是因为想到了才会打电话给苏振轩的。

    方惋瞄着文焱的脸色,忽地冒了一句:“你这么相信我,是因为你们特种部队的人早就调查过我了?如果没有调查我,你会不会像现在这么相信我不是泄密的人?”

    “不会。”文焱很干脆的回答,眸底有几分深沉:“我不想骗你。所以我才会老实回答,不会。身为一个特种兵,不能意气用事,不能感情用事。有些错误,一般人犯了没关系,但是特种兵却不可以犯。如果没有调查过你的底细,遇上这次的事,你动过我的电脑,我也是会怀疑你的动机。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你能理解吗?”

    他的手紧了紧,眼神里含着丝丝疼惜,他是不想方惋难过,可是,他也不想说谎。有些慌是必须说,涉及到机密的。可有些慌,是感情和心理方面,他能清晰地表达。

    方惋并没有发火,在他怀里蹭了蹭,像只猫咪般调皮,慵懒的声音说:“只要你不欺骗我,我就能接受。我眼里是容不下沙子的,我要的是真实,而你刚才也很坦白,虽然我很不喜欢自己被人调查,但是,现在的情况很特殊,那个犯罪组织听应该是很可怕吧,连特种兵都要假装刑警,我一个普通人,被调查了,我也无话可说,也许我该庆幸,因为你事先调查了,知道我不是跟犯罪组织有瓜葛的人,否则你根本不会爱上我。”

    是的,这就是方惋。她要的是真实,她要活得明明白白,她不要稀里糊涂得过且过。宁愿听到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也不愿意被假象哄骗。如果文焱的回答不是刚才那样,她才会感到奇怪。

    方惋的话,让文焱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很欣慰,感动。凉薄的唇落在她额头上,闭上眼睛,低声的地呢喃:“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我父亲会认为你才是最适合我的女人……就是你,只有你。除了你,我再也不会找到有这么一个人愿意理解我,包容我。谢谢你,老婆。”

    这情真意切的几句话,是文焱发自肺腑的感受。每个字都是他深刻体会到的,酝酿已久的情感。特别是最后那几个字,听起来像是客气了,可他在说的时候心里全是胀满了甜蜜的疼痛。

    方惋被文焱的话感动得一塌糊涂,今晚的天气真好,今晚的阳光好灿烂啊!(这大半夜的哪有太阳嘛)她沉浸在喜悦中,当然心情开朗了。

    “老公……其实我也要谢谢你的。”方惋晶亮的美目一眨不眨看着她,含情脉脉的样子,脸蛋粉嘟嘟的白里透红,文焱不由得心神一荡……

    “你要怎么谢我?”男人眸光一暗,熟悉的晴欲之色在他眼里浮现了出来。

    方惋娇嗔地瞪了他一眼:“你……你又在想什么啊,你现在还很虚弱,况且,我怀孕还不到三个月呢……”

    “嗯?我在想什么?”文焱故意挑着眉头,然后又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原来你想那个了……唉,老婆,你想的话就直说啊,我可以勉为其难的,至于怀孕不到三月,大不了我就很轻很轻好了。只要你能满足,我可以配合你的。”

    方惋脸上红霞飞,羞窘地说:“你……你胡说,我才没有想,明明是你想!”

    文焱就是喜欢看方惋又羞又急的样子,每次他都会心情大好:“老婆,我其实只是想你现在帮我洗澡而已。”

    “我帮你洗澡?”

    “对啊,我现在浑身没有力气,可是又想洗澡。”

    方惋的脸更烫了,别看她平时挺爽快的,可在这夫妻间的某种情趣上,她还是挺羞涩。

    “你抱我抱得这么紧,你还没力气洗澡吗?”方惋狐疑地盯着文焱。

    文焱笑笑:“没有,真没力气洗澡。”

    耍赖,明显的耍赖。

    不一会儿,浴室里就传出了些暧昧的声响,夫妻嘛,除了真枪实弹地,其实还有很多乐趣可以有。

    方惋发现自己也在开始宠着这个男人了,明知道他耍赖,可她心里还是甜滋滋的。只要他是真心爱她,一切都好。

    两人整晚有说不完的话,诉不完的情。只是两天未见就好像隔了几年一样。聊了很久之后才沉沉睡去,彼此依偎着……

    怨恨,猜忌,怀疑……这些都是爱情里必然会存在的东西,发生了,就看自己用什么态度去处理。如果硬碰硬,死咬着不放也不给对方机会,再美好的爱情都可能被断送。

    爱情是一朵娇柔的花,需要两个人精心耐心地灌溉。珍惜眼前人,幸福才会眷顾你。

    谁会想离婚呢,方惋那是给气的,现在文焱向她坦白了那么多,并且她相信,他真的爱她就会认真对待她父亲的事,相信过不了多久,父亲就不会再是被监视的目标了。至于林云芝,方惋根本不想理那个女人的死活,就算林云芝与那个犯罪组织有关,只要别牵连到她的父亲就行。

    漫漫长夜,有的人可以和自己心爱的心相拥而眠,有的人却只能在黑暗中煎熬。

    在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犹如皇宫一般的府邸里,卧室的灯还亮着,透过窗帘能看到一个身影在晃动,走来走去的。

    惋然调起意。“付金水没死?文焱被放走,还复职了?付金水现在在哪里?”

    电话那端的人显然是被这充满愤怒的声音吓到了,说话也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不……不知道。国安局做事很神秘的,暂时还查不到付金水被藏在哪里。”接着又汇报了一些其他的情况。显然的,打电话这个人就算不是警局的内鬼也是那内鬼的上线!

    “一群废物!”冷冷的几句字一落,挂断了电话。

    这人气得不轻,紧紧攥着的拳头,指甲几乎嵌进肉里去了……这次败得这么惨么?先是方惋被保释,接着是文焱出来了,付金水居然没死!

    文焱出来了肯定会为方惋洗脱嫌疑的!可恶啊,明明是个完美的计划,怎么会变成这样的结果!

    付金水的死亡对这个人来说是必然的结局,计划中,付金水的死会连带出其他的效果……比如方惋被怀疑为泄密者,甚至连文焱也应该怀疑方惋才对。但现在的情况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首先,付金水没死!关于名单的下落依旧毫无头绪。再者,依照文焱在警局里的表现来看,他根本就没有怀疑方惋!

    “这夫妻俩真是情比金坚吗?呵呵……”这人一声冷笑,眼神狠厉,猛地将手一挥……只听得阵阵脆响,镜子前边的一排东西全都摔碎在地上……

    这样的声音,在这座城堡里不是第一天出现了。佣人已经习以为常,一分钟之后就进来开始打扫。

    只是,主人今天的心情显然是糟糕透了,佣人一进来,刚弯下腰,立刻被狠狠踹了一脚,身体摔在地上,脆玻璃刺进肉里,可是却不敢叫出声来……因为佣人知道,如果喊痛,下场会比现在更惨。

    “滚出去!”一声呵斥,佣人身上又被踩了一脚。

    这一脚,让佣人玻璃更加刺得深了,佣人痛得几乎昏死过去,拼命挣扎着起来,身上已是浸出了不少血迹。而主人却丝毫没有半点怜悯,冷血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具没有生命的机器。

    佣人痛得死去活来,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你是魔鬼!你不是人!我不干了!”

    佣人的嘶吼,嚎叫,听在主人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感受。主人似乎很享受看着有人在自己面前这么悲愤,绝望,看着别人痛苦,心里痛快极了。

    “你不干了吗?很好。难为你忍了这么久,这次,我就如你所愿,让你……解脱。”主人冷漠的面容上竟然浮现出了笑容,佣人这是第一次看主人笑,不由得呆了一呆……只是,佣人没领会到主人所说的解脱指的是什么。

    身后传来脚步声,佣人惊悚的回头……是主人的保镖!

    主人修长的手指轻轻一点佣人所在的方向,然后笑着对保镖说:“交给你们了,送去给紫幻。”

    紫幻?佣人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主人难道不是要允许她走吗?

    保镖面无表情地走到佣人身后,大掌举起,作刀刃状,一记手刀落下,佣人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在眼睛闭上之前那一秒,佣人绝望了,总算是明白,主人所谓的解脱,其实就是死亡!

    保镖拖着佣人出去了,很快这个世界上就会无声无息地少了一个人。不会有警察发现,甚至连死者的家人都不会知道她怎么会不见。她人间蒸发了……13acv。

    主人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似乎对自己的手段很是满意。佣人说得没错,主人真的是个可怕的魔鬼,嗜血,冷血,残酷到极致,连人性都丧失了。如此漠视生命,只因为自己心情不好就能让一条鲜活的生命无辜地消失。这还是人么?

    保镖刚走,卧室的门被推开,进来一个修长的身影,是个男人。

    男人微微蹙着眉头,讳莫如深的眼眸让人看不透。

    “你最近的脾气越来越大了,这是你第几次给紫幻送肥料去了?紫幻的肥料交给下边的人去做就行,你不用操心。”男人淡淡的口吻透着丝丝责备和威严,只是那主人却也不是胆小之辈。

    “呵呵……一个佣人而已。”

    男人没再说什么,话锋一转,脸色陡地沉下来:“你也知道消息了,关于付金水的事。现在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们无从下手。”

    “想不到付金水这么命大,一定是文焱另有安排,是瞒着警局所有人的安排,才会让付金水捡回一条命!”

    男人眸中的狠色更甚,表情冷得像冰:“文焱,这个人不除,始终是大患。付金水知道名单的事,我们不能就此罢休。”

    男人身上那股阴冷的气息犹如撒旦降临,他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如果名单还是无法从这些途径得到,他也只有再去逼灰衣人了。他曾对灰衣人说过,等到他第300次问关于名单的事而灰衣人还不肯说交代的话,他就会对灰衣人的女儿下手!现在,就是这第300次!【今天一万五千字更新已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